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突发火灾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3 字数:3305 阅读进度:14/51

段千行没有说话,猛地一跺脚,身形拔地而起,空中时双膝一曲,朝僵尸的背部跪下去,膝盖本就是最硬的骨头之一,这一下挨实了,纵是铜皮铁骨,恐怕也会腰折,当然,被僵尸压在底下的阿威就会更惨了。

阿威自然明白这一点,却又无法动弹,目露绝望之色。

电光火石之间,僵尸似乎有所察觉,居然裹着他的身子翻身一滚。

砰的一声,段千行膝盖着地,石砖碎裂,烟尘四起。

“太好了,太好了,”阿威瞬间松了口大气,从未觉得这个表姨父是如此亲切,哪怕他现在面目狰狞,哪怕他要吸自己的血。

“靠!本来你让我随便打一顿出出气也就是了,现在老子不把你打瘸老子就不信段!”段千行膝盖并不疼,但面子却蒙受极大的损失,语气森冷的骂了一句,翻身而起一拳击出。

砰砰砰一阵乱响,犹如七八只手围着任发,拳拳到肉,捎带着连阿威也一起揍了。

阿威痛哭流涕,惨叫连连,他想脱离战场,但任发不给他机会,段千行也不给他机会,每次他想见机跑脱,都会莫名挨上一脚,或者被飞来的任发扑倒。

九叔和秋生站在一旁,秋生心底不住发凉,暗自下了个决定,以后千万不能得罪小师弟……

九叔皱了皱眉,忽的喊道,“你再耽误一会儿,任家可就有难了。”

段千行顿时想起任婷婷,心头一紧,力贯双腿,一脚将任发踢飞。

九叔手腕一抖,桃木剑激射而出,直将任发钉在墙上,而后屈指一弹,一道金光划过,任发尸体噗的燃起大火。

段千行见此心头生出一丝羡慕,九叔的法力果然深不可测,举手投足便能施放如此威势的真火,要知道他自己施放一般真火法术还必须借用火符,如果是更高一级的三味真火,那是想都别想的事。

不过他并不灰心,有冥月天王经在,他自信迟早能够追上九叔的脚步,甚至超过他,至于这次突破实力到底增长了多少,他现在还没谱,实在是这任发太弱了点,不知是刚变成僵尸的缘故,还是他太强的缘故。

前后不过数个呼吸的功夫,任发化成了灰烬,九叔立刻说道,“去任家。”

段千行临走前回头瞥了一眼遍体鳞伤的阿威,嘴角一咧,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齿。

阿威瞬间打了个寒颤,心底拔凉拔凉的。

段千行一行人赶到任家大宅,这里已经是鸡飞狗跳,仆役都做鸟兽散,只有任老太爷追着任婷婷和文财不放。

文财这厮果然是个色胚,即便逃亡的时候,仍不忘借机揩油,不过任婷婷也很警惕,丝毫机会也不给他。

段千行进屋的时候,正好看见任婷婷跌坐在地上,僵尸任老太爷张牙舞爪的去抓她,而文财却想从后面去抱她,那两手的目标,赫然要从她肋下穿过,不用想也知道会落到什么位置。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段千行暗骂一声,飞身一脚踢在任老太爷背上。

这一脚与先前踢任发那一脚何其相似,任老太爷猝不及防之下,身形扑了出去,正好撞上文财,二人抱着滚了几圈才堪堪停下。

段千行急忙将任婷婷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任婷婷虽然坚强,可在心上人面前,瞬间就变得软弱无比,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今天刚刚经历丧父之痛,今晚又被吓了个够呛,再坚强的女人也承受不住这种打击。

“好了好了,没事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段千行好言安慰。

慢进来一步的秋生见此,不由哀叹一声,“看来是没希望了。”

至此他彻底打消了对任婷婷的念头,别的不说,想起段千行刚才在监狱的表现,他就觉得毛骨悚然。

九叔肩头一晃,已然迎上僵尸,那任老太爷铜皮铁骨,力大无比,但在九叔面前却好似不管用了,一拳一脚就跟打在豆腐上一般,僵尸怒吼连连,却又不住退避。

文财得救之后,急忙跑了过来,却见任婷婷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段千行怀里,不由面色微滞,讪讪道,“任小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段千行瞪了他一眼,淡淡道,“二师兄,以后你再这般,可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

他这人是有点自私的,讲义气可以,可一旦别人打他女人的主意,他便六亲不认,翻脸是一定的。

文财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略有些委屈的解释道,“小师弟你别误会,我也是为了救她……”

但见段千行的脸色仍然有些冰冷,他只好悻悻闭了嘴。

任婷婷心里泛起一丝甜蜜,似乎怕段千行误会,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他脸色才稍有好转。

忽然砰的一声大响传来,众人转头望去,却是茶几被砸的粉碎,任老太爷摔在地上,四肢抖个不停,想要动弹却又动弹不料,因为他的手脚已经完全软了下来,赫然被九叔打得快要散架了。

九叔双手掐诀,在眉心一点,指尖陡然冒出一簇三色火苗,火苗很小、很细,还不到小拇指的一半,但周围虚空模糊,一股热浪迅速传开,厅中的温度瞬间飙升几倍。

“三味真火!”段千行骇然出声,这三色火焰赫然是一门极其高深的术法,也是传闻中的仙家妙法,三味真火。

九叔正要将三味真火打到僵尸身上,却在这时,大厅骤然一暗,只剩九叔手上那缕纤细的火苗伸缩不定,周围已是一片漆黑。

“发生什么事了?”段千行问道。

这个时代的电灯虽是一种奢侈品,但任家作为有钱人家,倒也不难搞到,大厅中的照明设备正是一种电灯。

怀中任婷婷说道,“可能是电闸坏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柜子里有煤油灯,我过去拿。”

这灯熄得有些蹊跷,段千行自然不会让任婷婷单独离开,“我跟你去。”

九叔手上的火苗很快也熄灭了,段千行摸出一张符纸,轻轻一搓将其点燃,二人借着火光很快找到煤油灯,大厅中再次恢复了光亮。

众人四下一环顾,赫然发现,僵尸已经不见了。

九叔眉头一挑,尚未开口,忽然一个惶急的声音传来,“不好了,走水啦,走水啦!”

“走水?”段千行一愣,秋生却是跳了起来,“快跑,着火了!”

段千行登时反应过来,原来走水就是失火的意思,当下一把抱起任婷婷,几个闪动离开大厅,果然,一股浓烟扑鼻而来,左侧的房屋已经燃起了冲天大火。

他下意识的朝九叔看去,“师父,你快施法救火啊。”

九叔脸色一黑,“你当我是神仙不成?”

……

大火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扑灭,这得益于任家的仆人很多,也因为镇上的居民很热心,火光一起,八方支援,看得出来,任发在任家镇的声望还是很高的。

至于起火的原因,似乎是电闸出了问题,实际上段千行师徒几人均心知肚明,一定是那个故意放跑僵尸的人再次出手了,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那个诬蔑段千行的阿忠。

此时天色大亮,救火的镇民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任婷婷望着被烧掉一半的大宅,泫然欲泣。

段千行轻笑道,“你可别告诉我,你家的财产都在那一半被烧掉的房子里?”

任婷婷一愣,随即摇头,“那倒没有,房产地契都在……”

话未说完,段千行忽然伸手捂着她的嘴,微微朝旁边瞥了一眼,那里站着一个人,正是阿忠。

任婷婷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段千行继续道,“那我就放心了,我还真怕以后养不起你。”

“哼,”任婷婷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才不要你养哩,说不定以后还是我养你。”

“真的?”段千行神色一正,“那真是太好了,小生决定以身相许,报答小姐的包养之恩!”

“呸,”任婷婷啐了一口,娇声骂道,“谁要你以身……以身相许了,你这个大色狼,什么包养,难听死了。”

段千行嘿嘿一笑,“真的不要吗?那我可找别人去了,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任婷婷一手叉腰,一手掐在他的软肋上,“好你个负心贼,你说,你要找谁去?”

“嘶,不敢了不敢了,我谁也不找就找你。”

……

二人打情骂俏,不远处秋生和文财相顾无言,脸色均有些发苦,多么漂亮的可人啊,关键是现在任发死了,任家偌大的家业只有任婷婷一个继承人,试问哪个男人不心动?

不过心动归心动,二人倒不敢起什么心思,秋生是因为他本身就重义气,知道任婷婷心系段千行,他也就死心了,而文财虽然好色,但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在争不过的情况下还去争,徒伤和气而已,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对段千行有种发自内心的畏惧。

任府被烧了大半,需要重建,任婷婷自不能继续住在这里,而且这里也很危险,保不齐僵尸什么时候杀回来,段千行提出搬去义庄,任婷婷忸怩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九叔三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