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终结因果,万漓圣地

小说: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作者: 残剑 更新时间:2020-11-22 00:49:03 字数:10395 阅读进度:179/204

“想要点燃希望之源?”

“唯有希望之光,唯有希望之本源,才可以点燃神性,才可以真正的打破化神境的壁垒,踏入神变境。”

“而唯有神变境之后,才可以执掌真正的造化,踏入造化之境。”

“所以,在我眼皮底下,又岂会让你这般蝼蚁点燃希望之源?”

“人族,低贱而卑微的种族,不过凝练本源与造化形成的衍生品罢了,也想拥有神性?”

“这些拥有的,也唯有将其收割、湮灭了。”

烈阳君王烈璇玑静静的看着下方的那无尽血色中的一点七彩彩光,眼瞳一凝,顿时,一轮毁灭的血色烈阳,自虚空降落,朝着下方那一片七彩之光的光源灭杀而去。

可就在此时,在这一轮毁灭的血色烈阳如流星般穿透黑暗而冰冷的宇宙星空,即将击中那一颗浅蓝色的星球的时候。

忽然间,一抹浅蓝色的氤氲漩涡陡然显化,一口便鲸吞了那一轮毁灭的血色烈阳!

“轰——”

便在那一刻,整个虚空都猛然荡漾出了毁灭的涟漪冲击波。

可这股冲击波在爆发的瞬间,那浅蓝色的漩涡也随即爆发,随即蔓延向四方,一点痕迹都不保留的弥漫过了那一轮轮的毁灭烈日之力。

这般情况下,远方血色烈阳之中的烈阳君王,脸色忽然之间阴沉得如要滴出水来。

他血色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颗浅蓝色的星球,眼眸无比的冰冷,那一缕缕凌冽的杀意,更是肆虐四方天地,让整片星空区域,让整片笼罩两颗星球之间的无数的星球,都为之瑟瑟发抖。

“很好,看样子还没有将你砍痛!”

烈璇玑双眼冷厉的盯着那一片浅蓝色的漩涡。

浅蓝色的漩涡静静的凝聚了出来,同时一手将来自于虚空未知的窥视拍碎,同时她凝聚出一身浅蓝色的纱裙,道:“抱歉,我诸葛浅蓝代天巡狩,此次为师尊代替巡视这浅蓝星!烈阳之神乃是真正的神境强者,请不要断我浅蓝星的天道法则。”

烈璇玑脸色沉冷?盯着那漩涡化作的巨型浅蓝色纱裙少女?一字一句道:“你今日阻我,他日?待我修成无敌《璇玑战魂》?便会缉拿你浅蓝星那群最受天道嘉奖的天骄奇男子奇女子。奇男子,我会将他们的天人之魂劈碎?打入黑暗魔渊之中,打入通天塔的异兽灵魂禁区内、打入镇魂墓的凶魂之中?让他们成为万族最低贱的贱奴?被万族灭杀一次又一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你浅蓝星的天骄奇女子,我会抽离他们的天人之魂?镇压得她们彻底臣服之后?将她们的天人之魂日夜采补,让她们受尽凌辱至死!”

那浅蓝色纱裙少女淡淡道:“你太高看你烈阳一族的能力,也太低看人族的未来了——烈璇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烈璇玑语气狰狞?道:“等着,待我修成?待我烈阳祭坛开遍你浅蓝星每一个村镇角落,那时候?你们将人人为奴,人人为魂食!

等到那时候?镇魂碑全部降临?浅蓝星?那时候?浅蓝星将不再是浅蓝星,而是罪域星!

你们所有生命,都是罪域囚笼里的贱奴!

罪域之奴,将永生为奴!”

浅蓝色纱裙女子闻言,目光朝着下方看了一眼。

黑暗笼罩的浅蓝星,已经开始被腐蚀,像是已经变得千疮百孔。

就像是一个正常人身上长满了毒疮,到处都是,并且已经腐烂流脓,已经不可挽回。

但,偏偏在这样的黑暗区域里,那一抹七彩色的光源,是那么的明显。

浅蓝色纱裙女子盯着那个地方看了刹那,随即美眸之中,多了一份异彩。

“既然如此……”

那女子喃喃开口。

下一刻,她再次看向了烈璇玑,道:“愿意希望的真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烈璇玑冷笑连连:“希望?不,你们不会有希望!”

他说着想了想,又道:“也对,那便给你们一份虚假的希望,然后,让这一份希望彻底毁灭吧!”

烈璇玑说着,一掌朝着浅蓝色的女子拍了过去。

浅蓝色纱裙女子当即再次衍化浅蓝色的漩涡,笼罩星球。

可此时,这一掌,却莫名蕴含着希望之光,竟是当场洞穿了那一团浅蓝色的守护。

希望之光中,烈璇玑记忆禁区开启,一名被他镇压了的姬家神女——姬炎炎,已经彻底被洗魂并被彻底的炼死。

他将其彻底炼死之后,将其血脉提炼了出来,并将其蜕变成了烈阳皇族的血脉,同时又烙印下了永生忠诚的印记,同时又在其身上下了足足九重的囚笼,并打入了一张天书碎片进入加固!

“获取人族所有秘密,可有一次跨越时间与空间的机会,将秘密提前送回来交给我!然后,你就扮演人族那边的天骄被我镇压假意臣服于我的卧底,然后我会再次在你身上种下奴役印记,这种奴役印记是可以破解的,到时候,你可以背叛我,投效人族……

到最后,他们才知道,原来,姬家的神女姬炎炎,早已经死了。

这所谓的姬炎炎,从头到尾,都只是我的女奴炎姬罢了!”

“我会给你最完美的三魂七魄,让你受到最好的器重,成为人族最绝顶的天骄……”

烈璇玑亲手培养了一个卧底,并连环套了九层。

对付如蝼蚁般的人族,套了九层并以天书碎片枷锁,这样的一局,他自认彻底稳了!

因为,即便不稳,一旦天书破解,他也一定会知道,到时候就会直接斩灭炎姬,不留痕迹。

这般手段种下之后,这般攻击手段很快就被浅蓝星的天道侵蚀,遭遇到了破灭。

可是烈璇玑的手段,已经完全的施展了出去。

而他,则只是冷冷的扫了那浅蓝色的纱裙少女一眼,道:“二十一年之后,那蕴含神性者,无论逃到天涯海角还是转世重修活出下一世,都逃不脱!

那时候,我《璇玑战魂》大成,那时候,万族对这片星河的入侵开始,通天塔之战开启,镇魂碑降临,你人族,将彻底开始被蚕食。”

烈璇玑说着,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烈日之中。

天空中的烈日依然殷红,但是其中的凶戾身影,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而那浅蓝色纱裙的女大女子则再次的看了下方的祭坛一眼,道:“那是丢失的天道规则碎片吗?忽然之间补全了一丝?希望之源从哪里来?”

“或许,我该下去看看——那个小女孩?”

“诸葛浅韵?”

“那我当你一世的妹妹吧——”

“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面具人,你笼罩在丢失的天道规则碎片里,但是我会找到你的。”

“或许,只要找到你,我就可以从浅蓝星护道者的‘选召者’,成为正式的护道者了。”

“浅蓝星,守护浅蓝。你眼中有希望,生出了希望之源的双眼,那,我便洗你一次记忆。”

“诸葛浅韵,我是你的孪生妹妹,诸葛浅蓝。”

浅蓝色纱裙少女说着,身影一动,化作一弯染着七彩色光芒的月亮虚影,当场没入虚空深处,遁入到了诸葛浅韵的双眼之中。

下一刻,诸葛浅韵小小的身体微微一抖,仿佛记起了什么一般。

不仅是她,现场的所有人似乎都记起了一些东西。

只是这些记忆,像是先前遗忘了而如今忽然下意识的回想了起来一样。

而记起这些的人,则是有些恍然——哦,原来那瞎眼小丫头还有个妹妹啊,对啊,下次祭祀,可以将她妹妹拉去砍头献祭啊,这次竟是忽略了那个死丫头的存在了。

绝大部分人都有刹那生出这般念头,然后这般念头根植在心底之后,诸葛浅蓝这个不存在的人,就存在了。

这世间有些人,原本是不存在的,可众人心中有了她之后,她就存在了。

同样的,这世间有些人原本是存在的,可众人心中没有了她的任何记忆之后,她也就不存在了。

此时,公乘青蝶学会了完整版本的《归蝶化茧术》之后,已经完整的化蝶成功了。

但是全新的功法,她是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不过,她说的几句复杂的语言,却让云天晟产生了怀疑之意,于是想要逼问。

可是这时候,已经化作了湛蓝色的蝴蝶的虚影,并形成了一枚湛蓝色光茧的公乘青蝶,让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询问了。

“这贱人一定是有所留手。既然如此,那就先砍头,将十八层祭坛激活,然后再想办法烧死那个公乘芸萱!”

云天晟一字一句道。

“好!”

云启风说着,当即朝着那光茧走了过去,然后抬手就将光茧收入到了乾坤戒指里。

这时候的他已经非常得意了——甚至他暗中想着,等到了晚上,他就开启灵魂领域,进入光茧里,把化蝶的公乘青蝶狠狠采补一番!

各种妙龄少女,他已经采补死了很多,这次他大哥云启明的道侣公乘青蝶,能化作仙蝶的成熟美妇,他早已经垂涎许久。

这么想着,云启风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而此时,苏离自然也聆听到了这些心声,甚至感应到了他过往一系列残忍手段的画面,上至五六十岁的普通老妇,下到五六岁的小女孩,这云启风竟是都没有放过。

其记忆里,密密麻麻,足足几百万之多!

而此人,乃是云启明的弟弟,兄弟两人的年龄差距只有不到十岁。

云启明如今是1772岁!

所以,这云启明的年龄,应该是1760岁到1770岁之间!

一千余年,几百万无辜的生命都遭遇了他歹毒而邪恶的手段!

苏离哪怕是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迷失的心神冲击,却依然差点儿情绪暴走。

好在三层的玉清分身足够给力,苏离愣是活生生的压住了这种负面的情绪。

他没有对云启风出手,而是他影响不了云启风!

他套的时间的层数太多了!

在而是一年之后,他还能干涉部分因果。

而在此地,他是完全无法干涉了。

这极有可能就是套的时间层数太多,一旦牵扯到一丝因果,恐怕就会被无限放大!

所以,此时苏离忍住了。

他身影一动,飞向了虚空祭坛上空,来到了云青萱的身边。

云青萱有所感应,咬得血肉模糊的嘴唇虽已经被修复好了,但此时又再次的咬碎了。

她满嘴是血,哪怕是短暂的昏迷,还在惊恐的喊着娘亲,喊着不要杀我娘亲之类的话。

等苏离飞过来,她一下子惊醒,然后四处看了看,顿时无比的惊恐,又开始大吼大叫。

苏离穿过了七彩光圈,来到了她身边。

“大哥哥——”

云青萱察觉到了之后,立刻投入到了苏离的怀中,抱着他的腿,哭泣得稀里哗啦。

“小萱萱,不要哭,你娘亲会好好的。”

苏离抚摸了一下云青萱的头,同时凝聚一缕本源灵气,恢复了她再次咬烂的嘴。

“大哥哥,娘亲是不是已经死了,是不是被他们杀死了,是不是——”

苏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之前我讲述的那些话,你还都记得吗?”

小云青萱立刻说道:“记得记得,都记得,每一个字都不会忘记的。”

苏离微微点头,将那一枚属于公乘青蝶的玉雕拿了出来,放在了云青萱的手中,道:“放心,你的娘亲,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她只是修炼归蝶秘术化蝶了,还会清醒的。”

小云青萱当场就信了,她仰起头,哽咽道:“大哥哥,谢谢您,谢谢您了。大哥哥,这彩色的泡泡,就是希望之光吗?”

小云青萱心神松弛了下来,哪怕是在祭坛上,她也已经不怕了。

苏离背对着远方的诸葛浅韵,伸手将小云青萱抱了起来,抱在了怀中。

五岁的小云青萱,之前被那边一焚烧,一身气血差不多枯竭了一大半,抱在怀中,轻如鸿毛。

特别是,苏离此时时时刻刻可以感受到现场所有人的心声,他真的有些顶不住。

像是小云青萱心中的喜怒哀乐等等,对于苏离而言,就是重如泰山的负担。

所以,抱起云青萱,给她一个如父亲般的关爱与呵护的拥抱,是他此时可以做到的极致了。

乾坤戒指里,化蝶的公乘青蝶不由落泪。

蝴蝶落泪,为沧海月明珠有泪。

那一刻,她仿佛有所明悟。

“归蝶化茧术,破茧成蝶,死不是终点,生才是。所以,死即是涅槃。”

“待我历经九重变,敢把日月换新天!”

“前辈,待我终结与那云启明的情感羁绊与因果,我重新活出一个全新的我,到时候,定要选你为道侣。”

“哪怕,仅仅只是个丫鬟。”

“可,我也知道,在你心中,是没有丫鬟没有仆从的区别的。”

“我在你的心中,感受到了众生的平等,感受到了岁月的静好,感受到了新世界的希望与奇迹。”

“启明,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没有出现——你一辈子都在为云家征战,一辈子都不知道,家里还有我和芸萱在等你。”

“我对你云家,仁至义尽。”

“原本女儿也随我信,但自此之后,女儿改名‘云青萱’,算是你云家唯一血脉传承,而那个‘青’字,代表我青蝶。其余云家人,都该死。”

“……”

那一刻,从那一曲‘锦瑟’之中,公乘青蝶不仅感悟到了涅槃与造化,更是感应到了真正的情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而她现在,难道不是在惘然吗?

她默默的看着那黑袍背影,他看似代表黑暗,看似代表恐怖,却让她难得的安心。

甚至,仿佛冥冥之中她都已经看到了过去或者是将来的某一天,她在一个很奇怪的世界里,对他千依百顺……

那一幕场景很模糊,仅仅只是一道幻灭的虚幻场景显化,便在她想去幻想的时候就已经破碎消失。

可是留在她心头的痕迹,却永远难以磨灭。

此时此刻,她也没有再去胡思乱想——但是她已经决定,无论如何,再也不会原谅云启明了。

……

“对,小萱萱,你要记住,源于希望的真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所以你可以放弃一切的一切,却唯独不要放弃希望。”

“大哥哥,你是要离开了吗?萱萱长大了,要嫁给大哥哥,可是要去哪里找大哥哥呢?”

“要嫁给大哥哥?那你一定要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长大啊。”

“大哥哥你说嘛,你说嘛。”

“万漓圣地吧。”

“万漓圣地吗?大哥哥,萱萱知道了。”

……

苏离说话的时候,诸葛浅韵真的好羡慕,好羡慕那一个拥抱,好羡慕那一切。

甚至,在羡慕之中,她眼睛的视野恢复了、变得更好了,她都完全不知道。

便在此时,云天晟和云启风没有在意云青萱在那里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对于她们而言,无论是先前公乘青蝶的跪地磕头磕得头破血流,还是现在的公乘芸萱的胡言乱语疯言疯语,在他们看来都是已经失心疯了。

这种情况他们也见怪不怪了,毕竟见得太多了。

这时候,云启风示意了一眼,然后一个名为‘王闻远’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朝着诸葛浅韵看了一眼,接着他手中忽然朝着诸葛浅韵一笑,下一刻,他手中猛的出现了一柄斧头,并一斧头砍向了‘诸葛浅韵’。

“咻——”

就在此时,一个小女孩忽然一把拉开了诸葛浅韵,并主动的站在了前面。

“噗——”

一颗人头忽然滚落了下来。

苏离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诸葛浅韵呆呆的站在一边,而地面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颗虚假的人头。

在他眼中,那明显是一张地书书页衍化的而已。

被砍了一斧头之后,书页上画着的诸葛浅韵,则忽然人头掉落在了地上。

“浅蓝。”

这时候,诸葛浅韵忽然尖叫了一声,扑向了妹妹诸葛浅蓝的人头。

只是她这尖叫的一声‘浅蓝’,叫得苏离毛骨悚然。

苏离下意识的看向了那滚落的人头——那明明就是画出来的诸葛浅韵啊!

怎么回事?

他心中十分狐疑。

这时候,一道浅蓝色的幽魂从书页上飞了出来,没入到了诸葛浅韵的眉心,并柔声说道:“姐姐,别难过,以后,我与你共生,等二十一年之后,我就会暂时离开了。我没死,那只是假象,欺骗那些坏人的。”

说着,那个浅蓝色的少女幽魂在诸葛浅韵的心里显化出了一个五岁小女孩的模样来。

苏离也听到了那些话,看到了那一幕,但是他看到的,就是诸葛浅韵自己。

但是这诸葛浅韵自称自己是‘诸葛浅蓝’?

苏离刚思索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先前增加的1点因果值,此时又自行的扣了回去,并化作一道淡淡的血光,没入到了那一张地书碎片里。

那一张书页,瞬间充满了灵性,并没入到了诸葛浅韵的灵魂深处。

与此同时,苏离发现,先前的消耗的因果值,也同样化作血光,没入到了雕像之中后,带起一缕残影飞向了云启风的乾坤戒指里的公乘青蝶。

是以,她的灵魂深处,一张地书碎片同样凝聚了出来。

下一刻,苏离的意识,陡然一黑,当场断开了个这个世界的联系。

但是,他的视野还在。

他从抱着小云青萱的状态中忽然消失了。

云青萱从空中落下,在气泡里弹了一下之后,站了起来,到处看,到处张望半晌后,泪水哗哗的再次淌落了下来。

苏离的视野已经可以随意移动。

可是,他却已经无法干涉因果了。

因果值,依然还剩下2点。

但是很明显,他已经修复了两页地书书页。

所以,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的时间,只差一天了。

同时,仿通天塔的过去,也就是两万年前,和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的时空算是同步的,已经从四层时间套层,转变成只有两层了。

苏叶他们所在的现实,云青萱等人在昨天,而他,存在于昨天的云青萱的记忆禁区里两万年前。

只套两层时间,迷失的可能性一下子大大降低。

苏离身心都松了一大口气。

这时候,他也已经压力骤减,忽然也不觉得公乘青蝶深情了,也不觉得小云青萱特别可怜了,也不觉得云天晟等人特别该死了——不是他三观不正,而是三层玉清套在他身上,他冷酷得像是机器了。

所以,苏离也取消了两层玉清分身以及一层身外化身,这样一来,他整个人才算是舒服惬意多了。

那一颗假的人头被安放在了祭坛第十八层上。

这样,九颗人头就已经齐全。

这时候,云启明终于来了。

“轰——”

远远的,他一来,就一拳横空,将整个祭坛当场打崩,化作一片血雾齑粉。

随后,他的目光瞬间锁定了云天晟和云启风!

“你们都该死!该死啊!”

云启明咆哮怒吼,双眼染上了血泪。

他说着,身后十大元婴老祖,元婴境九重圆满的强者全部显化而出。

那一刻,恐怖的气势确实是颇为惊天动地。

元婴境,已经能做到移山填海了。

虽然在苏离看来,这些元婴境比较水,但是云启明这一行人,其实已经差不多有云万初的三四成的实力了。

在这个时代,已经很强了。

毕竟,当年的云万初看似孱弱,实则乃是一苟道大成之人。

“啪啪啪——”

云天晟忽然鼓掌了起来,然后满脸堆起了笑容,道:“启明,你大概还不知道,其实此事,主要还是你妻子的建议。”

云启明道:“怎么可能?”

她希望我们上演这样一出杀局,然后她以秘法抹除记忆,在关键时刻归蝶化茧,将归蝶秘术修炼至大成。

为此,我们顺便就祭祀这般场景,展开了这样一项计划。

云启明说着,又笑着看了一眼祭坛上火焰上空的云青萱,道:“你看看你女儿不是好好的吗?她的确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但是她天赋那么好,调皮捣蛋不听话,所以这样一来,也是用这样激烈的手段逼迫一下让她懂点儿事,好好苦修。

不然,将来万一真的出现这样的危险,再去后悔也来不及了。”

云启明的话,让苏离也不由对此人有些刮目相看。

但随即,他便也释然了。

这些人是元婴境,活了近两千年,即便是不会什么分身无线套娃的手段,智力也是不低的。

立刻顺手来了一手杀局,颠倒是非黑白,当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毕竟,如云启风这种恶贯满盈之辈,不到两千年祸害了几百万的妙龄少女,这能没点儿心机吗?

联想到二十一年后,此人被他单手镇压、却主动跪拜,一副臣服之心的献上乾坤戒指、却在乾坤戒指里暗藏绝世杀机的手段,这显然也不是简单的手段。

当然,对于把套娃玩得出神入化的苏离而言,这手段确实是不值一提。

可对于这个世界的修行者而言,恐怕一些大能都会中招——因为,实力差距到这么巨大的时候,那些强者多半会想,我一只手能镇压你,你献宝还敢没诚意、还敢有什么心思?

若是真这么想,反而多半就会被那乾坤戒指里的杀机炸死。

那种爆炸的毁灭力量,哪怕是云启明的实力,一炸之下基本也半废了!

“果然,修行的世界确实不单纯啊。”

苏离静静的看着。

云启明先是一呆,然后就愣住了。

见到女儿真没事,而且云启风也在此时拿出了那收着的湛蓝色蝴蝶茧,他终于渐渐释然了起来。

也对啊,这可是萱萱的爷爷、小叔呢,平时对萱萱也是极好的,怎么可能会……

于是,云启明暂时压下了滔天的怒意。

然后云天晟来了一出恭迎战神归来的大戏!

“天佑我云家云启明,乃不世之天骄,绝世之战神。今我云家,一统巫月城……”

“恭迎云城主!”

“恭迎云城主!”

……

于是,一边是热闹的祭祀,一边是云家对于云启明的恭迎。

这场祭祀,竟是就这么持续到结束。

过程之中,诸葛浅韵趁着众人不注意,悄然的逃离了这云家的祖祠之地。

而云青萱,则依然再次被囚禁了起来。

公乘青蝶每天都能听到云启明对于她倾诉,但是公乘青蝶是知道真相的。

对于云启明的愚蠢,她恼恨,也无力。

这更加坚定了她苦修涅槃九变功法的决心。

所以,她一次次的在生与死的边缘博弈。

而每一次,她都会牢记那句蕴含希望的话,不放弃!

有希望,就会有奇迹!

就这样,原本三天就该醒来的公乘青蝶没有苏醒。

七天,也依然没有苏醒。

一个月过去了,那蓝色的蝴蝶茧,反而开始枯竭。

云启明终于不安了起来,带着蓝色的茧子来到了公乘一脉的归蝶山谷。

这时候,归蝶山谷这边,虽然没有怀疑之前祭祀的真相,但是对于云启明如此不作为,大失所望。

但是公乘青蝶的异常,也确实引起了归蝶山谷的修行者的注意。

苏离的视野跟了过来——他暂时脱离不了,这应该是有未知的因果还没有完成。

所以他只能跟随着看。

而且,他只能跟随云启明的视野。

不过,他不能附身云启明,只能默默观看。

又在足足两个月后。

归蝶山谷终于检测出了异常的原因——归蝶秘法蜕变,公乘青蝶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所以,需要一个人进行献祭,提供生命本源精血。

云启明在苦苦跪求无果之后,同意亲自自我献祭,拯救公乘青蝶。

这一天,云青萱也在边上看着。

献祭的过程很残忍。

而且,云启明献祭之后,并没有作用在公乘青蝶身上,而是公乘一脉的一位绝世天骄神子自身完成了蜕变。

不仅如此,他还通过献祭之法,将云启明的天人之魂放逐到了镇魂墓之中。

让烈阳君王将其封锁到了永恒囚笼之中,要将其炼死。

因为血脉之力不够,那公乘一脉的天骄,当场将云青萱杀死了。

是的,杀死了!

云青萱死了!

一身生命本源被炼化了九成以上。

这时候,那蓝色茧子里的公乘青蝶在巨大的悲绝之心下,涅槃成功,死而复生。

她将那名公乘一脉的天骄——当场打死,拘拿了灵魂之后才发现,这个天骄,竟然就是云家的族长云天晟的一具分身!

接下来的无数年,公乘青蝶一直在想办法复活云青萱,并一次次的打入血脉封印。

这期间,公乘青蝶的成长速度,突飞猛进。

而苏离发现,他不用回去了——因为,二十一年很快就要到来了。

系统面板里的时间,已经变成了三层。

只不过第三层是虚拟的,在极速的流逝。

而第二层也在向前流逝。

只是他苏离,并不存在那里罢了。

而按照这样的时间流逝速度,苏离算了一下,大概会在一年之后,就会和第二层的时间重叠。

而这般重叠之后,他就会恢复正常了。

这样一来,差不多云青萱的这个记忆禁区,也就解除了吧?

苏离默默的思索着。

对于他而言,时间流逝得非常快——所谓的几十年,也就几天的时间罢了。

因为世界似乎是快进模式的。

这一天,公乘青蝶走上了镇魂碑之路。

然后,她悟出了第七层的《涅槃九变》功法,死一次,实力开始不断的翻倍。

这期间,小云青萱也渐渐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起来。

但是她已经忘记了过往那些不快,因为她的生命不全,一旦记起,就会死去。

这样,又过了几年,公乘青蝶已经开始了解镇魂碑的大量秘密,并开始进入镇魂墓。

镇魂碑并不多,这些年,总共也就三块左右的镇魂碑而已。

但是,到了第二十一年的时候,忽然间,大量的镇魂碑开始降临,天道开始崩坏。

苏离看到这一幕就知道,二十一年前的进度跟上来了。

他在时间里流浪了二十一年,但实际上,不过是几天前罢了。

而且,过去还在向前流逝。

过去的过去也在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流逝。

它们会在一年后左右,彻底的融合。

所以,这时候的公乘青蝶,已经杀入了镇魂墓之中,在其中救出来了被镇压在‘天机墓’中的云启明。

云启明领悟了天机之道,明白了诸多的因果。

被公乘青蝶救了之后,两人之间的因与果彻底的中断,并当场和离。

随后,云启明出手灭了云家,进入天机之地苦修,更名诸葛启明。

同时,他在进入天机之地的时候,以所有的造化本源,为女儿云青萱卜了一卦之后,再次找来了公乘青蝶,准备联手,帮云青萱活出下一世,避开即将到来的殒寂大灾劫。

这,将是一个长达万年的布局。

而在他们开始商议的时候,时间的节点,终于快要来临。

这一刻,苏离终于脱离了那种神秘的视野,被一本金书开启虚空之门,吸纳了进去。

随后,他陷入了宁静得黑暗之中。

耳边,隐约有如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的声音。

而系统面板上的时间,只剩下了两层。

第二层的时间,属于定格不动的,上面,开始了一个倒计时——10,9,8……

(PS:第二更九千字奉上~第三更大概会写万字,会在12点30到1点之间更新~继续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非常感谢书友‘烟|寒’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灬皮一下’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彼方轮回’200起点币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