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追求苏恒的工具人

小说: 养女儿的我欠了一千万 作者: 清流QD 更新时间:2020-03-26 15:01:03 字数:2155 阅读进度:12/12

清晨的公园绿草如茵,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此时六点半出头,但周围的气氛并不冷清。

除了赵小凝之外,陆续有一些中老年人迈入公园,打着舒缓的健身操,或是咿咿呀呀的哼着小曲子。

“何店长……”

赵小凝打了声招呼后,便一语不发,翻看着《海鸟》的曲谱。

她口中的“何店长”,约莫二十五岁的年纪,身材偏苗条,穿着一套白色运动服,整个人洋溢着活泼的气息。

运动服布料十分上乘,胸前绣着一只鹰头的标志,是这个世界知名的服饰品牌。

她拎着两份明显特意准备的早餐,坐到赵小凝身旁,笑容中带着一丝讨好的味道。

“小凝,你爸今天要去工作吗?”

赵小凝没立刻回答,不动声色的挪了挪位置,不想离对方太近。

因为这个名字叫“何楚琼”的女人,是自己便宜老爸的追求者之一,而且妄想收买她,给她当追求苏恒的工具人。

但碍于自己在她的餐厅兼职,也不好将反感写在脸上。

“他一直都很忙,可能抽不出时间。”赵小凝敷衍道。

以何楚琼优秀的家庭条件,放着大把的男人不追,偏要追一个把心都拴在唐梦身上的苏恒。

这几年苏恒的追求者犹如过江之鲤,如果他真的容易追,也不会二十七岁仍旧孑然一身。

听到赵小凝的回答,何楚琼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把两份早餐递到赵小凝手中。

“和以前一样,你帮我带一份给苏恒。”何楚琼红了红脸,拉了一下赵小凝衣角,“就说是你买的,不要把我供出去。”

“嗯。”

赵小凝应了一声,断定何楚琼没有追男人的经历。

毕竟,哪有一直送爱心早餐,却又不敢告诉对方自己名字的人?

在两个月前,她刚入职何楚琼的餐厅当钢琴师,苏恒担心她受到欺骗,悄悄跟过去一趟。

又恰巧碰上何楚琼前来视察,赵小凝无奈之下,只能介绍苏恒给对方认识。

她至今还记得很清楚,面对颜值逆天的苏恒,何楚琼俏脸涨红,在员工面前仪态尽失,结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谢谢。”

赵小凝回过神来,从何楚琼手中接过早餐,道了声谢。

“不……不客气。”何楚琼摇摇头,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容,“晚上徐姐请假,钢琴师的位置先由你顶上吧,薪酬照以前算,一晚上给你五百块钱。”

“可以,我会准时到餐厅。”赵小凝点点头。

自从何楚琼认识苏恒之后,餐厅正式钢琴师徐姐的请假次数,不知不觉暴涨数倍。

她每个月下来,能从何楚琼手中拿到三四千的薪水。

赵小凝赚到的上万块钱,基本都用作购置乐器,家里的钢琴、吉他以及小提琴,都是她去二手市场淘来的,所以外观看上去带着老旧的气息。

现在等月底结账,她还准备去录歌棚,把《海鸟》完整的录制下来,到时小金库又要挨上一记重刀。

……

赵小凝鼻翼微动,从包装袋里嗅到一股海鲜的气息,两条小眉毛皱了皱,抬头看向一旁的何楚琼。

“怎么了?”何楚琼微微疑惑。

赵小凝指着早餐盒子:“何店长,我闻了一下早餐的味道,里面装的是两份海鲜粥吧?”

何楚琼点了点头:“是海鲜粥没错,确切说,是两份干贝虾仁粥。”

“苏恒他讨厌海鲜,你明天换另外一种口味吧。”

“哦好……”何楚琼愣了愣,俏脸闪过一丝紧张之色,“既然苏恒不喜欢,那要不我开车再去买一份吧?”

“不必,何店长,你下次注意就行。”

赵小凝站起身,与何楚琼道别,顺便拿着早餐准备回家。

她其实不知道苏恒喜不喜欢海鲜,反正她对海鲜过敏,坚决不能碰这两份东西。

……

郊区出租屋的房间内。

魂体的苏恒看着越发凝实的身躯,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这几天一直吸收赵小凝身上的“情绪因子”,身体已经化成浓稠的白色,就像一尊石灰浇筑的人体雕像。

刚刚在赵小凝离开之际,苏恒吸收完最后一颗“情绪因子”,而后陷入沉睡之中。

醒来后他忽然发现魂体更为凝聚,肌肤越发饱满,呈现出温润的光泽,浑身毛孔纤毫毕现。

“小凝昨晚产生的情绪因子,几乎是前几天累加的总和,其中尤以红色的愤怒居多。说明她一直处在气头上,应该是对我控制本体,重重打她的一巴掌,还在耿耿于怀。”

苏恒感觉实力强大不少,但具体强到何种地步,却无法清晰的判定。

毕竟他获得并非力量这种显而易见的东西,而是对于梦境的操控能力,体会起来玄奥莫测。

他缓缓飘到本体上方,看着熟睡之中的自己,视线落到脸颊之上。

这是一张完美的俊脸,令人目眩神迷。

移开视线后,苏恒顿了三秒钟,再次尝试融入本体。

他一直在试着影响梦中世界,特别是控制这具梦境幻化的身躯。

指间接触到本体肌肤的刹那,仿佛石子打破平静的湖面,空气中显现出阵阵涟漪。

这一次想象中的斥力并未出现。

或者说。

斥力的确存在,但对于如今的苏恒而言,已经算不上是障碍。

看着自己融入身体内,乳白的魂体逐渐隐没,他呼吸不禁快了半拍。

苏恒躺在床上,两者重叠的刹那,他浑身微微颤抖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平静。

一秒。

两秒……

约莫五秒钟后。

苏恒感觉脑海一阵眩晕感袭来,仿佛断线重连般,手指动了动,蓦然睁开眼睛。

“成?成了?”

他声线略微沙哑,仿佛憋了大半个月,才堪堪说出的第一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