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任珠珠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10 17:34:04 字数:3383 阅读进度:32/51

段千行扭头望去,只见那女子坐在沙发上,身上换了件带领的衬衫,配上一条吊带裤(不是背带裤),一头漆黑的长发平铺在肩后。

女子见这个可恶的人上下打量自己,不禁想起了中午的事,俏脸一红,“看什么看,你这个坏蛋,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段千行恍若没事人一样的收回目光,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堂妹啊,你不是走了么?”

女子冷哼一声,“本来是要走的,但我要留下来提醒婷婷,叫她别被坏人骗了!”

段千行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婷婷人呢?”

女子冷眼相向,“不告诉你,你这个大色狼,马上滚出去,永远不要接近婷婷!”

“小姐,”段千行无奈的摊了摊手,“早上真的是个误会,我是去找婷婷的,根本没想到你会在里面,更没想到你正在……”

话未说完,女子俏脸通红的打断道,“别说了,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偷窥狂!”

任谁被人左一声“坏蛋”,右一声“色狼”的叫着,心里也不会舒服,段千行四下看了一眼,周围没人,任婷婷也不在,他脚步一动,闪身坐到女子旁边。

女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躲开。

“别动!”段千行低喝一声,一把将她拽了回来,一脸凶狠的瞪着她,“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是个……”女子没由来的心中一寒,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段千行手一伸,随意揽着她的肩头。

女子心中一惊,颤声道,“你要干什么?”

“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段千行轻笑着说了一句。

可他越是这么说,女子就越害怕,“婷婷就在书房,你最好不要乱来。”

“是吗?那就把她叫出来好了,你叫啊。”一边说话,一边卷起她的秀发,轻轻把玩着。

女子精致的脸颊微微一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段千行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哼!”女子咬了咬牙,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样子。

段千行微微一笑,“你最好明白一件事,我们现在这个距离,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你最好乖一点,这样还可以拖延时间等婷婷回来,否则吃亏的是你。”

女子一想也是,犹豫了下,“我叫任珠珠。”

“任珠珠?”段千行一愣,“原来是你,嗯,长得还不错,不比婷婷逊色。”

任珠珠哼了一声,没有接话,但那眼神明显是在说:关你屁事。

“珠珠啊,”段千行自来熟的叫了一声,“知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任珠珠摇头。

“我是茅山传人,专门驱邪治鬼那种。”

任珠珠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仍旧闭嘴不言。

段千行继续道,“你可别把我跟那些跳大神的神棍相提并论,我们茅山弟子是有真才实学的,比如说这样……”

说着手一挥,手中多出一张黄符,噗的一声无火自燃。

任珠珠见此不禁眼前一亮,闪过一缕好奇。

段千行挥手扔掉符纸,“这个呢就叫法术,我还会另一种法术,只需要你的一根头发,便可以进入你的梦里,为所欲为。”

任珠珠一愣,忍不住问道,“进入我梦里?”

“对,你每天都会梦见我,你的所有心事我都会知道,说不定我们还会做一些羞羞的事。”段千行十分猥琐的笑道。

任珠珠听得脸色通红,啐了一口,“呸,下流,我才不信会有这种法术。”

嘴上这么说,她还是将头发拢起,紧紧护住。

段千行笑了笑,摊开掌心,那里躺着一根黑色的发丝,“是不是你的?”

任珠珠下意识的想抢,段千行哈哈一笑,马上缩了回去。

任珠珠不由急了,“你还给我!”

段千行手影一晃,发丝已然不见踪影。

任珠珠眼珠子转了转,“你要就拿去好了,大不了我以后都不睡觉!”

段千行嘿嘿坏笑,“我这门法术只要一施展,你就是想不睡觉都不成。”

任珠珠目光闪了闪,一言不发。

“你是不是觉得,反正是做梦,梦见什么都不会少跟头发?”段千行问道。

任珠珠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明显被他猜中了。

段千行继续道,“如果你真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一旦进入你的梦里,那便相当于神交,你的灵魂,包括你的身体都会被我玷污。”

“你……”任珠珠不想相信他的话,可又忍不住不信,思绪翻转一会儿,小脸终于垮了下来,“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段千行得意一笑,“你刚刚说,我下流?”

任珠珠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你是个好人,是个正人君子,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正直的人了。”

“原来是这样,”段千行故作恍然的点点头,“我就说嘛,大家都说我正直,唯独你说我是个坏蛋,原来是你在污蔑我。”

任珠珠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为刚才的事道歉,你可以把头发还给我了吧?”

段千行摇摇头,“刚才的事我就原谅你了,可中午的事让我好生愧疚,你说该怎么办啊?”

任珠珠恨不得一拳过去砸烂他的脸,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低声道,“中午什么事我已经忘了。”

“忘了?”段千行登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忘!”

“我……我又想起来了,我原谅你,你不用愧疚。”

“不行!”段千行一口拒绝,“你嘴上说原谅,心里一定不原谅,这绝对不行,我是个正人君子,一定要做出补偿。”

任珠珠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要怎么补偿?”

“嗯……”段千行沉吟了下,“若不然让你也看我换一次衣服?”

任珠珠还没说话,他又摇摇头,“不行,我这副皮囊可能没你那珍贵,这样吧,我吃点亏,就罚我让你亲一下好了。”

脸上一副“你占了大便宜”的样子。

任珠珠一脸呆滞的望着他,似乎在奇怪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段千行不知脸皮为何物,将脸凑了过去,“来吧,一下就行,你可别多亲。”

任珠珠回过神来,破口大骂,“你想的美,登徒子,大色狼,你……”

还没骂完,段千行手中又多了一根头发,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任珠珠都快哭出来了,犹豫良久,终是闭着眼睛,凑过嘴去,蜻蜓点水般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脸蛋红成了苹果,这可是她的初吻。

段千行却有些不满意,“哎呀,太快了,没啥感觉啊。”

“你……”

“算了,这事就扯平了。”

“扯平?你休想!等婷婷回来我一定要告发你!”任珠珠心里恨恨的想着,嘴中却说道,“现在可以把头发还给我了吧。”

段千行将先前那根秀发还给她。

任珠珠接过去之后马上变了脸色,“你这个……”

话未出口,却见段千行手上还有一根,她将后面的话语咽了回去,改口道,“你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

段千行笑道,“我已经还你一根,这一根我得留个保险,万一你又污蔑我怎么办?”

任珠珠欲哭无泪,她终于发现,跟这个无赖讲条件,本就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

好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婷婷,你考虑清楚了?真要将其他镇子的产业变卖?”

任珠珠急忙叫了一声,“爹!”

段千行将搭在任珠珠肩上的手收了回来,正襟危坐,脸色沉着,与刚才判若两人。

任珠珠横了他一眼,急忙起身迎了过去。

段千行扭头望了一眼,任婷婷身旁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者,穿着华贵,面容与任发有五六分相似,正是任婷婷的大伯,任珠珠的父亲,任富。

任珠珠跑到任婷婷身后,指着段千行,“婷婷,他……他……”

段千行两手捏着一根头发,轻轻一吹,头发飘起,又缓缓落到他手上。

任婷婷不明其意,朝任珠珠笑道,“他怎么了?”

任珠珠终究没有说出段千行的恶行,咬牙切齿的回了句,“他很好!”

这时任富问道,“婷婷,这人是谁?”

任婷婷脸色微红,“大伯,他就是我的未婚夫。”

“哦?”任富一愣,“你什么时候有个未婚夫了?”

任婷婷犹豫了下,“我爸爸临死前给我安排的。”

她不得不撒这个谎,否则一旦说出段千行的身份,这个大伯肯定不会同意,虽说他不一定管得了自己,但能不闹僵的话自然最好,毕竟她现在已经没什么亲人了。

任珠珠在一旁撇了撇嘴,她可知道这人才不是什么未婚夫,可摄于段千行的“淫威”,她也不敢拆穿。

段千行一愣之后,适时的上前见礼,“见过大伯。”

任富打量了他几眼,除了容貌长得还可以之外,其他的实在普通之极,皱了皱眉,终究没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只是微微点头,“任发虽然走了,但婷婷还有我这个大伯,以后你可不许欺负她,否则我绝不饶你。”

段千行从善如流,“大伯放心,我疼她还来不及,怎会欺负她。”

任富又问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