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炼尸返魂术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45 字数:3390 阅读进度:28/51

段千行三人一路追着绿光,来到任家镇郊外一处山谷,谷中荆棘丛生,阴风阵阵。

秋生正要进去,段千行却伸手拦着他。

“怎么了?”秋生问道。

段千行左右看了几眼,眉头微皱,“这里似乎是任家镇的三煞位。”

秋生探头朝谷中望去,那绿光拐了几圈之后,已然不见踪迹,“那怎么办,幕后主使就在里面,难道就这么放过他?”

段千行沉吟半晌,从怀中掏出一块八卦镜,走到谷口的一棵树旁,将八卦镜挂在树上,一束月光垂下,照在八卦镜上,继而镜面反射出一道清光,直射峡谷深处。

“跟着这光走。”段千行说了一句,率先进了峡谷,秋生和文财不落其后。

不多时,三人来到峡谷深处,这里弥漫着淡淡的薄雾,隐约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座茅草屋。

此时屋前放着一张供桌,点了两支大红蜡烛,赫然是一个神坛,坛后站着两道身影。

三人走近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其中一个正是阿忠,另一个身材高大,穿了件白色长袍,一头长发随意的扎在背后,双目微斜,脸上蒙了块白布。

“两个人?”秋生惊讶道,看了看阿忠,又看看那白衣蒙面人,心中了然,“喂,你是茅山门下吧,既是同门师兄弟,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文财则笑道,“这人一定是长得太丑,不敢见人。”

那白衣人目中冷色一闪而过,看也不看二人一眼,目光直指段千行,“年纪轻轻,修为不错。”

段千行不动声色,淡淡回了句,“过奖。”

白衣人继续道,“将东西交出来,这事就这么算了。”

这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文财懵然不解,段千行神色微动,想起先前从任老太爷尸骨灰烬中飞出的黑色物事。

而秋生却是大怒,“算了?想得美!”

话音刚落,他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大师兄,”段千行想要阻止已是不及,只得朝文财招呼道,“二师兄快去帮忙。”

其实不用他说,文财已经跃了出去。

而段千行自己则站在原地没有轻举妄动,事实上他被任老太爷重创那一下,使使法术还可以,但要上阵搏杀,那是万万不能的。

七八丈距离对于秋生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距离,眨眼间便已冲到一半,神坛后阿忠面色惊慌的朝白衣人看去,而白衣人却不为所动,眼中带着些许讥诮。

就在这时,噗噗两声,地面陡然探出两只大黑手,一把抓住秋生和文财的脚踝,二人身形骤然一顿,栽倒在地。

二人低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赫然是两只断手挂在两人的脚踝上,跟着沙沙沙一阵轻响,周围的地面竟开始蠕动,一个又一个的“人”从地下钻了出来。

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它们身上的皮肤已完全溃烂,还爬满了虫子,有的甚至只剩一副骨头架子,连尸体都算不上,却晃悠着朝秋生二人抓去。

秋生和文财登时亡魂皆冒,颤声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段千行见此一幕也为之动容,脸色凝重的朝白衣人看去,“炼尸返魂术,你果然是大师伯的弟子!”

九叔有个大师兄叫石坚,是为当今茅山第一人,道法之深,就连九叔也忌惮非常,而所谓炼尸返魂术,便是通过召唤方圆百里内的孤魂野鬼和地下埋葬的尸体,将二者强行炼成活尸的一种秘法。

当然,这种活尸与真正意义上的活尸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不过胜在悍不畏死,且数量极多,传说当法力足够深时,笼罩的范围可以绵延至数百上千里,想象一下,千里之地埋葬的尸体会有多少,孤魂野鬼又有多少?

只怕不会比活人少,若都炼成这种活尸,世间谁能抵挡?

也正因为此法太过邪恶,被列为茅山十大禁咒之一,就段千行所知道的人中,只有大师伯石坚修习过。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件事除了九叔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算是石坚的一个大秘密,而他现在却张口说了出来。

果然,那白衣蒙面人闻言目露寒光,“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话音刚落,他双手变幻,嘴中轻喝一声,“起!”

顷刻间大地震颤,更多的尸体爬了出来,粗略一数,竟不下数百个,这峡谷本就是三煞位,埋葬了不知多少尸体,这下子全出来了,一时间鬼哭狼嚎,天地变色。

秋生和文财被围在中间,惊慌失措的抵挡着活尸攻击,一边朝段千行喊道,“小师弟,你快想想办法!”

段千行心中苦笑连连,他又能有什么办法,炼尸返魂术既然能称得上禁咒,威力岂会一般,事实上茅山派的每一种禁咒都有逆天改命或屠灭一方之威能。

不过他也不能眼睁睁秋生和文财被分尸,略一寻思便说道,“用摄魂咒,收了他们的魂魄!”

秋生二人闻言,立刻念道,“天清地明,阴浊阳清,鬼妖丧胆,精怪忘形,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二人各自捏了个手印朝最近的一个活尸点出,而后一缩手,一道几近透明的魂魄虚影便被扯了出来,活尸软倒下去,变成一具真正的尸体。

不过只有秋生成功,文财一连扯了几次,居然把自己扯了过去,好在秋生动作快,急忙出手助他一臂之力。

“让你平时偷懒不练功!”秋生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文财委屈得说不出话,眼见一具活尸扑向秋生后背,他闪身去挡。

一时间,师兄弟二人互相扶持着,手忙脚乱的施展摄魂咒,倒也勉强抵挡住攻势。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摄魂咒虽然对活尸有着极强的克制之效,但禁不住数量太多啊,二人速度再快也只能一个魂魄一个魂魄的收取,哪里对付得了那么多活尸。

“如果能一次将所有魂魄收走的话……”段千行若有所思,忽的一拍额头,“靠,我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能够批量收取魂魄的东西,他身上正好有两件,一块能证明他阴差身份的恶鬼令牌,一座天地玲珑塔,不过考虑到天地玲珑塔是自己的底牌,且极耗法力,他并不准备动用。

思绪间他掏出恶鬼令牌,身形一动,闯入尸群之中,一道印诀打出,令牌上泛起黑光,周围的活尸仿佛遇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纷纷惊慌后退。

可段千行并不准备放过它们,浑身法力一转,顷刻间,令牌黑光大盛,笼罩方圆数丈范围,所有活尸尽皆匍匐在地,不敢动弹丝毫。

秋生、文财顿觉压力一轻,回头望去,才发现小师弟手里举着一块黝黑令牌,仿若神明般的站在那里,二人均是一呆,“那是什么?”

“摄魂真光!”白衣蒙面人脱口叫出黑光的名字,骇然的看向段千行,“你是地府阴差?”

段千行没有答话,脸色古井无波,嘴巴飞快开阖,登时间,数十道透明虚影自活尸头顶飞出,继而飞向黑光的中心,最后没入令牌中不见。

这令牌内部本就有一个可以暂时囚禁鬼魅魂魄的空间,倒也不怕容不下这么多魂魄。

白衣人脸上什么表情瞧不清楚,不过一对眼珠却是急得乱转,却又无可奈何,他既无法阻止段千行,也无法阻挡摄魂真光,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条条魂魄被收走。

段千行身形一连移动几次,摄魂真光之下,所有孤魂野鬼尽皆被收走,活尸相继倒下,变成了一堆堆腐肉和白骨。

段千行收好令牌,脸上喜意一闪而过,一次收到这么多孤魂野鬼,可真是赚大了。

白衣人扫了三人一眼,最后死死盯着段千行,恨声道,“算你狠,我记住你了。”

说完转身进了木屋,阿忠紧随其后。

秋生登时大怒,“现在还想跑,晚了!”

说着与文财追了进去。

段千行没有去追,他刚才收取魂魄牵动了伤口,这会儿正疼着呢,望着周围一堆堆白骨,他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悲凉之感,“算了,尘归尘土归土,你们从哪里来就回哪去吧。”

说完双手一合,脚尖在地上划了个“敕”字,猛地喝道,“开!”

大地晃动,泥沙翻滚,一具具尸体慢慢沉入地下。

段千行施法埋好所有尸体,秋生与文财也回来了,二人抓着一个瘦高汉子,正是任忠。

秋生愤愤不平的骂道,“他娘的,那草屋直通峡谷深处,让那龟孙子跑了。”

“就是,让我逮到他,非揍扁他不可,刚才吓得我差点尿裤子!”

段千行见此脸上并没有多少意外之色,略一沉吟便说道,“跑了就跑了吧,就算咱们抓到他,也不能对他如何的。”

“哦?”秋生一愣,“却是为何?”

段千行白眼一翻,“你们忘了他师父是谁?”

“对了,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先前你说什么炼尸返魂术,还有大师伯是怎么回事?”秋生问道。

段千行淡淡道,“炼尸返魂术是茅山禁咒,只有大师伯会,此人能够使出来,定是大师伯的亲传弟子,就连师父在大师伯面前也得认怂,你们能拿他的弟子怎样?”

有句话他没说,那白衣人很可能就是大师伯的亲生儿子石少坚,别说杀了他,就是伤了他,也会遭到大师伯报复,现在他还很弱小,并不想轻易招惹连九叔都对付不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