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首恶必办

小说: 御本草令 作者: 陋之堂主 更新时间:2020-06-30 18:44:04 字数:2480 阅读进度:142/146

今天,对于那些在网络上大放厥词的人来说,是不同的一天。往日,深夜不眠,这些人辛勤地在键盘上耕耘,是为了听到金钱入账的提示音。至于他们的行为是否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甚至这严重后果还是其中有些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而今夜不眠,是为往日所犯过错一一赎罪。

当他们还在焦急地联系上级,还在徒劳地一遍又一遍刷新着自己的账户信息的时候,斩断奸邪的利剑已经举起。非常时期行非常手段,三档标准衡量之下没有冤魂。这不是什么内部的矛盾,而是纯粹的敌我矛盾,敌我之间的矛盾,就是你死我活。

当时针和分针在最高点相遇,当所有的数字归零,这就是最终的信号。目标锁定之后,只有快、准、狠才是唯一有用的东西。当这些人还在联络上家要钱的时候、当这些人还在安抚下家的时候、当这些人还在思考编排新的作品的时候、当项通还在用尽手段尝试与莘京火银行恢复联络的时候,神兵天降!

开始就是结束,一刻钟时间,互联网上那些渣滓就基本上已经收拾干净了。接下来的舆论将由山本和竹茹组织带动,相信整个舆论场的风气将焕然一新。普通民众至少还要花三天时间,才能慢慢看见,原来国家默默地做了那么多事。修桥补路也好、平抑物价也好、廉价好用的水电网络也好……

各种能够提高生活质量的东西,早就已经被送到每个人的身边,润物细无声。可是以前,在别有用心之人的带动下,大家的眼中却只能看到大量的负面消息,让大家真的觉得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

大多数人仿佛婴儿一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跟着节奏一起谩骂自己的国家和王室。从不曾想过是谁给他们创造了可以吹着空调、躺在床上、刷着网络、骂着闲街的舒适生活条件。

大陵城的战斗是结束了,名单上的其他人注定也是逃不掉了。只不过因为牵扯面太广,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将他们全部清理干净。据统计,整个行动抓捕了三万人之多,监狱都没有单间了,接下来繁重的审理和执行工作自有专人负责。

小鱼小虾自不在话下,现在还只剩下项公馆这个巨大的毒瘤。不得不说,项通的保镖们是真难对付,五十多名保镖除了装备精良、弹药充足之外,他们自身的身体素质也几乎赶上了寒水国人。

陋之堂众人久攻不下,会合过来七师的战斗力虽然不弱,但是放在这里也只能当作添头。项通看着我,冷冷说道:“我想起来了,前天晚上那个吐我一身血的人就是你吧,你害我洗了三个小时才洗干净。这一次算我栽了,不过想取我的命,凭你们还不够看的。”

王美丽一听可不乐意了,从天俯冲而下,一拳砸了下去,坚实的地面居然被打出了波浪纹,一下子震翻了七八个保镖。我的力量不如王美丽,但是我也有我的方法。腾空而起,我把熊猫宝宝抱起来抓在手里,用力往下一掼,熊猫宝宝在空中变回巨兽本相,如巨型火箭弹般咆哮着砸了下去。

项通见机得快,一闪身居然跳起十多米高,三十多米远,足有二十几名拼死保护项通的保镖都被砸成了肉泥。突然,项通瞪大了眼,神色巨变,我顺着项通的目光往下一看,是葛根带着一队人到了。葛根一见项通,自己也愣了一下,毕竟项塞是他亲手抓住的,此时又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怎能不惊。

项通怒喝一声:“就是你,幽泰大人给我看过你们的画像,你还我哥哥命来!”说罢拔出腰间的枪,抬手便打。项通的枪法尤准,饶是葛根机敏,躲得过子弹,也还是被逼得狼狈不堪。

突然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一声枪响,我听得是狙击步枪的声音。一颗大号的子弹打在了项通的胸口,虽然没能造成实质伤害,却也把项通打飞了三米,倒在了地上。开枪的人正是白芍,这一枪给葛根争取到了宝贵的喘息之机。

趁着换子弹的功夫,半夏赶紧喂白芍又吃了一口肉脯。趁着这时候,桂枝、甘草提着武器马上冲了上去,麻黄也拿出自己的手枪加入了战局。项通虽然没有受什么重伤,也还是被白芍这一枪震得直咳嗽,剩下的保镖马上过来护住项通。众人与保镖们战在一处难分难解,王美丽嫌刚才一拳打得不过瘾,也想加入战斗,我告诉她:“干掉保镖即可,与项通的战斗不属于我们。”

王美丽撇撇嘴冲上去,一个扫腿,把保镖们踢远了,项通就暴露了出来。被追杀的葛根定了定神,马上也冲了上去,与众人战在一处。老姜也使出了火球术,想要故技重施,用“黏字诀”黏着项通的双脚,却发现这并不容易。

因为项通远比寒饮将军敏捷,在众人之间游走竟似脚不沾地一般。凭借敏捷的身法,项通面对几个人的围攻,竟如泥鳅一般滑溜。就连在远处瞄准这里的白芍,嘴里的肉脯已经嚼了许久,可是没法咽下去。

此时我注意到有一个人冲入项公馆内,我认得这是与当归一起从地牢里救出来的俘虏之一。当时我并没有注意此人,这时候他想干什么?很快我看到了答案,他从项公馆三楼的武器库里拿出一枚火箭弹,瞄准之后大喊一声:“闪开。”

众人一见,赶紧就要跑,项通的速度最快,所以也是第一个跑开的,这一下足足跳开了十多米远。但是那人的火箭弹没有马上发射,而是趁着项通跳开时,瞄准项通的目标落脚点发射了。

项通很狡猾,他选择落在老姜的身边,发射火箭弹的人显然也不在乎老姜的生死,喷射着火苗的弹头朝着老姜冲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只有王美丽离我最近,我抓起王美丽身边仅剩的最后一个保镖,扔了出去,把老姜撞飞。

烈火退散,不去管那被炸得支离破碎的保镖,只见项通抱着头站着,脸部被烧得黢黑,头发也被烧得七零八落。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所剩不多,露出了健硕且完璧的身体。没有时间让他消化火箭弹的伤害,远处的狙击枪两发连射,准确命中了项通的胸口和手臂。为什么是手臂?因为项通用胳膊把头脸捂得严严实实。。

略一思索我发现:项通在刚才的战斗中只注意保护头部,身体其他的部位受到攻击好像完全无所谓。而且刚才的火箭弹只是把他的头面部烧伤了,身体其他部位居然丝毫无损。“他的弱点是头,集中打他的头!”随着我一声令下,众人顿时有了进攻的目标和获胜的信心。新一轮的进攻马上展开,这一下,项通显然被逼得窘迫,还是葛根抓住机会,一刀砍下了项通的首级。

一阵发动机的声音由远而近,一声“刀下留人”还没喊完,就被噎在了喉头,来人正是乌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