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罡镇邪符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6 字数:3325 阅读进度:17/51

段千行与董小玉轻手轻脚的摸到任老太爷墓穴前方不远处,当看到墓前的景象时,不禁呆了一呆,只见任老太爷破土而出,身体缓缓飘到空中,而后平躺下来,一束月光飞射下来照在他身上。

这还没完,他身下的墓穴,竟飘起一缕缕灰白色气体,缓缓钻进他的身体。

由于角度问题,段千行看不清任老太爷身体表面,不过可以预见的,他的伤势正在飞快复原,力量也在逐渐增强。

段千行扭头瞥了董小玉一眼,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显你不是说僵尸没回来过么?

董小玉脸色有点小委屈,嘴唇微动,同时段千行脑海中响起她的声音,“你问我今天僵尸有没有回来过,我当然说没有,因为它是昨夜回来的,一回来就钻进土里不见了。”

段千行白了她一眼,却也恍然明白过来,原来任老太爷就藏在墓穴下方的土里,而且很显然,墓穴被人重新布置过,将痕迹都清除了,那人确实是个心思缜密之人。

望着任老太爷吸收月光和尸气的样子,段千行有些跃跃欲试,盘算了一会儿,他示意董小玉先行离开。

董小玉却扯了扯他的袖子,“你别冲动,这里是它老窝,它很厉害的。”

段千行见她依依不舍,脸上满是担忧,不禁心头一热,低声说了句,“如果我死了,就遂了你的愿,与你做一对鬼夫妻。”

董小玉怔了怔,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呢……

今晚的月亮格外通明,段千行自草丛中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柄桃木剑,这是他上山的时候带来的。

任老太爷仍旧飘在空中一动不动,似乎没有察觉,但肉眼可见的,不管是天上的月光,还是地下的尸气,吸收速度都快了不少。

段千行走到近前才看清僵尸的情形,身上的腐肉正在飞快愈合,且变得细腻、饱满,这是即将成精的表现。

僵尸本来就是尸体诞生意识而形成的产物,只是这种意识极其薄弱,跟野兽差不多,行事全凭本能,但如果这团意识渐渐壮大,便会诞生出灵智,也就是俗称的成精,有了灵智的野兽与没有灵智的野兽,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段千行没有过多的意外,毕竟是养尸地养了二十年的僵尸,资质岂同一般,他法力流转,左手掐诀,右手桃木剑轻轻一挑,一道金光激射而出,直奔任老太爷的胸口而去。

噗的一声轻响,月光中止,尸气也不再溢出,却是任老太爷翻身躲了开去,果然,他早已发现了段千行,翻身落地只在一瞬间,绿油油的眼珠子狠狠瞪着这个打断自己疗伤的人。

段千行心里有点发毛,脸上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咱们切磋切磋,点到为止。”

任老太爷显然没听懂他的话,他只知道对方身上的血气,对他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如果能吸干对方的血,比吸多少月光都管用。

他一声怒吼,张牙舞爪的朝段千行抓去。

段千行正欲掐诀施法,忽的心念一动,将桃木剑往地上一插,悠然笑道,“也罢,我先试试拳脚,看看有没有长进。”

说完疾步狂奔,中途一步跃起,一招大鹏展翅,空中时一腿弯曲,竟直接用膝盖顶了过去。

任老太爷速度虽快,但手脚不灵活,根本无法招架,砰的一声,磕到了下巴,身形后仰。

段千行顺势欺身,又是一脚踢出,他人在空中,无处借力,这一脚完全凭借自身力量。

任老太爷再也无法定住脚跟,不由自主的滑了出去,最后摔到地上。

段千行飘然落地,轻轻活动了下脚踝,脸色略微有些失望,“力量似乎没增加多少啊!”

从刚刚那一脚的力道来看,比之突破前有所增长,但长得并不多。

其实他不知道,炼气化神的过程,本就只是灵魂蜕变成元神的过程,肉身是没有半点变化的,而他所修炼的冥月天王经太过玄妙,所以肉身才会跟着蜕变,但这个蜕变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力量有所增加已是天大好事。

任老太爷怒吼一声,双手猛地一拍地,身形陡然立起,裹着一股劲风朝段千行冲过去。

段千行怡然不惧,九叔能靠拳脚把僵尸打趴下,他也想试试。

一时间,腥风阵阵,黄土翻飞,一人一尸近身搏斗,任老太爷虽然四肢僵硬,但速度快,力道极大,且肉身强横,而段千行身法灵活,所练的伏羲八卦拳又是以柔克刚的功夫,打了个不相上下。

不过段千行心中却极其不爽,要知道这任老太爷在九叔手下可是没撑过几招的,而且它已被九叔打伤,自己居然才跟它打个平手,这如何能忍?

如果九叔在此,并知道他心中想法,一定会赏他后脑勺一巴掌像你这般全凭肉身与僵尸硬碰硬,居然还能不落下风,已经是个怪胎了!

确实,段千行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肉身力量已经可以比拟僵尸,虽然只是一个初出茅庐,且受过伤的僵尸。

当然,九叔之所以能够举手投足间打得任老太爷生活不能自理,一是因为他修为深厚,一拳一脚自带道家青龙气,对僵尸有着极大的克制效果,二是任老太爷才刚刚出来,力量尚未完全苏醒。

段千行打了一会儿,见自己奈何不得这僵尸,只好打消用拳脚消灭它的念头,正好左近不远就是他的桃木剑,他闪电般拔了出来,浑身法力一转,桃木剑顿时亮起一阵金芒,他手腕一抖,刷刷刷划出几剑。

这剑虽是桃木所制,但锋利程度一点都不比精钢铁剑差,任老太爷猝不及防之下,身上多出几个口子,皮肉外翻。

段千行见此一幕,顿时心情好了不少,有了法力之后,果然跟突破之前不能相提并论,而且冥月天王经修炼出来的法力,竟好似有某种特殊效果一样,对上僵尸的铜皮铁骨,就跟切豆腐差不多。

他哈哈一声大笑,意气风发,桃木剑横挥直扫,金光四溢,任老太爷被逼得连连后退,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再也不敢接他一剑。

盏茶时间过去,段千行瞅了个机会给它一脚,身形凌空飞起,就要一剑结果了它,却在这时,任老太爷喉咙发出一声怪异的吼叫,跟着沙沙沙一阵轻响,其所站之处泥土翻滚,竟将它“吞”了下去。

这一变化仅在瞬息之间,段千行一剑落在空处,不由呆了一呆,脸色惊骇无比,这是什么?遁地术?

他目光微一变幻,踮起脚尖在地上划了个“敕”字,猛地一跺脚,砰的一声大响,身前不远处陡然飞出一道黑影,正是任老太爷。

段千行的眼神有些奇怪,好像才第一次见到这具僵尸一样,上上下下打量着它。

任老太爷眼中已经露出了俱意,几乎没有半点迟疑的,转身便逃。

段千行正要去追,忽然又是啊的一声惊叫传来,声音很熟悉,赫然是董小玉。

他猛地转头,只见不远处的草丛中,董小玉头顶上方悬着一道黄符,道道金色光芒垂下,正好将她罩住,她浑身竟似落入一个大火炉中一样,冒起了青烟。

段千行看看任老太爷的背影,又看看董小玉,终是肩头一晃,掠向了董小玉。

黄符固然厉害,可对段千行却没有用,他伸手拿掉黄符,董小玉白眼微翻,顺势倒在他怀中。

段千行转头四望,远远的看到一个背影正往山下狂奔,显然刚才有人围魏救赵,救走了任老太爷。

他没好气的瞪了董小玉一眼,“不是让你走远些么,怎么还跟过来了?”

董小玉气息很弱,身子都虚幻了几分,脸色白得几若透明,闻言委屈的嚅嗫半晌,“我怕你有危险。”

段千行一听,也不好再责备什么,“出手的人是谁?”

董小玉遥遥头,“他从后面偷袭我,我没看见他长什么样。”

“……”

段千行无语,抬手看了看掌心的黄符,不禁吃了一惊,“天罡镇邪符!”

董小玉登时恐惧的缩了缩身子,“拿开,快拿开它!”

段千行翻手将符箓收起,目光不由朝山下望去,嘴中喃喃道,“天罡镇邪符都拿得出来,有点意思了……”

随后他将董小玉抗在肩上,脚步匆匆的下了山。

回到任家镇,段千行本想找颗老槐树让董小玉疗伤,不想整个镇上居然一颗都没有,无奈他只好将她带回了义庄。

此时,义庄大堂门口,九叔两道剑眉皱到了一起,凌厉的目光瞪着段千行,“你是不是忘了我交代过你什么?居然还把她带回来!”

段千行一脸无辜的解释道,“刚才我遇到任老太爷,还有那幕后主使也在,她为了救我受伤,我总不能把她扔在荒郊野外吧?”

九叔闻言一惊,“你遇到任老太爷了?”

段千行努力做出一副后怕的神色,“是啊,你猜的不错,它实回到墓穴疗伤,白天的时候躲在地下我没找到,直到晚上它才出来,我跟它斗了一场,它伤势已经恢复大半,加上有人从旁协助,我根本不是对手。”

这是他路上编好的说辞,倒不是他有意藏拙,而是不这么说九叔肯定会把董小玉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