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生死对战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42 字数:2359 阅读进度:25/51

文财被摔这一下几乎背过气去,哪里还站得起来,秋生只得一个人对上僵尸。

今晚的任老太爷自然今非昔比,已不是刚破棺出来那会儿了,身上气势之盛直教人窒息,且速度极快,行动如风,秋生根本没法靠近它一步,他一个飞腿踢在它肩头,居然纹丝不动。

“真没用!”段千行忍不住骂了一句,手腕一翻,已将桃木剑拿在手中,身形拔地而起,空中时手腕抖动,刷刷刷一连三剑居高临下的刺出。

任老太爷似乎认得他,一感应到他的气息马上转过身来,一双绿油油的眼珠子,好似跳动着某种火焰,它怒吼一声猛地跃起,竟要正面硬刚这一剑。

段千行冷笑一声,剑到中途忽的一脚踢出,他的腿本来是没有桃木剑加手臂那么长的,但不知怎的,这一脚竟后发先至,在桃木剑之前踢到任老太爷胸口。

任老太爷自然不可能灵活应对,砰的一声,胸口硬生生挨了一脚,身形倒飞回去。

段千行得势不饶人,桃木剑紧随而至,刺向它胸口。

任老太爷没有任何反应时间,脚跟刚刚着地,剑尖已抵在胸口。

但叫人吃惊的是,这一剑居然刺不进去。

段千行脸上惊色一闪而过,左手飞快掐诀打出一道法力,噗的一声,任老太爷腾腾腾退开几步,桃木剑毕竟是木头做的,他不可能蛮干。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瞬息之间,段千行借着桃木剑上传来的反震之力,轻巧的翻了个后空翻落在地上,目光惊疑不定的望着任老太爷。

僵尸跟鬼物一样有分级,一般分为毛僵、飞僵、银尸和金尸四种,区别它们的方法就是看眼珠的颜色,毛僵眼珠呈白色,是最初级的僵尸,灵智浅薄几乎等于没有,力量强得有限,只能僵直跳跃。

而到了飞僵,顾名思义就是已有飞天遁地之能,且拥有一定的灵智,眼珠呈绿色,眼前的任老太爷就是一头飞僵。

至于银尸和金尸,全名分别叫做银月天尸和金月天尸,据说其智慧已不输人类,力量更是毁天灭地,完全不是毛僵和飞僵能比的。

当然,这种分级仅仅包含比较正宗的僵尸,像四目道长赶的那些行尸,连僵尸都算不上,另外世间还存在一些特殊的尸类,比如以尸养魂的活尸和以魂养尸的鬼尸,至毒至邪的血尸,至阴至恶的妖尸等,这些尸类也能勉强称为僵尸,力量却不能一概而论。

任老太爷是一头飞僵段千行一早就知道了,但对方的力量成长这么快是他没想到的,三天之前他的桃木剑还能划破它的身体,但今晚却变成了真正的铜皮铁骨,附着法力的桃木剑竟然刺不进去。

思绪间任老太爷飞扑过来,它双臂虽然僵直,可其身上缠绕的尸气实在难缠,一般人只要闻到那股腐味立刻能将胆汁都吐出来,而段千行却不能吐。

但见他左手掐诀,桃木剑上金光一闪,翻身迎了上去,桃木剑纵然破不了它的铜皮铁骨,但能打散它一些尸气,到了现在他实在有点怀疑那四象阵还能不能困住这头僵尸,所以必须先耗它一耗。

转眼间一人一尸近身相交,段千行迂回游走,每一剑出手,都能震散一些尸气,任老太爷速度虽快,奈何四肢不够灵活,根本连碰碰不到他。

秋生把文财扶了起来,看着场中交手的情形,脸上均是钦羡不已,也难怪平时九叔对段千行那么好,又那么严厉,俨然已将他当成了衣钵传人,二人平时纵然有些微词,可这会儿看到这一幕,又觉得理所应当。

正堂门口处任婷婷偷偷探出一个小脑袋来,一眼不眨的盯着段千行,小脸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段千行每次都堪堪避过僵尸的利爪,兴奋的是自己的男人这么厉害,以后再也不怕任何妖魔鬼怪。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现在段千行心里正暗暗叫苦,他动作看似行云流水,潇洒如意,其实是在刀尖上跳舞,只要有一下没躲过,至少会被撕下一块肉来。

此外任老太爷身上散发出来的尸气不但让他恶心欲呕,而且阴寒无比,几乎冻结方圆丈许的空间,他战到现在,动作已经有些凝滞,速度也越来越慢。

忽然,段千行身形微微一顿,就这一瞬间的工夫,任老太爷的爪子已朝他脖颈抓来,这一下被抓实,只怕脖子都要断掉,他毕竟没有僵尸的铜皮铁骨。

而秋生等三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电光火石之间,段千行使了个铁板桥,一手撑地,双腿并出,一连两脚踢在僵尸的下阴。

这一招实在是被逼出来了,力道出奇的大,只听砰的一声大响,任老太爷倒飞而出。

不过段千行本就只有一只手着地,立刻被反震之力震飞出去,又正好撞到神坛上,供桌被撞得粉碎,而他的脑袋也疼得眼冒金星。

“段大哥!”任婷婷惊呼一声,急忙跑出来扶他。

段千行却瞪了她一眼,“你出来干什么,快回去。”

“我……你的头流血了!”任婷婷委屈的说了一句。

段千行摸了摸额头,果然有血迹,但此时哪还顾得了这些,因为任老太爷再次扑过来了,僵尸就是僵尸,正常男人那地方若是这样挨上两脚,保管他瞬间失去战斗力,可这任老太爷却不受丝毫影响。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烂没了,还是因为它没有痛觉……”段千行心里有些怪异的想着,手上动作也不慢,一把推开任婷婷,返身一剑刺向它眼睛。

任老太爷可以让他刺任何地方,可对眼睛却保护得极好,但见它身形不停,两只手臂交错而过,噗嗤一响,桃木剑断成两截。

段千行微微一惊,倒也不乱,右手速度不减,左手自右手下探出,抓住那截被折断的剑刃,一齐刺了过去。

“噗”一声,两截剑刃一同扎进任老太爷的双眼。

这本是极为残忍的一幕,但院中其余三人见此均是面露喜色。

段千行却没他们这么轻松,任老太爷吃痛之余瞬间暴走,浑身尸气大震,双臂一甩便将他甩了出去。

段千行重重摔在地上,一口逆血涌上喉咙,继而吐了出来。

“段大哥!”

“小师弟!”

任婷婷和秋生、文财同时惊叫道。

“我没事,不要过来!”段千行抹去嘴角的血丝,大声喝道。

此时任老太爷几近癫狂,他似乎想伸手将眼眶中的断刃拔出来,却怎么也够不到,因为它手肘无法弯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