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痛失奇珍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24 10:02:11 字数:2777 阅读进度:41/51

黑玫瑰还想再说什么,段千行厉喝一声,“走!”

“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黑玫瑰骂骂咧咧,一跺脚,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段千行摇摇头,转而看向白蛇,“好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

白蛇看了看黑玫瑰消失的方向,似乎犹豫了下,并没有去追,嘶吼一声,身子后仰,而后猛地往前探出,速度快到了极点,五六丈距离转瞬即至。

段千行对蛇的攻击方式有所了解,微微一笑,身形拔地而起,避过白蛇的同时,一脚踩在它的脖颈上,浑身力道贯入双腿,使了个千斤坠。

白蛇猝不及防之下,急速坠落,砰的一声,蛇身砸到地上,疼得它龇牙咧嘴,嗷嗷直叫。

如此近距离之下,段千行才发现这条蛇的头颅与其他蟒蛇很不一样,整体呈一个梯形,嘴巴有点秃,微微上翘,眼角裂到了嘴角,额头上鼓起两个高高的大包,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长出来。

“它不会要化蛟了吧?”段千行心里不禁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但很快便抛到脑后,因为蛇尾已经飞快席卷过来。

段千行正想躲开,不料脚下的蛇身忽然一阵晃动,他立时站立不稳,朝一旁歪倒,电光火石之间,他做左手划了个圆,右手主动去揽蛇尾,这是伏羲八卦拳中的卸力招数。

但此刻他身体重心不稳,卸力招数又能发挥出几成,刚一触及蛇尾,便觉一股巨力袭来,接着身子一轻,整个人都被甩飞出去。

段千行尚未落地,白蛇身躯极速扭动,瞬息间爬到他前面,绕着他的身体转了两圈,将他卷住。

段千行人在空中,根本无处借力,只一个呼吸不到的工夫,便已被粗壮的蛇身裹住,吊在空中。

白蛇缠住段千行后,并没有立刻发力将他绞死,而是把头伸到段千行面前,嘶嘶嘶的吐着信子,一对血红的大眼睛仿佛在笑。

段千行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这蛇居然在跟他说,“略略略,略略略……”

“你是不是觉得你胜券在握了?”段千行淡淡道。

白蛇嘲弄的看了他一眼,忽然“嗷”的一声,张开血盆大嘴,露出四排细密的白牙,和鲜红的口腔。

一股浓郁的腥气扑鼻而来,除了腥味之外,还有些别的怪味,似乎是青草的味道,段千行登时被熏得几欲晕厥,急忙屏住呼吸,“喂,你有口臭啊,快闭上。”

白蛇呆了一呆,居然真的闭上了嘴巴,不过眼中隐有火焰跳动,显然它怒了。

段千行虽然被缠得难以动弹,但脸上怡然不惧,斜睨着它,“怎么的,有口臭还不让人说啊?”

“嗷!”白蛇愈发恼火,猛地一发力,蛇身紧缩。

段千行登时身体变形,呼吸困难,他能感觉到骨骼在一点一点的压缩,当骨骼间没有缝隙时,他的骨头就会碎裂。

心念电转,他冷哼一声,一口舌尖血吐出,落在地上的一根树枝上,随即自蛇躯缝隙中挤出一只手,艰难的打了个法诀,登时树枝泛起了金光,嗤的一声,竟凌空飞起。

白蛇正开心的折磨着段千行,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神异的景象。

段千行瞥了白蛇的脖颈一眼,七寸在哪里他不知道,但逆鳞在哪里,他却看得到,手指滑动,树枝所化金光盘旋一圈后,准确无误的打在其脖颈逆鳞处。

“嗷!”白蛇怒吼一声,身躯不由自主的松开。

段千行并没有急着脱身,他双手如车轮般转动,被震开的树枝再次飞了回来,噗的一声,狠狠扎进白蛇身上。

白蛇又是一声痛呼,身体掉在地上,扭曲翻滚,卷起大片烟尘。

段千行急忙顺势跳到一边,脱离蛇身的绞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白蛇正在发狂,那力道几可开金裂石,他毕竟是血肉之躯,没法跟妖兽相提并论。

时间过去十几分钟,烟尘散去,白蛇渐渐安静下来,段千行定静望去,只见其身体中间位置有一个裂开的伤口,鲜血已经止住,先前那根树枝也不见了踪影。

“这要是一柄利器,哪怕一柄桃木剑,你就算不死也得重伤……”段千行正想着,忽然面色大变,他注意到在白蛇旁边不远处散落着两件物品,一本金色书册,一个黑色盒子,赫然是先前从牛头马面那里换来的灵宝玉鉴和化神草。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恍然明白过来,原来是刚才被蛇身绞缠的时候掉了出来。

“靠,我真笨,居然忘了把东西收进玲珑塔里!”段千行暗骂一声,不过此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因为白蛇已经注意到那两件东西,它目露奇光的盯着黑盒。

段千行小心翼翼的往前一步,白蛇没有动。

他紧紧盯着白蛇,脸上挤出一丝和善的笑容,“哈哈,小家伙,你看你也不是我对手,还是快点离去的好,免得一会儿我用出大招,你想跑也跑不掉了。”

白蛇仍旧一动不动,眼里只有那黑盒,看样子是看上它了。

段千行心念急转,散落的两件宝物中,灵宝玉鉴离他最近,也最为重要,万万不能有失,而化神草虽然珍贵,但相较之下,远远不及灵宝玉鉴。

想到这他心念一横,忽的猫腰往前滚出,几乎与此同时,白蛇也动了,身子往前一探。

一人一蛇的速度都快到了极致,在段千行落地之时,白蛇一口咬住黑盒。

段千行念了句口诀,将灵宝玉鉴收入玲珑塔中,做完这一切,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哇,好好次!”

这次是直接听到了声音,而不是先前那般意识交流。

段千行扭头望去,只见白蛇已将黑盒吞了下去,正精神抖擞的扭动着身躯,摇头晃脑。

段千行顿时肉疼无比,那化神草他还没有焐热,不,准确的说是啥模样都没见到,就这么没了!

“孽障!”段千行肉疼之余又是大怒,满脸怒气的瞪着白蛇,“老子今天非把你炖了不可!”

说着手中多出一道黄符,夹在指间,口中念道,“天地同生,千灵重元,太上敕令,伏妖灭魔……”

每一个字出口,符文就会亮一分,周围的虚空也变得粘稠无比,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正在酝酿。

白蛇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还没等他咒语念完,蛇身一阵扭曲,居然掉头一溜烟跑了,远远的还回过头来,“略略略,略略略……”

段千行见此心中一急,散去法力追了几步,顿觉浑身剧疼,四肢无力,这是刚才被蛇妖绞缠留下的后遗症,他犹豫了下,终是没有追下去。

“唉,大意了……”段千行后悔不跌,那化神草可是花了他五万功德,而且就算下次他攒够功德也不一定还换得到,没想到竟便宜了那蛇妖。

“你个畜生,下次不要让我见到你,不然炖了你来吃……”

事已至此,他也只有骂几句出口气,随即忍着疼痛踉踉跄跄的离开原地。

不过没走多远,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他循声走过去,发现一个襁褓被放在树下,正是先前黑玫瑰手中那个婴儿。

树干上订着一张纸条,段千行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年轻人,力战蛇妖,勇武过人,颇有本侠盗之风范,这孩子就让你送回金老爷家,算是奖赏。”

段千行看完后差点没气晕过去,明明就是要他跑腿,还奖赏……

不过他也明白过来,刚才黑玫瑰并没有立刻逃走,而是躲在暗处观望,否则她又怎会知道他赶跑了蛇妖。

婴儿被他抱起来后便没有再哭,居然还在笑,段千行一看之下火气顿时消了不少,“算了,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跑一趟就跑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