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离开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10 17:34:07 字数:2478 阅读进度:35/51

任忠脸色煞白无血,望着发丝飞扬的董小玉,慌忙求饶,“小玉,不关我的事,全都是茅山掌教还有……还有我父亲搞出来的,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关我的事!”

董小玉神情冷峻,丝毫不为所动,凌空一握,任忠不由自主的飘了起来,仿佛有一只无形之手捏着他的脖颈,缓缓收拢,他双腿乱蹬,双手紧紧捂着脖子,似乎想将那只无形之手掰开,却无济于事,呼吸愈发困难。

“不关……我……”任忠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脸色酱紫,眼中满是惊慌和哀求。

董小玉脸上闪过一丝不忍,手掌松开了一些,转而朝段千行望去。

段千行耸耸肩,“你别看我,我说了不插手就不插手,连个眼神都不能给你。”

说着他干脆别过头去,一副完全置身事外的样子。

董小玉挣扎了一下,忽的用力一握,但听咯吱一声,任忠喉咙紧缩,瞬间没了声息。

董小玉松手后,身体软倒下去,她实在太虚弱了,只耗费那么一点点阴气便支撑不住。

段千行急忙揽住她,“你怎么样?”

“我没事,”董小玉脸色几若透明,感激道,“谢谢你,让我报了仇。”

段千行摇摇头,忽然注意到她眼底有红光闪过,这才发现她的身体正在变化,变成一种猩红色,他面色微变,“你是第一次杀人?”

董小玉点点头,“我说过,从来没有吸过任何人的阳气。”

段千行眉头大皱,“现在不是阳气的问题,是血气,你三魂七魄本就不稳,又沾了血气,很容易丧失心智,性情大变。”

董小玉怔怔看了他一眼,“我会忘记你吗?”

段千行无语,没好气道,“你脑袋里在想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这些有的没的,一旦丧失心智,你将变成一只彻头彻尾的厉鬼,六亲不认,断绝轮回。”

“那怎么办?”董小玉问道。

段千行沉吟了下,“我先送你回那地方稳住你的魂魄,记住,你千万不能失去理智,明白么?”

“不明白。”董小玉老实的摇摇头,但见段千行脸色有点黑,她低声问道,“我该怎么做?”

段千行抚了抚额头,“这样吧,你一心一意想着我,把其他念头完全摒弃,尤其是杀人报复的念头。”

董小玉嗯了一声,段千行马上运转玲珑诀,眉心金光闪烁,将她送回天地玲珑塔。

做完这一切,他上前检查任忠的尸体,魂魄正要离体而出。

段千行犹豫了下,没有赶尽杀绝,取出恶鬼令牌将其魂魄收走,等下次见到勾魂使者,直接交给他们带去地府就行了。

翻了翻包袱,一本线装书册,两三件衣服,十几个银元,别无他物。

除了衣服之外,段千行将书册和银元收走,而后一把火连尸体一块烧掉。

回到任家镇,路过怡红院时,他不由顿住脚步,仰头望去,一间窗户旁站着一道虚幻的身影,赫然是他心底的阴影,竹香,此时她也正看着他。

沉默片刻,他忽的咧嘴一笑,“竹香,后会有期。”

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开。

次日,任家镇镇口,九叔和秋生文财在前面走着,九叔双手负在身后,风轻云淡,文财秋生则不时的回头瞄上一眼,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二人,慢吞吞的踱着步子,说着悄悄话。

“师父,小师弟好慢,这样下去,天黑之前肯定回不去,要不催催他?”文财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九叔没有说话,秋生却拍了他一下,“你吃什么味?小师弟与任小姐这一分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多给他们点时间怎么了,你要等不及就先回去,是吧师父。”

文财闭嘴不言。

九叔不置可否。

“你可别忘了昨晚答应过我的事,不然我一定咬死你!”段千行旁边,任婷婷撅着小嘴,一脸“凶狠”的威胁道。

“行行行,什么事我都答应你,什么事我都记着。”段千行一副无奈的语气说道。

任婷婷听他有点敷衍的意思,登时不乐意了,“你是不是嫌我啰嗦?”

“难道不是么?”段千行翻了个白眼,这一路上类似的话都说不过不下二三十遍了,但这话他自不会说出来,口中哄道,“没有的事,我巴不得多听你说几遍。”

任婷婷甜甜一笑,“既然你要我说,那我就再说一遍好了,不许你跟漂亮的女孩子来往,不许你不经常来看我,不许你……”

段千行见她又要复述一遍,不由头大了一圈,急忙打断道,“好好好,这些我全答应你,分别在即,我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

任婷婷一呆,随即大喜,“是什么?”

段千行从怀中掏出一只纸鹤,用黄纸叠的,上面画满了怪异的符文,他将纸鹤递给任婷婷,“贴身带着,上面有我的一丝元神,当你遇到危难之时,将纸鹤点着,即便我在千里之外,也会赶来救你。”

任婷婷起初还有些失望,可听了他的话,顿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这当真是她这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接过纸鹤,珍而重之的收好,郑重道,“我会贴身收好,一刻也不离身。”

段千行眨了眨眼,笑道,“这是纸做的,可千万不能淋水了。”

任婷婷听出了他的调笑之意,却认真的点点头,“不会的。”

“时间不早了,再送下去师父该骂我了,你回去吧。”段千行说道。

任婷婷脸上闪过一丝不舍,忽然想起什么,她取出一枚造型古朴的戒指,拉起他的左手,替他戴在无名指上,“咦,正好合适。”

段千行心头微跳,一时也摸不清她的意思,难道这个时代已经有婚戒的说法了?但观这枚戒指的样式,又不像婚戒。

任婷婷嘻嘻一笑,“你送我一份礼物,我也送你一份礼物,这枚戒指可不许你弄丢了!”

段千行听她没有提成亲的事,也就松了口气,微笑道,“放心吧,除非这只手没了,否则戒指一定不会丢。”

“去,你好好保管也就是了,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干什么。”

任婷婷娇嗔道。

二人出了镇口,九叔三人在前面等着,意思很明显你们差不多就行了。

段千行正要使任婷婷回去,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表妹,你也在这!”

却是街上巡逻的阿威。

段千行面色微动,昨晚他本来想把阿威也一并除掉的,但想了想九叔,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杀了任忠,九叔知道最多也只是责备他几句,可杀了阿威,九叔非逐他出师门不可,这一点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阿威走上前来,看了看远处的九叔三人,又看看段千行,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喜色,嘴上却说道,“咦,你们这是要走了?怎不多留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