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7章 和老天爷赌一次

小说: 医武兵王陆轩宁宛西 作者: 陆轩宁宛西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4165 阅读进度:2397/2398

话是这么说,可即使做的是对的,却是深深的伤害到了白雅云。

没有任何的事情是绝对的,都是有两面性的。

“只是让雅云亲眼目睹她爷爷和父亲死在你手上,真的是太残忍了,”白老爷子说着,浑浊的瞳孔都是隐有泪光在闪烁。

陆轩还能说什么?

他只能觉得心如刀割一般难受……

陆轩说道:“老爷子,你没有劝一劝雅云还俗么?”

“我已经来了好几次峨眉山了,我怎么劝,她都不愿意听我的话,她这么年轻,竟然这么想不开,”白老爷子叹气道。

白老爷子又道:“还好峨眉派的掌门静心师太没有准许她削发修行,只是带发修行,而且说她可以随时的还俗,不过要她自己愿意才行。”

然而白雅云会愿意么,哀大莫于心死,陆轩亲手斩杀朱正清和朱泽瑞的事情,她根本放不下!

如今,白老爷子也只能接受这个结局。

但是白老爷子心里却是难以接受的,他的宝贝孙女白雅云还这么年轻,竟然要与青灯相伴,这简直是人间悲剧。

“只要没有削发,我相信会有转机的,我会一直等着她,即使她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希望她过的比谁都好!”

听到陆轩的话,白老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陆轩真的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可是命运太折磨他们两个了,为什么不能让他们两个好好的在一起呢?

为什么朱家人要这么对陆轩,非要逼得陆轩杀了朱正清和朱泽瑞?

白老爷子也不想让陆轩太难过,再说这些,也只能徒添伤悲。

所以,白老爷子话题一转的问道:“陆轩,你这次来是准备来看看雅云的?”

陆轩点了点头道:“嗯,我明天早上就要坐飞机回江宁,所以在离开之前想来看看她。”

“明天就走了?”白老爷子惊讶道。

“嗯!”陆轩说道:“毕竟江宁才是我的家!”

“也是,”白老爷子露出一丝笑容道:“雅云在后院打水洗衣服在,你去看看她吧,如果她不想跟你说话,你也不要强求。”

在后院?

难怪在寺庙里看不到她。

陆轩正色道:“老爷子,谢谢了,我这就过去。”

“嗯!”

在白老爷子点头之后,陆轩绕过院墙,向着尼姑庵的后门走去。

白老爷子看着陆轩挺拔的身影,又是深深叹了口气,陆轩和白雅云本来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却是被老天如此捉弄!

“老天爷,不要再折磨他们两个了,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不行嘛!”白老爷子仰望苍天,愤愤不平的说道。

说完这一句,白老爷子怅然若失的离开了……

此刻,陆轩已经走近了尼姑庵的后面,来到了后院里。

尼姑庵的后院是尼姑们住的地方,这里三面环绕着厢房,中心是一个小院子。

而一个穿着僧袍的尼姑,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搓洗着衣服。

即使小尼姑穿着僧袍,也是挡不住她婀娜曼妙的曲线,陆轩一眼认出了她来,是白雅云。

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什么电视、电脑之类的电气设备,洗衣机当然也没有,只有青灯相伴,洗个衣服还要手搓的。

看着辛苦搓洗着衣服的白雅云,陆轩心里不是滋味,他慢慢的靠近着过去,当走到白雅云背后一米距离的时候,陆轩停下了脚步。

陆轩的嘴唇在蠕动着,想要喊出白雅云的名字,却是半天都喊不出来。

然而白雅云却感觉到有一个人站在背后,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爷爷,你怎么还没走……”

当看到陆轩那张俊朗的面孔的时候,白雅云惊呆了,手上的衣服落到了盆里,话音也是戛然而止。

白雅云怎么也没想到陆轩会突然出现。

“雅云……”陆轩的喉咙蠕动了一下,声音柔柔的说道。

白雅云却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似的,立刻又是转过身来,背对着他。

即使陆轩叫出她的名字,但是她却是置之不理,继续的洗着衣服……

只是白雅云的香肩却是在不时的微微颤抖,陆轩的出现,拨动了她的心弦,她还是没有完全断了尘念。

七情六欲,又怎么这么容易完全放下的?

和陆轩之间的感情更是如此,人世间,最可贵最难忘却的便是爱情。

看到白雅云不愿意搭理他的样子,让陆轩唇角浮现起一抹苦笑来,他摇头道:“雅云,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见你。”

“不知道为什么,既然你要离开我,为什么却要给我一丝念想?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陆轩所说的事情,当然是指白雅云出家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共度春宵的那旖旎一夜。

白雅云将珍藏了二十多年的第一次交给了陆轩,让陆轩成为了她第一个男人,这让陆轩更加的亏欠她,更加的难以忘记她。

“陆施主,贫尼法号忘心,白雅云这个名字只是我世俗的名字,我已经忘却,”白雅云终于是开口说话了,喃喃道:“我已经是一个出家人,尘世间的瓜葛,再没有和我半点的干系,陆施主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

一句无法回答,让陆轩身体仿佛被掏空一般,充满无力的感觉。

忘心,她要忘掉所有的一切么?

白雅云都不愿意正面对着他,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我知道了,”陆轩脸色有点苍白的说道:“即使你已经出嫁,法号忘心,但在我心里,你还是雅云,那个心地善良的小医仙,我会等着你。”

说完这一句,陆轩大步的离开,走出了尼姑庵的后院。

而在陆轩即将走出后院的时候

话是这么说,可即使做的是对的,却是深深的伤害到了白雅云。

没有任何的事情是绝对的,都是有两面性的。

“只是让雅云亲眼目睹她爷爷和父亲死在你手上,真的是太残忍了,”白老爷子说着,浑浊的瞳孔都是隐有泪光在闪烁。

陆轩还能说什么?

他只能觉得心如刀割一般难受……

陆轩说道:“老爷子,你没有劝一劝雅云还俗么?”

“我已经来了好几次峨眉山了,我怎么劝,她都不愿意听我的话,她这么年轻,竟然这么想不开,”白老爷子叹气道。

白老爷子又道:“还好峨眉派的掌门静心师太没有准许她削发修行,只是带发修行,而且说她可以随时的还俗,不过要她自己愿意才行。”

然而白雅云会愿意么,哀大莫于心死,陆轩亲手斩杀朱正清和朱泽瑞的事情,她根本放不下!

如今,白老爷子也只能接受这个结局。

但是白老爷子心里却是难以接受的,他的宝贝孙女白雅云还这么年轻,竟然要与青灯相伴,这简直是人间悲剧。

“只要没有削发,我相信会有转机的,我会一直等着她,即使她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希望她过的比谁都好!”

听到陆轩的话,白老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陆轩真的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可是命运太折磨他们两个了,为什么不能让他们两个好好的在一起呢?

为什么朱家人要这么对陆轩,非要逼得陆轩杀了朱正清和朱泽瑞?

白老爷子也不想让陆轩太难过,再说这些,也只能徒添伤悲。

所以,白老爷子话题一转的问道:“陆轩,你这次来是准备来看看雅云的?”

陆轩点了点头道:“嗯,我明天早上就要坐飞机回江宁,所以在离开之前想来看看她。”

“明天就走了?”白老爷子惊讶道。

“嗯!”陆轩说道:“毕竟江宁才是我的家!”

“也是,”白老爷子露出一丝笑容道:“雅云在后院打水洗衣服在,你去看看她吧,如果她不想跟你说话,你也不要强求。”

在后院?

难怪在寺庙里看不到她。

陆轩正色道:“老爷子,谢谢了,我这就过去。”

“嗯!”

在白老爷子点头之后,陆轩绕过院墙,向着尼姑庵的后门走去。

白老爷子看着陆轩挺拔的身影,又是深深叹了口气,陆轩和白雅云本来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却是被老天如此捉弄!

“老天爷,不要再折磨他们两个了,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不行嘛!”白老爷子仰望苍天,愤愤不平的说道。

说完这一句,白老爷子怅然若失的离开了……

此刻,陆轩已经走近了尼姑庵的后面,来到了后院里。

尼姑庵的后院是尼姑们住的地方,这里三面环绕着厢房,中心是一个小院子。

而一个穿着僧袍的尼姑,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搓洗着衣服。

即使小尼姑穿着僧袍,也是挡不住她婀娜曼妙的曲线,陆轩一眼认出了她来,是白雅云。

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什么电视、电脑之类的电气设备,洗衣机当然也没有,只有青灯相伴,洗个衣服还要手搓的。

看着辛苦搓洗着衣服的白雅云,陆轩心里不是滋味,他慢慢的靠近着过去,当走到白雅云背后一米距离的时候,陆轩停下了脚步。

陆轩的嘴唇在蠕动着,想要喊出白雅云的名字,却是半天都喊不出来。

然而白雅云却感觉到有一个人站在背后,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爷爷,你怎么还没走……”

当看到陆轩那张俊朗的面孔的时候,白雅云惊呆了,手上的衣服落到了盆里,话音也是戛然而止。

白雅云怎么也没想到陆轩会突然出现。

“雅云……”陆轩的喉咙蠕动了一下,声音柔柔的说道。

白雅云却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似的,立刻又是转过身来,背对着他。

即使陆轩叫出她的名字,但是她却是置之不理,继续的洗着衣服……

只是白雅云的香肩却是在不时的微微颤抖,陆轩的出现,拨动了她的心弦,她还是没有完全断了尘念。

七情六欲,又怎么这么容易完全放下的?

和陆轩之间的感情更是如此,人世间,最可贵最难忘却的便是爱情。

看到白雅云不愿意搭理他的样子,让陆轩唇角浮现起一抹苦笑来,他摇头道:“雅云,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见你。”

“不知道为什么,既然你要离开我,为什么却要给我一丝念想?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陆轩所说的事情,当然是指白雅云出家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共度春宵的那旖旎一夜。

白雅云将珍藏了二十多年的第一次交给了陆轩,让陆轩成为了她第一个男人,这让陆轩更加的亏欠她,更加的难以忘记她。

“陆施主,贫尼法号忘心,白雅云这个名字只是我世俗的名字,我已经忘却,”白雅云终于是开口说话了,喃喃道:“我已经是一个出家人,尘世间的瓜葛,再没有和我半点的干系,陆施主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

一句无法回答,让陆轩身体仿佛被掏空一般,充满无力的感觉。

忘心,她要忘掉所有的一切么?

白雅云都不愿意正面对着他,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我知道了,”陆轩脸色有点苍白的说道:“即使你已经出嫁,法号忘心,但在我心里,你还是雅云,那个心地善良的小医仙,我会等着你。”

说完这一句,陆轩大步的离开,走出了尼姑庵的后院。

而在陆轩即将走出后院的时候

白雅云终于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那熟悉的高大背影,让白雅云的眼泪涮涮而落,在阳光下,显得是那么的晶莹璀璨。

“陆轩,对不起,我无法放下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真的忘不了……”

白雅云哽咽的说着:“你知道为什么要把第一次交给你么,因为我在赌,和老天爷赌一次。”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