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收获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46 字数:3102 阅读进度:30/51

天地玲珑塔第二层,董小玉再次出现在牢房中,不过并没有被吊起来,这空间已被段千行完全掌控,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

而此时董小玉已经彻底昏迷,丝丝阴气自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缓缓钻进她的身体。

义庄正堂,段千行睁开眼睛,微微松了口气,只要还能吸收阴气,说明董小玉还有救,也是任婷婷及时收回天罡镇邪符,倘若迟上片刻,董小玉必定魂飞魄散。

这时任婷婷走了进来,将两个药瓶递给他,她手里还抱着一个瓷罐,里面装的正是任老太爷的骨灰。

段千行把僵尸血收好,瞥了那骨灰罐一眼,“放到神坛上供着,等师父回来,重新给你爷爷找块地,让他入土为安。”

任婷婷点点头,却是递了一道黄符过来,“这个还你。”

段千行瞥了一眼,正是那张天罡镇邪符,说来此符的威力果然强横,董小玉法力不算差,却两次被它所伤,这一次差点魂飞魄散,不过这符已经用过两次,上面的灵力已经淡了许多,估计最多还能用一两次就会化为灰烬。

段千行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你收着吧,用来防身。”

任婷婷没有客气,珍而重之的将符箓收好,而后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伤不要紧,我这就去疗伤,你让秋生他们看好阿忠,千万别再让他跑了。”

“嗯。”

诸事皆了,段千行回到房中,闭目修炼冥月天王经,借以逼出体内的尸毒。

次日,段千行从入定中醒来,扯开衣服一看,肋间的伤口已经变成了正常伤口,且已结痂,剩下的只要慢慢愈合就行了。

他找了块干净的纱布将伤口仔细包好,而后从怀中掏出一物,正是任老太爷化为灰烬留下的那团黑色物事,他隐隐有种感觉,不管是当年的风水师,还是疑为石少坚的白衣人,折腾这么多事,恐怕都是为了此物。

段千行慢慢扣开表面烧焦的血肉,里面是一颗暗红色圆球,忽然咔的一声轻响,圆球裂开,一缕奇特的香味飘散开来。

段千行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凝神打量着手中之物,只见暗红色外壳里,赫然包裹着一颗乳白色的圆形珠子,拇指大小,色泽光润,几缕清气在珠子表面流转,让人忍不住想凑鼻过去嗅上一嗅。

“这是什么东西?天尸珠?不可能啊,任老太爷不过一头飞僵而已,怎么可能凝出天尸珠来!”

段千行端详片刻,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他竟完全认不出这东西的来历。

传说僵尸进化到金月天尸的境界,便会在体内诞生一粒天尸珠,此珠神异非常,普通僵尸得之,可永生不灭,凡人服之,凭空延寿五百年,不过金月天尸本就是传说中的僵尸王,天尸珠就更加虚无缥缈了,从来没人见过长什么样子。

“或许那个风水师跟大师伯就是为了此物,他们定然知道这东西的来历,要不去问问他们?”段千行不由如此想道,但犹豫半晌,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大师伯说不定正等着他上门呢,他才不会去送菜,至于阿忠,估计问了也是白问。

另外此事最好还是不要让九叔知道,否则以九叔的性格,说不定直接就给没收了。

段千行心中盘算一会儿,将圆珠收到天地玲珑塔内,而后又拿出了恶鬼令牌,可能因为昨天收鬼收太多了,这令牌居然时不时的泛起一道黑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封而出。

“看来得抽时间去找一次勾魂使者,免得再出什么乱子,这次能抓到这么多鬼魂,功德点一定不少,不知道能换什么好东西……”段千行一边美美的想着,一边找出两张镇阴符,将令牌包好。

仔细想想,昨晚一战收获还是挺大的,一颗神秘珠子,一大票孤魂野鬼,还有两瓶僵尸血。

冥月天王经能够炼化尸毒中的阴气,僵尸血对于段千行来说,就是增长修为的灵丹妙药,不过这两瓶僵尸血他另有妙用,并不打算直接炼化。

正想着,屋外响起了任婷婷的声音,“段大哥,你醒了吗?”

声音很小,就跟做贼一样。

段千行收敛思绪,起身打开房门。

任婷婷上下打量他一眼,当注意到他肋间的纱布后,不由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段千行摇摇头,“尸毒已经清了,剩下这点皮外伤,几天就能好。”

任婷婷松了口气,“那就好。”

段千行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禁一愣,“怎么了?”

“我……我是来跟你辞行的。”

“辞行?”

“对呀,我要回家了,你……”

段千行恍然明白过来,立刻接口道,“我送你。”

任婷婷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

来到正堂,九叔已经回来了,秋生文财,包括阿威都在,看几人的样子已经审完了任忠,正将其交给阿威带走。

“师父。”段千行叫了一声,随即瞥了任忠一眼,“他都说了什么?”

九叔还没说话,阿威却是笑道,“这家伙骨头硬,不用点大刑他不会招供,所有由我带回衙门亲自审问。”

段千行目光闪了闪,淡淡道,“那就辛苦威队长了,你可要好好审问啊。”

“那当然,本队长一向秉公执法,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跑一个坏人!”阿威昂首挺胸的说道。

段千行没有理会他的自吹自擂,自顾自的来到任忠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后会有期。”

任忠茫然不解,九叔见此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阿威本来该走了,不过见到任婷婷,他又上前说道,“表妹,以后家里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任婷婷点点头,“表哥,忠叔……忠叔若是肯认错,你就放了他吧,把他逐出任家镇就是了。”

阿威愣了愣,“表妹,你可知道他是害死表姨父的真凶!”

“我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虽然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设局的人已经死了,忠叔毕竟在任家呆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任婷婷和声道。

此言一出,任忠不禁动容,嚅嗫半晌,终是什么都没说。

阿威犹豫了下,“好吧,如果他肯老实招供的话,我就放了他。”

九叔和文财秋生现在俨然已经成了局外人,没有发言权,毕竟任忠是个活人,不可能像对付妖魔鬼怪那样对付他。

秋生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这也太大方了,杀父仇人都能放,简直后患无穷。”

文财用手肘拐了他一下,“你知道什么,任小姐她心地善良,一定会有好报的。”

反倒是段千行,面色出奇的平静,好似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阿威押走了任忠,段千行便向九叔提出要送任婷婷回去。

九叔眉头一皱,“你的伤怎么样了?”

段千行答道,“尸毒已经压住了,没什么大碍。”

九叔似乎还有些话要问,但看了看任婷婷,终是微微点头,“早去早回,对了,任老太爷的骨灰我会另择一良地葬下,任老爷的下葬日期可能要拖上一拖了。”

父子二人肯定是先葬父,后葬子,否则白发人送黑发人会很不吉利,好在任发的尸体也烧成了灰,放多久都没有问题。

任婷婷敛衽一礼,“多谢九叔,此事全凭九叔做主。”

她本就是个大方有礼的女孩,经历这几天的事后,更加的成熟了。

两个小时后,段千行陪着任婷婷回到任府,这里已经重建完毕,任发的灵堂也重新搭好,仆人杂役纷纷出来迎接。

一阵寒暄打发了仆人,二人来到任婷婷的闺房,她本来是要去换上孝服的,却被段千行阻止了。

“干嘛?”任婷婷不解的望着他。

段千行嘿嘿笑道,“孝服一穿,有些事就不方便做了。”

任婷婷顿时明白过来,俏脸通红,微微瞪了她一眼,“以前我就怀疑你是个大色狼,现在终于证实,当真一点都没看错!”

段千行哈哈一笑,一把将她抱了过来,“我是不是该夸你一声‘慧眼识珠’?”

“哼,你就得意吧!”任婷婷实在拿他没有办法,只好遂了他的愿,事实上她现在一颗心挂在他身上,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忽然她又想起段千行有伤在身,急忙止住他的动作,“等等,你的伤……”

“没事儿,一点小伤不耽误,不过如果你能够主动一点的话,我倒会轻松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