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大家先不要看,明天中午再看)

小说: 赵翊赵佶 作者: 诸天:从魔改天龙开始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5180 阅读进度:31/31

慕容复潜伏在西夏一品堂这件事,整个慕容家,包括四大家将和阿朱阿碧在内,没有一个人知道。Μ.八七七Zω.Cοm

唯一知情人,就是传授给慕容复和阿朱易容术的慕容博。

慕容博虽然诈死,但是还是心系自己的儿子,在慕容复成名之前,一直在慕容复身旁守护。

所以慕容复选择乔装易容,顶替西夏李氏不得志的旁支李延宗的时候,慕容博也在一旁帮着“望风”。

李延宗其人,与慕容复一样,父亲都把自己的愿景写在了儿子的名字上。

慕容博希望儿子能够继承先祖的遗志,复辟燕国,而李延宗的父亲则是希望在李延宗这一代能够开枝散叶,重新光复自己这一支的荣耀。

然而天不遂人愿,李延宗不光父母祭天,连自己也被慕容复杀掉之后冒名顶替了。

慕容博对慕容复取代李延宗这件事,十分满意,想要复国,不光要在大宋身上撕开口子,在西夏同样也可以借力。

等慕容博回到了老宅之后,老顾将易容乔装的慕容博领进了屋子。

“家主,老奴有罪”,老顾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老奴怀疑,就是当日夜闯老宅的贼子,散播的谣言。”

慕容博双手搀起老顾,“顾老哥,你这是何苦,你我兄弟相称,你替我照看了复儿那么久,我怎会怪罪于你。”

“家主,老奴办事不利,理应受罚。”

“顾老哥,你的武功我是清楚的,来的两个人应该都是先天高手,不然你不可能让他们全身而退,他们用的是什么武功?”

“老奴眼拙,与我交手的那个大汉,应该是为了隐藏身份,就用了一套韦陀掌,掌法纯熟,内力雄厚,老奴白活了半辈子啊,连个小娃娃都留不住。”

“韦陀掌?”慕容博低头沉思,“虽然说韦陀掌是少林寺般若堂的武功,位列少林七十二绝技,但也就是罗汉拳之后的进阶功法,江湖上不少少林的俗家弟子都会。”

“依老奴所见,此人与少林应当毫无瓜葛”,老顾开口说道,“若是少林出身,没有必要用这套韦陀掌,想必此人应当是个掌法高手,精通各路掌法,即便是平平无奇的韦陀掌,在此人手中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顾老哥此言有理”,慕容博晃了晃脑袋,试图甩掉脑海中繁杂的思绪,“不过,现在纠结散播谣言的人是谁已经没有意义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清除谣言所带来的影响。”

“家主是不是要和公子见上一面?此事应当和公子商量一二。”

慕容博点了点头,“复儿现在应该还在西夏一带,不过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回姑苏。”

“这样吧”,慕容博下定了决心,“你去青云庄和赤霞庄把邓百川和公冶乾找来,我在此处等着他们,至于老三和老四,还是先瞒着他俩,这俩一个嘴没把门的,一个性如烈火,都是藏不住事的人。”

老顾点点头,一个箭步蹿出房间,三晃两晃不见踪影。

慕容博一边在老顾的房间中等待,一边思索破局之策,眼下的局面,算得上是慕容家在参合陂之战之后,最难的境况了。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老顾带着两名大汉进了老宅,到了房间门口,老顾说道,“二位进去吧,里面有人等候。”

邓百川和公冶乾推门进了房间,慕容博端坐在主位,二人先是一惊,然后喜上眉梢,跪地扣头,“老家主,您还健在?”

“孩子,苦了你们了”,慕容博一手抓一人的胳膊,把两人拽了起来,“快坐下说话。我假死的这些年,你们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你们的忠心,苍天可鉴。”

邓百川坐下之后,开口问道,“老家主,您假死的事情,公子知道吗?”

“汉人的张载先生说过一句话,‘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若是复儿在我的庇佑之下,又怎会闯出‘南慕容’的名头呢?”

公冶乾性子直,刚想开口问要不要通知老三老四,被邓百川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如今是我慕容家生死存亡之际,老家主您来了,我们也算有了主心骨了”,邓百川看向慕容博,“老家主,您可有什么良策吗?”

慕容博摇摇头,“乍一听到这些流言蜚语,我也是有些束手无策。如今复儿不在,你们二人对苏州本地的情况了解的比我多,这不就是把你们二人叫过来商议一番。”

邓百川皱了皱眉,“我二人也商议过此事,如今我们四个庄子里,人心浮动,我和老二老三老四刚刚安抚好人心。现在唯一能够帮我们的,就是两浙路转运使。”

慕容博皱了皱眉,“本地知府与我们慕容家有日常往来,非要两浙路转运使吗?”

邓百川苦笑道,“自从皇城司重开,两浙路转运使便和本地的皇城司在请报上互通有无,本地知府在皇城司说不上话,归根结底,还是要皇城司替我们张口。”

“皇城司”,慕容博听到了一个让他无比烦躁的名字,“皇城司重开,对我们慕容家来说,是块难啃的骨头啊。”

当年赵匡胤在陈桥驿兵变之后,就设立了武德司(皇城司)的前身,说是为了情报、为了保护皇城安危,但实际上就是把手下死心塌地的高手聚拢在一起,防的就是柴荣、慕容龙城还有段思平的后人。

如果不是皇城司在陈桥兵变之后的镇压武林,慕容龙城完全可以扯着柴荣故友的旗号,在江南一带起事。

如今皇城司重开,一旦情报网撒开,那慕容家在暗地里做的事情,怕是一点也不会剩下。

“丢卒保帅”,慕容博一咬牙,“复儿应该这几日就会回来,等他到了燕子坞,直接带他来老宅见我。”

两日后,慕容复乘着小船,回到了参合庄燕子坞,第一时间召集了四大家将和阿碧。

慕容复询问他不在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阿碧把鸠摩智前来,阿朱带着大理的高手营救段誉的事情说了一遍。

慕容复一听,面露喜色,“大理如今和大宋关系打得火热,阿朱不是外人,如今咱们又帮着大理救了他们的世子,此事可以找大理帮忙说和一二。”

阿碧点点头,“婢子这就给阿朱姐姐去书一封。”

“我亲自来写”,慕容复拦住了阿碧,“你写你的,我写我的。”

邓百川走到慕容复身边,附耳说道,“公子,有位咱们家的故旧前辈,得知咱们慕容家有难,在老宅等着你。”

“果然是患难见真心”,慕容复自觉有大理做说客心中有底,便跟着邓百川和公冶乾到了老宅。

老宅的院落中,一位灰袍老者背对着大门站立,慕容复觉得眼前的身影十分熟悉,心说大概是儿时见过的前辈,他也没想到死了将近三十年的父亲死而复生。

慕容复赶紧走到慕容博身后,“晚辈慕容复,见过前辈,谢过前辈援手之恩。”

慕容博转过身来,一脸欣慰的看着一躬扫地的慕容复,“复儿,这些年,为父亏欠你不少啊。”

即便慕容博的声音有些苍老,但慕容复还是一下子就辨认出来,这声音正是二十多年来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那个声音。

慕容复有些不敢相信,慢慢抬起头,泪水沁湿了双眼,“父亲,真的是你?”

慕容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慕容博也蹲了下去,抱住了慕容复,用手安抚他的后背。

此时的慕容博,没有说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觉得自己为了复国大业,对儿子亏欠的太多。

过了一会,慕容复止住悲声,搀着慕容博站了起来,“我一直觉得您的死因有蹊跷,这么些年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原来您是假死。”

“我假死的事情先放在一旁,我且问你,如今我慕容家面临前所未有的难关,你作为慕容家家主,当如何度过。”

慕容复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把阿朱认祖归宗的事情和前些日子慕容家帮着大理营救段誉的事情说了一下。

慕容博双眉紧蹙,“大理来人,两个先天高手,倒是和顾老哥口中说的那二人相仿。难不成是大理的人?”

慕容博唤来了老顾,让老顾把那晚发生的事情和慕容复描述了一遍。

慕容复思索片刻,“不排除是那两个高手夜探咱们家老宅,毕竟大理先祖段思平和龙城先祖也有交情,知道老宅的位置并不稀奇。”

老顾摇了摇头,“应该不是,我倒是觉得,这两个高手没准是吐蕃的人。”

“顾伯,此言何解?”

“方才少爷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放眼整个江湖,能够练成少林绝技,又和少林毫无干系的人,只有几个佛门宗派。吐蕃虽然是密宗,但我记得鸠摩智从老爷这里拿走过几本少林绝技,没准,这是跟在鸠摩智身后的密宗高手。”

这件事,鸠摩智和慕容博闲谈的时候,曾经自夸过,他自认为不论是武学资质,还是悟性都是密宗第一人。

“而且,最关键的是”,老顾开口说道,“大理自杨氏作乱之后,就闭关锁国,他们完全没有理由来老宅闹事。”

“既然如此”,慕容博看向慕容复,“复儿,依你的计划,你与阿碧那丫头分别给阿朱去一封信,请她让镇南王帮着咱们和皇城司也好、枢密院也罢说句话。”

“但是,两浙路转运使那边,也不能懈怠”,慕容博继续安排,“复儿,你带着邓百川和公冶乾,亲自去登门拜访。咱们慕容家虽然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终究还是苏州本地的一方豪绅,想必这点面子,转运使还是能给的,至少能见到转运使。”

“而且”,慕容复接着说,“转运使这个人,我虽然没见过几次,但是此人胸无大志,好逸恶劳。只求安稳度日,不求升官发财。若是真的咱们慕容家有反意,他也会受到上官问责,本年的小考怕是过不去。”

“记得带些礼物”,慕容博目露凶光,“太湖之中有两伙水匪,你晓得吧。”

慕容复点点头,“那不是咱们自家豢养的门客吗?”

“现在不是了”,慕容博伸出右手,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记得手脚麻利些,这是投名状,等你收拾掉他们,一把火把水寨烧了,里面的金银细软,全部上交给转运使。”

“可是?”慕容复有些迟疑,“消除掉这两股力量,对于咱们慕容家来说,也是元气大伤啊。”

“说的什么混账话!”慕容博双眼一瞪,“从小我就教你,大丈夫当断则断,如果没有断臂求生的勇气,谈什么复国。今日为父再给你上一课,欲得先舍。”

慕容复神色一肃,“儿受教了,父亲说的对。”

“另外”,慕容博冲着老顾使了个眼色,老顾心领神会,转身离开,把邓百川也带离了老宅,“复儿,你附耳过来。”

慕容复见状,知道父亲要和自己说一桩隐秘之事,赶忙凑了过去。

“咱们家其实真正的实力远不止这些,你所见的都是皮毛罢了,真正慕容家的底气,那是龙城老祖遗留的馈赠”,慕容博低声说道,“如今,你也有了家主的担当,为父该把这最后的力量交给你了。”

说完,慕容博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递给慕容复,“这就是咱们慕容家的底牌。”

慕容复接过令牌一看,大惊失色,“父亲,这难不成是?”

“知道就好,切勿声张,等你处理完水匪的事情,为父带你去见他们。”

——————————

新书签约,各位赛过彦祖、胜过于晏的读者老爷千万别养着,花十秒追读一下!!

顺便点点收藏,送一送推荐票,有啥意见直接本章说或者书友圈,兰亭每天都会看!

兰亭拜谢!!!!!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诸天:从魔改天龙开始的赵翊赵佶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