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任婷婷的决定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10 17:34:05 字数:3405 阅读进度:33/51

段千行还没说话,任婷婷急忙转移话题,“大伯,咱们坐下说话吧,关于变卖产业之事,我们还要尽快拿出一个章程来。”

任富只不过随口一问,倒也没有坚持,落座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婷婷你要想清楚,那些产业都是你爸爸辛苦打拼回来的,你轻易变卖的话……”

任婷婷抿了抿嘴,“我想过了,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势单力孤,产业分得太散势必为那些竞争对手趁虚而入,还不如先收缩实力,重点发展任家镇。”

她从来没有接触过任家的生意,能想到这一层已颇为不易。

任富略一沉吟也就点点头,可这时段千行却开口道,“婷婷,你能想到这一点十分难得,但你想过没有,任家镇充其量不过一个小镇,将任家所有生意都放到镇上来,未免太过狭窄了,这般下去,只会慢性死亡。”

任婷婷闻言一怔,而任富却眼前一亮,“小伙子,你倒是很有远见嘛。”

任婷婷虽然还不大明白,可听大伯这般夸他,不禁面色微喜,“段大哥,你说该怎么办?”

段千行不答反问,“任家的生意都有些什么?”

任婷婷想了想,“有很多,赚钱的主要有布庄、米粮、珠宝、胭脂水粉、酒楼,还有……还有几家妓院和烟馆。”

说到后面脸色微微泛红,其实最后两种才是主要的经济来源,其他生意基本上都已经半死不活了。

段千行听后沉吟不语。

任珠珠见此冷笑一声,“喂,你要说不出来就别浪费时间,明明什么都不懂,还要充大头蒜!”

“珠珠,”任富微微瞪了她一眼,“不许没礼貌。”

任婷婷却不乐意了,“又没人让你等,再说他也不叫‘喂’,你好像该叫他一声‘姐夫’。”

“姐夫?”任珠珠嗤笑道,“想要我认他作‘姐夫’,下辈子吧。”

“你……”

眼见二女就要吵起来,任富急忙制止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该亲如姐妹才是,怎的一见面就吵个没完,珠珠你也是,这小伙子既是婷婷的未婚夫婿,你难道不该叫他一声‘姐夫’么?我什么时候教过你不讲礼数了?”

说到后面,语气已经越来越重。

任婷婷得意的瞥了任珠珠一眼。

任珠珠委屈的扁了扁嘴,但见父亲严厉的神色,她只好不情不愿的上前叫了一声,“姐夫。”

“呃?”段千行回过神来,不禁一愣,“你在叫我?”

任珠珠重重的哼了一声,坐回沙发上。

段千行脸色有点尴尬,任婷婷出声圆场,“段大哥,你刚刚在想什么?”

段千行沉吟道,“婷婷,现在兵荒马乱,最赚钱的生意是布帛和米粮,最保值的东西是珠宝和黄金,所以我觉得,你可以留下这三种生意作为今后主要发展方向,其他的产业可以舍弃,但有一点,地皮要留着。”

他这话并不完全正确,这个年代最赚钱、最暴利的生意有两种,分别是武器和鸦片,但前者为各大军阀把持,后者是害人的东西,而且都需要一定的实力才能做,任家充其量不过一个乡绅地主,哪里做得起那种买卖,就算能做,他也不会让任婷婷去碰。

任婷婷听后秀眉微蹙,“可我家所有生意中就数布庄和米粮最差,珠宝生意勉强还过得去,只留下这三种的话,恐怕会越做越差的。”

“听到没有,还以为你有什么妙计,净出馊主意!”任珠珠逮到机会马上嘲讽道。

任富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但显然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段千行不理会二人的目光,只是朝任婷婷眨了眨眼,“你相信我么?”

任婷婷怔了怔,微微点头,“我当然相信你了,不然还能信谁。”

“那就是了,你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喂,你……”任珠珠正想说话,任富瞪了她一眼,她立刻闭嘴不言,她宁愿不说话,也不想叫他姐夫。

任富看向段千行,“小伙子,你姓段?”

段千行点头,“段千行。”

“千行,”任富斟酌了言语,“可以说说你的想法么?”

段千行若有深意的笑笑,“不可说,不可说。”

饶是任富极好的涵养,这一刻也生出了些许怒意,“千行,你要明白一点,即便将来你与婷婷成亲,任家也是由她来掌舵,你可以出谋划策,却不能插手,更不能左右婷婷的决定。”

话里话外的意思俨然是在说,你只是个上门的外人,提提意见可以,但别自恃身份插手任家的事。

段千行一听这话,瞬间就火了,冷冷道,“恕我直言,任家这点家产,我还看不上,我与婷婷的事,也轮不到外人指手划脚。”

任富气得差点跳起来,一手颤巍巍的指着他,“你……你……”

任珠珠呆了一呆,脸上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段千行双手抱胸,悠然道,“大伯可要注意身体啊,可别一口气提不上来,步了任老爷的后尘,那就悲剧了。”

这话一出,任珠珠已经笑不出来了,她怔怔盯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竖子,竖子,不识抬举……”任富气得破口大骂,起身拂袖而走。

“大伯,大伯……”任婷婷连忙叫了两声,一直追到门口,任富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爹……”任珠珠急忙跟上,不过在出门之前忽然顿住,回头盯了段千行一眼,“你真有种。”

父女二人走后,厅中只剩任婷婷和段千行。

段千行老神在在的坐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任婷婷有点生气,幽幽瞪着他,“现在你满意了,大伯都被你气走了。”

段千行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哪知道他气量这么狭小,走就走吧,清净。”

“你还说!”任婷婷见他丝毫不当回事的样子,愈发的恼了,“爸爸走后,我只剩那么几个亲人,大伯是最亲的一个,现在也被你气走了,你想我以后孤孤单单一个人么?”

说到后面,眼眶微微泛红。

段千行立刻投降,将她拉了过来,抱在自己腿上,轻轻抹去眼角的泪花,“你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你最亲的那个不是我么?”

“这……这怎么一样!”任婷婷一把拍开他的手,随即低声补了一句,“你又不娶我,只能算是我爱的人。”

段千行只好安慰道,“以后娶也是一样的嘛,好了别哭了,大不了等那老头气消了,我亲自登门道歉,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任婷婷脸色一缓,轻轻伏在他胸口,“大伯先前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以后你娶了我,任家的家产就是我的嫁妆,你想怎样都可以的。”

任发若是听到这样的话,只怕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骨灰飞舞。

段千行心头一暖,捏了捏她的脸颊,好笑道,“你啊,我既说过不要你的家产,那就分文不取,你以为我会因为你大伯的话生气么,我是故意气走他的。”

“为什么?”任婷婷一愣。

段千行解释道,“那老头……”

“不许叫他老头,你要叫大伯!”任婷婷没好气的打断他。

“你那个大伯……”

“是我们的大伯!”

“是是是,你说什么是什么,”段千行无奈道,“大伯他明显看出你变卖家产是个愚蠢的决定,却支字不提个中利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变卖的产业将会由他收购对吗?”

“确实是的,”任婷婷点点头,随即脸色微红的吐了吐香舌,“我这个决定真的很蠢吗?”

段千行不忍心打击她,比较委婉的说道,“其实也没有很蠢,你初次接手这么大的家业,第一时间想的不是锐意进取,而是守住这份基业,这已经很难得了。”

任婷婷白了他一眼,“你想打击我就直说嘛,干嘛拐弯抹角的,我又不是受不得打击。”

段千行笑道,“我这不是舍不得么。”

“去,就会说些甜言蜜语。”任婷婷哼了一声,正色道,“那你说只留那三种生意又是为什么?”

段千行沉吟道,“你家的布庄和米粮之所以做不起来,最根本的原因是渠道太窄了。”

“呃?什么叫渠道?”

“你想,这任家镇包括周围几个镇子地处偏远,大家的衣服和米粮都是自给自足,你家的米粮又怎会卖得出去。”

任婷婷恍然,“确实是这样。”

段千行继续道,“你应该把目光放远一点,将渠道拓展出去,现在是战乱时期,米粮和布帛都是紧需之物,一定会很好卖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想要开拓市场,势必要冒一定的风险,首先就是任家现有的产业肯定要伤筋动骨,其次,你将会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其中不乏军阀土匪,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任婷婷沉默片刻,深深看了他一眼,“我不怕。”

段千行叹道,“其实你只要守好这份家业就够了,你三辈子也吃不完。”

任婷婷噗嗤一笑,“你刚刚不还说看不上这点家产么?”

“我……”段千行顿时语塞,“我不想你辛苦冒险。”

任婷婷心头一甜,“我会小心的。”

“那……”段千行正想说什么,忽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婷婷,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