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受罚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12 00:07:06 字数:2759 阅读进度:37/51

段千行最终还是没能溜走,几乎是被秋生和文财架着回了伏羲堂。

“师父,你们回来啦!”伏羲堂门口,一个年约二十的女孩迎了出来,梳着两条小辫,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窄腰绣花小旗袍,身材略显单薄。

她便是九叔的三弟子小月,长得很清秀,尤其是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仿佛永远都在笑,在段千行眼里,这位师姐的容貌不比任家姐妹差多少,穿着打扮或许土了点,但胜在清纯。

九叔微微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小月笃笃笃跑到段千行身旁,顺手接过他肩头的包袱,“小师弟,你们怎么去那么久,我一个人呆在伏羲堂,都快闷死了。”

秋生和文财对视一眼,脸上均闪过一丝怪异之色,如果是在以前,他们根本不会有这种奇怪的表情,因为小月素来偏向段千行,可这次不一样了,段千行出去一趟,招惹了一个任家大小姐,这小月可咋整?

段千行则没想那么多,他现在正为九叔禁足的事烦着,哪有心情谈情说爱,将包袱收了回来,“师姐,我自己拿吧,这几天伏羲堂还好么?”

九叔暗暗摇头,干脆无视二人,自顾自的进了院门。

小月挽着段千行的手臂,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伏羲堂还好,可甘田镇就不好了,镇上许多户人家的庄稼都被吃了,有的说是蛇,有的说是妖怪,反正传什么都有,闹得人心惶惶,大家都不敢出门,对了,还有一件好玩的事,镇上来了个叫黑玫瑰的侠盗……”

“庄稼被吃?侠盗黑玫瑰?”段千行喃喃一声,“那么慈禧墓……”

他略一寻思便想起了这段剧情,庄稼确实是被蛇妖吃掉的,至于侠盗黑玫瑰,应该就是那个为盗墓而来的女飞贼。

按照原来的轨迹,甘田镇附近有一慈禧墓,这些年他也曾暗地里去找过,但一直没有寻到蛛丝马迹,还以为这个世界是不同的,慈禧墓根本不在甘田镇,可现在黑玫瑰出现了,说明慈禧墓有很大可能是存在的。

“看来得找个机会去会会她,确认一下……”

“你说什么?”小月听他喃喃自语,忍不住问了一句。

段千行摇摇头,不答反问,“师姐,最近镇上可有什么陌生人出入?”

“陌生人?”小月歪着脑袋想了想,“有很多诶,宋队长为了抓贼,还派人守住镇子的入口,盘查出入人员。”

段千行回忆了下黑玫瑰的情况,“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她特别的……”

小月一听他打听女人,小脸一板,打断道,“小师弟,你出去一趟,居然还学会想女人了!”

随即幽幽瞥了秋生和文财一眼,“是不是大师兄和二师兄教你的?我就知道,这两个人不学好,还总带坏你。”

秋生文财无辜躺枪,登时就不乐意了,秋生说道,“三师妹,你可别胡乱冤枉人啊,小师弟一向有主见,我们怎么可能带坏他,他不带坏我们就不错了。”

文财酸溜溜的补了一句,“就是,你从进门开始眼里就只有小师弟,什么时候问过我们一句,现在又往我们头上泼脏水。”

小月脸色微红,但马上双手叉腰,娇声道,“小师弟那么单纯,怎么可能带坏你们,还有二师兄,我问小师弟不就等于问你们了,干嘛每个人都要问一遍,你们不与我说话,反倒来怪我咯!”

秋生二人撇撇嘴,闭嘴不言,他们知道这个三师妹外表温柔,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辣椒,他们可不敢与她争辩什么,否则今天就别想吃晚饭了。

“你们在吵什么,还不进来!”九叔在屋中叫道。

几人进入正堂,堂前挂着一块匾额,龙飞凤舞的写着“道气长存”四个大字,地上漆了一个黑白色的太极八卦,前方放着神坛,神坛后是一排排神主牌,最上方供着一尊手持拂尘的老君像。

茅山弟子入门之时要拜三位祖师爷,其一为上清灵宝天尊,也就是传说中的太上老君,其二是张天师,他是所有正一道的祖师爷,第三个才是茅山派的创派祖师葛天师,通常所说的祖师爷其实是指第三个。

几人回到道堂,一股回家的感觉油然而生,但几人都很规矩,立刻到神坛前恭恭敬敬的上了一炷香,拜了三拜。

这时九叔说道,“千行,你跟我来。”

说完转身朝后堂走去。

段千行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小师弟怎么了?”小月见九叔脸色不大好,不由担心道。

秋生摇摇头,“你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文财却是说道,“好像他顶撞师父,要罚他思过。”

“他为什么要顶撞师父?”

“这我哪知道,反正师父一路上都在生气。”

……

九叔确实很生气,主要是被段千行那副“不知悔改”的态度气到了,他将段千行带到后堂一间屋子,这里供奉着一个神龛,神龛后挂着一张画像,画的是个骑老虎的白须老人。

这是九叔的师父,段千行的师公。

九叔上了一炷香,拜了拜,随即朝段千行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师公上香!”

段千行依言上前,弯腰拜了一拜,忽然一下扑到神龛前,“师公,弟子好想你。”

九叔无语,“行了行了,别假惺惺的,你只要少作点孽,你师公就很欣慰了。”

段千行讪讪的退了回来。

九叔继续道,“我罚你在师公面前思过三日,一步都不得离开。”

其实就是罚他在这跪三天。

段千行依言跪下,口中哀求道,“师父,等我先去办完事再回来跪行不行?”

“不行!你好好在这反省反省!”九叔冷冷说了一句,忽然双手掐诀,并起剑指凌空一点,“定!”

这是定身咒,段千行立时不能动弹,急忙大叫,“师父,师父……”

九叔头也不回的走了。

段千行哀叹一声,他倒没觉得有什么委屈的,早在杀任忠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因为他可以在任忠身上种法力印记,九叔当然也可以,这种事根本瞒不住,除非他的法力超过九叔。

只不过他现在急着去城隍庙,把那批孤魂野鬼送去地府,好换取功德点,要他在这等上三天,实在是一种煎熬。

正想着,忽然“嘻嘻”一声轻笑传来。

段千行不能回头,但也知道来人是谁,“师姐,你来干什么?”

小月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嘘,别那么大声,小心师父听到。”

段千行翻了个白眼,“听到又怎么样,师父他用了定身咒,根本不怕我溜走。”

“啊?”小月吃了一惊,“你究竟干什么了,师父竟然连定身咒都用出来了!”

要知道以往段千行犯错的时候,九叔虽然也会惩罚,却从来不会用法术限制他,可这次明显动了真格。

“也没什么,就偷偷的杀了一个坏人。”段千行随意道,对于小月,除了任婷婷的事,其他的都可以不隐瞒。

小月听后又是一惊,“小师弟你杀人了?”

随即恍然,“难怪师父那么严厉,他对杀人很忌讳的。”

段千行懒得多说,他也不后悔杀了任忠,当然,他杀任忠并不是什么为民除害,为无辜报仇,而是为了免除后患。

小月来到段千行身前,双手捏了个怪异手势,口中飞快念道,“天灵灵,地灵灵,八方威神,护我真灵,身有金光,万法不侵,急急如律令,解!”

说着一指点向段千行面门。

段千行脸色古怪的看着她,“师姐,师父的定身咒你也想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