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试探!警告?

小说: 诸天福运 作者: 我叫排云掌 更新时间:2020-05-23 07:06:33 字数:2236 阅读进度:110/119

怎么回事?

清晰感应到书房凝重的气氛,贾琮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还是那句话,他以前和王子腾,甚至王家都没什么交集,也没得罪过的地方。

无缘无故的,王子腾怎么会对他升起恶感?

对,就是恶感!

贾琮通过修炼呼吸搬运气血之法,已经将身体锻炼到,此时能够达到的极限。

不仅拥有极为强悍的外门功夫,就是五感都比常人敏锐许多,能够敏锐感应周围数丈距离内,针对自己的负面情绪。

眼下,他就清晰感应到,王子腾好像对自己,很不爽?

“《三国演义》这本小说,是你写的?”

过了良久,王子腾终于开口,声音浑厚很有力度,带着一丝久居上位的威严,却也把书房凝重的气氛打破。

“正是!”

虽说摸不着头脑,贾琮却也没怎么畏惧,王子腾又不能吃了他,怕什么?

“我看过!”

王子腾言简意赅,语气冷淡姿态摆得极高,悠然评点:“写得还算不错,尤其是战争方面,不愧是荣国公的子孙!”

这话,也不知道是夸赞还是讥讽,贾琮暂时听不出来。

“世叔谬赞了!”

他的脸皮也不薄,纯当对方夸奖了,轻声解释道:“民间本就有不少三国故事流传,我只是将这些故事收拢,按照《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记载,鼓捣出来的小说!”

见王子腾没有急着说话,他继续道:“至于三国故事里的军事战争,也是看过了一些府里收藏的战史记载,也请教过一些上过战场的府里老人,琢磨出来的!”

“不错不错,有没有想法进入军中效力?”

王子腾话锋一转,脸色跟着变得和缓,悠然笑道:“看你这身板,也是极为适合走军中武将路线的!”

“世叔别开玩笑了!”

贾琮连忙摆手,断然拒绝道:“我有自知之明,也吃不得军中的苦头,还是算了吧,世叔用不着费心!”

呵呵,信你丫这么好心才怪!

贾琮心中敞亮得很,王子腾看似好意,一副关爱后辈的样子,绝对是在试探。

尼玛,别以为他不知道,王子腾这厮之所以能够迅速在军中出头,还当了一段时间的京营节度使,除了自身能力确实不俗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得到了贾家在军中的势力支持。

不然,以王家的能量以及军中的人脉,王子腾想要在壮年进入高级武官行列,别做梦了。

这些,大老爷以前提起王子腾时,偶尔有所透露。

也就是贾氏族人没有愿意进入军中发展的能人,不然也能轻松分薄支持王子腾的军中力量。

王子腾本身,肯定也不会乐意看到贾氏族人进入军中,真要出现这样的存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出意外‘暴毙’了,为了稳固手中权柄别以为他做不出来。

由此,也就可以推断,王子腾看似好心的提点贾琮进入军中效力,不过就是试探罢了。

贾琮要真是敢直接答应,后面有他好果子吃!

显然,王子腾很满意贾琮的‘乖觉’,神色彻底放松下来,就连语气都带上了那么点子和善,笑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能写出‘三国演义’这样的小说,起码对于战阵有了粗浅的理解,只要好好努力学习,未尝不能成为一代将才!”

贾琮摆手笑道:“世叔就别为难我了,此事不要再提!”

王子腾顺水推舟,直接转移话题问道:“听说,关于三国的评论,引起了不少争论?”

显然,这厮对于‘三国演义’这本小说的事情,早就做好了调查,不然他一个刚刚回京没多久的高级武官,哪有时间理会这等‘小事’?

“还好,只是读者和听众立场不同,对某些事情的看法自然有所差异,这才起了点争论!”

贾琮真有些莫不着头脑,不明白王子腾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意,简直莫名其妙。

一本小说罢了,就算影响力再大,对于王子腾这一级别的高级武官来说,根本就引不起多少兴趣。

除非,当今或者上皇特别喜欢,又或者某些内阁大佬爱听爱看,不然三品以上官员哪会关注一般娱乐性质的杂书小说?

“不要太过放松了!”

王子腾却是脸色一版,严肃道:“你弄出的三国评论版我也读过几册,有些争论很是敏感,最好还是不要叫争论过激,不然很可能引来麻烦?”

莫非,已经有朝堂大佬给王子腾暗示过,又或者给了他压力不成?

贾琮心头一凛,‘苦笑’道:“世叔所言甚是,只是参与争论得读者中,出现了楚王世子这样的皇室子弟,我也不好轻易得罪啊!”

“楚王世子也参合进去了,怎么回事?”

“我也是后来才知晓,楚王世子也是三国书迷,同时还是三国评论界中的“保皇党”先锋,在书评版册子里发表了不少评论,实在不好得罪!”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轻易参合!”

王子腾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想了想叮嘱道:“不管有关三国故事的书评争吵如何激烈,你都不要胡乱参合进去!”

贾琮点头答应下来,那还用得着王子腾提醒?

本来,他以为在这次突然召见就该结束了,没想到王子腾却是没有结束的想法,突然问道:“听说你最近又有新书发表,是写什么的?”

明知故问!

贾琮就不相信,王子腾事先没有做过调查。

只是,这厮要装糊涂,他也不好拆穿,只得解说道:“一本描述扬州盐商的小说,难登大雅之堂!”

“描述扬州盐商的小说?”

王子腾皱眉,沉声问道:“你怎么会想到写这样的小说,就不怕引来麻烦么?”

“一本小说罢了!”

当着王子腾的面,贾琮没心情详细解释,不以为然道:“难不成,有人还会将小说里的情节当真?”

王子腾一时语塞,不爽道:“可你写的小说内容,怕是很可能引起某些人的误会,以为这是林侍郎授意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