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修行境界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29 字数:3386 阅读进度:9/51

走到门口时,任婷婷又想起什么,回头小声交代道,“我先出去,你过会儿再出来。”

段千行微微点头,二人从她的闺房中出去,她又换了衣服,实在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虽然他并不将任发放在眼里,可九叔还在啊,他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九叔又敬又怕。

任婷婷打开房门,做贼似的伸出小脑袋看了看,快步离开。

段千行将她先前塞给自己的珠宝放回原位,又等了几分钟才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却在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你在小姐房里做什么?”

段千行猛地回头,赫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身材瘦高的中年男子,穿着一声灰色长袍,脸色白的有点不正常,加上他此时背光而立,看上去跟个鬼一样。

乍一看之下,段千行也被吓了一大跳,随即长长吐了口气,恼怒道,“你是鬼啊,躲在这吓人?”

中年男子哼了一声,抓着他的手臂就往外走。

“放开我,”段千行瞬间脾气就上来了,一把甩开他的手,“我自己会走。”

二人来到正厅,任发已经换了身便服,看样子正要跟九叔出去。

任婷婷站在任发身旁,目光不时撇向二楼的走廊,当见到段千行时,她微微松了口气,但下一刻她面色剧变,段千行身后居然还跟着任府的管家忠叔,他被发现了吗?这可怎么办呀?

段千行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二人下了楼梯,忠叔马上走到任发身旁,低声耳语几句。

任发听后吃惊的看向段千行,怒声道,“不知贤侄进入小女的房间,意欲何为?”

此言一出,众人惧是一惊,九叔一脸愕然,随即脸色一沉,“千行,怎么回事?”

任婷婷心都快跳出来了,一咬牙,她站到段千行身前,“爸爸,是我叫他去的。”

“哦?”任发一愣,“为什么?”

“我……他……”任婷婷心念电转,忽然眼前一亮,“他说对做胭脂水粉感兴趣,我就让他去帮我取来,我好教她。”

任发是何等人物,这种谎话一眼就能看破,不过眼下还需要借重九叔,遂顺坡下驴,“原来是这样,你也太胡闹了,这种事怎能劳烦客人?万一遇到品行不端之人,你可要吃大亏的。”

说到后半句时,意有所指的瞥了段千行一眼,他可以不追究此事,却要敲打一下段千行,知女莫若父,他又怎会看不出女儿的一些心思。

九叔脸色黑成了锅底,“千行……”

话未说完,段千行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九叔面无表情的看了任发一眼,“任老爷,小徒多有得罪,贫道这就回去教训他,寻找墓地之事明日再说吧。”

他固然觉得段千行的行为有所不妥,但徒弟被人当面指责品行不端,他也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哎,九叔……”任发还待开口,九叔已经走了。

任家大门外,段千行双手抱胸倚在墙边,脸上已经没了刚才的气愤,似乎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九叔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段千行摊了摊手,“真不关我事,任小姐叫我进去的,我什么也没做。”

九叔脸色稍缓,“那你为何不解释?”

段千行脸上闪过一丝淡漠,“他已经先入为主的觉得我不是好人,我解释了有什么用,更何况我做事不需要跟人解释。”

九叔叹了口气,“千行,心气高不是什么坏事,但过刚易折,人生在世只要秉持本心即可,许多时候该低头还得低头。”

段千行默然不语,他心气高吗?当然高,他穿越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除了九叔之外几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别说任发只不过一个小小的乡绅,就算那些军阀头子,他也不会高看一眼。

当然,九叔说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他心气再高,遇上真枪的时候,还不是一颗子弹的事,所以……先苟着点吧,嘴中回道,“我知道了。”

九叔自然知道他敷衍的成分居多,无奈的摇摇头。

段千行移开话茬,“师父,你这就出来了,那任老太爷怎么办?万一……”

话未说完,九叔瞪了他一眼,“你当我会为了一时之气而害人性命么?任家的山头我都已经问清楚了,我自会上山去看看,不过纯阳之地虽算不得什么灵地,但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只怕一天的时间还真不够。”

“那怎么办?墨斗网,纵使加上太极印也挡不住多久的。”

“所以你不用上山了,如果晚上我没回来,你与秋生、文财寸步不离的守着棺材,倘若它破棺而出,你们必须将它拦在义庄内,只要拖延到天亮就没事了。”

段千行听后心神一抖,他虽然知道的道法很多,但没有法力在身根本施展不出来,那可是在养尸地养了二十年的僵尸,他又怎么可能斗得过?

“师父,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办法了?你有没有什么宝物给我?”

九叔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这次出门会遇到如此棘手之事,伏羲堂的法器我一样都没带出来,为今之计,只能看你们随机应变了。”

……

段千行回到义庄,秋生仍旧一丝不苟的扎着马,文财却躺倒在一旁,听到开门声,他一轱辘翻身起来,不过当看清来人是段千行之后,偏头朝门外看了看没有九叔的身影,他松了口气,又瘫倒在地上,“原来是你啊小师弟,师父呢?”

“师父上山找墓穴去了,”段千行答了一句,在经过秋生旁边时,“大师兄你也别蹲了,还是休息一下,养足体力,晚上可有得忙了。”

秋生一愣,“忙什么?”

段千行瞥了正堂的棺材一眼,“如果今天师父找不到墓地,咱们晚上就要守着他过夜,防止他破棺而出。”

秋生长长吐了口气,站起身来,手脚都快麻木了,而文财则吓了一跳,“你是说那任老太爷可能破棺而出?”

段千行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回到屋中,盘膝做到床上,修炼冥月天王经。

这本功法是他穿越的时候就存在脑海中的,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有什么用途,他将其当做了穿越福利,三年来毫不间断的修炼,可以知道的是,这是一门道家心法,却没有记载哪怕只言片语的法术。

不过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要能炼成九叔的那些道术,在这个世界也算有了安身立命之本,万一一不小心成仙了呢?

道门有三大派别,分别是养气、丹鼎和符箓,茅山份属符箓一道,但其实所学甚杂,修行境界也借鉴了丹鼎一道的境界划分,分别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等四大境界。

传闻若突破第四层,便可证得地仙果位,白日飞升,但究竟是不是真的,没人知道,因为数百年以来,就没人亲眼见过或是留下过什么飞升的证据。

段千行自然不会追求虚无缥缈的成仙,也没什么斩妖除魔,替天行道的伟大宏愿,他只想在这个乱世中长命百岁,顺便赚点小钱,享人间富贵,如果运气再好一点,有个三妻四妾什么的,那就更完美了。

从他这三点追求不难看出,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俗人。

也许有人会说,难得穿越一次,不做点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实在浪费机会,比如他拥有后世历记忆,可凭借先知先觉,投靠一方军阀,挽大厦之倾倒,立不世之功勋,也可以利用后世的先进知识,经营一方势力,争霸天下……

其实这些段千行不是没想过,投靠军阀?问题是民国的历史他根本记不得多少,站队是件很危险的事,一不小心就会丢掉小命,事实上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不管投靠哪个军阀都极其危险。

争霸天下?更别扯了,虽然这个年代有枪就是草头王,可一旦他生出这种心思,恐怕立刻就会被枪毙,个中缘由自不必多说。

所以段千行才选择拜九叔为师,修习道法,虽然同样危险,却能够获得实力,甚至是超出想象的实力。

……

时间到了晚上,段千行从入定中醒来,体内精气又增加了一分,他已经感觉到极限了,说不定下一刻就能突破到炼气化神境界,一个他向往许久的境界。

秋生敲响了房门,“小师弟吃饭了,你要不要?”

“师父回来没?”段千行问道。

“没有。”

段千行苦笑一声,看来今晚不能睡个安稳觉了。

与秋生文财三人用过晚饭,三人就在大堂中打了地铺,准备在这睡一晚。

饭后,秋生凑到段千行身旁,“小师弟,真不是你告诉师父的?”

段千行懒得再解释什么,斜睨了他一眼,“你要不信就算了。”

秋生讪讪一笑,“师父要知道你去妓院,肯定会重罚你,我想你应该不会那么笨自投罗网吧。”

“那会是谁?”文财问道。

秋生叹了口气,“师父那么聪明,多半是我们今早回来的时候被他抓到了什么痕迹。”

文财一想也对,但转瞬又说道,“想想昨晚那滋味,就算给师父多罚几次也没什么。”

段千行淡淡道,“因为是初犯师父才罚这么轻,如果再去几次,看师父还会不会留你在伏羲堂!”

茅山门规不禁娶亲,却禁猥亵妇女,嫖娼也算,虽然昨晚没给钱。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