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齐星碎做皇后

小说: 玉貌韶颜之甲申年秋 作者: 巧老 更新时间:2020-05-23 06:22:42 字数:2685 阅读进度:35/35

易画怡柳眉皱在一起,向易韶颜投去不可思议的目光,沉默了许久才说道:“皇姐多虑了,妹妹不知道他是未来的皇后。”易画怡的脸色明显阴沉了一些,没有刚来时那样好的演技了。

太后则是适时的出来打圆场儿:“好了好了,你们二人可是亲姐妹,说话干嘛这么针锋相对,至于玉贵嫔做皇后一事,暂且再观察观察他的言行,确定之后再做决定吧。”太后凤印在手,自然不愿意轻易交出凤印,凤印一交出来,这后宫可就是皇后的天下了,但是太后也不好这么一直反对着,总有一天他得同意。

易韶颜也不再说什么,能挫了易画怡的锐气,她还是挺愉快的。

易画怡从小便同易韶颜争抢,吃食,玩具,奴才,金银珠宝,地位,甚至连同父皇母皇的爱她也要抢,易韶颜毫不怀疑,如果有一天易画怡长大了,她连这皇位都会想同易韶颜抢上一抢。

李凉也是从小就告诉易韶颜,易画怡一个妃的孩子,从小野心大的很,属于易韶颜的东西绝对不可以被她抢走,虽然易画怡是李凉亲手带大的,可是李凉心中防着易画怡,不过易韶颜觉得,李凉也在防着自己,虽然是亲生父女,可是李凉却几乎从未爱过,关心过易韶颜,他告诉她最多的,就是提防宫中的所有人,告诉她所有人都不能轻信。

易成君对易韶颜的娇纵宠爱,让易韶颜自小便嚣张跋扈,唯我独尊;而李凉对她的告诫,让易韶颜有些自私,她从不懂得同人分享的快乐,她觉得所有人就该比她低一等,可是却从未有人教过易韶颜该如何爱。

或许是皇家本无情吧,帝王就不该有爱,易韶颜做所有事都要从国出发,不能考虑自己的私心,可是贾申秋的出现,让易韶颜第一次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想让贾申秋做自己的皇后,想自私的每天都能看到他,想把最好的都给贾申秋,喜欢听他说着关心自己的话,很温暖,很真切,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冷漠高傲的易韶颜变了一些。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想法的呢?记不清了,似乎莫名其妙的,心中就满满的都是他了。

回到四方宫,宫女来报说,玉贵嫔做了吃食请易韶颜过去。

易韶颜略有些疲惫地靠在椅背上,心里空落落的,不太想去,便让宫女回了星辰宫说,今日陛下乏了,不想去了。

易韶颜发呆了好久,从下午一直到傍晚,都快两个时辰了,一口水也没喝,看书也就翻了三页,晴天心中有些不安,欲言又止,却也不敢直接问。

“唔,什么时辰了?”易韶颜突然回过神儿来,放下了手中的书问道。

“已经酉时了,陛下,您刚才都没有传晚膳,现在要吃吗?”晴天以为易韶颜是肚子饿了。

易韶颜看了看晴天:“不了,朕去柳月宫吃。”

晴天听后一愣,随后说道:“可是,已经过了晚膳时间,柳月宫想来也是没有晚膳了啊。”

易韶颜奇怪的看了一眼晴天:“柳月宫又不是没有小厨房,再做不就得了,到哪儿还能饿到朕不成?”

“那奴婢先去通传柳月宫一声?”晴天说道,现在去肯定是没吃的的,提前说一声还能提前准备吃食。

“不用了,就你跟着朕,其他人不用了,朕走着去。”易韶颜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晴天明白了,便没再说什么。

到了柳月宫,易韶颜没让宫女通传,听晴希说贾申秋此时在卧房,便直接进了贾申秋的卧房。

贾申秋正在吃草莓,看到易韶颜进来有些意外,不过也没说什么,面色有些冷淡,继续吃着草莓。

易韶颜则是有些不悦,她最近一直宿在星辰宫,贾申秋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陛下来臣妾这儿做什么?不去星辰宫看着您的美男子了?”贾申秋笑了笑,语气却很是冷漠疏离。

易韶颜皱着眉,快步上前,一把抢过贾申秋手里的草莓塞在嘴里,吃完后才回答道:“这不是易画怡去给太后告状,说朕太过专宠玉贵嫔,朕看着惹了多人不快,便想雨露均沾一下,来别的宫走走。”

“哦,是太后让的啊,那您就在柳月宫走走吧。”贾申秋眼中出现一抹失望,微微斜过视线,不再去看易韶颜。

易韶颜则是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看在了眼里,轻笑了笑,走上前直接坐在贾申秋的腿上,勾住贾申秋的脖子。

随后笑嘻嘻地说道:“那朕走啦?朕可是很有自尊心的,你让朕走就再也不来了!”

一边勾着贾申秋的脖子,一边同他说要走,贾申秋很是无奈,只得揽住她的腰身,闷声闷气地说道:“走?走哪儿去?我要你宠着那玉贵嫔,也没让你天天跟他在一起啊,你这眼里可还有你夫君我?”

话这么说着,贾申秋真的盯着易韶颜的眼睛,似乎真的想确定她眼中还有没有自己了。

易韶颜笑了笑,头轻轻靠在贾申秋怀中:“朕眼里心里,都是你。”

贾申秋抱着易韶颜的手更收紧了一些,下巴放在易韶颜的头上,不再说话。

在柳月宫呆了一会儿,吃了些东西,易韶颜便回了四方宫,和星辰宫也说了,所以打算就直接歇在四方宫。

入夜,易韶颜一边看着书,一边吃着从贾申秋那儿带来的桂花糕,不得不说贾申秋做的点心总是很合易韶颜,口感很好,味道也是易韶颜喜欢的甜甜的,关键是还不会腻人,这点让易韶颜一直很喜欢。

“陛下,玉贵嫔来了。”安公公小声说道,平静安稳的氛围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易韶颜没有抬头说道:“让他回吧,朕不是说了,今日乏了不想见他。”

安公公刚应下,准备出去回消息,就听到门外一阵嘈杂声传了进来,易韶颜抬起头皱了皱眉看着门口。

不一会儿,嘈杂声没了,而门直接被人猛的推开,门口的小太监赶紧跪在地上,而门口则站着齐星碎,易韶颜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齐星碎随了齐云,齐云年轻时是南国少有的美人,而齐星碎与齐云眉眼有几分想象,长了一副儒雅的书生模样,有着几分雅致,但是还与段夜云那种读书读傻了的不一样,齐星碎给人一种聪慧灵气的感觉。

齐星碎向易韶颜行了个礼,随后带着笑意说道:“陛下,他们说您今日处理公事累了,便不去星辰宫了,臣妾担心您的身子,过来瞧瞧,没想到这奴才竟拦着不让臣妾进来,真是太不懂事了。”明明是副纯良无害的模样,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尖锐略有些刻薄的。

易韶颜眉头微微舒展开来:“是啊,怎么能与爱妃那般争执?安公公,就罚这两人一月月钱吧。”

安公公得旨,赶紧退了出去,同时给那两个小太监使眼色让他们赶紧走,两个小太监赶紧谢恩,而后退了出去。

齐星碎心中还是有些不满这个惩罚,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这阵子易韶颜一直宠着他,可易韶颜还是易韶颜,永远是那个说一不二她。

齐星碎笑着走近易韶颜,随手拿起易韶颜刚才看的书:“陛下日理万机,还这么爱读书,臣妾可得向您学习。”

易韶颜垂下眸子,没有应声,想来齐星碎应该是知道了今日她去三潇殿说皇后一事,区区一个贵嫔,学什么?言下之意是要做皇后了,多学习学习才能帮易韶颜治理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