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灵宝玉鉴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14 06:52:44 字数:3681 阅读进度:39/51

段千行急忙摆手,“二位大人误会了,这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一个新死之鬼,我怕他被阳光晒到,便顺手收了,想交由二位一并带去地府,否则万一他被晒化,二位难免要背些罪责。”

说到后面,语气中带着些许莫名之意,而牛头马面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其实段千行之所以能够当上阴差,就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撞见牛头马面喝酒误了时辰,导致一个新死的鬼魂被阳光晒化,他便以此要挟牛头马面,二者拿他没有办法,只好给了个代理阴差的身份,堵他的嘴。

“哼,你可知道你随便抓走他,勾魂使去勾魂的时候找不到,就会将他的籍册除名,他便成了孤魂野鬼。”牛头冷声斥道。

“是是是,我现在知道了。”

“算了。”马面摆摆手,“你也是好心,这次本尊就不计较了,但以后可不许再多管闲事,随便收走新魂,明白么?”

“明白。”段千行心中暗骂不停,嘴上却十分老实的认错。

随手将任忠收走,马面凌空一抓,手里多出一支毛笔,在那块恶鬼令牌上轻轻一点,令牌上的数字一阵扭曲,由原来的“拾叁萬捌仟”变成了“叁拾萬”。

段千行见此面色微喜,辛辛苦苦攒了两三年,居然还不如那一晚上的收获,功德点竟然直接翻了一倍多。

当然,他不知道这种功德点是怎么算的,是按人头算,还是按照修为道行,又或许两者都有。

段千行脸色很快恢复自然,“还请二位大人取出功德簿,我想兑换一些物品。”

二人没有说话,牛头凭空一招,手上多了一本册子,翻开一页,虚空中立刻凝聚出一块黑色光幕,分成十多拦,左边写着物品名称,右边标注价格。

“阴秽草,壹仟伍佰功德点。”

“阴芝草,贰仟叁佰功德点。”

“忘川水,伍仟功德点。”

“九幽泉,叁仟功德点。”

……

段千行一拦一拦的扫视着,忽然一愣,最下面赫然比平时多出了三栏,“化神草,肆萬捌仟功德点;镇妖剑,贰拾肆萬玖仟功德点;灵宝玉鉴,贰拾伍萬功德点?”

他有些不解,“二位大人,这三栏……”

马面随意扫了一眼,却是面色微变,那牛头似乎也有些错愕,跟着脸上闪过一丝悔意。

二人对视一眼,马面朝段千行眨了眨眼,“算是给你的奖励之一,也是你现在为数不多能够兑换的几件稀有物品。”

段千行心中一喜,看来那两瓶僵尸血还是有点用处的,“能否请二位大人详细说说。”

牛头鼻子里轻哼一声,“化神草是冥界忘川河中才会生长的珍惜药材,可以巩固元神、治疗魂魄伤势、增进修为,对于炼气化神的修炼者来说,还能促进元神蜕变,有数不尽的好处。”

“促进元神蜕变!”段千行闻言吃了一惊,所谓炼气化神其实就是通过肉身和法力不断滋养魂魄,使其蜕变为元神,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许多资质平庸的修炼者,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够完成蜕变,没想到世间竟有促进元神蜕变的神药,关键还便宜!

马面接着说道,“镇妖剑曾是上古时期仙界第一神将所用的佩剑,后来不知何故遗留人间,对尔等凡人来说,这是真正的神兵,斩妖伏魔,所向睥睨。”

“第一神将?难道是飞逢?”段千行心头一跳,先入为主的想起上辈子玩过的仙剑游戏,如果真是那一柄,这镇妖剑说什么也得换了,而且他现在正好缺一件趁手兵器。

不过他瞥了第三栏一眼,强行压下立刻换取镇妖剑的冲动,问道,“那这灵宝玉鉴又是什么来头?”

二人面色微滞,马面沉吟了下,解释道,“看名字你应该能猜到一二,不错,它正是那位大人成道之前留在人间的一部奇书,对于你们修道之人来说,也是一件宝贝。”

比起介绍镇妖剑的时候,他的语气明显淡了不少。

段千行听后不禁犯难了,抛开化神草不说,这镇妖剑和灵宝玉鉴好像都很牛逼,可他的功德点只有三十万,只能在两件中选一件。

心念转动,他试探道,“二位大人,这两件东西我都想要,能不能通融一下,这次我先换取一件,另一件留着我下次来换?”

“哼!”牛头冷哼一声,“小子,你莫不是以为本尊二人只为你一人服务吧?阳间有那么多代理阴差,难道你要叫本尊徇私?”

“你们徇的私还少么?”段千行心中腹诽,但观二人神色没有丝毫商量余地,只好作罢。

其实像他这样的代理阴差,阳间确实不止他一个,以往功德簿里的稀有物品,出现一次后,第二次可能就不在了,原因就是被其他人换走了。

牛头见他犹犹豫豫,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换不换?”

马面却和颜悦色道,“小兄弟,我给你个建议,你有那位做靠山,并不缺道法,反而缺一件趁手兵器,镇妖剑就很合适,以后斩妖除魔赚取功德会更加便捷。”

段千行目光灼灼的扫视着两件宝物,犹豫良久,就在他下决心选镇妖剑的时候,忽然,眉心一阵发热,他眼皮急跳几下,转瞬恢复自然,果断道,“我选灵宝玉鉴。”

“什么!”二人均是一怔,牛头急了,一下脱口而出,“不行!”

马面轻轻碰了他一下,而后朝段千行说道,“小兄弟,你可要想好了,你这三十万功德来之不易,换你最需要的东西才算物有所值!”

段千行将二人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脸上不动声色,“我想好了,就换灵宝玉鉴,对了,正好再换一株化神草!”

“这……”二人迟疑了下,目光交流一阵,良久才点头答应下来,“好吧。”

马面笔尖轻轻一划,段千行恶鬼令牌上的数字瞬间变成了“贰仟”,而牛头伸手一招,手上多出一本样式古朴的金色书册和一只精致的黑色盒子。

段千行接过二物,连连道谢。

马面随意的摆摆手,“不必客气,本尊要提醒你一句,你这‘阳间代冥界巡察使’的身份是没有正式文书的,可千万不能泄露出去明白吗!还有,附近的酒泉镇,有个李氏小红化成了厉鬼,尽快去把她解决掉。”

段千行点点头,告辞离开。

他一走,牛头瓮声瓮气的责怪道,“你怎么就同意了?”

“还说我呢!”马面瞪了他一眼,“你怎么把它拿出来了?”

牛头脸色讪然,“这不是拿错了么。”

马面面色变幻一阵,终是摇摇头,“算了,错就错了,那书本来就是人间的,换走就换走吧。”

“可……可那书上记载了半部冥月天王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被咱们冥界私自扣下的。”

“你也说了,是半部!”马面白了他一眼,继续道,“更何况只有传说中的玄魄玄阴之体才有可能炼成冥月天王经,这小子我检查过,天赋上佳,但体质平平无奇,不可能炼成的。”

“那倒是,不过,那个玄魄玄阴之体到底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只知道这种体质的人天生六识通灵,拥有三魂九魄,但这根本不可能嘛,我们在冥界呆了这么多年,何曾听说过一个人能有九魄的?”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让上面知道,不然咱俩就完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那么啰嗦。”

二人说着,轻轻一跺脚,地上出现一个光圈,二人踏进去,缓缓消失不见。

二人走后,角落中一只纸鹤陡然泛起黄光,展翅飞走。

……

与此同时,距离城隍庙不远处,段千行正慢吞吞的踱着步子,走了一会儿,扑哧扑哧一阵轻响,一只纸鹤歪歪斜斜的飞了过来。

原来在进入城隍庙时,他便将一只施了法的纸鹤放在角落里,这是每次他跟那两个家伙打交道前都会做的事情,目的也没什么,就是想偷听一些地府的事情,对于一个凡人来说,幽冥地府始终是个谜,而且比人间更接近传说中的仙界,任谁都会有些好奇心的。

纸鹤在段千行耳边叽叽咕咕叫了一阵,最后噗的一下,自燃起来。

“半部冥月天王经?玄魄玄阴之体?”段千行搓掉手中的灰烬,脸色狂喜,“两个笨蛋,你们又怎会知道,另外半部冥月天王经就在老子身上……”

先前他之所以会选灵宝玉鉴,便是因为他在决定选镇妖剑的时候,脑海中的冥月天王经忽然震动不已,似有抗拒之意,他惊疑不定之下,这才咬牙选了灵宝玉鉴,可他万万没想到,灵宝玉鉴中竟会有另外半部冥月天王经,这可真是天降鸿运,福缘深厚啊。

至于玄魄玄阴之体,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但他确实六识通灵,且当初穿越之时还意外融合了这具身体原主人七魄中的两魄,加起来就是九魄。

这里说的“六识通灵”并不是单纯的耳聪目明,而是指阴阳眼、百慧心、千灵耳,阴阳眼自不必多说,所谓百慧心和千灵耳,是指耳朵和嘴巴拥有某种奇特能力,能和一些非人类生灵无障碍交流,比如说鬼话的鬼魂,还有动物。

当然,必须要诞生灵智的动物才行,没有灵智的动物,意识一片混沌只有本能,无法沟通,就像你不可能让一个婴儿与你进行言语交流一样,。

关于这个秘密,段千行从来没有泄露过,事实上这种能力听上去好像很厉害,但其实除了阴阳眼之外,另外两种根本没什么卵用,因为出道至今,他还没见过说鬼话的鬼魂,也没遇到过生出灵智的动物。

思绪片刻,段千行又皱起了眉头,“听他们的意思,这冥月天王经似乎来头很大,连冥界都颇多忌惮,而且整件事未免太过巧合了点,好像我到这个世界来就是为了修炼这部经书的?”

“不会又有什么大佬在背后操纵一切吧?这种狗血剧情可不要太常见了!”

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段千行只好暂时将这些念头抛到脑后,自嘲的笑了笑,“我一介凡人管那么多作甚,先练了再说,这冥月天王经的下半部究竟会是什么内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