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喜得经文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24 10:02:12 字数:2841 阅读进度:42/51

段千行把孩子送回金家,原本不想惊动任何人,却被守在金家的警察发现了,直接将他当贼抓了起来,更让他尴尬的是,九叔居然也在!

“怎么是你啊?”一个年轻帅气的警察看清段千行容貌后,不禁吃了一惊。

这人叫宋子隆,是镇上警察厅的队长,他爹就是厅长,其实所谓的警察厅跟任家镇的保安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宋家是由北洋政府正式委任的。

段千行将孩子递给一个哭哭啼啼的妇人,还没说话,另一个警察又跳了起来,“原来你就是黑玫瑰!”

段千行翻了个白眼,“黑玫瑰是个女的好吧,我是男的,麻烦你看清楚。”

宋子隆皱了皱眉,“那这孩子怎么回事?”

看这阵仗,段千行很快猜到了事情的始末,料想定是那黑玫瑰潜入金府偷盗,却撞上蛇妖要吃孩子,这才将孩子一并救走,无奈他只好将遇到黑玫瑰和蛇妖的事情简单解释了一遍。

众人听后大惊失色,“真有蛇妖?”

“我就说嘛,降妖伏魔还得看林师傅,你们这些警察,一点都靠不住。”说话的是个身穿金色短褂,留了个平头的方脸老者。

他便是金老爷,在甘田镇上做珠宝玉器生意,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

九叔听了这话,面色有些尴尬。

一众警察包括宋子隆却有些生气,就为了黑玫瑰的一张纸条,他们拼死拼活忙到深更半夜,结果一句好都落到,还不如一个平民百姓。

宋子隆沉声道,“既然金老爷觉得林师傅能保护你,那我们撤了。”

说完带着大队警察撤出金府。

金老爷一点留他们的意思都没有,他笑呵呵的看向段千行,“小哥,真是谢谢你了,没想到伏羲堂不止林师傅有本事,他的弟子也得到了真传。”

九叔就在旁边看着,段千行自然不敢托大,谦虚的笑了笑,“金老爷过奖了。”

“一点也不!”金老爷摆摆手,“我决定了,今后就请小哥坐镇金府,防止蛇妖再来,工钱方面,我给你两块大洋一天。”

两块大洋一天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高工资了,相当于后世的蓝领,不过段千行却不为所动,开玩笑,他虽然没什么钱,但想要来钱的办法实在太多了,又怎会为了钱去做这种掉价的事情。

当即婉言拒绝道,“多谢金老爷厚爱,不过在下功力浅薄,恐怕无法担此重任。”

金老爷只道他谦虚,还待再说,九叔却是开口道,“金老爷,伏羲堂离金府不远,如果有事的话,你知会一声就是了,我们可以很快赶过来,千行还要练功,不能久居金府。”

金老爷面色微滞,只得作罢。

师徒二人离开金府,一路上九叔不言不语。

段千行低眉顺眼,走路也轻手轻脚的,似乎生怕引起九叔的主意。

忽然九叔开口道,“干嘛跟个贼一样,男子汉大丈夫,行得正坐得直,不要这般畏畏缩缩的。”

“是,师父。”段千行一听,不由心中一喜,看样子九叔心情不错,没有意料中的生气。

不料这时九叔话锋一转,淡淡道,“你本事倒是不小啊。”

段千行讪讪一笑,“师父过奖了,都是您教的。”

“是么?”九叔冷笑一声,“我可没教过你越阶解除定身咒的办法,更没教过你身外化身术。”

段千行一听立刻明白过来,原来他留在房中的身外化身被发现了。

一时间他陷入了困境,身外化身术还好说,他看的道书上就有,能使出来可说是天资卓绝,可定身咒的事却不好解释,不管是自行冲破还是旁人帮忙,功力至少都得与九叔相当。

心念电转,想了半晌,段千行忽然眼前一亮,“师父误会了,弟子就算再练二三十年,也不可能自行解开师父的定身咒,其实是师公帮了。”

九叔不置可否,“那你师公对你可真好啊。”

段千行打蛇随棍上,“那是,我求了他一会儿,他就隔空施法,给我把咒解了。”

“呵……”九叔居然破天荒笑了,只不过怎么看都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段千行心里打鼓,试探道,“师父,既然你不支持师公的做法,那我回去再跪着好了。”

九叔沉默片刻,“别装蒜了,看在你这次救了两条性命的份上,功过相抵,滚回去睡觉吧。”

他自然知道段千行在胡说八道,事实上他也很好奇这个徒弟到底是如何解开他定身咒的,不过徒弟坚持不说,他也不好追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只要徒弟不走上邪道,他便不会过问。

段千行闻言面色一喜,“师父你真好。”

“哼,装模作样。”九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

回到伏羲堂,段千行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没有睡觉,不弄清灵宝玉鉴里的内容,他又怎么睡得着。

迫不及待的洗了个澡,段千行盘膝坐到床上,取出灵宝玉鉴。

翻开第一页,一排金光闪闪的大字映入眼帘,“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

“这啥?道德经?”段千行看了几眼后就愣住了,飞快的往后翻了几页,居然全是道德经的内容,什么冥月天王经,什么道法,根本没有。

关键是这道德经的内容他熟得不能再熟,根本练不出什么东西。

“我!”段千行气得几欲吐血,舍弃了镇妖剑,花了二十多万功德点,就换一部道德经?

“不对!当时冥月天王经明明有反应的,而且牛头马面也不可能说谎,这书肯定另有玄机。”

段千行很快冷静下来,细细翻看一遍,可道德经还是道德经,“难道要滴血认主?”

想着他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出来,金色书册全无反应。

沉思良久,段千行心念微动,将书册放在身前,而后运起了冥月天王经心法,就在这时,异变突起,金色书册陡然泛起了金光,隐约有什么东西在跳动,要破壳而出。

段千行同样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牵引之力,体内冥月天王经居然自行运转起来,速度之快,直撑得他经脉生疼。

接着眉心一阵滚烫,如果有第二人在此,便可看到他眉心赫然多出一个黑色的莲花印记,若隐若现,好不神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噗的一声轻响,书册上的金光终于破开,一个接一个的小字鱼贯跳了出来,没入段千行眉心。

而此刻他脑海中同样发生着变化,那些小字进入脑海后,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直接没入黑色书册冥月天王经里,一部分则聚集在旁边,渐渐的,竟是凭空凝出一本金色书册虚影。

这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小时,段千行头昏脑涨,几欲裂开,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终于归于平静,至此,脑海中冥月天王经整整厚了一倍,而旁边又多出一本金色书册,上书四个大字。

这字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种字体,但他却能明白其意思,赫然是“灵宝玉鉴”。

段千行睁开眼睛,揉了揉发疼的眉心,又甩了甩脑袋,再次翻开身前这本灵宝玉鉴,里面还是道德经,但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少了几许光芒和韵味。

可以确定的是,这本书真正记载的内容已经到了他脑海中,书册已经变成了凡本,不过他也没有扔,而是珍而重之的收入玲珑塔内。

忙完这一切,天色已然蒙蒙发亮,段千行实在没有精力去翻看冥月天王经多出的内容,倒头就睡。

次日,日上三竿,段千行感觉才刚刚睡下,就被小月叫了起来。

“小师弟,你快起来,有好事告诉你!”小月直接扯开段千行的被子,摇晃着他的肩头。

段千行眼皮都挣不开,迷迷糊糊道,“什么好事啊,我要睡觉,什么好事也不要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