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任忠现身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8 字数:2294 阅读进度:20/51

几人离开义庄,不多时来到镇东的一户人家,一共四具尸体并排放在厅中,老的两个,少的两个,看来是一家四口,周围围满了人群,却没一个敢出声,实在是这副场面太过骇人了一些。

九叔瞪了文财一眼,俯身检查四人的脖颈,“是僵尸所杀。”

此言一出,人群掀起轩然大波,议论纷纷。

“真的是僵尸杀人!”

“我早就说了,这一定是僵尸所为,你们还不信。”

“这也太惨了,一家四口就这么没了。”

……

段千行却眉头深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点奇怪,如果是僵尸自主杀人,为什么不是镇口的人家,偏偏要入镇一段距离才杀人,如果是那幕后主使之人在操纵僵尸,为什么不选择偏僻住户,偏要选在闹市之中,好像生怕人不知道似的。

阿威脸色发白的看着九叔,“九叔,你不是说僵尸受伤了么?”

“正是因为受了伤,所以才需要人血疗伤。”九叔淡淡的解释一句,话锋一转,“这四具尸体最迟今天晚上就会变成僵尸,必须就地火化。”

阿威当然不会有意见,任发变成僵尸的过程他可是亲身经历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十分识趣的,发现尸体便立刻去找九叔来。

组织火化的事情自然不用九叔动手,全部交给阿威去办,一个乡绅站出来,朝九叔拱了拱手,“这位师傅,敢问镇上怎会出现僵尸?”

九叔扫了周围的恐慌镇民一眼,“各位不用担心,贫道自会设法除此祸害,以保乡民平安,不过在此期间,还请大家不要出门走动,倘若发现僵尸踪迹,立刻前去义庄通知贫道。”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

九叔又看向先前说话的乡绅,“请问本镇的镇长是谁?”

一个大腹便便的老者走了出来,“正是鄙人。”

九叔正要上前说话,段千行忽的面色一变,“师父,我先回去一趟。”

说完匆匆离开。

他几乎是狂奔着往义庄赶,嘴里一直念叨着,“希望还来得及……”

不一会儿,义庄遥遥在望,他举目望去,只见任婷婷一瘸一拐的走出义庄大门,身旁一个瘦高个子弯腰弓背,堤防着她摔倒。

“靠,果然如此!”段千行暗骂一声,嘴中大喊一声,“婷婷!”

任婷婷循声回望,那瘦高个子登时急了,一把抓着她手臂就往外跑。

任婷婷本就行动不便,他这一抓,身形踉跄,直接跌在地上。

段千行瞬间勃然大怒,丹田法力一转,速度加快几分,几乎带起一串残影,几个闪动便跃出数十丈距离。

瘦高个子慌乱的拖着任婷婷走了几步,眼见段千行越来越近,他只得不甘的放开她独自逃跑。

不过段千行岂会放过他,身形陡然跃起,空中时屈指弹出一物,嗤的一响,打在瘦高个的腿弯上,其立时摔了个狗吃屎,还磕到了下巴,倒在地上哀嚎不已,腿弯上粘着一团符纸揉成的纸团。

段千行脚步一定,将任婷婷扶了起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任婷婷见他如此紧张自己,不禁心头一甜,“我没事。”

段千行扭头看了瘦高个一眼,果然就是那个阿忠,他瞬间火气上涨,三两步冲到他面前,照着肚子砰砰砰给了几脚,最后一脚踩断他的胳膊。

阿忠已经疼得几欲昏死,任婷婷急忙走了过来拦着他,“你干嘛啊,他是忠叔!”

段千行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打的就是他,你的事一会儿再算。”

随后一手拖着死鱼般的阿忠,一手拉着她的手腕,进了义庄。

大堂中,任婷婷气呼呼的瞪着段千行,似乎他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就要咬他一口。

段千行却不管不顾,一盆凉水浇醒任忠。

“你……”任婷婷想要阻止已是不及。

任忠醒后,哎哟哎哟的叫了几声,眼珠子转来转去,忽的瞪着段千行,“你当街行凶,殴打于我,还有王法吗!”

段千行蹲下身,冷冷的盯了他一眼,淡淡道,“别跟我来这一套,我只有一个问题,僵尸在哪?”

“你在说什么?什么僵尸?我怎么知道?”任忠脸上一副愤恨又莫名其妙的神色,真可谓恰到好处。

“不说是么?好极了!”段千行咧嘴一笑,手上的骨节捏得咯吱作响,“刚才还没打过瘾,正好让我再打你一顿。”

任忠面色微变,任婷婷急忙抱住段千行手臂,急切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呀,忠叔他……他不是坏人!”

段千行皱了皱眉头,“此前我跟你说过什么,你忘了?”

任婷婷迟疑道,“就算……就算真有什么风水师后人要害我家,那个人也不一定是忠叔啊。”

“我还没问你,我不是交代你别离开义庄么,你怎么跟他出去了?”

“我……”任婷婷话未出口,任忠冷笑道,“小姐千金之躯,怎能住义庄这种不祥之地,更何况任家上下几十口全都指望小姐吃饭,老爷的身后事也要小姐亲自张罗,她难道不该回去么?”

段千行神情淡漠的瞥了他一眼,“你还是先想好如何告诉我僵尸的下落吧,婷婷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任忠脸上闪过一丝讥诮,“任家的事,轮得到你管?”

段千行轻笑一声,“我是她的男人,你说我能不能管?”

“你……你……”任忠呆了一呆,仔细看了任婷婷两眼,“小姐你……”

任婷婷脸红红的低下头去。

任忠见此哪还不明白,怔了半晌,忽然痛心疾首的大哭起来,“老爷啊老爷,任忠对不起您,没有保护好小姐,让她为奸徒所欺,任忠该死,任忠该死啊……”

神色既是愧疚,又是愤怒,还有几分憎恨。

“你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难怪能在任家隐忍二十年……”段千行心中腹诽,脸上一副“我就看你表演”的神情。

任婷婷虽然着急,却没有办法,她当然不相信段千行是什么奸徒,可这二人势成水火,实在叫她左右为难。

事情到了这一步,段千行反倒不急了,他朝任忠悠然笑道,“其实你说不说都没关系,我只要把你绑在这,僵尸饿了自然会出来杀人,甚至直接找到义庄来,到时我们再将它消灭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