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竹香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27 字数:3455 阅读进度:6/51

众人回过神来,老鸨故作忧心的说道,“威队长是镇上的保安队长,手底下管着十几号人,小哥得罪了他……”

段千行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没什么事不要打搅我们。”

文财秋生倒是看得很开,转眼就将阿威的事抛到脑后,与众女吃喝玩乐。

老鸨一共招来六个女人,秋生占了三个,文财两个,最后留一个伺候段千行喝酒,秋生能说会道,长得又帅,文财虽然丑了点,可这些女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应对如常,很快气氛就热络起来。

望着二人六亲不认的样子,段千行真想过去给他们两巴掌,当然,他更想给自己一巴掌,今晚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居然答应陪他们来这种地方,要知道他的自制力可是很弱的。

“小师弟,你别光吃啊,你看看你旁边的美女,人家敬你酒你怎能不喝呢?”秋生笑道。

他口中的“美女”正是阿威找的春香,也是众女中姿色最好的,闻言幽幽叹了口气,哀怨道,“是啊公子,就算您瞧不上奴家薄柳之姿,这酒总该喝一口的。”

段千行确实看不上她,不过听她那幽怨的语气,骨头有点发酥,接过酒杯喝了一口。

秋生文财毕竟没有来过这种场合,很快就招架不住,各自带着几个女人进了里间。

“靠,两个禽兽!”段千行暗骂一声,自顾自的吃着酒菜。

“公子,咱们……”春香欲言又止。

段千行淡淡道,“你要么陪我吃,要么走。”

春香眼底闪过一丝恼色,脸上却一副委屈的可怜模样,“奴家愿意陪公子喝酒。”

其实段千行并没有表面那么淡定,毕竟血气方刚,哪是那么好忍的,可想想自己突破在即,他只能生生忍住,有了实力才可以为所欲为,没有实力说不定哪天就被厉鬼分尸了。

当然,如果身边坐的是任婷婷,或许又是另一番想法了。

酒水一杯一杯的下肚,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段千行已经昏昏沉沉。

春香伸手去扶他。

他警觉的躲开,“你干什么?”

春香委屈不已,“公子,奴家扶你进去歇息一下。”

段千行确实觉得眼皮很重,“好吧。”

被春香搀进房间,段千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春香略带鄙夷的嗤笑一声,“还假清高,别以为老娘没发现你那顶帐篷,看你的样子还是个处吧,啧啧,老娘可不客气了,谁叫你先前瞧不起老娘的。”

说话间自顾自的解开衣衫。

就在这时,铮的一声清鸣响起。

春香动作猛地一顿,回头望去,才发现身后不远处的琴桌上放着一张琴,她瞬间想起什么,脸色苍白无血,“对对对不起,我……我忘了这是你的房间,我马上……马上走!”

屋中一片静谧,过得片刻,虚空泛起波动,渐渐现出一道身影,身上穿了件白色小旗袍配一条长裙,半截莲藕般的手臂露在外面,眉目如画,清秀淡雅,她看着床上的段千行,略带嗔怪的啐了一口,“你一个大男人,怎好睡在人家的闺床上?”

女子缓缓飘到床前,伸手想要将这个不速之客挪走,可当她抓到段千行手臂时,忽然一道黄光闪过,她啊的一声惨叫,被弹飞出去。

段千行似有所感的摸了摸手臂,仍旧睡得死死的。

女子跌坐在地上,脸上闪过一丝恼意,忽然瞥见段千行袖口露出几张黄色符纸,她恍然明白过来,原来是玄门中人。

按理说她应该远远的躲开,可让这个男人一直睡在她床上也不是办法,犹豫了下,她缓缓飘到段千行身体上方,与他保持平行,檀口轻启,一缕缕几近透明的气流从他口鼻中飘出,而后进了她的口中。

段千行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渐渐的脑袋不沉了,睡意也淡去了,他缓缓睁开眼睛,不禁怔了怔,入眼之处是一张清秀脱俗的面容,以他后世的眼光来看,至少可以打九十分以上。

只是让他有点奇怪的是,这个美女对着自己摇头晃脑的是什么意思?好像在吸什么东西一样……

“咦不对,她身上阴气好重,她不是人!”段千行正想着,猛地反应过来,抬腿就是一脚,“靠,连老子的阳气都敢吸!”

“哎哟!”女鬼被踢飞到墙上,然后又摔在地上,捂着肚子痛呼不已。

段千行坐起身子,冷冷的盯着漂亮女鬼,“你好大的胆子,我不惹你,你反倒来惹我。”

女鬼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明明是你……是你占了我的床,我帮你把酒气吸出来。”

“呃……”段千行面色微滞,左右看了看,仍是怀香阁的房间,耳中隐约能听到隔壁秋生和文财弄出来的动静。

再看女鬼时,虽然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可双眼微微迷离,一副醉醺醺的模样,他顿时信了大半,颇有些不好意思,“原来你在帮我吸酒气啊,抱歉,我以为你在吸我的阳气。”

嘴上是这么说,却没有去扶她的意思。

女鬼倚在墙角,醉眼朦胧的望着他,“你现在醒了,可以走了。”

段千行假装没有听见,“你叫什么名字?”

“你问我吗?”女鬼指了指自己,“我叫竹香。”

“你怎么不去投胎?”

竹香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娇憨,“投胎?投胎是什么?”

段千行见她这副模样,不禁动了几分恻隐之心,可以想象这个女鬼生前一定是个温婉明媚的女子,可惜了,死在这种地方。

心念转动,他双手掐诀,剑指在眼前划过,双眼闪过一道毫光,再朝竹香望去,只见她脸庞清冷了几分,一双美目空洞又黯淡,发丝凌乱,衣襟被撕开一个口子,手臂和小腿上有几处烧伤痕迹。

这是天眼术,可看破一些鬼怪的真身,比如竹香现在显露出来的真身,就是她临死前的样子。

令段千行奇怪的是,竹香身上的伤口应该是被硫酸所烫,可并不致命,这女人是怎么死的?

收了法术,他问道,“你刚刚真没吸我的阳气?”

竹香吃吃一笑,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就……就吸了……一小口。”

“算你老实。”段千行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这一小口阳气至少要十来天才能补回来,心头微动,他招了招手,“你过来。”

竹香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到他面前,“叫我做什么呀?”

现在的她七分醉三分醒,似乎已经忘记刚刚被他打过。

段千行摸出一张黄符,竹香下意识的后退,他嘴中快速念了句咒语,符箓化作一道白光,一闪没入她胸口消失不见。

“你干什么呀?”竹香似乎清醒了一些,奇怪的看着他。

段千行所用的符箓叫做凝阴符,具有阻止魂体虚化的效果,是捉鬼最好用的符箓之一,不过他现在并不是要用来捉鬼,只见他伸手一把将竹香拉了过来,搂在怀中,俯身一口亲了下去。

竹香美目瞪得老大,有吃惊,有羞涩,还有几分醉意,完全忘了挣扎,甚至本能的回应起来。

段千行狠狠亲了一口,而后松开她,砸了咂舌,“嗯,你吸了我一口,现在我也吸你一口,扯平了。”

心中却是想着,除了有点冰凉之外,其他的倒跟活人差不多。

竹香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喃喃道,“为什么刚才那一刻,我觉得好暖……”

“废话,你是鬼我是人,你当然觉得暖了。”段千行心中如此想着,不过这话却不能说出来。

因为有些新死的鬼魂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或者不想面对死亡的事实,一提鬼就容易出问题,有的凶性大发,有的会把自身魂魄都吓散,所以在跟鬼魂打交道的时候,千万不能提鬼字。

他还不知道这个女鬼是什么情况,所以也就不去犯这个忌讳,看着她淡雅又妩媚的脸庞,眼底闪过一丝不舍,缓缓从怀中掏出一面黑色令牌,“认识这个么?”

令牌上刻着一副恶鬼图案,上方还有一串大写的数字拾叁萬捌仟。

竹香双目在令牌上一扫而过,瞬间醉意尽去,尖叫一声,“阴差,你是阴差!”

跟着腰身一扭挣脱他的怀抱,落地后转了一圈,下意识就要隐身,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身体无法隐去。

这是凝阴符的效果,不但可以防止魂体虚化,还可以令其隐身类法术失灵。

竹香愣愣的望着自己的身体,“你对我做了什么?”

段千行笑眯眯的望着她,“原来你不是新死之鬼啊。”

竹香脸色微一变幻,忽然屈膝跪在地上,“小女子竹香,拜见阴差大人,求大人为小女子做主。”

段千行摆摆手,“对不起,我只管阳间的事,阴间的事我做不了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你去地府,到时自有人替你做主。”

竹香闻言面色剧变,“不要,我含冤而死,至今还没手刃仇人,绝不甘心就这么喝下孟婆汤,我不去,我哪都不去!”

说完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强烈无比的戾气,整个人气质大变,与方才的温婉典雅截然不同。

更叫段千行震惊的是,她的法力也跟着蹭蹭蹭往上长,他皱了皱眉,“你身上戾气太重,再这么下去只会越陷越深,断了轮回之机。”

“呵呵呵!”竹香冷笑一阵,缓缓站起身来,“我宁愿不要来生,也要叫仇人受到千百倍惩罚,看在你是阴差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你走吧,就当从来没见过我。”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