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人鬼殊途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5 字数:3243 阅读进度:16/51

究竟是不是,段千行没法证明,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小塔究竟有什么功能?

沉思半晌,他捏了个手诀,一道法力打过去,小塔轻轻晃了晃,没什么反应。

段千行摸了摸下巴,一连三道法力打出,还是无动于衷。

“是注入的法力不够,还是需要什么特别口诀?”段千行疑惑的想着,忍不住伸手去摸它。

以前他没有元神,只能用普通内视之法看到这座小塔,却从来没摸过,他早就想摸一摸了。

可就在他的手即将触及塔身时,忽然间金光大盛,小塔上传来一股极为强横的吸力。

段千行大惊失色,想要缩手已是不及,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段千行甩了甩脑袋,驱散脑海中的眩晕,举目望去不禁呆了一呆,这是一处金碧辉煌的空间,空间极大,少说也有二三百丈宽,六面墙壁上闪烁着神秘无比的金色符文。

整个空间十分空旷,一眼就可以望到尽头,段千行回头扫了一眼,背后的墙壁上有一道金色大门,大门上方刻着一个大写的“壹”字,他立时明白过来,这里应该是天地玲珑塔的第一层。

他不禁有点失望,实在是这里太空旷了,什么都没有。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很快他就变得狂喜,因为他想到这第一层是干什么用的了,储物。

关于储物空间,他并不陌生,且不说他上辈子看过许多仙侠小说,来到这个世界后,在与地府勾魂使者打交道的过程中,也曾见过牛头马面使用储物空间,他可是眼热很久了。

压下心头的喜悦,段千行四下转了一圈,发现一个通往第二层的楼梯。

他面色一喜,匆匆上了楼梯,楼梯尽头,有一层几近透明的光膜,他迟疑了下,穿了过去。

身体穿过薄膜的瞬间,只觉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段千行打了个冷颤,抬眼望去,不禁张大了嘴巴,半晌合不拢嘴。

这第二层的空间竟与第一层差别极大,首先是环境,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青黑色气体,用鬼气阴森来形容也不为过,其次是大小,竟一眼望不到头,最后便是这处空间被分割成无数大大小小的格子,每一个格子数丈到数十丈不等。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第二层的空间就像一个囚笼。

段千行瞠目结舌的看了半晌,不禁开始寻思这空间的用途,“囚笼?难道是关押妖魔鬼怪的地方?”

他不大确定,只好先将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决定先去看看第三层。

约莫一个小时过去,段千行找遍第二层,总算找到去往第三层的楼梯,但让他失望的是,楼梯入口多了一层光膜,他根本无法穿过。

看来以目前的修为,只能上到第二层。

段千行在第二层闲逛着,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因为不管是第一层的储物空间,还是这第二层疑似囚笼的空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操作,先前被吸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试过了,法力打在小塔上根本没用。

思绪良久,段千行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自语道,“这塔一定有某种特定的催动法诀,只是我没找到而已。”

想到这他眼前一亮,匆匆回到第一层空间,从大门所在的墙壁,一点一点的开始找起。

为什么他要回第一层找,因为他有种感觉,如果第一层找不到,那么肯定也不会在第二层。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段千行总算将第一层的墙壁找了个遍,连地板和天花板也没有放过,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找到,他不由有些丧气,难道说自己的想法不对?根本就没什么法诀?

他现在的心情,就像一个极其风骚妩媚的女人在他面前搔首弄姿,衣服脱了,裤子也脱了,就是死活不让他进,个中滋味,实在难以描述。

段千行回到金色大门前,摇头叹了口气,现在外面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自然不可能继续耽搁下去,事实上他连怎么出去都不知道,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门应该可以离开。

他抬手推了推大门,纹丝不动,他没有意外,双手掐诀,便想打出一道法力试试,但他忽然鬼使神差的一扬手,法力打到了大门上方的“壹”字上,登时间,一阵刺目金光亮起,跟着空中凝聚出一个个金色蝌蚪文字。

段千行顿时狂喜,仔细盯着这些蝌蚪文字,即便一个字也不认得,他也要将它们记下来,却在这时,金色文字一阵抖动,如同蝌蚪一般迅速游了过来,一下扎进他的脑袋中。

这一变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一晃眼的功夫,蝌蚪文字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他还未来得及细查,眼前一黑,周围景象大变,再睁眼时,已经出现在董小玉的墓前,天上月明星稀,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是一天过去。

段千行哪顾得上现在是什么时候,沉浸心神,果然,在小塔旁边还多出一物,却是一本薄薄的金色书册,上面的字他同样不认识,却明白它的意思,赫然是,“玲珑诀”。

他用意念翻开书册,细细浏览起来。

半个小时后段千行长长吐了口气,眉梢眼角尽是喜意,这玲珑诀不是他物,正是炼化天地玲珑塔的口诀。

口诀共分为七层,对应着七层空间,每炼成一层口诀才能炼化一层宝塔,并使用相应空间的功能,那第二层的功能在口诀中也有提及,跟他猜想的差不多,是个囚笼,但只能收摄、囚禁鬼物,对其他妖魔无效。

至于第三层空间……他还无法得知,因为他仅是想上一想第三层口诀便觉得头晕目眩,这明显是修为不够,暂时无法参悟的表现。

“公子何事如此高兴呀?”一个轻灵的声音响起,却是董小玉不知何时来到段千行身旁,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

段千行收敛思绪,看了看天色,已是月正中天,他又扭头朝任老太爷墓穴所在方向看去,口中问道,“你今晚有没有看到过僵尸出来?”

董小玉摇摇头,“没有,这里一直很安静。”

段千行皱了皱眉,“看来它是不会回来了。”

“你是说任老太爷么?它当然不会回来了。”董小玉轻笑着说了一句,这个女人确实很美,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总是那么楚楚动人,撩人心魄。

段千行听她话中似有什么深意,不由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董小玉俏皮的眨了眨眼,“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段千行怔了怔,“你告诉我的话,我会感激你,多给你烧些香烛纸蜡,逢年过节再送你金桥元宝,如果你还不满足,我还可以烧个男人给你。”

“呸!”董小玉啐了一口,“谁要你烧什么男人,我只要你!”

段千行目光微闪,愁眉苦脸的叹道,“小姐,你别玩我了好不好,你要想吸阳气,随便找个男人不可以么?”

董小玉眼波流转,脸上神情顿时委屈又幽怨,“公子,奴家从来没想过要吸你的阳气,奴家也从未吸过任何男子的阳气。”

“不管你要干什么,你去找别人好不好?”

“公子,你真的要把奴家让给别人吗?”

“我……”

段千行话未出口,董小玉幽幽叹了口气,“奴家自幼孤苦无依,得一好心的寡妇养大,因生有几分姿色,为乡绅恶霸觊觎,娘亲为了护我周全而被他们活活打死,奴家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寻了短见。”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段千行心中腹诽,但听着她幽怨凄苦的语气,又实在硬不起心肠,只好转移话茬,“你不去投胎,可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董小玉神情突然变得有些羞涩,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奴家的心愿……便是寻一个如意郎君嫁了。”

段千行脸色一黑,“所以你就找我顶缸?”

“公子在奴家最孤单、最凄苦的时候,给了奴家三柱清香,从那时候起,奴家便认定了公子,此生非君不嫁。”

“可我们……人鬼殊途。”段千行试图说服她,也在说服自己,望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又听她既是情话又是誓言的决绝话语,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了一些。

董小玉泫然欲泣,“反正奴家已经立誓跟着公子,你若不喜,便打散奴家的魂魄吧。”

段千行默然,他自不难想象,一个无亲无故的人,活着的时候没人关心,死后更没人关心,那是何等的折磨,何等的痛苦,也难怪她会因为区区三炷香而这般执着了。

但人鬼殊途不是随便说说的,鬼本就是不祥之物,在三界六道中,属于下三道的存在,连畜生都不如,跟一个女鬼在一起,不但会霉运缠身,且自身阳气源源不断的腐蚀、流失,寿命将大大缩减。

段千行还想多活两年呢,又怎会这般不智,他斟酌了下语言,正要委婉拒绝,忽然一阵沙沙沙的声音响起。

他循声望去,居然是任老太爷墓穴的方向。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