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宋奸?汉奸?夏奸?

小说: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作者: 熊二先生 更新时间:2020-03-26 14:38:36 字数:2282 阅读进度:305/324

内混沌之中,一位将军身穿火红色战甲,头盔之上也有着一缕红缨,手持一杆丈二红枪,能够在蒙元治下保持着自我特点而没有被蒙元化,这本就是个人本事的体现。

他叫张弘范,出生自大宋世界,不过他也是灭亡大宋之人,时常有人因此而说他是汉奸,可张弘范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起初之时他还想辩论一下,还有心情和那些人探讨一番。

可到了后来他就发现,和那些文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他们只会用丰富的经验,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们相同的层次,然后在使用自己的那一套价值观击败你!

张弘范出身于河北定兴,这个地方的历史真的很曲折,曲折到了历史书上都不好意思公开讲的地步。

檀渊之盟的时候,这里的百姓被宋真宗放弃了,成了正儿八经的辽国人,从这一天开始,法理上讲,他家乡就是辽国的地盘,这是大宋、大辽公认的。

从这一天起,宋国皇帝宋国高层都认可了都承认了辽国对于燕云十六州的统治,这是白纸黑字盟约之中的内容。

如果宋真宗能争气一点,像李二那样,前面和你签订契约,后面实力强大了就撕毁契约,夺回燕云十六州的话,那后人也不会说什么了。

可宋真宗没这个本事!

不仅仅他没有这个本事,后来的大宋历代皇帝,吹上天的大宋文官们,也都没有这个本事!

而如果有人因此说大宋的文官们都是丧师辱国割地的大汉奸,文官们却会告诉你,失去北地的原因多种多样很是复杂,都怪石敬瑭,和大宋高层无关!

宋高宗时代的绍兴议和,他的家乡摇身一变,从法理上成了金人!那个时候辽国灭亡了,金国统治北方!

宋理宗时代,在联蒙灭金的时候,他的家乡再次摇身一变,变成了蒙古国人,也就是后来的元人!

张弘范出身之时起,就是正儿八经的北地儿郎,他没有受过一丝一毫的宋国恩惠,也从来不是宋人!

甚至可以说,整个北地汉人都不是宋人!

张弘范觉得,你可以说他是金人,可以说他是元人,甚至还可以说他是汉人,是诸夏之人,甚至说他是唐人之后也行,但就是不能说他是宋人!

因为大送朝从来就没有统治过这块地盘!也没有给这里的百姓,带来一丝一毫的好处!

大宋的官家、文官们放弃北地汉人在先,那么就不要怪北地汉人心中没有大宋,甚至是反过来攻打大宋!

这样的一个北地出身的好汉,效忠于自己的统治者蒙元高层,最终被统治者忽必烈重用,率领大军灭了南宋。

我一个外国人,为自己的祖国效力,灭掉敌对国家,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这个过程怎么看都是一个猛将得遇明主的佳话。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不!

虽然张弘范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宋人,也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但是每当他功法宋朝或宋朝之后的世界时,都会有对方的人拿这一点说事儿。

每当遭遇这种情况,张弘范都是拿出十二分的力气送对方去死!只有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这一回张弘范也做好了这种准备,然而他的对手却不是一般人,并没有和往常那样跟他废话!

迎接他的是曲大手中的长刀!

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平民出生的将军,曲大的事迹相当的具有传奇性!

他本是大秦关中随处可见的一位小老百姓,祖宗八代都是正宗的秦人,不是什么大贵族,然而在军功爵制度下,在大秦不断崛起的今天,他已经成了秦国梦的典型!

靠着蒙恬的看中,靠着自己的努力,再加上一点点的机缘,他成为了最早一批修炼人仙武道的将士。

当麒麟变被唐紫尘开创出来之时,他也是第一批修炼麒麟变的将军,那个时候他连遗书都准备好了,可谁知竟然成功了!

当他被嬴政亲手赐予宝刀,扭过头来的时候才忽然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这柄长枪,乃是大汗所赐,我以此枪击杀南宋小皇帝,也杀了无数所谓的士大夫,今日对付你,也不算辱没了它。”

哼!

“和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你虽然不是宋奸,也没有对不起大宋,但是你对不起诸夏,对不起自炎黄二帝以来的诸夏先民!所以,你是夏奸!按照秦法,夏奸不得好死!”

听着这种说法,张弘范顿时就睁大了眼睛。

曲大的说法给了他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可是仔细想想,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想法没错,眼前这位曲大的想法也没错。

自己不是宋人,也没有受过宋国恩惠,怎么也不算是宋奸。即使最终帅军灭宋,也不过是报效君恩。

天地君亲师,君恩尚在亲、师之前!

可是自己成长的过程中,却读了很多诸夏才有的兵书、典籍,这些兵书典籍是隶属于诸夏的,自己受到的教育也和诸夏文化息息相关。甚至就连自己练的武功,也来自于诸夏!

如果没有这些典籍,自己成长不到今日的地步!

可是大蒙古也是诸夏的一员啊?

想到这里,张弘范自己便摇了摇头。大蒙古能不能算是诸夏一员,不是自己说了算,得大汗说了才算!

如果大蒙古也是诸夏的一员,那自己就算不得夏奸!

因为大蒙古和大宋之间的战争,算是诸夏内战!

如果大蒙古不是诸夏的一员,那自己就是夏奸,辨无可辨!

嗤!

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但只要杀了此人,只要一直保持胜利,那么无论是宋奸还是汉奸亦或者是夏奸,都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只有胜利者才有说话的权利!

想清楚了这个问题,张弘范心中的杀机顿时翻了好几个层次。眼前的大秦真的是个祸害,不过是几句话而已,竟然就挑动了自己的心弦。

战斗!

唯有杀死眼前的敌人,消灭眼前的大秦,涂改史书,才能让张弘范心里好受一些。

而对于曲大而言,他就没有想这么多了,敌人嘛,嘴炮一下,管用最好,不管用拿刀砍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