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喝茶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24 字数:3822 阅读进度:2/51

段千行上前见礼,“师叔。”

四目停下摇铃,上下打量他一眼,“是你小子啊,怎么弄得浑身鬼气?”

四目与九叔交情甚笃,知道他是九叔新收的弟子。

段千行不想说出阴差的事,含糊道,“单独出去练了下手。”

四目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小子,有出息,嘉乐要能有你一半上进,师叔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说完打开义庄大门,一摇招魂铃,“各位大哥,先休息一天,明晚继续上路……”

“师叔,我来帮你。”

二人把僵尸安顿好,来到正堂,九叔、文财和秋生被动静吵醒,迎了出来。

三人还是老样子,九叔一字眉,小胡子,文财锅盖头,一脸老相,秋生头发偏分,五官俊朗。

“小师弟,师叔。”秋生和文财叫了一声。

九叔目光在段千行身上一扫而过,朝四目正色说道,“师弟,我们未经你同意就借住义庄,还望勿怪。”

“师兄见外了。”四目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打着哈欠回房歇息去了。

段千行也想溜,但马上九叔一声,“千行!”

他只得低着头来到九叔面前,“师父。”

九叔深深看了他一眼,“先去歇息吧,记得睡觉之前用糯米水洗洗。”

“知道了。”段千行如蒙大赦,快步离开。

没走几步,九叔忽然开口,“种善因,得善果,方成功德,胡乱强求只会业力加身,不得善终。”

段千行脚步一顿,总觉得这话别有深意,难道师父看出自己阴差身份了?小心试探道,“师父您在跟我说话?”

“我在跟空气说话!”九叔冷哼一声,负手离开。

次日天明,任家镇大街上,街道两旁是古旧的木楼、木屋,随处可见穿着短褂长袍、或窄腰小旗袍的男女。

九叔双手负在身后,后面跟着秋生、文财和段千行三人。

段千行才睡下没多久就被秋生叫了起来,说是任老爷请九叔喝外国茶。

四人来到一家西洋餐厅,服务生将几人引到二楼一张餐桌前,这里坐着一人,头发花白,大腹便便,衣着华贵,正是任家镇的首富,任发。

一见九叔到来,任发马上起身笑脸相迎,“九叔您来了,快请坐。”

九叔指了指三个徒弟,“这是三个劣徒,还不叫人。”

三人齐齐喊了声,“任老爷。”

“好,好。”任发招呼众人落座,九叔寒暄道,“观任老爷的气色,似乎有什么喜事?”

“倒也算不得什么喜事,今天早上我那丫头从省城回来……哦,她来了。”任发哈哈一笑,话说一半,忽然抬头望去。

几人回头一看,文财、秋生瞬间就呆住了。

段千行也怔了怔,来人正是任婷婷,她换了套粉色公主裙,领口略低,脖颈上挂着一串明珠,肌肤衬得雪白。

任婷婷很快注意到段千行的存在,俏脸先是一呆,而后一喜,最后又变成嗔怒。

段千行朝她眨了眨眼。

任发笑着招了招手,“婷婷过来。”

九叔只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客气道,“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是啊,好大,好白啊!”文财、秋生异口同声的接了一句,神色痴迷,文财最是不堪,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靠,没见过女人啊!”段千行心里有点小小的不爽,好像他的什么东西被人分享了一样,在桌下踢了二人一脚。

“啊哟,干什么踢我?”二人吃痛,大叫出声。

“别给师父丢脸。”段千行一句话堵得他们哑口无言。

任发对此倒不怎么反感,反而有股淡淡的得意,这说明女儿生得好,笑着介绍道,“这就是我家丫头,婷婷,快叫九叔。”

任婷婷敛衽一礼,“九叔你好。”

九叔微微点头,“你好。”

任婷婷扫了桌上的三个年轻人一眼,“这几位是?”

九叔还没说话,秋生和文财急忙自我介绍道,“我叫秋生。”

“我叫文财。”

但任婷婷根本不理会二人,目光投向段千行,“这位是?”

“他是小徒千行。”九叔终于得以说句话。

任婷婷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直接坐到段千行身旁。

秋生和文财见此,羡慕又嫉妒。

她刚坐下,段千行偏过头去,用一种又小又模糊的声音问道,“我那一千大洋呢?”

任婷婷脸上不动声色,桌下却是重重踩了他一脚,“休想。”

几人叫了杯咖啡,任发开门见山,“九叔,关于家父起棺迁葬之事,不知道你定好日子没有?”

九叔面色微凝,“这种事一动不如一静,任老爷可要考虑清楚。”

任发摇头,“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当年看风水的说过,二十年后一定要起棺迁葬,这样对我们后人才会好。”

“哎,看风水的话不能信嘛。”文财忍不住插了句嘴。

任婷婷忍不住反驳道,“那你们的话就能信了?”

“当然……”文财刚要接口,段千行反手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二师兄,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文财顿时委屈的不行,“师父,小师弟又打我。”

九叔斜睨了他一眼,“活该。”

任发也瞪了女儿一眼,“你也是,不要胡乱插嘴嘛。”

任婷婷嘟了嘟嘴,忽然瞥见段千行幸灾乐祸的笑容,她下意识的伸脚去踩他。

不过这次段千行早有准备,双腿交错将她小腿夹住。

“天呐,这个人怎么敢……”任婷婷吃惊多于羞恼,不由啊的惊叫一声。

“婷婷,怎么了?”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任发问道。

段千行迅速松开她的腿,恍若无事。

“没……没事。”任婷婷支支吾吾回了一句。

任发还待再问,这时一个服务生匆匆过来,“任老爷,陈百万来了,在那边。”

任发脸上尴尬一闪而过,“九叔,失陪一下,我有个朋友过来了,要去打声招呼,婷婷,替我招待九叔。”

任发一走,任婷婷马上朝九叔问道,“九叔,你们替人看风水一般收多少钱啊?”

九叔还没开口,文财、秋生抢先说道

“十块。”

“五块。”

任婷婷脸上闪过一丝俏皮,“可我听说,有的人帮了别人一个小忙,就要收取一千大洋的报酬。”

“谁啊,这么无耻!”

“就是,简直没人性!”

文财秋生立刻痛斥。

段千行脸色微黑,嘴中淡淡道,“如果只是帮个小忙,收取一千大洋确实有点贵了,但如果是救命之恩,别说一千大洋、就算以身相许也是合情合理的。”

“以身……呸,你想得美!”任婷婷啐道。

段千行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我只是说我自己的报恩方式,又没说任小姐也要这么做。”

任婷婷登时语塞,正好任发回来,她话锋一转,“爸爸,我想出去买点胭脂水粉。”

想了想,她又补充一句,“可以请这位千行先生陪我去吗?”

任发不疑有他,“当然可以,有劳贤侄了。”

段千行却不乐意了,“我还什么都没……”

“吃”字未出口,任婷婷在桌下重重踩了他一脚,脸上露出一抹威胁之意。

段千行无奈只得起身跟着她一起离开,如果让她捅出昨晚的事,九叔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文财、秋生也想跟着出去,九叔淡淡一句“坐下”,二人乖乖坐了回去。

西洋餐厅外,任婷婷往街上一站,肌肤晶莹,灿然生光,惹得行人驻足回望,一双双隐晦的眼神往她胸口乱瞄。

段千行心中大为不爽,忽然一把拉起她的小手。

“你……”任婷婷吃了一惊,但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他拽着冲出人群,拐进一个小巷子里,她吓了一跳,“你……你想干什么?”

心中却是想道,他不会想硬来吧?我该怎么办,要反抗吗?他力气那么大,我怎么打得过他?可不反抗的话,万一被人撞到怎么办……

心慌意乱间,她思维的重心,已经发生了奇怪的偏移。

段千行黑着一张脸,伸手就朝她胸口抓去。

“啊!不要!”任婷婷吓得闭着眼睛。

不料段千行只是扯着她的衣领往上提了提,“以后出门不许穿这么暴露。”

任婷婷呆了一呆,哼道,“要你管,这哪里暴露了嘛!”

“总之我说不行就不行。”

“霸道,封建……”任婷婷小声嘀咕一句,转过身去提了提肩带,将领口一直拉到脖子的位置。

……

下午,段千行陪完任婷婷后回到义庄,四目道长还在睡觉,九叔不知去了何处,院中只有文财、秋生二人,似乎早已在这等着他了。

“小师弟,”秋生笑眯眯的看着段千行,“你跟任小姐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文财搭腔,“看你们眉来眼去的样子,你可别说没有!”

段千行心知这二人肯定对任婷婷动了心,果断说道,“有又如何,不妨告诉你们,婷婷已经是我的人了。”

“什么?你的人!”二人一脸懵逼。

段千行点点头,“不错,昨晚我们就私定了终身。”

“呃……”二人面若死灰。

段千行嘴角微翘,迈着老爷步悠然离开。

秋生二人对视一眼,“你信他?”

“我不信。”

“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公平竞争呗。”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今天是答应给任家老太爷迁坟的日子。

九叔一早带着三个徒弟来到任家镇后山,这里有一片坟场,任发及一众任家亲属早已在此等待,任婷婷头上梳了两个小辫,身上穿了件淡黄色的圆领窄腰小旗袍,打扮普通,可在人群中仍旧十分显眼。

不过让段千行有点不舒服的是,她身边还站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头发中分,戴了副眼睛,身材微胖,应该是她表哥阿威。

“九叔,你们来了。”任发迎上四人,把他们带到任老太爷的坟前,“这就是家父的墓地。”

九叔四下扫了一眼,眉头轻轻皱起,“这个穴是谁点的?”

“这个……是家父生前的一个朋友。”任发目光闪烁。

“师父,这个穴有什么问题吗?”秋生问道。

九叔没理会他,脸色凝重的朝任发说道,“任老爷,这个穴已经发生了变化,一旦迁坟,很可能会引发严重后果,我建议还是保持原样的好。”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