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府衙问话

小说: 武道漫途 作者: 爱吃糖三角 更新时间:2019-05-10 21:30:58 字数:2197 阅读进度:389/815

抬眼望着站在最前头的那五名身着藏青色长袍,胸前和袖口勾勒着银丝祥云的罡气境界武者,周言当即便认出了他们五人便是这莱州府典刑司分舵的刑吏。

“吁!”

随手勒住缰绳停下马来,周言自马背上翻下身来,缓缓朝着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名刑吏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华明德、范良骥、卢方、薛亮、高文松他们五名刑吏亦是快步朝着周言迎了上来。

行至周言身前一丈之地以后,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齐齐拱手躬身见礼道:“我等见过掌律使大人!”

周言的身躯之上虽然披着一件玄黑色大氅,不过却是仍旧显露出了那内里所穿着那件淡金色长袍的样式。

就如同周言之前所穿着的那件,代表着他典刑司提刑官身份的紫色制式长袍一样,这掌律使自然也有独属于他的服侍。

在外观上面看来,这掌律使的服侍与十二监察使所穿着的服侍相差无几,只是监察使的服侍要比掌律使的服侍色泽更加璀璨一些罢了。

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名刑吏虽然归属于莱州府典刑司分舵,但是他们也是见过泰安使刑擎戈颜面的。

因此哪怕他们五人还没有看过周言的委任手令和身份腰牌,但是他们五人仍旧通过周言的服侍确认出了周言的身份来。

至于说是会不会认错人这一点,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却是从来都没有担忧过,在这个偌大的中州之地里面,还没有什么人胆敢去冒充中州铁血卫的高层强者呢。

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的身躯之上扫视了一番以后,周言抬手虚虚一扶,他轻笑着出声道:“都免礼吧!你们五人就是这莱州府典刑司分舵的刑吏了?!”

耳中听得周言的询问声,华明德连忙抬起头来就准备回话。

然而当华明德看清楚周言的面容以后,他却是不由得呆愣在了原地。

华明德虽然得到了一些关于新任掌律使的消息,但是凭借他的身份地位,他又怎么可能接触到中州铁血卫的决策层?因此他对于新任掌律使的身份却是根本没有多少的了解。

早在周言还未接近的时候,华明德便发现了周言的面容十分年轻,但是他却也根本就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在广浩无垠的江湖武林之上,驻颜有术的武道强者简直是海了去了,很多看上去面容十分年轻的人,说不定就是一位武道修为恐怖的强者。

然而当华明德接近到周言的身前以后,他却是立即就弄清楚了周言的年龄,最多也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六岁。

一个人的面容可以有很多种方法掩饰,但是他身上那有关于岁月的气息,这却是绝对不会作假的。

眼下骤然间发觉眼前的新任掌律使竟然如此年轻,这使得华明德的心里面也不由得充斥起了慢慢复杂的心绪,想他华明德年过不惑,现如今竟然不过是罡气境界的刑吏。

要知道即便是在整个中州铁血卫里面来说,掌律使都是一位手握重权的强者巨擘了。

而掌律使和刑吏之间,更是存在着犹如天堑那般的巨大差距,就好似天壤云泥之别一样。

不仅仅是华明德如此,范良骥他们四人抬起头来以后,脸上亦是泛起了种种不同的神色。

瞥了一眼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的面色,周言却是并没有在意什么,只听他声音淡然地询问道:“怎么?诸位这是有什么问题吗?!”

周言的声音虽然并不洪亮,不过却好似一道惊雷那般炸响在了华明德的耳朵里面,立时间就震得他回过了神来。

紧接着,华明德强行压制下心中的复杂情绪,拱手向着周言说道:“当然没有问题了,掌律使大人里面请!”

一边说着,华明德便探手向前一引,领着周言朝着府衙里面走了进去。

行至府衙里面的正厅以后,周言也没有与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人客气些什么,他当仁不让就直接走到了首座边上。

探手一撩身上披着的那件玄黑色大氅,周言当即便大马金刀的落座在了首位上面,缓缓地从他自己身上取出了他的委任手令。

“本座周言,乃是宪理狱新任的掌律使,以后这莱州府便归属于本座治下了!”

一边将手令向前递出,周言一边轻笑着开口说道:“这是本座的委任手令,由凌大人亲笔签发下来的,上面有总部宪理狱和泰安城监察府的敕印,诸位可以看一看!”

耳中听得周言的话音,华明德率先从他的座位上面站起了身来,他笑着拱了拱手说道:“在咱们中州之地里面,难道还有人胆敢冒充掌律使大人吗?这些东西自然是不可能作假的!”

说道此处,华明德便走到了大厅中央,他深深地向着周言躬身行了一礼:“属下华明德,典刑司莱州府分舵刑吏,拜见掌律使大人!”

而范良骥、卢方、薛亮、高文松他们四人亦是迅速起身走到了华明德的身边,躬身行了说道:“属下拜见掌律使大人!”

袖袍一甩,周言挥手间便呼出了一道轻柔的劲力,将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名刑吏个托扶了起来。

“诸位不必多礼!”

随即,只见周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本座现如今初来乍到莱州府,对于莱州府的情况了解甚少,一切就有劳诸位多多帮衬了。”

待到周言口中的话音落下以后,华明德和范良骥他们五名刑吏不由得相互对视了一眼。

他们五人尽数都在对方的眼眸当中看见了一抹精光,这新任的掌律使好像性子很和善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那种气焰,看来遮掩赋税账目的那件事情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然而就在他们五人心中暗自欣喜的时候,周言的语调却是突然间低沉了几分:“据本座所知,自年前开始,这莱州府便一直再也没有提刑官的坐镇,诸位现在就来说一说这一年时间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