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幕后主使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4 字数:3373 阅读进度:15/51

回到永生义庄,阿威已经在这等着了,此时的他鼻青脸肿,一见九叔回来,立马上前鞠了一躬,殷勤道,“多谢九叔为民除害。”

九叔摇摇头,“现在言谢为之过早,僵尸还活着。”

“还活着!”阿威悚然一惊,“表姨父不是……不是……”

显然他还不知道昨晚任家出现僵尸的事。

九叔沉吟了下,“任老爷虽然死了,可咬他的那具僵尸现在还活着。”

阿威脱口问道,“那怎么办?”

“队长人手多,不妨现在去找找。”

“我去找?”阿威一下跳了起来,但马上又讪笑道,“九叔你也知道,子弹打在僵尸身上根本没用,我们哪对付得了。”

九叔说道,“它已经被我打伤,如果你现在去的话,它伤害不了你们。”

阿威目光闪动,如果能够亲手除掉僵尸,他在任家镇的威望必定急剧飙升,那可是大大的好事,于是果断说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

“尽量去阴暗潮湿的地方找。”九叔交代道。

“知道了。”

九叔望着阿威的背影,微微摇头。

“表哥他会不会有危险?”任婷婷忍不住问了一句。

九叔摇头,“不会,他找不到僵尸。”

说完转身进了门。

安置好任婷婷后,九叔将三个徒弟叫到正堂。

“师父,你不会要我们去找僵尸吧?”文财开口问道。

九叔双手负在身后,眉头微皱,脸色沉着,似乎没听到他的问话。

段千行也在沉思,整件事情很明显有人在背后搞风搞水,先是义庄救走僵尸,转眼任发就死了,然后昨晚那僵尸已被打成重伤,灯光突然熄灭,跟着僵尸就不见了,继而任家发生火灾,要说背后没有人在操纵,谁也不信的。

想到昨晚的事,他心里还有些疑惑,九叔的功力那么深,灵觉六识都很强大,居然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救走了僵尸,简直不可思议,不由问道,“师父,昨晚大厅灯光熄灭的时候,难道你没察觉到什么?”

九叔摇头,“问题就在这了,当时我确实没感觉到有人进入大厅,也不知道僵尸是怎么消失的。”

段千行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它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九叔想了下,“养尸地出来的僵尸与普通僵尸不同,或许它拥有某种特殊能力,或许救它的人使用的办法极为巧妙,这都是有可能的。”

秋生问道,“你们说那个救走僵尸的人会是谁?”

文财摇头表示不知,段千行冷笑一声,“除了阿忠还能有谁,他无端诬蔑我跟师父就是为了拖住我们,好让僵尸有机会杀人。”

九叔迟疑了下,“阿忠确实有嫌疑,但我观察过他,不像玄门中人。”

段千行翻了个白眼,“师父,玄门中人又不是个个像你这样,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可能是当年那个风水先生的后人,并没有修炼过道法,养尸地也不是他布置的,他只是因势利导而已。”

九叔仍旧有些怀疑,秋生笑道,“他是不是那个风水师的后人,咱们查一查他的底细不就知道了,这种事还得问任小姐。”

很快段千行就去把任婷婷叫了出来,九叔问道,“任小姐,你知道那位阿忠的来历么?”

任婷婷皱眉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自我懂事以来他就在我家了,平时都叫他‘忠叔’,我爸爸叫他‘阿忠’或‘任忠’,别的我就不知道了,你们打听忠叔做什么?”

众人一阵失望,九叔没有说话,段千行解释道,“我们怀疑他就是当年那个风水先生的后人……”

“风水师?”任婷婷一脸茫然。

段千行只好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跟她说上一遍,任婷婷听后小脸都白了几分,“你们的意思是这是当年给我爷爷看风水那个风水师设下的局,为了二十年后杀我爸爸?”

“不止。”段千行摇摇头,“还有你,他要任家绝后。”

任婷婷秀眉蹙在一块,脸上尤有三分不信,对于她来说,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点。

段千行没有多说,话锋一转,朝九叔问道,“师父,昨晚那僵尸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这个问题在他心里都憋一天了,昨晚九叔的表现确实太过“神勇”,那僵尸被他三拳两脚打得几乎散架,根本就不像养尸地养了二十年的僵尸,跟普通僵尸也无甚区别,难道九叔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境界?

说起九叔的修为,那也是个迷,段千行几次旁敲侧击的问他,他都没有透露丝毫。

这次当然也不会透露,只听他解释道,“那是因为任老太爷刚刚从养尸地出来,力量尚未完全苏醒,一旦等他喝足了人血,力量完全苏醒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

段千行恍然,原来是没喝够人血的原因,忽然他面色一变,“那救它的人,定会想方设法找来足够的人血喂养它!”

九叔说道,“不错,这才是我担心的地方,想要得到大量人血势必要杀人,僵尸一旦喝到人血,非但伤势好的很快,力量也会极快增长。”

“那怎么办?”秋生问道。

九叔沉吟半晌,“这样吧,你们三个分头行动,秋生回任家探一探阿忠的底细,并监视他,文财去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命案发生,有没有家畜成片死亡,千行……”

说到这他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

段千行心念一动,“师父要我去看看那个蜻蜓点水穴?”

九叔继续道,“不错,蜻蜓点水穴算是它的出生地点,如果它受了重伤,多半会返回那里疗伤。”

这自然是件极其危险的事,如果僵尸真的在那里,段千行很可能直接撞上。

不过他一直都没机会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料想对上一只受了重伤的僵尸应该没有问题,遂答应道,“我去。”

“我也去。”却是任婷婷开口了。

本来她最合适的是跟着秋生回任家调查阿忠,但她却想跟着段千行。

段千行还没说话,九叔摇头,“不可,任小姐你要留在义庄。”

“为什么?”任婷婷脱口问道。

九叔沉吟道,“无论如何那僵尸都会再来找你,你只有留在义庄才最安全。”

任婷婷还待争辩,段千行给她使了个眼色,她只好乖乖答应下来。

这时文财多了句嘴,“我们三个都有事,师父你做什么?”

九叔瞪了他一眼,“我当然是守在义庄等僵尸上门,要不你来?”

文财吓了一跳,急忙摇头,任婷婷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很快三人分头行动,秋生向任婷婷询问了任家仆人的情况便去往任家,文财在镇上四处乱逛,段千行则独自上山。

一个小时后,段千行出现在任家的坟场,任老太爷的坟前,棺材被抬走后,这个墓穴就一直保持着原样,他在穴坑里检查了一遍,又四处转了几圈,均没有发现僵尸的踪迹,这也难怪,大白天的,僵尸怎么可能出来。

“难道我要在这等到晚上?”段千行挑了挑眉,如果僵尸回到这里疗伤,白天肯定是藏在某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晚上才会出来。

当然,这只是假设,那幕后主使既然知道九叔的名号,显然不难想到他们会来这守株待兔,多半会把僵尸带到别处疗伤。

段千行来到董小玉的墓前,轻轻拍了拍她的墓碑,“董小姐,那天晚上谢谢你了,可惜我今天没带香烛,不然请你吃个饱。”

如果有第二个活人在此,一定会被他这话吓得腿软。

过得一会儿,墓中传来一个幽幽叹息声,“当不得公子言谢,公子还能有心来看看小女子,小女子感激不尽,怎敢奢求更多。”

语气幽怨得不像话。

段千行没上她的当,轻笑道,“董小姐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助你去投胎。”

董小玉又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段千行也觉得有些不地道,一时兴起惹了人家,却又不理不管,颇有种不负责任的感觉。

左右无事,他干脆盘膝坐在董小玉墓前,厚着脸皮说道,“董小姐,我在你家门口打个坐,你可帮我看着点,有什么孤魂野鬼过来,及时叫我一声。”

董小玉没有答话。

段千行笑了笑,五心朝天,双目缓缓闭上,自从突破之后,他一直找不到机会研究一下脑海中的小塔,眼下正好抽空看看,这里虽是坟场,但大白天的孤魂野鬼也不敢出来。

心神一凝,周围景象大变,段千行出现在一处虚幻的空间中,光线昏暗,更远处一片漆黑,看不清尽头有什么,脚下是一片汪洋,幽黑的海水翻来覆去。

这片空间正是他的意识海,出现在意识海中的,是他的一缕元神,这是一种元神内视之术。

段千行身前不远处,凌空悬着两物,一本样式古朴的黑色书册,一座金光流转的六角小塔,书只有半部,塔有七层。

书册封面写着五个大字,塔尖也刻着五个小字,都是一种不知名的字体,不过段千行却认得它们的意思,分别是“冥月天王经”和“天地玲珑塔”。

段千行仔细端详着小塔,有些怪异的想道,“这不会是托塔李天王手中的那座宝塔吧?”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