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恒等着被她欺负

小说: 我的夫君是傅恒(清穿) 作者: 小香竹 更新时间:2020-05-23 11:29:26 字数:4134 阅读进度:140/174

订阅比例达到80%即可看到最新正确章节!“与他并无交集, 只是先前曾随阿玛一起到富察家赴宴,远远见过而已, 他和鄂容安是发小, 感情甚笃, 这两位可都是咱们京城闺阁千金的梦中人呐!”

“就因为他们长得俊俏?”东珊不仅暗叹, 看来这古今中外的女子皆有共同的爱好,喜欢好皮相。

咏微掩唇轻笑, 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尽是通透,“可不止这么简单,富察氏本就是清廷四大家族之一,世代为将,守卫皇室, 如今的皇后娘娘也出自富察家, 他家这一代九个儿子, 个个出将入仕,身居要职, 富察家族更是如日中天, 旁人都得高看一等!

那鄂容安亦是不一般,军机处领班之子,身份自是尊贵,更难得的是, 他并非纨绔,此人满腹经纶,文武双全, 身为八旗子弟,却还要去考科举,中了个进士,现下以编修之职在南书房行走,真可谓是前途无量也!”

东珊经常听他们说起军机处,实则她到现在都没能明白,“听说军机处有好些人呢!你的阿玛也在军机处,这个领班究竟算是什么官?”

“通常有五六位吧!满蒙汉臣子皆在,鄂尔泰乃是三朝元老,还被皇上封为襄勤伯,他这个领班的职位高于其他几位,相当于前朝宰相首辅之类的官职。”

听罢这些,东珊这才惊觉自己认识的这两位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物,“糟了,我还跟傅恒吵过架呢!他该不会因此而记恨我,再报复我哥吧?”

“那倒不至于,堂堂世家子弟,怎么可能这般小肚鸡肠?”

在东珊看来,鄂容安才是真正的有气度,傅恒那人嘴毒着呢!“你看错他了,这人很小气的,一直在与我辩论,如我这般口齿伶俐的在他面前都险些败下阵来,此人斤斤计较,毫无风度可言!”

瞧她说起傅恒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咏微啧啧笑叹,“居然有人能制得住你,实在难得啊!”

不服气的东珊狡辩道:“我那是怕身份被拆穿才没再继续,真要认真论起来,他肯定辩不过我。”

“你呀!还是莫再与他起争执,万一真连累表哥可就麻烦了。”

那倒也是,东珊暗暗告诫自己不能逞一时之快,若然傅恒真的公报私仇,她找谁说理去?

对比之下,还是鄂容安的性子更好些,想起那方帕子,东珊将其翻找出来,青色巾帕上洁净无花草,只在一角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白鹤,盯着帕子瞧了好一会儿,东珊灵机一动,

“你不是说很多姑娘都仰慕鄂容安吗?”

“是啊!”骤然听她问起这个,咏微顿生好奇,翻了个身,紧盯着她打趣笑道:“你该不会是也对他动了心吧?他连自个儿的帕子都给了你,莫非对你有意?”

“怎么可能?”东珊摇头否认得干脆,“他给我帕子的时候还以为我是个男孩子,不过是出于善心罢了,哪有其他意思?”

“那今日他已然晓得你的身份,怎的不将帕子收回,还要你留着呢?”

“大概是嫌弃我用过呗!”东珊并未细思当中的深意,只在想着这方帕子的价值。

这丫头一向心大,从未对哪个少年留心过,今日竟盯着鄂容安的帕子傻笑,咏微还以为她终于开窍,有了自己的小心思,殊不知东珊是在琢磨着其他的事。

寿宴过后,咏微不能再陪她,次日便回家去了。好在东珊性子开朗,人缘极好,时常会有闺友隔三差五的过来探望她,她的日子倒也不算沉闷。

几日后的一个上午,日光流丽,风暖花繁,东珊正和丫鬟们在后园采摘花朵,忽闻小厮来报,说是有人给她捎带了糕点。

丫鬟接过打开一看,竟是一包凤梨酥。

听闻是鄂容安送来的,东珊不觉好奇,无缘无故的,他送糕点作甚?难不成是因为上次见她只挑凤梨酥吃,以为她喜欢,便送来一大包?

可他送东西给她总要有个由头啊!他是如何跟她兄长解释的?总不至于把戏楼之事给说了出来吧?

心有顾忌的东珊询问小厮,得知鄂容安在水榭中与她兄长品茗,便匆匆赶了过去。

远远瞧见水榭边立着一道靛蓝身影,比她兄长略高瘦些,那应该就是鄂容安无疑,可是水榭中怎的只有他一人呢?

好奇的东珊近前向他福了福身,客客气气地打着招呼,“容公子?”

负手而立的人影闻声回首,待看清他那清俊的面容后,东珊这才松了口气,果然是他,还好没唤错。

鄂容安正立在此处看游鱼竞食,瞧见她明显有些意外,没想到她会亲自过来,遂将手中的鱼食放在一旁的石桌上,示意她坐下,顺口问道:

“收到糕点了?这家的凤梨酥是全京城做的最好的,比飞彩楼的更可口,我便带了些给你尝尝。”

“有劳容公子费心,我还没来得及尝呢!”东珊心惊胆战,哪里敢坐,忙问他,“我哥呢?”

“更衣去了。”

那还好,兄长不在,她才方便说话,眼瞧着四下无人,东珊才在桌边坐下,小声询问他这送糕点的由头是什么。

迎上她那胆怯的目光,鄂容安知她惶恐,笑慰道:“放心,没有出卖你,我只是跟宁琇说,上次扇子的事弄错了,害得你挨训,心里过意不去,这才奉上糕点赔罪,你哥他并未怀疑什么。”

如此她也就放心了,东珊轻舒一口气,抬手拿巾帕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终于镇定下来,“其实您没错,是我自个儿贪玩儿惹祸罢了!”

瞄见她手中拿的粉色巾帕,鄂容安顺口闲问,“那方帕子……你怎么没用?不喜欢?”

鄂容安的帕子,自是不一般,不再紧张的东珊低眉轻笑道:“那么珍贵的东西我怎么舍得用呢?”

她很珍视那方巾帕吗?鄂容安见状,心下稍慰,笑劝道:“帕子拿来用才能发挥它的价值,放着岂不浪费?”

“你这句话我很赞同!”东珊忍不住与他分享前两日发生之事,“我也觉得放着很浪费,所以我把它送人了。”

“……”鄂容安闻言,面上笑意顿僵,“送人?你送给谁了?”

东珊以手挡唇,悄声细说,“你是不知道,许多闺阁千金都对你有爱慕之心呢!我一个闺友就很喜欢你,她瞧见那帕子上的白鹤,晓得是你的东西,定求着我送给她,她诚心想要,一再央求,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了她。”

“所以你把我的帕子给了旁人?”鄂容安还以为她会好好保管,怎料她竟毫不在乎!心思郁郁的鄂容安当即站起身来,负手来到水榭边,让湖边的风吹散他心中的愤慨。

这神态明显不对劲儿,东珊这才发觉他态度异常,起身跟了过去,完全不懂自己错在哪里,“你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默了半晌,鄂容安才忿然反问,“我给你的东西你怎可转赠他人?”

“那她求着我说想要,我寻思着自己的手帕也不少,就给她咯!”看出鄂容安似乎有些生气,东珊顿感懊悔,“这帕子对你很重要吗?要不我再把东西要回来还给你?”

鄂容安也不晓得该怎么跟她说,实则只是一方手帕而已,她不在乎,他又能如何?暗叹自己想太多,鄂容安无谓再去争辩,只道没什么,“给了你便由你处置,我无权干涉。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道罢鄂容安再不停留,峰眉紧皱,就此转身离去。

那边厢,宁琇才更衣回来,就见鄂容安沉着脸离开了水榭,与他告辞。

东珊离得远,也不晓得两人说了些什么,只见兄长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问她究竟跟鄂容安说了些什么,把人给得罪了。

东珊莫名其妙,“没说什么呀!他说有事就走了呗!”

“才刚我在这儿的时候他还答应留下用午膳,这会子突然要走,脸色那么黑,定是你惹怒了他!”

她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可这事儿太复杂,她不知该如何与兄长解释,干脆装傻充愣,一口咬定没乱说话。

“是吗?那你来这儿作甚?”

“呃……我来……看鱼啊!咱家的鱼还不许我看吗?我又不晓得他在这儿,走便走了呗!你慌什么?”心虚的她不敢多言,找了个借口便趁机溜走,根本没心情看鱼。

回房后,与丫鬟们一起撕扯着采好的花瓣,东珊陷入了沉思之中,暗自琢磨着鄂容安到底为什么生气,难不成那方帕子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他明显对此事很不满,细思自己的行为的确有不妥之处,东珊暗自懊悔,想要弥补,次日便去找闺友,打算把帕子要回来,怎奈闺友把这手帕当成了宝贝,坚决不肯归还。

拗不过闺友,东珊无功而返,这事儿总得有个交代,于是乎,她苦思一夜,终于想到一个解决的法子。

两日后,东珊趁着兄长出去应酬的档口,又悄悄的换上男装自后门溜了出去,去往襄勤伯府找人。

一问才知,鄂容安并不在府上,她只好到一旁等着,直等了将近半个时辰,快要没耐心时,才终于等到一辆马车停在伯府门前。

小厮搬来马凳,恭迎主子下车,东珊定睛一看,但见车帘半掀,一双黑色长靴踩在马凳之上,那人踏着马凳下来之后,这才放下轻撩在一侧的衣摆,举手投足间,尽显清贵之气。

东珊见状,立即小跑上前,与之打招呼,“容公子,别来无恙啊!”

身后骤然响起一道清脆且熟悉的声音,鄂容安还以为自个儿听错了,诧异回眸,就见一身男装英姿飒爽的东珊出现在他身后,惊了他眉眼,

“东……你怎么会在这儿?”

东珊正要回话,忽闻马车帘前有人惊呼,“小东子?怎么又是你?”

车中居然还有人?东珊循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那张虽然很俊逸但极其令人讨厌的冰块脸!

东珊也不理他,只对鄂容安道:“容公子,我有事儿找您,可否借一步说话?”

此时的傅恒已然下得马车,看她这般悄密,不觉心生好奇,“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儿说?”

不愿与之明言,东珊眸光一转,抄着小手傲然地扬起了下巴,“这是我跟容公子之间的纠纷,与你无关。”

被幽凉夜色滋养了一夜,海棠花瓣上的晨露尚未消散,卯时至,天光昏昏,世人大都仍在梦呓之中,惟紫禁城庄严依旧,高阔的宫门缓缓打开,在此候着的众臣鱼贯而入,到乾清门上朝议政。

此时隆宗门的宫道之上传来一阵轻浅的脚步声,洒扫完毕路过此地的小太监不认得这妇人,但看她身着藏青团花仙鹤补子诰命服,便知她身份不凡,遂侧立在一旁,低首行礼,为之让路。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是520,作话忘了说,昨天那章留评的小可爱都已经发送红包了吆!

感谢投手榴弹的小可爱:如2个,丫丫1个,

感谢投地雷的小可爱:九爷是最靓的仔,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可爱:村长养泰迪2瓶,

感谢大家留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