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再发血案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7 字数:2294 阅读进度:19/51

次日天明,段千行一大早醒了过来,任婷婷恬静的靠在他胸膛,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脸蛋红成了苹果,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

段千行愕然道,“你居然在我先醒。”

任婷婷还是不敢睁眼,嘴中却说道,“人家……人家又没你那么累。”

段千行呆愣半晌,居然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语,轻轻刮了刮她的琼鼻,“那你为何不敢看我?”

“谁说我不敢了。”任婷婷娇哼一声,果然睁开眼睛,只是眼底的羞意怎么也掩饰不住,她实在是个甜美又害羞的女孩。

段千行忍不住想逗逗她,“可我记得昨天晚上,某人好像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

“那是……那是人家第一次嘛,当然难为情了,”任婷婷羞涩的说了一句,忽的美目一瞪,“你不说我还忘了,你倒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段千行面色微滞,难道说是上辈子带来的经验?

嘴中含糊道,“可能我这人天赋异禀,有些东西天生就懂。”

任婷婷俏脸满是狐疑,不过聪明的她没有追问下去,食指在他胸口画着圈圈,轻声道,“反正人都被你糟蹋了,以后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死给你看!”

段千行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认真的,心里有点发虚,“那什么,婷婷,你这样不是很亏?”

任婷婷居然认真的想了想,“也对,那我就先咬死你,然后再自杀。”

段千行不敢继续深聊下去,当即移开话题,“婷婷,我要出去练功了。”

他一动,任婷婷也跟着要起身,却突然痛呼一声,跌了回去,小脸皱成了一块。

段千行急忙道,“你刚刚破身,不要妄动,好好躺着。”

任婷婷俏通红,忸怩道,“可……可万一被人知道我在你房里,我都没脸见人了。”

“这样吧,我将房门锁上,等练完功再回来,送你回房。”

“嗯。”

简单洗漱了下,段千行离开房间,只觉春风得意,好不自在,便在院中耍起了拳法。

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风雨无阻,因为伏羲八卦拳不仅是一套极其厉害的武功,而且颇具养生炼气之效,久炼能强身,昨晚打败僵尸并没有让他自满,反而让他尝到拥有实力的甜头。

这个世界毕竟还是拳头说了算,以后他要守护的东西会越来越多,要装的x越来越多,需要的实力就越来越强,当然不能偷懒。

打完一遍伏羲八卦拳,只觉神清气爽,他马上盘膝坐到地上,运起冥月天王经第二层。

冥月天王经一共九层,第一层炼精化气,第二层炼气化神,按照这个逻辑,他只要修炼到第五层便相当于地仙果位,可白日飞升,但究竟是不是这么算的,他现在还不清楚。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段千行睁开眼睛,长长吐了口浊气,感觉身上有点黏黏的,他扯开衣襟一看,皮肤上竟泌出许多黑色污渍。

他怔了怔,随即狂喜,这难道便是传说中的洗髓伐脉么?

“小师弟,你在傻笑什么?”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却是秋生走进院子。

段千行敛去喜意,随口说道,“没什么,你查任忠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秋生刚刚走到他面前,忽的一下捂着鼻子,“怎么这么臭?”

他怪异的看了段千行几眼,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师弟,不是师兄我说你,一个男人有点味道是正常的,但像你这么重的味道,恐怕就是头猪也受不了你。”

说完几乎是小跑着逃离此地。

段千行被人如此鄙夷,非但不怒,反而说不出的高兴,秋生自然不会知道,造成这股恶臭的原因,赫然是玄门中人梦寐以求的洗髓伐脉。

兴冲冲的洗了个澡,回屋看了看任婷婷,将她抱到她自己的房间,段千行来到大堂,秋生正在跟九叔讲述调查的结果。

“我问了任忠几个关系比较近的人,都说他这人来历极其神秘,根本就没人知道他本家姓什么,来自哪里,只知道大约二十年前,是任老爷收留了他,一直以来都很忠心,从来没有作奸犯科过。”

九叔双手负在身后,一言不发。

段千行没听到前面说了什么,但他知道昨晚那幕后之人去了任老太爷的墓地,插嘴道,“任忠人呢?师父让你监视他,昨晚戌时到亥时那段时间,他在哪里?”

他大约记得昨晚与僵尸争斗的时间差不多是点的时候,如果阿忠一直呆在任家,那自然不是他,如果不在,基本就实锤了。

不料秋生苦笑道,“别提了,我从头到尾都没见过任忠,我去任家的时候他早就不在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我在镇上找了几圈都没找到。”

段千行冷笑一声,“那还有什么好查的,就是他没跑了。”

九叔皱了皱眉,“此事还是不要妄下定论的好。”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僵尸恢复伤势,找上门来?”段千行反问道。

九叔摇摇头,“它找上门来我倒不担心,就怕它迟迟不来,以致无辜之人受害。”

秋生左右扫了一眼,“文财还没回来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师父,师父,我回来了。”

三人扭头望去,正是文财回来了,眼圈发黑脸发白,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九叔上前一步,“怎么样,可是发生了什么人命案?”

“没有,”文财一个劲的摇头,“镇上的人我都问遍了,没人失踪也没人被害,更没有家畜成片死亡。”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九叔,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几人面色均是一变,来人居然是阿威,他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端起桌上的茶杯灌了一口,“九叔,镇上又出人命了,死状跟我表姨父一模一样。”

九叔脸色一沉,“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夜里。”

九叔忽的扭头看向文财。

文财目光躲闪,不敢与他对视。

“哼!”九叔冷哼一声,“先去看看。”

几人正要出发,阿威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后堂,忍不住说了句,“我表妹她人呢,我要去看看她。”

段千行忽然一把勾住他肩头,扯着他往外走,“她很好,人命关天,你这个保安队长还是先带我们去看看尸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