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梦回悬棺

小说: 阴阳诡婿 作者: 三度春秋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415 阅读进度:612/633

“佛祖,你的慷慨馈赠……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佛影的目光透过了苍生杵,跨过了苍穹,没入了那道极乐之门中。

他仿佛有了独立的意志一般,竟是开了口,朝着极乐之门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如此情景于我而言简直闻所未闻,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声爆喝却是从现实之中响彻而起。

“魔!你以为凭你这凡人之躯救得了黄沙圣女吗,痴心妄想!”

看到我竟然能吞噬佛种的力量,阿依纳伐先是一阵惊愕,随后勃然大怒,一道刀罡从匕首中应运而生,直朝着我迎面斩击而来。

看到这一幕,我的瞳孔顿时紧缩。

此时此刻,茹若初在佛种侵袭下不得安生,而我正在全力吞噬于其中佛力,已然无暇他顾。

轰隆隆!!

可就在我陷入两难危境之时,一阵雷鸣声顿时响彻而起。

紧接着,我看到大量的雷光在我前方侵袭而下,一道接着一道劈在了那道刀罡之上,将其尽数湮灭。

“阿依纳伐,你想要对付林笙,是否也得先经过我的同意才行?”

和那雷霆一道,手持长矛的帝释天此时也闪现上前,挡在了我和阿依纳伐之间,朝着后者如是说道。

眼前的这一幕是如此讽刺,来自极乐净土的真佛此时成了我的敌人,而原本为死敌的帝释天,竟莫名其妙的成了自己的盟友,连着两次替我挡住了来自真佛的神威。

“帝释天,你以为凭你能阻挡得了我吗?”

阿依纳伐的脸抽了抽,朝着帝释天发出一声咆哮。

“挡不挡得了,试试不就知道了?”

帝释天一声冷哼,黄沙和雷霆在他身上重新凝聚,再度化身成了一尊黄沙巨人,大量的雷霆从长矛之中散发而出,化作了一道密集的电网,笼罩于我和茹若初周围。

“林笙,我去去就来,圣女的安危就拜托你了。”

帝释天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流露出满脸狰狞,化作一缕幽蓝电光径直袭向了阿依纳伐!

轰!!

一道接着一道刀罡从阿依纳伐手中飞射而出,尽数落在了帝释天的身躯上,划开了一道道深长的裂痕,而他庞大的神明之躯,只在瞬间就变得破碎不堪。

帝释天已是神明,不曾修行诛仙神术的阿依纳伐虽然杀不了他,但在阿依纳伐面前,帝释天已经呈现出被单方面碾压之势。

只见他的身躯一次又一次在佛光中破灭,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形成,犹如疯狗一般不断侵袭于阿依纳伐。

阿依纳伐每每想要对我发起进攻,都被帝释天以肉身生生挡住,以至于半刻钟过去,阿依纳伐都未能再向前行出一步,也未能对我造成任何有效的打击。

“帝释天,你这个混账,真以为本座奈何不了你!”

在帝释天无休止的纠缠下,阿依纳伐勃然大怒,在他的法咒之下,一口由佛光所化的金钵再度应运而生,直朝着帝释天镇压而来!

阿依纳伐虽然杀不死帝释天,却有着将帝释天彻底镇压的能耐,就好像我将梵无天镇压于恶鬼世界中一样。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而起。

金钵镇压下,帝释天周身的雷霆以及黄沙尽数溃散,他的本体置身在金钵之下,阵阵佛光倾泻而下。

他就好像被万仞高山压顶一般,整个人顿时痛苦的跪在了地上,一时间竟是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金钵不断落下。

帝释天已经连着帮了我两次,我虽然依旧不确定他是敌是友,但如果他被镇压,那么接下来阿依纳伐势必将匕首指向我和茹若初,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带着这一念头,我在催动苍生杵吞噬佛种力量的同时,又将双鱼玉佩拿了出来。

随着一阵上古之力从玉佩中涌入,我的身魂间立即爆发出一股身魂欲裂的剧痛感,一道和我一模一样的分身随即出现在了我的近前。

“分身,若初就交给你了!”

我朝着分身说了一声,而后者点了点头,接过了我手中的苍生杵。

来自佛种的力量,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苍生杵的净土世界,尽数被我的佛影所吸收。

而佛影背后的那棵菩提树,此时也迎风暴涨,瞬间已达到了百丈之高。

我虽然不知这股佛力未来究竟会对我有何帮助,但借着佛影之手,来自佛种的力量已经被大幅削弱,原本还实质化的真佛虚影,此刻已经变得越发黯淡,无法再对茹若初实施更强一步的镇压。

而茹若初的脸色在这一刻也逐渐有了一丝好转,身上的神力不再像先前一般瞬间即溃。

见茹若初暂无大碍,我也不禁长松了口气,残魂当即破镜而出,浩瀚的真佛之力从残魂以及我本体爆发而出。

茹若初的一缕神力,让我的状态瞬间恢复,而此时,我也终于有了再度动用三生禅的本事。

浩瀚的真佛之力从二者体内疯狂的涌入了分身手中的苍生杵中,和着来自佛种的力量一道赴入了净土世界,降临在了佛影的身上。

佛影很快收到了我的回馈,朝着净土的远方看了一眼。

在这一眼之中,佛影看破了岁月看透了苍穹,我的意识也随即跨越了时空,投射在了过去,投射在了我前世的身上。

而此时,我的前世已经不再九层妖塔。

在将茹若初前世遗身埋葬后,他却已出现在了悬棺门,出现在了林家石山。

两百年前,九州道门虽黄沙之中遭受重创,但此时的悬棺门并不如现在这般破落凋敝,依旧门生众多,山门之中依旧万家灯火。

而此时,我的前世就站在林家石山之巅,俯瞰着悬棺门的大好山河,俯瞰着山门之中的芸芸众生。

在他的身后,还矗立着一座与我一模一样的石像。石像旁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赫然写着:悬棺门开山祖师林笙之圣位!

相同的名字,相同的模样,以至于我之前一度相信,这座石像很可能就是我自身。

只可惜悬棺门内乱百年,诸多历史典籍尽数失散破碎,如今更只剩下我和茹若初以及爷爷三人,对于这位和我同名的老祖宗来历已一无所知。

而后来我继承了石山中先烈的力量,也让这座石像彻底摧毁。

山门之中,此时依旧人来人往,却无一人发现我的前世已经降临。

而前世似乎也不愿打扰宗门一片安宁,却是伸出了手,一枚奇怪的光球随即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这枚光球之上,蕴育着一股极为浑厚的神力,更有缕缕流沙萦绕周围。

而这股神力,竟是和茹若初一模一样!

随着前世一招手,这枚光球当即没入了林家石山之中,最终消失于无形。

看到这一幕,我一阵愕然。

之前茹若初说过,我的前世曾将她的神力埋葬于林家石山中。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颗蕴育着神力以及黄沙的光球,正是茹若初前世的力量所在!

而之前我们在林家石山中看到的那一神迹,也正是因为这颗光球引起!

“暂别了,我在黄沙中的恋人。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来生你将重生在我所生活的故土,而我也将与你在来生相遇,指引你重归黄沙,重获神明之位……”

留下这句话,前世发出一声叹息,随后缓缓转过了头,朝着我意识所在的那一片虚无看了过来。

前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未来,你又来了,看来未来的你此时并不太平。”

“我虽然不知现在的你究竟处于今夕何夕,但还是送你一份礼物吧。”

说话间,前世拔出了苍生杵。

苍生杵在他手中飞离,随后竟然也顺着那光球一道,没入了林家石山之中。

而与此同时,一缕鲜血从他的手心涌出,转而没入了他近前的那座石像之中。

见此,我的心里顿时掀起万千波澜。

之前茹若初曾告诉我,苍生杵本是我前世之物。但我没料到,事后我的前世竟然将苍生杵葬入了林家石山之中!

要知道,一百年之后,这柄苍生杵就会现世于外界,而鼎盛一时的悬棺门,也将为了争夺苍生杵而掀起一场惊动道门的宗门内乱,最终导致悬棺门彻底凋敝,名存实亡……

原来……悬棺门之所以会因为内乱而沦落到今日的这番境地,竟是因为我的前世间接造成!

我本以为前世只是害了今生的我,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也连累了自己所热爱的故土,祸及悬棺众生……

将苍生杵也留在了林家石山中后,前世似乎显得很疲惫,他的身影逐渐黯淡了下来,最终消失于无形。

可在他彻底消失之前,一股浩瀚的神力从他的身上汹涌而出,透过了我穿越时空的意志,直袭于我身处现实的残魂!

啊!!……

前世神力的冲击下,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惨叫,而我的眉心也因此绽裂开来,一轮金色的佛眼应运而生。

嗡!嘛!智!牟!耶!萨!列!德!

八字梵音响彻而起,在前世力量的加持下,一尊高达百丈近乎实质化的真佛现身长空!

“阿依纳伐,你刚才不是说要杀我吗?现在就让你我来一个彻底的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