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世牵挂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7 字数:3299 阅读进度:18/51

九叔瞥了董小玉一眼,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不过还是说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该带她回来,寻个阴气旺盛的地方让她自行疗伤即可,你要知道,你们之间的因果纠缠太深就会形成孽缘,到时……”

话未说完,段千行有些烦躁的打断道,“我找了,但是没找到,只能将她带回来。”

九叔叹了口气,“你将她放到停尸间,弄点槐给她泡泡,记住,不准你度阳气给她!”

说到最后,神色陡然变得严厉无比。

董小玉自始至终都躲在段千行背后,不敢看九叔一眼,也不敢插嘴说什么。

段千行点点头,转身去了停尸间。

所谓槐其实就是柳枝加槐树叶煮成的汤汁,这些东西在义庄属于常备药材,倒是有现成的,段千行很快就弄了一桶出来。

随后将董小玉抱到桶里,“你乖乖的在这里泡澡,没事别乱出去吓人。”

董小玉有些羞涩的望了他一眼,“多谢公子。”

她的脸本来是没有丝毫血色的,但不管娇嗔薄怒,还是羞怯忸怩,神情不失半分颜色,仿佛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

“这是个女鬼,千万不能胡思乱想,千万不能……”段千行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随后匆匆离开停尸间。

回到正堂,九叔还在这等着他,见他阳气无损才松了口气,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紧张这个徒弟。

段千行十分乖巧的叫了声,“师父。”

九叔哼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

段千行讪讪一笑,将先前得来的符箓递了过去,“师父,你看看这是什么?”

九叔接过去一看,先是一惊,随即又是一愣,“天罡镇邪符?”

“不错,”段千行点点头,“小玉就是被这道符打伤的。”

九叔看了那符箓几眼,神情变得有些复杂,良久才问道,“你看见出手的人是谁了?”

段千行摇头,含糊其辞的说道,“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有人藏在暗处,是那人想偷袭我的时候,小玉冲了出来,他便用这符对付小玉。”

九叔沉吟不语。

段千行目光微闪,“师父似乎知道这符出自谁的手笔?”

天罡镇邪符共分三十六道,与七十二道地煞驱魔符合称“天罡地煞镇邪驱魔符”,是茅山十大不传秘符之一,也就是说,画这张符的人一定是茅山本门弟子,且修为辈分绝不会低,因为连段千行自己都画不出这种符来。

回来的路上他还推测,当年给任老太爷点穴的风水师很可能就是茅山的前辈高人,但现在看九叔的反应,似乎认识画符的人?

听起来好像有点矛盾,茅山的前辈高人,九叔认识不是很正常么?段千行却觉得不是这样,他隐隐觉得,这符并不是出自那位风水先生之手。

九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话锋一转,“你回去休息吧。”

段千行知道他有话没说,却没有多问,因为问也没用,九叔不想说的事,就绝不会说。

“对了,”走到门口时,段千行忽然一顿,“那个任老太爷还会一种遁地术。”

九叔恍然,“难怪昨晚它能无声无息的消失,原来还有这等天赋法术。”

段千行回到后堂,却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坐在他门前,正是任婷婷,她双手杵在膝上,托着下巴,怔怔出神。

他愣了愣,不由笑道,“人家都是蹲房顶,才显得有格调,你这蹲门槛是什么意思?”

任婷婷回过神来,脸色一喜,“你回来啦!”

说着想要起身,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在段千行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过来扶着她,嘴中好笑道,“腿麻了吧,你要等我进屋去等好了,蹲在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任婷婷脸色微红,娇嗔道,“谁说我在等你,我只是在这赏月而已。”

“是吗?那我不打搅你的雅兴了。”

“你……哼,我不理你了。”

“好吧好吧,是我错了,你真的只是在这赏月,我还不能不打搅你的雅兴。”

任婷婷反而更气了,瞪了他一眼,“你这人,故意气我是不是?”

本来依段千行的脾气,是不会惯她这种大小姐脾气的,但她刚刚失去至亲,也就顺着她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小姐,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要杀要剐,生煎还是红烧,悉听尊便。”

任婷婷见他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模样,不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随即板起脸,“好吧,看你认错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我就罚你……罚你今晚……”

“陪你睡觉?”段千行没忍住接了一句。

“呸!”任婷婷俏脸通红的啐了一口,“你想得美!”

“那你想怎样?”

任婷婷忸怩了一下,“我一直想试试房顶上看星星是什么感觉,你能带我上去么?”

“这个简单。”段千行一口答应下来,搂住她的纤腰轻轻一提,空中转了个圈,放到背上。

任婷婷吓得惊叫连连,不停捶着他的背,“要死了你,就不能慢点!”

段千行嘿嘿一笑,身形连闪,飞檐走壁,眨眼便上了房顶。

任婷婷慢慢从他身上下来,小脸还有些发白,但转瞬又变得红扑扑的,兴奋道,“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鸟儿一样飞起来,刚才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自己在飞一样。”

段千行撇撇嘴,这算什么飞,顶多算身轻如燕而已,这个世界有武功,也有轻功,却不像后世武侠小说中描绘的那样,动辄飞跃数十上百里,当然,道法修炼到高深处,元神倒是能够神游千里。

二人坐在房顶上,任婷婷仰头望着天上的繁星,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神情说不出的低落。

段千行见此不由柔声道,“想你爸爸了?”

任婷婷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好想他,以前我总是嫌他啰嗦,嫌他管我管得太严,现在我却好想好想他再起来跟我说句话……”

段千行将她揽到怀里,轻轻抚着她的背,一语不发,子欲养而亲不待岂非就是世间最遗憾、最无奈的事情,唯有珍惜眼前,方不留遗憾。

任婷婷哭了一会儿,眼睛已经有些肿了。

段千行不得不安慰道,“你爸爸现在肯定很想你。”

任婷婷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显然不解他这话的意思。

段千行继续道,“他如果知道你也在想他,一定会很高兴,可是如果他知道你这么伤心,他一定会不高兴的。”

“他……看得见我?”任婷婷怔然道。

“当然,”段千行随手指了指天上最亮的一颗星星,“他就是那颗星星,现在正看着你呢。”

任婷婷仰头看了半晌,忽然伸手掐了他一下,“你别当我什么都不懂好不好,爸爸走后明明是要去地府投胎的。”

段千行呆了一呆,“谁告诉你的?”

“秋生大哥啊。”

段千行脸颊微微发烫,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下去,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个……他只说对一半,普通人死后灵魂确实要到地府投胎,不过……你爸爸并非普通人,我看过他的面相,他是传说中的九世善人,他的命数自跟常人不同,死后是要上天的,化成天上最亮的星星,照耀世间,也照着你。”

“真的吗?”任婷婷一脸天真的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修道之人不打诳语,我怎会骗你。”段千行肃然道。

“那为什么秋生大哥不说?”

“他修为不够,当然看不出来。”

“哦,”任婷婷脸色狐疑的盯了他半晌,终是坚定的点点头,“我相信你,我爸爸一定会在天上看着我的。”

“所以你要开开心心的,别让他老人家担心。”

“我知道了。”

望着她梨花带雨的楚楚模样,段千行的心又砰砰乱跳起来,某处蠢蠢欲动,他心里暗自责怪自己最近怎么自制力越来越差了,手上却极不老实。

任婷婷感觉到有只坏手正靠近自己羞人之处,她脸蛋羞红的低下头去,欲语还休。

“这是默认的意思么……”段千行心头暗喜,尽管有些不地道,但他一向认为花开堪折而不折是一种极其可耻的行为,最关键的是,他现在突破炼精化气,已经不用守身如玉了。

于是他的动作越来越放肆。

过得一会儿,任婷婷已经软倒在他怀中,口中呢喃道,“段大哥,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这个时候该说什么,相信任何男人都不用教,段千行自然也不用,只见他微微一笑,“不止这辈子,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会疼你,爱你。”

任婷婷的心瞬间就融化了,恨不得连人也融化到他的身体里,细若蚊呐的说道,“我们下去好么?”

段千行愣了下,随即恍然,嘿嘿一笑,抱着她纵身跳下屋顶,进房间,关门,关窗。

“段大哥,可以把灯熄了吗?我……我好难为情。”

“那怎么行,咱们都是第一次,可得看仔细点,不然以后都没法回忆。”

……

一声娇啼,一段情缘,一世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