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最后一个任务:第二次反围剿(2)

小说: 越打越强的小强 作者: 龙吟森森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3866 阅读进度:91/111

“龙十三,在过去的一年中,你出色地完成了系统交给你的任务,眼下,就是你在山西最后的一个任务,完成这个任务后,你可随心所欲地发展,系统只会根据你在每一项活动中的表现分别赋予分值”

“当然了,如果遇到隐藏条件和事件,系统还是会提醒你的,特别是攸关龙小石的培养”

“现在给你布置任务”

......

水头堡。

贺金龙和白文选继续前进了,而龙小石却留在水头堡附近,他正在指挥手下的火铳兵和炮兵用草袋子装填土石垒筑矮墙。

实际上,他是在一处正好位于驿道旁边的大户人家废弃的院落的基础上垒筑的,院落只剩残垣断壁,不过最低处也有一米高,面积也有十亩大小,正好让其五百余人进去驻扎。

在指挥众人垒筑大营时,他又想到了龙十三龙十三对他的嘱咐。

“小石,在祖宽部中,有一位书生,他是永平兵备道方一藻的儿子,二十出头,叫方光琛,与你一样,都是文武秀才出生,不喜功名,就爱游历,其与宁远卫指挥使吴襄之子吴三桂交好”

“眼下他是自告奋勇加入到祖宽军中担任幕僚的,据说他是你的表哥,若贺金龙击败白安和祖宽,记得说服此人来降”

(方光琛,吴三桂在云南起兵时的军师之一)

话说龙小石甫一听到龙十三这句话不禁大惊。

“我家与方家的亲戚关系,大当家是如何得知的?还有,那方光琛确实是一个人物,以前姐夫见到他是也是赞不绝口,称其有陈平、刘基才”

“多半是那新来的李信告诉他的,这李信也是文武秀才,十五岁那年起曾经遍游河北之地,没准见过方光琛,然后得到了与我家的关系”

正想着,他的亲兵突然指着远方大叫道:“七当家,你看”

龙小石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这一看不禁心里一凛!

西北方向出现了一大队人马的身影!

“西北方向,按照之前的情报,那就是洪承畴部了,难道洪承畴没有去临猗县,而是在得到第二旅出动的消息后,便追着我旅过来了?”

此时,他正处在已经垒筑完成的院落的中心,以前的院落应该是一个三进的,长约一百米,宽约五十米,周长约莫三百米,龙小石手下有五百火铳兵,五十炮兵,四人负责一门五十斤重的虎蹲炮。

之所以还是需要四个人负责一门五十斤重的火炮,那是因为龙十三考虑到若是遇到不利地形,就能由一个人扛着火炮,另外三个人则背着备用的弹药就行了。

五十斤重的虎蹲炮可发射三斤重实心铅弹以及份量一样但只有一百粒的散弹,十份就是三十斤,每人就能携带十份弹药,四十人就是四百份,再加上十匹驮马携带的(一百斤,相当于三个人,一共三十人),一共可以携带七百份弹药。

七百份弹药,用在十二门虎蹲炮上,每门炮可以分到近六十份。

另外,火铳兵中力气较大者约莫五十人每人也携带了三斤重的震天雷十枚,再加上十匹驮马(同样相当于三个人)所携带的,一共携带了八百枚震天雷。

另外,每一名火铳兵携带的铅子,由于纸壳弹是由半两重的铅子加上半两火药组成的,也就是一枚纸壳弹重一两,一百枚也才十斤,加上槊杆、布条、引药、火绳、火绒、单手刀等,加起来也不到二十斤,于是便能多携带十日的干粮。

这一次,龙十三显然没打算让他们在野外呆十日之久,于是他们实际上也为炮兵装载了五日份的干粮。

所谓三十斤越野跑,在龙十三的小强旅中,便是这样来的。

五日份的干粮、弹药,这就是龙小石所部所拥有的。

他在长一些的两处院墙各布置了四门火炮,短一些的两处院墙则各布置了两门火炮。

五十名携带震天雷的火铳兵自然也担负着将三斤重的震天雷扔出营垒的任务,另外,这五十人所携带的火铳也重一些、长一些,射程也远一些,可以用一两重的火药发射一两重的大号铅子,有效射程也能达到一百米以上。

三百米的院落,就可以布满三百名火铳兵,长一些的院墙处各布有十五名掷弹兵,短一些则布有十名。

再加上火炮,若是运用得当,至少可以阻击敌人一日功夫以上。

龙十三自从练成火铳兵一来,还没有依托营垒真正发挥火绳枪威力的时候,眼下大雪初晴,虽然寒冷无比,但却是风势较小的时候,正是火绳枪发挥的绝佳时机!

“幸亏一早就砌筑好营垒,否则在野外失去了长枪兵的保护,骤遇敌人,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龙十三暗暗想道。

来的确实是洪承畴所督领的杨嘉漠、贺人龙、李卑部,原本这三部手下都有一千五百步骑,经过几次与小强旅的战事后,彼等骑兵大幅削弱,都只剩下一两百骑,但步军却几乎完好无损。

于是,龙小石需要面临的就是总数五百骑,步军三千人左右的大军!

总军力是他的七倍!

“大当家让我接触方光琛,可惜啊,我却要先打赢眼前这场仗才行,不用说,邓玘所督领的八千步骑已经将大当家缠住了,就莫要指望他能过来营救自己了,而北面的贺金龙、白文选,也得先击败人数不亚于他们的白安、祖宽部才行”

面临不利局面,年仅十六岁的龙小石反而振奋起来。

他所在的地方恰好是以前院落的第二进中间的一座只剩下四根石柱的亭子,在填进去草袋子后倒是可以当做营中瞭望台使用。

与矮墙大约高一米六一样,高台虽然有一丈高,但其当中的台座只有一米四高,上面则是垒了一圈草袋子而已,站在正中,龙小石可以探出头观察外面,其身边还有五名亲卫,包括龙小石在内,都拿着盾牌,以防敌人随时射进来的铅弹或箭枝。

这五人的出身与龙小石一样,都是介休县、灵石县、霍州的年轻武生,还都是家境贫寒,受了龙十三大恩的武生。

由于院落正好位于驿道的正中,龙小石不过是将驿道两端封起来而已,两侧则是包包坑坑、沟沟壑壑的田地,洪承畴的人马自然可以从这处院落绕过去。

但对于洪承畴来说,由于并不知晓院落的究竟,加上担心自己绕道过去后,这里的贼军会抄其后路,故此,显然也是要试探一番再说的。

很快,洪承畴便让自己的旗鼓蔡九仪爬到一处高处看清楚了院落的情形。

“都是火铳兵?”

得到这个消息后,洪承畴不禁有些沉吟不定。

放眼整个大明,从来没有那支部队能让火铳兵单独成军的,于是,这支部队就算能抄其后路,也威胁不到,在他的心目中,装填慢的火铳在紧张的战场上能够发出两发铅弹就不错了,用骑兵一冲就垮了。

而他之前已经得到了贺金龙与白文选的主力正在向白安、祖宽部迈进的消息。

“龙十三的骑兵太过厉害,以前祖宽就败在他手里,若是只有他一部,恐怕依旧不是对手,我不能因小舍大”

于是,他决定绕过去。

官军突然距离院落大约三十丈的地方绕道而过,这让龙小石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他突然醒悟过来。

“洪承畴显然是要去夹击二当家的,不行,二当家一部对付起白安、祖宽就有些吃力了,何况还要加上洪承畴的大军!”

“掷弹兵听我号令!”

他说的掷弹兵就是那五十名拿着能击发一两重大号铅弹,最远射程可达两百米,有效射程在一百米左右的特殊火铳兵了。

他们接替了院墙只有五十米的那一排普通火铳兵,然后举起了手中长达一米五,重达十二斤的重型火绳枪!

“记住,尽量对准骑兵和将领!”

“砰......”

重型火绳枪发出的声响与普通火绳枪相比更加沉闷悠远,当五十杆这样的火绳枪一起击发时造成的动静还是相当可观的!

他们这一次的射击效果相当不错,在此时的大明,军中早就有了比重型火绳枪更长、更重的抬枪,射程也远得多,但显然从没有击中到一起使用的,龙十三的军队如此使用是大明这块土地上的头一遭!

于是,洪承畴便为他的轻敌付出了代价。

此时,正在掷弹兵们对面的是杨嘉漠的家丁和部分步军,当火铳声甫一响起时,至少有十名家丁跌落马下,至少有一名步军中骑着马的把总,一名哨总,以及十余名刀盾兵被击倒在地!

这激怒了杨嘉漠,同时又让洪承畴生出戒心——贼寇的火铳居然能发射这么远,如果彼等从后面撵上来,就算最终还是被我军击败了,但恐怕也会对己方造成大量杀伤!

于是,当杨嘉漠提议先击败这一小股敌人再说时,洪承畴略一沉吟便答应了。

既然是杨嘉漠提出来的,自然就要用他的部队来先进攻。

杨嘉漠,北宋杨业之后,甘肃杨家将的杰出代表,这次他带过来的有一千五百精锐甘肃兵,都是在与祁连山、青海各土司、蒙古诸部的战斗中历练过来的,虽然不如延绥镇、大同镇,但也相差无几了。

眼下,跟着杨嘉漠来到山西战场的还有他的长子杨光烈,以及镇守后世白银景泰一带,对付附近多尔吉蒙古部落的永泰营把总岳镇邦。

岳镇邦,岳飞之后,后世满清名将岳升龙之父,岳钟琪之祖父,今年才二十二岁,此时的景泰一带并不是汉人的地盘,而是被一股从袄儿都司蒙古部落分化出来的蒙古人占据着,首领叫做多尔吉。

岳镇邦此时并无军职,不过却能招募青壮与之战斗,经过五次大小战斗后生擒了多尔吉,几乎全歼了多尔吉部,于是便因功升为永泰营把总。

岳镇邦手下只有三百人吃军饷的,不过这三百人有一个此时大明罕见的配置。

他们是独一无二的枪盾兵,是的,他们人手一面长方形盾牌,盾牌朝外的一面布满矛尖,可以防御,可以进攻。

一手长枪,当然了,不可能是长枪兵那种一张二尺长的标准长枪,而是一丈长的短一些、轻一些的长枪。

这种编制是岳镇邦独创的,就是这种独创,他就靠步军几乎灭了多尔吉部落的族,将蒙古人彻底赶出景泰一带。

与他的祖上一样,岳镇邦身材不高,但却有一身惊人的气力,他自己扛着一面铁盾,一杆标准长枪,带着他的枪盾兵朝龙小石现在所在的那面院墙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