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燥热闷热

小说: 我是颗葱 作者: 商山慕雪 更新时间:2021-01-14 02:28:17 字数:2243 阅读进度:277/317

燥热、闷热、浮躁的气氛在古城上空,甚至街巷里开始漫延,现代建筑与古老遗址相映成趣,融合一体;整洁社区与污迹村子相互相依,沆瀣一气;疾走行人与溽热天气相互抗衡,汗流浃背——古城分公司的人事变动通知,在“贤哥”经过面谈、述职、审批等一系列流程后,终于下发——

“贤哥”也自然而然地搬进营销总监办公室,新提拨的营销策划经理也近步后尘。有了这次人事前后变动轶事,“贤哥“早已没了任何新鲜感和激动,最大的感触就是换了个工位,从原来开放式的办公环境变成了私密性的办公室,工作也早已在自己的运筹中,有条不紊地按照项目、新地块的进展顺利推进,但”贤哥“坐在单独的办公室里,仰躺在椅背上,脑子里就总有一句话在回旋盘绕——价值观已经不匹配了,理由有三:一是自己一直以来认为这是家做事的企业,至少古城分公司是,但目前已经变了味了;二是在踏踏实实做事过程中,总会受到来自内部关系的阻挠,就像新地块的确定事宜,上报集团近10块地,在集团上下都认为颇有前景,丰厚的利润回报的时候,却选定了一块与地块价值低、发展前景不明确的地块;三是古城整个团队的向心力有所减弱,随着人员的不断变动,新老交替的不断出现,大家都开始挖空心思玩心眼,怎样在背后告状,怎样给别人挖坑之类的事宜——”贤哥“感觉大家都想纤夫,所有人都在拉着纤绳,把大船向岸边卖力拉去,但中间总有人滥竽充数;以前是“形散而神不散”,现在是“神散二行不散”——”贤哥“把自己的想法私下向汪总汇报过、也在总经理办公会上也提出过自己的看法,汪总也”微服私访“过几次,古城分公司也组织过几次像模像样的团队建设活动,明显有所改观也逐渐趋好——

“贤哥“自从坐上营销总监的”宝座“,时间相对自由一点,自己可以较好的去支配自己的时间;趁此机会,”贤哥“也前后拜访了原代理公司的老板和王勇超、钱龙飞,一来是联络一下感情,自从进驻恒力御湖公馆后鲜有走动,大多都是在电话理闲聊几句;二是也向代理公司、推广公司学习一下先进的营销手段、推广途径,为公司在售项目和新地块的营销推广上,寻求和探索”四两拨千斤“的营销手段和模式,以达到低成本、低投入,高产出、快去化的手段和模式;与李德海老师联袂,”贤哥“租下了自己楼下,面朝南湖湖景的一托二的裙楼商铺,也替自己谋得修身养性的场所,取名“德贤画廊”,二层作为李德海老师的画室,一层作为画廊,包括展售文玩字画、古典工艺品,展售张国强从刘建设处带来的几件根雕艺术品、山城的茶叶和菌类特产等;周建涛也悄悄的升任教务处副主任,庆贺之余和”贤哥“共同建议下,小军在城南开发区又开了一家通信营业厅,与电脑城的店面部分业务互动起来——

就这样,经夏历秋有冬春,赵丽娜的预产期临近,“贤哥“在紧张与兴奋中守在产房门口,刘春燕穿着白大褂也配在身旁,一直在不停地安慰着额头淌着汗、紧张地踱着步的”贤哥“——在焦急的期待中,赵丽娜被从产房推出来,医生兴奋地告诉刘春燕:刘大夫,顺利完成任务,龙凤胎——全部顺产,弟妹也遭罪了!”贤哥“赶紧走上前,看着略显虚脱的赵丽娜,疲惫地朝”贤哥“微微一笑,”贤哥“轻轻摩挲了一下赵丽娜被汗水沁湿的头发,闪着泪光点了点头。

张国强来了,带着刘建设一块来了,兴冲冲地把满是皱纹的脸凑在两个孩子眼前,喜笑颜开,露出纯真的笑容——这都是刘春燕告诉“贤哥“的,说是刘建设为了避免和”贤哥“的尴尬,专门把时间选在”贤哥“刚休完陪产假,进入紧张的工作时间才来;看完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又让张国强陪着悄悄的看了”贤哥“的新房子。临走时,专门塞给赵丽娜一个红包,鼓鼓囊囊地,不容赵丽娜拒绝。张国强把刘建设送上回山城的大巴车,自己因公司业务想与”贤哥“相商,暂且留在古城。

眼看着孩子满月的时间到了,“贤哥“与刘春燕相商,有意想搬回新房,刘春燕执意不从,说道:你们把孩子接回去,谁来照看——”贤哥“笑着说道:我丈母娘刚好闲着,娜娜也愿意让她过来照看——刘春燕瞪了一眼”贤哥“说道:贤哥,别的事情上都看你主意挺多的,这些事情上你怎么老师犯糊涂呢?”贤哥“愣了一下,傻傻地看着刘春燕,刘春燕接着说道:娜娜妈年龄也不小了吧,和咱爸年龄也差不多,起早贪黑来给你照看娜娜和孩子,你不操心啊!”贤哥“摸了摸脑袋,惭愧地笑了,说道:这样吧——我和你姐夫搬出来住到你们现在住的卧室,把主卧让给你们,你让娜娜妈过来照看,她们住到卧室;我也和医院协调了,尽量给我安排白天值班,我和娜娜妈一块照看孩子和娜娜——刘春燕正说着,孙军庆也坐在旁边附和着说道:就是,你们即使搬回到新房去住,娜娜妈得操心三人,等孩子过了周岁,你要愿意搬回去也可以——”贤哥“点了点头,刘春燕没好气地笑着说:贤哥,反正你现在是多余的,你愿意睡沙发你就睡沙发,愿意回你新房住你就回你新房住,爱咋咋地——”贤哥“听完,也颇觉有道理,”惟命是从“地点了点头,看着孙泽浩说道:浩浩,舅舅和你挤一块,可以不——孙泽浩看了看”贤哥“,嘀咕道:舅舅,我害怕你把我的小床压塌了——”贤哥“”呵呵呵“地笑了,看着孙军庆和刘春燕,说道:姐,姐夫,那就又得麻烦你们了——孙军庆闷声闷气地说道:有什么麻烦的,这是你姐,这是你姐家里——还说什么见外话!刘春燕转着眼珠子,坏笑着说道:贤哥,你要感觉实在过意不去,那你就负责辅导浩浩的作业,浩浩的成绩我就交给你了——

一切安排妥当,娜娜母亲也来了——张国强突然给“贤哥“打电话,想约他出来聊聊;”贤哥“边告诉了在李德海老师的画廊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