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卅六 有客来

小说: 王爷我们做朋友吧 作者: 吃瓜的小王 更新时间:2020-03-26 14:38:11 字数:3458 阅读进度:38/50

大理寺让我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度日如年。大理寺的官员们为了跟刑部作对使出了浑身解数,借复审的名义求全责备,非得从鸡蛋里挑出三五根骨头才肯罢休。作为皇甫的对头,我原本很赞赏他们这般行为,可轮到自己实施起来却累得要命,这还只是帮忙的程度。

午休时间一到,我赶紧借口和上官椿吃饭拉着他往外跑,否则那里每个人伏案审读孜孜不倦的样子让我喘不过气。

”哎真是累死我了“

我不住地叹气,这种生活已然过了一周,我还是吃不消。上官椿对我表示同情,他已经习惯大理寺那副模样。

”大理寺的管辖范围比较窄,前几日周海晏被放行之后几乎专职负责案件审议。日日会议对你来说着实辛苦。“

”我实在没想到贵寺连个偷鸡摸狗的小事都不放过“

”‘百姓的事是天大的事’,这是卢大人的行事准则。“

”那他倒是在大理寺出现一下呀我看一年也就年会上出来说这么句话吧。“

”有卢大人这句话对于我们来说足矣。“

上官椿说话的语气颇为自豪,我疑惑地看向他,”我还以为你属于见到领导没有表率作用、不按时坐班会生气指责的类型,相反你倒是对卢寺卿敬仰得很。“

”卢大人是掌控大局之人,小事由我等负责就好,他不必操心。况且卢大人是爷爷的得意门生,他科举时写下的那篇文章一鸣惊人,助大人一举夺魁,连陛下都称赞为天下第一奇文。“

”啊“我读过那篇文章,属于各大科举考试参考书中必备资料,着实文采飞扬气势磅礴。只是卢慷考上状元成为大理寺卿之后就销声匿迹,算江郎才尽?我不明白为何上官椿单凭一篇文章就能一直这么钦佩他,揶揄道,

”看出来了,上官首辅避嫌偷懒的绝招他得到了真传。“

”卢大人只是不喜欢管琐事罢了。“

”确定不是心气太高不稀罕管吗?“

兴许是我多次在他这个迷弟面前诋毁他偶像,上官椿有些不高兴,”跟你说了不是这样。“

啊,我突然想起来,卢慷是钟大人千金钟铃的老师来着。

”啊~原来如此。“

”你明白就好。“

我坚信,上官椿理解的我的恍然大悟与我真实的恍然大悟一定是两个意思。也罢,这种误会以后会很有意思~

”最近春闱结果也出来了,还有能人贤者加入大理寺。”

“谁呀这么倒霉?”

上官椿明白我不喜欢大理寺的氛围,也不跟我计较,“一位秦姓的墨州考生,位列李家公子之后。”

“啧啧,倒霉孩子居然能排第二。”

“要说倒霉,原户部侍郎的双生儿子要考都察院,这是你怂恿的?“

我瞟了上官椿一眼,”什么叫怂恿?都察院的头头是皇亲国戚,前途光明似锦的好吗?“

上官椿很清楚都察院都御史李文琴的性格和家里的情况,叹气道,”李大人的家事解决不了,没有心思提拔才干的。今年李家公子第三次拔得头筹,又因为肺病不治不能参加殿试。柳氏兄弟去了也不一定落好。“

我摊手,”那就得看他们的造化了。“

”我还听闻这次放榜的第三名是位顾姓女子,文章颇有卢大人当年的风范,只是文采稍微欠缺些。就是奇怪至今无人见过她,有勇气与男子同台竞技不该如此羞涩才对。“

”殿试总该露面的,你要好奇去瞅一眼咯?“

上官椿自然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举动,瞪了嬉皮笑脸的我一眼。

我嘻嘻笑着说,”开玩笑的,钟大人说人家千里迢迢来到西唐,身体不适就没出来见人。“

”哦?顾姑娘是哪里人啊?“

”哟,堂哥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啧,好好说话。“

我捂嘴偷笑,”听说是墨州人,还有一半北延血统。“

”北延?“

”嗯,听说她母亲是北延人,不过打小自墨州长大。“

”这样。“上官椿思索一会儿,说道,”既然自小在西唐长大那也算西唐人。陛下贤明,自有用人之方。“

”你倒是看得开。“

万一皇甫知道了有一个身上流着敌国血的女子要当官,不知会借机闹出多大风波。如果满朝文武都能想上官椿这么想,钟竹劲也不必整日整日掉头发。

我们到了饭馆,上官椿要进门,我与他道别。

上官椿疑惑,”怎么,不去吃饭?“

”不了,我要回家。今天小五下学早,我回去给他做饭吃。“

上官椿无语,”你一个官家小姐给侍儿做饭?想偷懒不必用这么蹩脚的借口。“

”哪里是借口?为此我提早把下午的公文处理完了,王寺卿知道的。我先走了~“

我对无语凝噎的上官椿挥挥手,一蹦一跳朝市场走去。昨晚主院拿来些蘑菇,还缺一只小鸡,可惜我的院子种了药草,连麻雀都怕更不敢养鸡。

回到我的偏院,小五饼在门口迎接我,我一手抓着鸡另一手抱起五饼搂在怀里,脸颊蹭他圆圆软软的小脸蛋,幸福地说道,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的小五饼~~~“

五饼一脸嫌弃,小手想要推开我,又怕伤着我,软软地推搡我的肩膀毫无作用,”小姐别那么夸张,今早和昨晚咱们也见了“

我嘿嘿笑着,拉起五饼的手一起去后厨,”今天你家小姐给你做小鸡炖蘑菇~“

五饼原本要给我帮忙打下手,结果看我处理活鸡的手速目瞪口呆,”小姐要是平日收拾屋子也能有这速度就好了。“

“别趁机说我坏话啊。”

小火炖煮的半个时辰,五饼早在新搭建的药草园放好桌椅,我灭掉火盛出小鸡炖蘑菇,汤汁鲜美的味道扑鼻而来,五饼擦擦口水急忙到我身边,

“小姐,我来端吧!”

五饼看着菜肴直流口水的样子很是可爱,我笑着答应,“好,小心别撒了。”

“好!”

五饼欢欣雀跃地端着汤碗先去餐桌,我收拾收拾厨房洗完手才过去。可刚到药草园门口,却见五饼把餐盘放在一旁,跪在地上行礼。

谁来了,需要行这么大的礼?

我一边问,朝药草园走去,眼前的光景令我哑然。

“没想到你还能有这等好手艺,不知我是否有幸一尝?”

李螭站在饭桌跟前,似乎刚才在欣赏我的药草园,似惊鸿一瞥,为我简陋的小院子增添了恬淡的柔光。仔细想想。他人畜无害、装模作样但是好看的笑容我有多长时间没见了呢,甚至有些怀念

不不不,他又不是我四师父,怎么会感到怀念?振作一点啊我!我是有信心有决心克服自己**的人!嗯!

我将擦手的毛巾递给五饼,叫五饼顺势起身退后。我也学着李螭的样子装模作样的笑着朝他行礼,“这不是誉王殿下嘛,大病初愈得在家中歇息,怎么有空往我这荒芜的杂院里来?”

李螭看了看我的药草园,笑道,“你要跟别人说这里荒芜他们有可能信,可我看你这园子长得都是宝贝。”

“殿下见笑了,都是托师父的福气。养成了送几株去殿下府上,就当当初葡萄的回礼。”

李螭冷笑,“你现在到跟我讲起礼尚往来了。”

“不敢不敢。”

见我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样子,李螭好像不太开心,问道,“怎么,你害我受伤,现在就退避三舍?当初你翻我誉王府院墙的时候,脸皮可没有这么薄。”

“呃”我很想回一嘴您不也是不请自来,现在还是忍一忍吧,“我初来乍到不懂事,当初鲁莽,还请殿下见谅。”

李螭眉头一皱,冷笑道,“你不仅没良心胆子还挺大。当我是什么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呀,这是真的生气了。我赶紧跪下,磕头认错,“殿下息怒,小的不敢!那日害殿下受伤终究由我疏忽大意而起。我与殿下身份有别,是我曾经忘乎所以,请殿下见谅。”

“身份有别你是指什么身份”

我心里一惊,糟糕,虽然我没有这个意思,一不小心踩了雷。他明白我当初因为他身上流着东瑛皇族的血而利用他,自然会联想到“身份”到底是什么身份,而“西唐的皇族”又是囚禁李螭的枷锁。现在我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我以为你与其他人不同,明白我的出身也愿意对我真诚相待。呵,到头来却是在同情我”

唔他怀才不遇令人叹息不假,即便如此,李螭依旧努力从容坦然的活着。我明白同情是对他付出努力的侮辱,也从没有这样看他。不过从他的角度来看,我原本与他平等相待,后来看他因自己是东瑛皇族而遇刺受伤,帮他治疗,自他痊愈从此避之不见,确实容易被猜测是否先前是因为同情他的处境才与他相处。

“我小的没有这么想”

可我只能小声辩解,不,我甚至不应该辩解。就这样拉开我们的距离才是上上之策,奈何我不禁脱口而出,真不像我。

李螭沉默,仿佛在等我解释,可我也保持沉默,气氛压抑到极点。

李螭最后冷笑,“看来你不打算说什么了。”说着,李螭转身叫程峰离开。

程峰见惯了我与李螭要好,这下吵架不知如何是好,左右相顾,最后只能追着李螭离开。

小五第一次见到皇族却是跟我生气的时候,可怜的孩子自我下跪开始一直悄悄拽着我的衣角发抖。

我坐起身,回头叹了口气,摸摸小五的脑袋,“吃饭吧,饭菜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