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一剑败众雄

小说: 仙途大忽悠 作者: 独孤一恋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3673 阅读进度:254/264

经过这么一耽搁,另一边也已经出现了变动,不知何时传承宝珠的周围已经围起了近百人,看到这一幕叶弦有些差异,还以为这里就只剩他们这些人了,却未曾想还有这么多人活着。

人群中叶弦看到了秦妙儿何欢等人,此刻他们都处在一个阵营之中,叶弦也终于知道秦妙儿其实一直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真正的仪仗也一直都是何欢等人。

因为距离有些远的缘故,叶弦听不清他们具体在商讨什么,但是从高昂的语气和语调中不难猜测,他们商讨的并不融洽,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果不其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什么,顿时惹来众怒,乱战也因此开启。

叶弦舔了舔嘴角道:“姥姥,能否帮我争夺传承?”

“你要它做什么?难道极道宗的传承还不如一个鬼尊的传承?”

“不是,我是答应了别人帮他争夺传承。”

“哼,又想多管闲事吗?”这次姥姥的语气虽然还是责备,但更多的却是赞许。

不过叶弦却是没有听出来,继续道:“还请姥姥帮我。”

“哦?你的目的不只是传承吧?”

叶弦也不否认直接点头道:“是的。”

叶弦虽然没说具体的目的是什么,但姥姥能洞察他的内心想法,沉默了片刻道:“也罢,极道宗的弟子不能让人看不起,先把尸体放下吧。”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叶弦把刚刚背起的尸体又给放了下来,黄鹂这次没再问直接伸手就要去接。

叶弦摇了摇头道:“不用,准备一下,让我看看你们最强的增幅效果。”

还不等众人明白过来叶弦想要做什么时,就见叶弦飞身跃起,直接跳向了战圈。

“哥,你做什么?”

依依大惊,起身就要跟着冲上去,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道:“回来,相信大哥。”

说话的正是小武,经过之前的休息,此刻他终于醒了过来,虽然面色还有些苍白,但已经不在需要别人照顾了。

战斗正酣的众人突然看到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也来凑热闹,不屑的同时两道攻击也随之打来。

“找死,火焰掌。”

叶弦双掌齐拍,两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大手掌凭空浮现,拍向那两个出手之人,那两人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直接化成了飞灰,叶弦去势不减直奔传承宝珠而去。

吕云飞见到来人是叶弦,冷哼一声,手中大刀挥舞,数道刀芒向叶弦劈砍而去,截胡之仇就此了解。

然而叶弦却是面色不便,手中突然多出来一把折扇,也不见叶弦如何施展灵力,轻描淡写的挥舞间,便化去了所有刀芒,旋即折扇脱手而出直奔吕云飞而去。

吕云飞目光一凝,虽然差异叶弦能挡住他的刀芒,却也没把一个筑基期修士的攻击放在眼里,飞身跃起,想要一刀劈碎叶弦打来的折扇,他很想看看没有法器的叶弦还要如何猖狂。

下一刻,吕云脸色大便,紧接着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大刀脱手而出的同时整个人也倒飞而去,折扇去势不减,旋转一圈收割了几人性命的同时再次回到了叶弦手中。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惊骇,不同的是依依等人惊骇的同时还带着惊喜,叶弦会这么强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一招能败吕云飞?想必整个天秦帝国年轻一辈也没有几人能做到吧!

“叶兄果然深藏不漏啊,先前我还自不量力的和叶兄比剑,承蒙叶兄手下留情了。”

叶弦看了一眼说话的何欢并没有理会,这货虽然讨厌,但心肠并不是很坏,只要他不来添乱叶弦也会向他出手。

内心最复杂的要属秦妙儿,精于算计的她硬是把一手好牌给打烂了,但谁能想到隐世宗门的弟子都这么怪癖啊,明明是虎却偏偏喜欢拌猪有病啊?

吕云飞受到重创一下子激怒了霸刀门其他的人,纷纷放弃原有的对手向叶弦杀来,其他人也是心照不宣,从叶弦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只有先联手将他解决,众人才有机会从新争夺传承的归属权,不然让叶弦逐个击破他们将没有一丝机会。

“来的好,小子,看清楚了,好好感悟。”

五女此刻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想起叶弦之前所说立刻祭出各自的法宝弹奏起来,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叶弦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之前还担心叶弦的身体太过脆弱,生怕玩过了毁了这具身体,但是现在似乎不用担心了,得到增幅的身体强度也提升了,如此一来也能尽兴了。

“火之极,怒放。”

收拾折扇,拿出石剑,然而石剑入手的一刻,姥姥就打出了这惊世一剑,根本不像叶弦那般,只有情绪激动的时候才能勉强施展出来。

这一击的目标正是准备偷袭的滕龙,滕龙的绝技乃是排云掌,然而面对这惊世的一剑,原本能开山裂石的掌力就仿佛是纸糊的一般,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一一击散,若不是滕龙反应够快,及时拉过身旁的一个倒霉蛋替他受了这一剑的话,那么死的绝对是他。

“背后偷袭难登大雅之堂。”

叶弦冷冷的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面色铁青的滕龙,挺拔的身影虚空而立,石剑横于胸身前开始蓄力。

“霎那芳华…”

只听叶弦轻轻吐出几个字后身体瞬间原地消失,紧接着就是无数残影出现在叶弦的移动的轨迹上,当残影一各个消失最后只剩下叶弦的本体依然伫立在半空之中,这里的禁空效果似乎对叶弦完全无用。

在看其他人,不管是那些名动一方的佼佼者,还是那些无名之辈全都僵立在原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无不是惊恐骇然。

叶弦虚空一抓,将传承宝珠摄入手中,看到这一幕元婴大汉的心跳力立时快了数倍,幸不辱命,任务终于完成了。

“咔…”

然而下一刻,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叶弦竟然直接将传承宝珠给捏碎了,随着叶弦收起石剑的动作,其他人似乎也恢复了行动能力,纷纷的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叶弦虽然毁了传承宝珠,但是却没人敢发出一声质疑,因为刚刚他们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若不是叶弦手下留情,那一剑足以要了他们所有人的命。

传承宝珠被毁整个空间也开始变得不稳定,一道道空间裂缝凭空出现,若是不小心陷入其中,那将必死无疑。

众人顾不得其他,纷纷开始逃命,虽然之前被叶弦重创,但还不至于无法行动,叶弦此刻也飞回队伍之中,原本犀利的眼神顿时暗淡,整个人也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如何,小子,气本尊已经替你出了,至于为何不杀那是因为以本尊的境界击杀这些晚辈会影响本尊的道行,况且这些人都有一定的背景,全部杀死也会给你平白惹来祸端,接下来还是想想如何逃命吧!”

叶弦闻言点了点头,本来他是想着杀人灭口永绝后患的,但最后若是只有他们几个人出去,那外面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自己已经明里暗里表明过是隐世宗门的弟子,同时也展现出了隐世宗门该有的实力,最后又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毁了传承,想必出去以后那些人顾及隐世宗门的威势也不会太过为难自己吧,毕竟传承已经没了,在开罪一个隐世宗门实属不智。

注意到元婴大汉那复杂的眼神叶弦赶忙问道:“姥姥,你为何一定要毁了那传承?”

“愚蠢的问题,所有人都看到是你得到了传承,若是不将其毁掉,你觉得出去之后那些人会放过你吗?”

叶弦闻言不得叹服姥姥的老谋深算,自己果然还是太嫩,纵然自己有隐世宗门弟子这层身份,但利益面前保不准会不会有人铤而走险,只要做的干净利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即便是隐世宗门也不好前去兴师问罪,况且自己这个隐世宗门弟子还只是徒有其表。

“况且,那传承宝珠还只是一个假传承。”

“假的?”姥姥的这句话让叶弦震惊不以,在联想之前的种种传闻,那这位鬼尊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此事说来有些复杂,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姥姥再次提醒道。

叶弦看向元婴大汉道:“传承一事出去之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这里。”

众人虽然都是满脑子的疑惑和不解,但也知道此时不是发问的时候,见叶弦又向那干瘪的尸体走去,黄鹂见此先一步背起了干尸,叶弦对此只能报以微笑,姥姥的那一剑就抽干了他所有的气力,干尸虽然不重,但对现在的叶弦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其他四女两两搀扶着虚脱的叶弦和受伤的小武,依依和于小鱼在前面开路,元婴大汉跟在最后,众人摆开队形刚要准备撤离,依依却是回头问道:“哥,我们去哪里?”

叶弦闻言一愣,这个问题可是把他给问住了,是啊,去哪呢?他是被元婴大汉强行带进来的,出口在哪没人和他说过啊!

见叶弦的目光看来元婴大汉赶忙道:“吾只知道以一个月后通道会再次开启,但眼下…”

眼下肯定是没到一个月,而且又因为传承宝珠被毁导致这里提前坍塌,这特么就尴尬了啊,难道要死在这里?

“这里坍塌外面会有所感应,想必通道很快就会建立起来。”

得到了姥姥的提醒,叶弦也有了办法道:“跟着那些大势力跑,他们肯定知道通道在哪。”

众人闻言都有些无语,果然是帅不过三秒,刚刚风光无限一剑败众雄,可转眼间就要跟在人家屁股后面逃命,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不过小命要紧,搂就搂点吧!

跑不多时,果然看到了其他人的身影,此刻他们正聚集在一处开阔的地带,而且全都翘首以盼的仰望天空。而天空之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无形的吸力正将一个个修士吸进漩涡之中。

无需有人提醒,众人开始加快脚步,这若是去晚了漩涡关闭,那他们可就彻底玩完了。

幸运的是就在漩涡关闭之时他们赶上了,一股吸力拖着他们缓缓的上升,按照这个上升速度,在漩涡彻底关闭时他们是可以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