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3

小说: 潇江录 作者: 心悦君熙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322 阅读进度:119/125

3

顾羲凰这时正心绪难平,听到白衡英说话,目光偏移看到湖边亭内石桌上的那把琴,心想能抚琴稍微缓解下情绪也好,便一同走进了亭中。

落了座,摆好琴,顾羲凰尽量摒弃心中杂念使自己平静下来。她手指按住琴弦,稍一用力就感受到指腹的痛楚。疼痛使人清醒,她右手拨弦便奏出乐曲。她半低着头,全身心投入在琴音中,灵魂想要抽离身体逃到没有边际的远方。

白衡英将灯笼挂在亭子的立柱上,背对着顾羲凰,负手而立,面朝湖面。微凉的风从湖面吹拂而来,带着湿润的气息。远处一片黑暗,像极了他眼下的境地。

他正出神想着,只听一声微乎其微的金属声从湖面传来,紧接着弥漫在黑暗中的危机感陡然攀爬而上。顾羲凰像是有所感应般,抬头看了眼他的位置。

黑暗里什么也没有,但莫名的危机感令人汗毛直立。顾羲凰的琴声没有停,白衡英却从琴音里听到了她的犹豫和不安。他稍稍向后退了半步,想要拉进他与顾羲凰的距离,脚后跟刚刚踏在实地上,只听一声破空而出的利刃声向他而来。

他今晚出门时刻意没有带任何的侍卫,不想有人破坏他跟顾羲凰独处的时间,却没想到竟是在今夜有人想要取他性命。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冲向顾羲凰,人还没靠近,一柄飞刀已经沿着两人之间飞过,划伤了白衡英的手臂。

血是红色的,飞刀上没有萃毒,白衡英松了一口气。

再看顾羲凰,她神情冷漠地抬眼看向他,是那么陌生。像是一个局外人,冷冰冰地纵观全局。

他还没来得及发问,湖边亭周边已经出现七八个蒙面的黑衣人,手持长剑,凌厉的剑光映得人头皮发麻。琴声还在继续,顾羲凰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白衡英很清楚这些人是冲他而来,就像宗辛说的,这里与岩州交界,能派人来刺杀他的,除了白衡苏再无旁人。

“这也太心急了。”白衡英自自语道。

但既然是冲他来的,也就不会伤害顾羲凰。他再次看向她,她的目光除了冰冷,还有他读不懂的深沉与迷茫。正分神间,已经有三人迎面向他袭来。白衡英虽然有些功夫在身,仅能勉力自保,对上两三个人便已是死局。如今却有七八个人群起围之,左右剑锋难避,很快就落了下风。更何况他赤手空拳而来,连一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

只听一道划破衣衫的动静,顾羲凰眼看着白衡英被人从左臂一剑划伤,她这才回过神来停下了抚琴的动作。她的琴音一停,几个刺客像是忽然意识到了她的存在,持剑向她而来。

顾羲凰身子一僵,两腿似灌铅一般无法动作。正犹豫间,只见白衡英踹向身前的刺客,将他手臂一弯夺下了剑。紧接着翻身一跃往她面前一挡,扔出桌上的琴砸在刺客身上,拉起她就跑。

深夜湖畔,无边的寂静,更不曾有人经过。

“放开我,你自己能跑的更快些。”

顾羲凰的话冷冰冰地刺进白衡英的耳中。他当然知道眼下的情况是该抛下她一人逃命,可……他用力攥紧了她的手。

“如果真的要死在这里,我也不想你跟我一起陪葬。”

“白衡英!”

顾羲凰的话还没能说出口,刺客们已经围追而上,混乱间她也被划伤多处。剑锋相接,她清楚地看到白衡英的身上遍布伤痕,鲜红的血顺着他的手臂一直流进她的掌心。带着些许粘稠与温热,将两人的血黏在一起。

白衡英的体力渐渐不支,却还拼死护在顾羲凰的面前,他的反应逐渐迟钝,在意识到自己终于难敌刺客时,他一把甩开了顾羲凰的手。

“走!”

“快走!”

刺客的目标本就是白衡英,在看到白衡英力竭准备拼死一搏时,已没有人在意顾羲凰这个无足轻重的人。而她举目四望在黑暗里不停寻找着什么,她颤抖的手想要从刺客中拉回已经放弃希望的白衡英。正当她的手即将要碰到刺客的长剑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又钻出一个黑衣人,他利落地将飞镖洒向人群,只听刺客惊呼着,再一抬手已经被那人割断了喉咙。紧接着是一声又一声果断地挥剑声,那七八个刺客的尸体立时横陈在脚边。

白衡英支剑倒地朦朦胧胧间看到这最后一幕,那黑衣人走近顾羲凰身边。他想开口,却因为失血过多栽倒在地。

空气里血腥漫布,熏的人睁不开眼。戚廖凤走近顾羲凰身边想查看她身上是否有伤,刚进一步,就被她一巴掌打在脸上。

顾羲凰咬着牙颤抖着,压低声音愤怒地喊道,“你在周围看了多久的戏?若不是我以身犯险,你是不是不打算出手?”

耳光的轰鸣在戚廖凤耳中盘旋,他撤下蒙面的黑布,啐出一口血,目光阴森地看向她。“我的确不打算出手,若白衡英今日死在这里,姑娘你便能解脱了。”

“若他真的死在这里,我第一个难辞其咎,到时又如何回到京城?”

“姑娘你又何必说这些话来骗我?你对他……我可是桩桩件件都看在眼里,我只希望他赶紧死在这里,以后也不会连累你做错决定!”

“戚廖凤!”顾羲凰作势上前就要再给他一个耳光,谁知他只是梗着脖子不躲不闪,眼睛里倔强又顽固的光,戳得人浑身不适。她垂下手,无奈道,“我的事我自己会负责,你现在去那些刺客身上搜查一番,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姑娘,如果在这里了结了白衡英,不管是什么人派出的刺客,回到京城一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不是正合我们的心意么?只要我再给他补上一剑……”戚廖凤说着已经拔剑出鞘,他的目光落在顾羲凰身上。

顾羲凰看着倒地的白衡英,他知道戚廖凤所不虚,若真的在这里杀了白衡英,不仅神不知鬼不觉,还能悄无声息地将祸水一路引到京城。

这本该是她最想要的结果。

可方才白衡英为了救她突出重围,两个人的血还在她掌心未曾凝固。不只是因为她对白衡英余情未了,更多的是她不想做一个小人。更何况在西北相处的这段时日里,她发现白衡英远比她了解的更有帝王气魄。这样的人不该轻易死去,这样的人能定疆兴邦、惠泽百姓。

顾羲凰扶住戚廖凤的剑柄,压抑着内心翻腾的矛盾,低声道,“我要救他!”

s..book52634270669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潇江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