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堂妹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10 17:34:03 字数:3437 阅读进度:31/51

一晃眼三天过去,僵尸的风波渐渐平息下来,这得益于任家大办丧事,请了全镇的乡民,大家都忙着吃免费的流水席,谁也不会去计较僵尸从哪来的,又为什么不见了。

任老太爷的骨灰已在昨天安葬,是九叔找的地方,谈不上宝穴,但也不算差,以后任家不会大发,却也不会有什么大灾大难。

这三天段千行一直呆在义庄,连门都没有出一步,他倒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做,而是因为九叔想让他出面主持任家的丧礼仪式,可他觉得做那种事就跟个神棍一样,实在有失身份,便推说伤势未愈,要留在义庄疗伤。

九叔只得作罢,不过段千行也只能呆在义庄中,假装疗伤,实际上他的伤势早就痊愈了。

今天是任老爷上山的日子,于情于理段千行都必须来送一送。

任家大宅,人山人海,敲锣打鼓,好不热闹,流水席摆满了一条街,这是大户人家的一种习俗,不管红白喜事都会大摆流水席,除了显示身份地位之外,也有广结善缘,替先人或新人纳福积德之意。

段千行穿过人群来到正厅灵堂,堂中跪着几个哭哭啼啼的女人,文财秋生穿着金黄道袍,在旁边又唱又跳。

段千行见此不禁想起了那些神婆和神棍,他暗自庆幸还好躲过去了,否则让他做出这么滑稽的模样,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左右扫了几眼,不见任婷婷的身影,他悄悄摸到二楼走廊,任婷婷的闺房处。

推开房门,一阵香气扑鼻而来,段千行一抬头,瞬间眼睛就直了,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背对着他,正在换衣服,光洁的肌肤,盈盈一握的纤腰,还有那不可描述的……

他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一时想不起来,下意识的反手将门关上。

“婷婷你……”身影察觉到有人进屋,转过身来,话说一半忽然呆住,手中的衣服掉在地上尤不自知,身上的光景一览无余。

段千行也呆住了,同时他终于想起了哪里不对,这身材根本就不是任婷婷的,但见这女子瓜子脸蛋,五官精巧,灵秀清丽,与任婷婷的小家碧玉不同,此女别有几分水木清华的气质。

当然,现在他已经顾不得欣赏她秀丽的脸蛋了,一对眼珠上下转动,飞快扫视着其他更加美妙的地方。

空气凝固了将近三秒钟,女子忽然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惊叫,双手下意识的捂住脸蛋,“你没看到我,你没看到我……”

段千行被她的惊叫声一吓,正想夺门而逃,可一听她后面的话,顿时就乐了,忍不住回了一句,“可我看到了,怎么办?”

“你……”女子大怒,忽的想起什么,她惊慌失措的跑到床上,拉起被子盖住身体,这才瞪着段千行,“你还不快滚出去,不然我叫人了!”

段千行讪讪一笑,“抱歉,我是来找婷婷的。”

说着灰溜溜的离开房间,在走廊上还能隐隐听到女子的咒骂声。

还好走廊没人,不然被抓个现行可就尴尬了。

“段大哥。”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段千行心神一抖,差点拔腿而逃,好在他及时忍住了,扭头望去,却是任婷婷走了过来,身上穿着白色的孝服,脸色有些凄楚,完全不复往日那股刁蛮气质。

她款款走到他身前,“段大哥,你来了。”

“是啊。”段千行随口答道,然后又心虚的补了一句,“我刚来,正找你。”

任婷婷轻轻点头,“今天就要送爸爸上山了,事情很多,等一下我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段千行明白她的意思,是要把他介绍给那些亲戚认识,但想起刚才的事,他自不难猜到那女子定是任婷婷亲戚中的一个,当即果断摇头,“不用了。”

“为什么?”任婷婷不解。

段千行心念转动,含糊道,“今天我也有很多事要做,晚上再来找你。”

任婷婷不疑有他,“那就晚上吧,不过……”

话锋一转,她忽然笑了笑,“不过我堂妹晚上就要走了,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你可别后悔哦。”

“堂妹?”段千行喃喃一声,正欲询问什么,却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婷婷你过来。”

二人循声望去,只见任婷婷房间门口已然站着一个披麻戴孝的女子,正是刚才被段千行看光的那人。

她虽然叫的任婷婷,可一双眼睛却几欲喷火的瞪着段千行。

这种情况段千行当然只有跑路的份了,口中说了句,“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婷婷你先忙。”

说完匆匆离开。

任婷婷茫然四顾,喃喃道,“我怎么没听到?”

“婷婷,”女子走了过来。

任婷婷白了她一眼,“没大没小,姐姐也不会叫一声。”

“你少来,我们是同一天出生的,你只不过比我早两个时辰而已。”女子冷着脸,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任婷婷哼声道,“早一刻钟也是早,我就是比你大!”

女子显然没心情跟她讨论这个话题,眉头微挑,“刚才那人是谁?”

“他呀,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个人咯,怎么样,还不错吧?”

“什么,他就是你……你……”

任婷婷脸色一红,低声道,“你先别说出去,不然大伯肯定不会同意的。”

“哼,这种人你也看得上,我偏要告诉我爹,让他不准你们来往!”

女子愤愤说了一句,言语间毫不掩饰的鄙夷。

任婷婷一听这话瞬间炸了毛,“什么这种人那种人,你给我说清楚!”

“我……”女子登时语塞。

……

段千行下了二楼,正好秋生和文财已经做完法事,三人聚到一桌吃饭。

“小师弟,师父说明天就回甘田镇了。”秋生开口道。

段千行闻言怔了怔,“明天就走?”

秋生嘿嘿一笑,“怎么,舍不得啊?要我说你干脆将任小姐娶回去好了,反正师父也没反对的意思。”

这时文财悠悠说道,“师父不反对,只怕有人会反对,我看这事……有点悬啊。”

“你是说任家的那些亲戚?”秋生一愣,随即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那有什么,我早打听过了,任老爷只有一个比较近的堂兄,二人的父亲是亲兄弟,但很少走动,关系早就淡了,他怎么也管不到任小姐的终身大事吧。”

“切,”文财撇撇嘴,“我说的可不是任家,你忘了,咱们伏羲堂还有一个更凶的。”

秋生自然明白他指的是谁,不禁愕然道,“不会吧,你是说三师妹她……她跟小师弟?”

文财点点头,用一种酸溜溜的语气说道,“三师妹对小师弟那么好,她什么心思你看不出来?”

二人口中的三师妹名叫小月,是九叔的三弟子,段千行穿越之初,附身的是个半大孩子,体质极弱,瘦骨嶙峋,入门之后惹得小月怜意大发,便主动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一晃三年过去,即便段千行已经长得人高马大,可小月还是一如既往的照顾他。

秋生一阵错愕后,脸上闪过一丝狭促的笑意,“小师弟,这种事只能靠你自己了,做师兄的帮不了你啊。”

段千行却好似全然没听到二人说话,自顾自的扒着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事实上他确实没将二人的话放在心上,也并非舍不得任婷婷,只是有几件事还没了结,他不想这么快离开。

饭后,秋生继续主持丧礼,众人敲锣打鼓的将任发送到山上,整个过程任婷婷都跟她那堂妹在一起,段千行自然远远的躲开。

等事情办完,时间来到了傍晚,段千行正想悄悄的溜走,却被九叔叫住了。

“师父,有事吗?”

九叔板着脸,“今天晚上你哪也不准去,给我老老实实呆在义庄。”

段千行目光微闪,“师父,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想跟婷婷告个别。”

九叔双手抱在胸前,淡淡道,“稍后我会让秋生替你把她约到义庄。”

段千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嘴角抽搐了下,“师父,为什么不准我离开义庄?”

九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的小动作,你想去找任忠对么?”

段千行面色微滞,但马上恢复自然,“师父这话从何说起,无缘无故的我找他作甚。”

“哼,那你为何在他身上种下法力印记?难道不是为了锁定他的位置,好杀了他?”九叔冷声质问道。

段千行一副受了极大冤屈的模样,“师父,我在他身上种下法力印记,只想防止他逃跑而已,他跟任家有仇,又不是跟我有仇,我杀他干嘛,再说了,杀人是犯法的,我至于么?”

九叔丝毫不为所动,“反正今晚你不能离开义庄一步。”

“我……”段千行脾气也上来了,梗着脖子说道,“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去找婷婷,你若不放心,干脆去衙门守着任忠好了。”

说完转身就跑。

“千行,千行……”九叔一连叫了几声,但段千行头也不回,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下了山。

段千行回到任家,此时乡民们已经散去,大宅恢复了冷清,仆人们正在清扫门庭。

记得任婷婷说过那位堂妹今晚就会离开,现在天色大黑,料想应该早走了,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厅。

却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这登徒子来干什么?”

段千行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栽倒,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堂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