079 被大佬欠钱的水娃

小说: 谪仙杂货铺日常 作者: 三笼 更新时间:2021-01-14 03:19:39 字数:4584 阅读进度:79/92

好在劝和佬的任务完成,面对鬼眼奖励发放时,天气只剩下一句无力吐槽。

“橙橙,你帮我跟她说声,我没有喜当爹的爱好,更没有找个媳妇小二十岁的情趣……”

若是年秀儿下一世真的十六后找过来,她怕不是忘记自己还是未成年吧?!

听到天气这样说,林橙橙也只能一摊手,表示这话已经带不到了。“她已经走了。不过你放心,入世前会喝孟婆汤,就算你想她记住你,也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有着林橙橙的解释,天气这才算是松下来一口气。

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回想着这一下午来的惊吓遭遇,想起之前被他们俩吓跑的袋鼠舍友,人就直接开拍袋鼠。

“你赶紧跟你那舍友联系下,就说他看到的都是假的是误会。”

袋鼠才刚刚醒,听到天气这么说,完全没有摸着头脑。正要询问自己的脸为什么这么疼,身子又这么虚的时候,却是发现房间里还多了一妹子。

也就在他想要起身维护一下自己早已不存在的脸面加分时,他的舍友再次悄默默的开了房门,看到了更尴尬的一幕。

错位视觉的关系,袋鼠的舍友愣在原地三秒钟后,连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去。

这一次,连关门都忘记了。

袋鼠摇摇晃晃的起身去了阳台一看时,就发现舍友已经快速打车离开。这边喊话天气先关门,他则是需要好好的理理头绪。

袋鼠总觉得事情很不对劲,明明就是突然睡着了,怎么着就感觉自己错过了很多第一手的新鲜消息?!

袋鼠的舍友叫王七言,这边为了帮袋鼠挽尊和解释,连带着林橙橙也帮忙解释出声。

一通的说道后,王七言才算是松下口气,确定下自己不用加急换舍友的严重大问题。

王七言再被一通解释后,倒也相信了舍友袋鼠的那能力。说他喜好取向有问题这也许是有可能的,可要说他连那么漂亮的妹子都可以追到手,脚指头想一想,那都是不可能的事啊!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喜欢你!”

王七言说话间里,人还顺带着松了口气。

原本还在电话里劝说王七言不要多想,结果他的自我安慰出来后,袋鼠反倒是变成了最郁闷的那个。

林橙橙在这趟过来,车费被报销掉的同时,晚饭更是留在袋鼠他们的出租房里吃了一顿天气亲手做的压惊饭。

还别说,不愧是厨师职业,这顿饭才吃下来,心情愉悦不少下,有些事情也就被他们默契的做出日后绝口不再提的决定。

涩啤群里,众人也只是知道下午时候袋鼠因为天气的关系中了邪,至于事关三百年前天气喜当爹的事情,却是被林橙橙连同梅菜扣肉一块吃进了肚子里。

晚饭过后,林橙橙直接坐上了天气的粉色小摩托,由着他带自己直接去往宜宾的妇幼保健院那边。

天气对那一带很熟悉的关系,来回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路程。

第二出入口暂时没得用,第三入口总算是被人喜欢上几分。

这边毕竟有天气,他的那饭菜虽然算不上极好,却还是要比自己的好上一点。

相比林橙橙的知足一些,袋鼠却是最喜欢鸡蛋里挑骨头,明明吃得比谁都欢,却一个劲的嘴上喊着“就这饭菜,有手就会做”的话语。

在瞧到林橙橙的凡间杂货铺真的就在宜宾妇幼保健院附近的商品房这边时,也只剩下佩服之情。

这么一来,日后他们面基还是很方便了的!

想着这些的时候,顺手去了店里走了一圈,在看到林橙橙的冰箱里那些东西后,直接一股脑的收拾起来。

“这些我拿走了,到时候你喊个跑腿小哥顺手送过来的事。”

食材都是好食材,就这么放着还是很浪费新鲜度的。

原本就还欠下林橙橙一笔人情债,刚好免费帮忙做吃的,也算是能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偿还一部分。

如果不是被年秀儿给惊吓到,天气都打算卖弄女装之色留在林橙橙的店里混一夜免费空调房。

短时间里,他其实不太想走夜路的。

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这边的地段,得知林橙橙以后打算会把房间继续扩大化,人就生出来一心思。

“橙橙,那咱们说好了,这店铺以后要是再扩建了,你说什么也要先给我留一间房,到时候我给你付房租,你还得一个免费的正牌厨师!”

天气这么一说,林橙橙想了下还别说,确实很诱惑!

虽然现在店铺里还有蓝淇的那间房空着,可林橙橙想过的,那间房子以后都只留给蓝淇了的。就冲着这店铺是从他手里转到自己手上的,前任店主的位置还是得留一间才合适。

更何况,短短几天的相处下来,林橙橙还是对那个看起来冷清可实际上却总是特意关注自己的二郎神很有好感。

对着天气应下一句好后,也算是达成了口头约定。

回家的路上,天气直接喊了几个靠谱的开启了在线视频聊天。好在经过的路灯都未曾有过什么问题,战战兢兢里天气算是安全到了家。

也就在天气刚到家的时候,躺在床上看着舍友在那里打扫垃圾的袋鼠,浑身上下还是使不上的力气。

好在有跟林橙橙买了一个高价的辟邪福袋,最起码让自己稍微的舒服上一点点,不至于像漏气的球一样直接扁成一团。

等到舍友王七言打扫完,看到袋鼠那手里的福袋也就好奇起来。

在瞧到共同吃鸡的好友琉璃喊话把他福袋拿走一会今晚玩吃鸡搜到的三级套先供应他后,王七言立马愉快的将辟邪福袋拿在了手里边。

也就在袋鼠一声卧槽时,人就感受到了一股完全异于空调的冷风迎面而来。

这股冷风有些熟悉,像极了下午失去知觉后闹出来大动静前的那种感觉。

袋鼠两眼一黑的昏厥过去,这情况反倒是把王七言给吓个不轻。拿着手机人就跟琉璃发送了语音。“琉璃,怎么办?我听了你的把他福袋拿走了,结果他立马昏过去了啊?我是不是得打车送他去急诊?”

琉璃刚好在群聊,提及到当年他的初次网恋就被骗走了一万七的惨痛经历,看到吃鸡好友王七言居然跟自己骚气的发过来近十秒的语音,打开一听后就纳了闷。

“你闹什么呢?什么福袋不福袋?急不急诊的?我今天手受伤了,才玩手机没五分钟,就跟几个朋友群聊了啊?”

琉璃说着,随手将自己跟他的聊天进行了截图发送。

可以确定的是,在王七言发了语音过去之前,他们俩之间的聊天记录还保留在昨天晚上。

那是他们在游戏结束后,有一起吐槽同队里吃鸡的天气神特么的可爱,居然朝着敌人丢手雷,结果把队友都炸死的骚操作事件。

他们俩之间的聊天记录很清晰,基本上都是关于吃鸡的,可要是说什么福袋不福袋的,这绝对是没有的事!

琉璃一句“你是不是看错了,还是撞邪了”的话,配合着袋鼠在床上的羊癫疯式抖动,让王七言在瞬间鸡皮疙瘩起一身的同时冷汗直流起来。

好在王七言年少时就是胆子比较大的,想到辟邪福袋的好用之处,人就立马将手里的福袋往袋鼠的手心里一放。

担心福袋会因为身体抽动太猛而掉出来,王七言特意伸手帮袋鼠握紧了福袋。

还别说,福袋很有效。

也就在袋鼠的手触碰到福袋的瞬间,身体的抖动即刻平静下来。

没有想象中的尖叫声退场,反倒是袋鼠似乎是很享受的哼了一声。

相比之前的鸡皮疙瘩,这一次的王七言直接被惊到跳起半米多高。

这一刻里,王七言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是收了鼓惑,才拿走了袋鼠身上的辟邪福袋。

倒也亏得反应及时,看袋鼠恢复正常,人也醒过来,王七言决定自己明天也得去买一个辟邪福袋过来贴身带。

刚才上了袋鼠的那鬼东西,明显就是把自己当成工具人来耍啊!

想起林橙橙走的时候有交代,被鬼魂附身过的人还有大几率继续被其他鬼怪相中身体,王七言算是彻底相信了这一说法。

鬼这类的玩意,他虽然看不到,却还是能够感受到。

虽然不确定袋鼠有什么奇遇,可是他的身份那也是金贵不少的。用了他娘口传的那句话来说,他是天生的金贵命,这辈子都不能去往庙宇之类的地方凑热闹。

王七言却是不知道,他之所以被算命的提醒这辈子不能去庙宇,最主要的还是他的生辰八字有问题。

鉴于王七言抢走了辟邪福袋才导致了袋鼠的莫名鬼附身,这天晚上的吃鸡队伍,王七言充当起了队伍里的四级背包。

好在袋鼠虚的厉害,这边还没耗到十二点过后的正常作息时间,袋鼠在等缩圈时,手一抖人就躺在那里睡着了。

似乎是受了不少惊吓,哪怕是都已经睡着了,还特意捂严实了心口窝那里的福袋。

吃鸡队里袋鼠一撤,剩下的王七言和琉璃拉着神天气开玩最后一局过瘾的时候,向来是乖孩子的草叶在涩啤群里哀嚎出声。

“快来个大哥救救孩子吧!马上暑假了,我妈喊话回家的时候要查我账!”

看到草叶这么说,在线泡脚的荒年人就问话了过去。

“你还是个孩子,查账有什么好怕的?这个学期你能花多少?你要是有过两位数的话,哥哥帮你填窟窿。”

荒年眼里,草叶毕竟才十七,哪怕已经是大学生的身份,未成年的标签是短时间里都不会去除掉的。

这样的一个孩子而已,即便是再怎么的开销也会不超出太多的。

却不想,草叶接下来的回应让荒年都吐了一口老血出来。

“七七八八的买的那些倒还好,都是学习必需品,可以直接跟我妈打报告混过去的。可是我还有一笔钱借了小哥哥,喊他也不回我话,我现在心虚得慌。”

草叶随手将一张聊天截图发送了出来,大意上就是草叶在玩游戏的时候认识了一标价个人微信余额是一串手机号的小哥哥。

一起玩游戏多了后,鉴于自己经常被那小哥哥请陪玩带吃鸡,听到小哥哥说没钱点陪玩,七七八八的转了几笔账过去,仔细算上一算的时候居然已经接近到两千的高额上。

这两千在那小哥哥手里估计都不够给一个主播妹子点一次外卖的,可是在草叶手上问题就严重一些,涉及到最少两三个月的在校生活费。

自己的账户余额里空了这么一笔巨款的去向,等到暑假回家时候跟他老妈对账,铁定是要准备好吃铁板子的。

对于草叶提及到的小哥哥,荒年也是有所了解的。毕竟当初草叶直接把对方的微信余额发过来充当是自己的,那十多位的数字余额还是让人记忆很深刻。

可就是这样的人,居然会去借一未成年的钱,甚至是小两千的钱,这就说明很有问题的。

临时放弃深夜夫妻交流活动的李佩云,在看过群聊后,直接给出了总结。“你怕不是遇到网图骗子了,傻水娃,你还是太嫩太年轻。”

对此,荒年没有直接说草叶是不是被人骗钱了,而是举例起他自己的经历来。

“想当初,我那游戏群里混进去一个自称是大佬的,看装备确实是不错,少不得有花了个千把块钱,可是进去后跟人聊熟了,就干了缺德事。借钱泡妹子也就罢了,居然还借钱给其中一个妹子流胎。”

“当时这借钱的事情都是私下借的,结果有次我们几个被他借过钱的一起聊起来,发现最少被他借了两万多,商量了下后,我直接动手把他踢出群了。”

“平均每个人七千左右,也就权当是花钱认清一个人。你想想,菜花这点钱就确定一个人值不值得交朋友,其实挺值得的。”

荒年的大言论下来,让草叶更加没底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