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突破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31 字数:3427 阅读进度:11/51

“小师弟,现在怎么办?”秋生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办,打也打不疼他,符也没用!”段千行心中腹诽,嘴上说了一句,“屏住呼吸!”

此言一出,秋生和文财立刻捏着鼻子,闭紧嘴巴。

果然,发狂的任老太爷突然安静下来,似乎在寻找三人的位置,却又找不到。

可活人不可能闭气太久,才一分多钟文财就坚持不住了,忍不住吸了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来得及吐出来,任老太爷已经扑了过去。

文财急忙闭气。

三人憋得脸色通红,段千行忍不住了,忽然手腕一抖,手中的捆尸绳陡然飞出,另一头打在秋生背上。

秋生吃痛,下意识的松开口鼻,任老太爷猛地朝他扑过去。

段千行趁此机会长长呼了口气,可才一个呼吸不到,任老太爷又扑了过来,原来秋生那边已经闭住气了。

三人自然不笨,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缓缓拉开身位,互成掎角之势,轮着呼吸。

这办法果然奏效,不过也很危险,因为任老太爷速度很快,三人每次都只能完成半个呼吸,谁要忍不住多吸半口,一定会被他撵上,那种欲求不满的感觉,简直要人老命。

段千行心念电转,苦思着对策,却在这时,一个轻柔好听的声音响起,“咦,发生什么事了?”

三人扭头望去,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站在门口,妩媚的、亮亮的眼睛扫视着大堂。

秋生与文财看到这女子便再也移不开眼。

段千行则是愣了一下,“你来干什么?”

她不是别人,甚至都不是人,她是昨晚想引他上钩而没有得手的女鬼董小玉。

董小玉上下打量着任老太爷,神情僵硬了一下,“抱歉,我不知道你们在忙,我这就走。”

说完居然真的缩了出去。

段千行呆了一呆,忽然一阵腥风袭来,眼前一黑,却任老太爷扑了过来。

原来因为董小玉的出现,三人走神之下都忘了闭气。

段千行下意识的想要闪躲,双臂陡然传来一股钻心之痛,竟已被僵尸抓住,一张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嘴巴朝他脖颈咬去。

这一变故事起仓促,文财秋生根本没反应过来,电光火石之间,段千行身子微微一弓,跟着一脚向上踢在僵尸的下巴,卡住他的脖子。

秋生回过神来,飞身而起一个鞭腿甩在僵尸头上。

文财虽然胆小,可在关键时刻还算颇有义气,急忙从地上捡起一块棺材板,拍在僵尸背上。

可二人的攻击就跟挠痒痒似的,根本无济于事,任老太爷死死抓着段千行的手臂,怎么也不肯松开。

段千行手臂生疼,就像被活活撕下一块肉一样,脑海中已有阵阵眩晕感传来,他心中一凉,中尸毒了!

“让我来!”斜刺里忽然飞来一条白色绸带,瞬间卷着僵尸的脖子,往后拉扯。

段千行瞥了一眼,出手之人正是董小玉,她不知何时躲到了大堂正梁上,此时正用力拉扯绸带。

这女鬼法力居然不弱,力大无穷的僵尸被她扯退了好几步,可那双干枯的手还是没有放开段千行的意思,董小玉有些急了,忽的朝秋生娇叱道,“还不帮忙!”

“哦,可是怎么帮啊?”秋生倒是想帮忙,可绸带是从房梁上飞下来的,他又够不着。

段千行一只脚撑着任老太爷的脖子,空出的一脚忽然跳起,脚尖在地上划了个太极,猛地提腿一脚踢在任老太爷小腹。

脚底黄光一闪而过,砰的一声,一人一尸同时倒飞出去。

段千行落地之后,也顾不得查看伤势,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只见任老太爷正被绸带拖着往后退。

“若是能够将它吊到梁上……”段千行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将任老太爷吊起来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可惜,董小玉的目的尚未实现,任老太爷脖子忽然一涨一缩,浑身尸气翻腾,绸带瞬间四分五裂。

段千行见此心头一动,绸带不过是董小玉用鬼气凝聚之物,如果用上捆尸绳呢?

想到这他抓起地上的捆尸绳,在绳子一头打了个活扣,口中喊道,“秋生,先制住他。”

秋生虽不知他要做什么,但值此关头也没有过多考虑,飞身扑到任老太爷背上,双手双脚分别锁着他的四肢。

任老太爷正要挣扎,段千行已将捆尸绳甩出,套住它脖子用力一扯,活扣变死结。

而后他飞檐走壁,顺着顶梁柱爬上正梁,将绳子穿过大梁,最后飞身下落,一系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任老太爷瞬间被吊了起来。

段千行落地后,由于没有借力点,捆尸绳差点脱手,他只得将绳头在腰上缠了一圈,极速后退。

至此秋生和文财也明白他的意图了,急忙上前搭手,三人总算将捆尸绳绑在另一根柱子上,而任老太爷也被吊到六米多高的空中。

僵尸关节僵硬,四肢无法弯曲,任老太爷双手上下摆动,却怎么也解不开脖颈上的绳子,而捆尸绳本就有压制尸气的效果,它的尸气根本无法震断捆尸绳。

不过它身体在空中摆来摆去,时间长了还真有可能被它挣脱,段千行心念转动,“大师兄,镇尸符!”

此前他曾画了三张镇尸符,他那张已经用了,秋生和文财的还没用,秋生立刻会意,“文财,送我上去!”

秋生借文财之力高高飞起,将镇尸符贴在任老太爷额头。

几乎与此同时,段千行咬破指尖,凌空一划,一滴精血飞出,落在镇尸符上,一道黄光闪过,任老太爷彻底安静下来。

段千行目光一闪,掏出一张黄符,轻轻一搓,符纸自燃,他正要将其丢出去,秋生猛地抓住他的手腕,“你干什么,烧了它怎么跟师父交代?”

段千行哼了一声,终是将火符熄灭。

“小师弟,你的伤怎么样了?”文财问道。

段千行这才想起先前受伤之事,低头一看,两只手臂各被划出五道深痕,皮肉外翻,没有流血,但伤口已经变成黑色,看着甚为凄惨可怖。

“糟糕,小师弟你中尸毒了!”秋生惊呼道。

“这没什么,你们在这看着僵尸,我进去疗伤。”

秋生二人连连点头。

段千行走了几步,忽然回头朝房梁上方望去,“你还不走?”

董小玉身形缓缓飘落到他面前,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人家救了你,你就这么对待人家?”

秋生和文财呆呆望着这一幕,均是好奇不已。

段千行耸了耸肩,“那行吧,反正我师父就快回来了,走不走是你的事。”

董小玉迟疑了下,终是跺了跺脚飞身离开,“我还会再回来找你的。”

秋生一副色授魂与的神情望着董小玉的背影,口中问道,“小师弟,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漂亮,又这么厉害的女孩了?你不要可以介绍给我们啊!”

文财搭腔,“是啊是啊,介绍给我们。”

他们居然到现在都还没看出那是个女鬼。

段千行没好气的瞪了二人一眼,“你们想认识她?自己去问。”

二人顿时垂头丧气,连人家叫什么,住哪都不知道,上哪问去。

段千行懒得理会这两个奇葩,回到自己房间,取来糯米,敷到伤口上。

“滋滋滋”,一阵青烟冒起,疼得他大汗淋漓。

将伤口包扎好,他便马上盘膝坐到床上,运起了冥月天王经。

尸毒入体,糯米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他必须活血运气,将尸毒彻底逼出体外。

但很快,令他惊异的事情发生了,冥月天王经刚刚运起,全身精气迅速沸腾,竟然将尸毒、尸气一并吸了过去,裹挟着奔走全身经脉。

段千行吓了一跳,想停却发现停不下来,更叫他吃惊的还在后面,一个大周天后,体内的精气赫然壮大了一分,一滴黑血自伤口溢出。

“难道说,冥月天王经能够吸收尸气中的某种能量,并将有害的尸毒过滤出来?”段千行喃喃一声,眼睛越来越亮,随即将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再解开,继续运转冥月天王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段千行手臂上已无黑血流出,伤口也变成了鲜红之色,忽然他经脉剧震,丹田传来咔的一声轻响,仿佛一层什么膜被捅破了,登时间,全身毛孔舒张,通体舒泰。

段千行感觉自己灵魂在飘,前后两辈子都没这么舒服过,他知道自己突破了。

凝神内视,他能发现经脉中的精气正在极速消失,取而代之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水滴,这些水滴先附在经脉壁上,越来越多,两滴变一滴,最后变成涓涓细流,汇聚到丹田。

观察着丹田的变化,段千行心里说不出的激动,三年多了,终于迈出这一步了,他真想跳起来翻两个大跟头!

不过眼下还是先稳固境界再说。

两个小时过去,段千行睁开眼睛,眼有神光,一闪而过,他暗自告诫自己,炼气化神只不过刚刚迈进修行的大门,前面都是打基础,实在不值得骄傲。

说是这么说,他还是忍不住跳起来翻了两个大跟头,心情这才稍微平复。

瞥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段千行松了口气,随即又是一阵激动,“冥月天王经竟然还有驱除尸毒的作用,那我以后岂不是再也不用怕尸毒了!”

这时,屋外忽然传来秋生急促的声音,“小师弟,大事不好了!”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