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任婷婷

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作者: 非语逐魂 更新时间:2020-11-08 10:30:23 字数:3618 阅读进度:1/51

民国十三年二月十五,南方一处荒山野岭。

稀稀疏疏的月光撒在林间,段千行匆匆赶着步伐,口中骂骂咧咧,“靠,那三个老鬼真特么难缠,害老子耽误这么长时间,好在给的功德点足够多,下次又能跟地府换些好东西,就算被师父骂一顿也值了……”

他口中的师父叫九叔,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多了。

穿越之初,他得知这里是九叔的世界,果断拜九叔为师,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份完美兼职地府阴差。

今晚正是因为出去赚了点外快而耽误了时间,他必须在天亮之前赶去任家镇与九叔汇合。

正走着,忽然段千行脚步一顿,抬头望去,远处隐约有火光闪现,并伴随着一阵喊杀声。

这种情况他并不陌生,不是土匪就是军阀,常见得很,他不想管,也管不了,于是毫不犹豫的换了个方向,继续前行。

可就在这时,一个惶急的声音传来,“救命,救命啊……”

听声音是个女子,带着点破音,似乎已经喊破喉咙了。

段千行循声一望,一个纤细的人影骑着脚踏车跌跌撞撞冲过来,林中光线不明,看不清面容。

女子似乎也发现了段千行的存在,她不喊救命,反而叫道,“快跑,马匪来了……”

段千行闻言不禁愣了下,“这小妞心地还不错嘛。”

偏头朝她身后望去,两道火光疾驰而来,是两个骑着高头大马,手持火把的黑袍人。

脚踏车很快来到段千行面前,脚一支,女子娇声道,“愣着干什么,快跑啊,有马匪追来了!”

“咦?还是个小美女!”段千行借着稀疏月光打量她几眼,穿着一套白色百褶连衣裙,一头黑发平铺而下,湿气未干,五官精致,身段玲珑,只不过身上有些狼狈,连衣裙被刮破几个窟窿,露出小片雪白的肌肤。

小美女见他一动不动,反而瞅着自己身上猛看,顺着他的目光一撇,登时俏脸绯红,气道,“登徒子,爱走不走。”

说完一蹬脚踏车就要离开,但不知是她这一脚太过用力,还是脚踏车本来就已油尽灯枯,哐啷一声,踏板直接掉了下来,链条断成几截。

“呃……”小美女一惊,瞬间绝望,气呼呼的瞪着段千行,“都是你啦,这下好了,我也走不掉了。”

“吁!”高头大马在二人身前停下,马背上坐着两人,面目狰狞,一身戾气。

这两人似乎没看到段千行,目露淫光的扫视着小美女,“嘿嘿,今晚放弃那些金银财宝追出来,果然没白追。”

“不错,这么白的小娘子肯定是城里来的,能享受一次死也值了。”

小美女慌忙躲到段千行身后,带着哭音说道,“怎么办,我宁愿死也不要受这两个丑八怪侮辱。”

段千行一愣,“意思是人家长得好看点,你就愿意被他们侮辱了?”

小美女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这个!”

段千行忽然回头看着她,“你看我长得怎么样?”

小美女愣了下,转瞬明白他的意思,心中羞怒,不过下意识的打量一眼,一头漆黑短发,一双懒散中带着些许深邃的眼睛,脸庞棱角分明,嘴唇微薄,身材高大,还真是难得一见的俊生,如果被他侮辱的话……

“哎呀我在想什么!”小美女一下羞红了脸,别过头去不敢再跟他对视。

“喂,哪里来的小白脸,趁爷爷心情好,赶紧滚。”这两马匪终于看到段千行了。

段千行双手抱胸,偏头朝小美女问道,“我这里提供英雄救美业务,一千大洋或者以身相许,你要不要?”

“你……”小美女怔怔望着他,显然没理解他的意思。

这时一个马匪下了马,来到段千行面前,手里大板斧一晃一晃的,歪着头侧着耳朵,“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段千行刚要开口,马匪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一斧头劈向他面门,动作凌厉且迅捷。

不过段千行比他更快,后发先至,照裆就给了他一脚,一声令人牙酸的蛋碎声音响起,马匪身体垂直飞起。

这三年来段千行可没闲着,虽然道术修为还处在炼精化气阶段,可一身拳脚功夫已达大师级别,除了他练功刻苦之外,也得益于阴差的身份,在地府可以换到一些人间绝迹的强身药材。

马匪落地,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

小美女呆呆望着这一幕,红润的小嘴张成了“o”型。

段千行缓缓蹲下身,“这回你听清了么?”

“我……我……听……”地上的马匪支支吾吾,吐字不清。

段千行一脚踩住他的手指,用力捻了捻,“我问你听清了没?”

“听,听清了。”马匪脸庞扭曲成一团。

“他妈的,我最恨人家在我面前装逼了,好像显得你比我能装似的!”段千行骂了一声,脚腕一发力,一脚踢断他脖子。

另一个马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居然没有立刻逃跑,神情淡漠,仿佛地上死的不是他同伴,而是一个陌生人。

段千行脸色恢复淡然,回头朝小美女问道,“还有一个,你到底要不要?”

“要……小心!”小美女话未说完,忽然双目圆瞪,惊呼一声。

段千行猛地回头,只见马背上那个马匪腾空而起,双手各持一柄斧头,迅捷无比的劈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他不退反进,一个鞭腿甩在马匪肚子上,但令他吃惊的是,这一脚就跟踢在钢板上一样,一股剧痛自小腿上传来,而马匪也被震退好几步。

“嘶……”段千行吸了口气凉气,一脸震惊的望着马匪,当瞥见对方胸口的符文纹身时,他瞬间恍然,“原来是术士之流。”

术士是指一些修炼非道门术法的人,民间也叫方士,由于他们所修炼的术法多为邪术或旁门左道,一向为正道中人所不齿。

当然,术士所修炼的邪法威力不可小觑,先前死去的马匪应该是没来得及施展术法就稀里糊涂的死了。

“难怪你有恃无恐。”段千行冷笑一声,脚腕勾起地上的斧头,咬破指尖在斧刃上一划,飞身一斧劈出。

马匪见此面色大变,举起双斧格挡,“铛”的一声大响,火星四射,马匪身形踉跄后退。

段千行得势不饶人,脚踩七星步,一个闪身绕到对方背后,寒光划过,鲜血飞溅,一颗人头缓缓滚落。

“啊!”小美女何曾见过这等场面,吓得惊叫连连。

段千行没有理会她,摸出两张黄符轻轻一抖,符纸自燃,分别丢到两具尸体上,这伙马匪来头不小,他当然得毁尸灭迹。

他没注意到的是,尸体烧起来的瞬间,尸体下方钻出两条四脚蛇,微一扭曲,钻进土里不见了。

快速清理了下四周的痕迹,段千行来到小美女身前,二话不说将她揽到背上,拔腿就跑。

但这个时代可不是他那个时代,小美女瞬间脸都白了,剧烈挣扎起来,“你干什么呀,快放我下去!”

段千行恍若未闻,双手毫无顾忌的搂着两瓣小屁屁。

小美女急了,一口咬在他脖子上。

“嘶……”段千行吃痛,重重给了她屁股一巴掌,冷声道,“你给我安分点,那伙马匪不简单,说不定很快就追过来,到时我也对付不了。”

小美女松开嘴巴,没有继续挣扎,却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行了别哭了!”段千行被烦的不行,“大不了我给你负责就是,落到那伙马匪手里,你连负责人都找不到。”

段千行疾步狂奔,跑了近半小时才放缓速度,小美女低声道,“你……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她现在是羞涩欲死,马匪杀进村子的时候她正在洗澡,惊慌之下只套着一件连衣裙就跑出来了,也就是说她现在与这个陌生男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两层薄薄的布料。

而段千行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少废话,我赶时间,你家在不在这附近,在我就送你回去。”

“我家在任家镇。”

“任家镇?”段千行心头微动,“你叫什么名字?”

小美女迟疑了下,“任婷婷。”

“你就是任婷婷?”段千行吃了一惊,回头打量她几眼,还真有几分上辈子那个“任婷婷”的影子。

任婷婷一愣,“你认识我?”

“不认识。”段千行摇摇头没有多说,“算了,正好顺路,送你一程吧。”

任婷婷望了望四周的丛林,默然不语。

紧赶慢赶,由于绕了远路,段千行愣是走了四五个小时,才赶到任家镇,而此时任婷婷已趴在他背上睡着了,轻微的鼾声一起一伏,呼吸打在他脖子上,如兰般的幽香萦绕鼻间。

任家大宅前,段千行把任婷婷放下,“任小姐,任小姐,到了。”

“唔……到哪了?”

“到你家了!”段千行实在无语,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背上,居然还睡这么香,而他却累死累活的。

任婷婷渐渐清醒过来。

段千行活动了下手臂,“好了,英雄救美到此结束,承惠一千大洋,谢谢。”

任婷婷闻言冷笑一声,笃笃笃跑进大门,“想要?进来拿吧!”

“靠,过河拆桥啊!”段千行呆了一呆,这大半夜的,跟进去不被乱棍打出来才怪,反正也知道她的来历,早要晚要都一样。

不过他走后,任婷婷却又跑了回来,左右看看已经不见人影,不由跺了跺脚,“这个色胚,占了人家那么多便宜,连名字都不留一个。”

……

段千行来到镇上的永生义庄,这里是师叔四目道长的产业,九叔来任家镇就住这里。

他正想进去,忽然叮铃铃一声,跟着一个声音远远传来,“阴人上路,阳人回避……”

“四目师叔?”段千行一愣,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九叔的师弟四目道长,后面跟着一排僵尸。

(书友群六一四三零八零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