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古神医朱雀

小说: 我家女婿好邪门 作者: 安梨棠 更新时间:2020-11-22 01:42:47 字数:2207 阅读进度:237/252

深夜,江氏别墅

江堇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满头细汗,胸口闷胀,突然感觉到呼吸困难。

江堇伦知道,自己的哮喘病又犯了。

他捂着胸口,艰难地撑起身子,想要用手去拿放在床头桌上的药。

“呼——”阴风刮过,床头的药洒落一地。

“哪……哪里来的小鬼?!”江堇伦警惕地望向了窗外,他的药滚到了房门旁的角落里,距离他更远了。

江堇伦感受到了阴气,虽然他没有见到小鬼的实体,但他知道是鬼魂将他的药故意扫落在地的。

江堇伦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他脸色苍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想下床去捡药,怎知脚一软,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他伸直了手,还是没能够着掉在墙角的药瓶。

江堇伦怨,他怨为什么别人能健康无虑的度过一生。而他,却一直被病痛缠身,哪怕家财万贯,发起病来,依然苦不堪言。

这时,一只全身煞白的小鬼出现在了门边。

阿七拾起了地上的药瓶,递给了江堇伦。

阿七呆呆地看着江堇伦,唯唯诺诺地说道:“对不起叔叔,不小心把你的药给弄掉了。”

江堇伦对着阿七皱了皱眉,拿起他手里的药瓶,扔了两粒药进嘴里。

阿七睁着无辜又圆溜溜的大眼睛对江堇伦问道:“叔叔,你每天都要吃药吗?你为什么要吃药?”

江堇伦觉得这小鬼头很烦,不耐烦地说:“身体不好,当然要吃药了。”

阿七又问:“那……叔叔想不想拥有一个健康的好身体?”

废话!健康的身体谁不想要。可偏偏老天无眼,让他饱受病痛的折磨。连江堇伦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得持续多久。

难道,这辈子,他都要靠养鬼魂来续命吗?

“我要睡觉了,你走吧。”江堇伦沉着脸躺回了床上。他不是一个有爱心的人,面对正常的小孩都懒得去哄,更别说一只小鬼了。

阿七:“那……那我走了,祝叔叔早日康复。”

“嗖——”阿七离开了江家别墅。

江堇伦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他想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发了疯般的想。

如果他能吸食萧卓的阳气,再继承萧卓的所有法力,这些病痛,会不会就离他而去了?

江堇伦猛地下床,走到书桌前,用钥匙打开了书桌上的抽屉,拿出了那本被他珍藏的《养鬼邪术》。

既然如此,那不妨试一试……

夏杰鬼鬼祟祟地躲在江氏别墅对面的大树旁,前段时间,他在城郊看见了一只神似阿七的小鬼,便一路跟踪他。

今晚,夏杰竟然发现阿七闯入了江家的别墅里。

虽然不知道萧卓为什么要找这只小鬼,但今晚起码是有了线索。不容耽误,夏杰立马往苏氏别墅飘去。

萧卓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睡梦中的他被一道阴风吹醒。

萧卓抓了抓脖子,嘴里嘟囔:“谁啊?”

夏杰推醒了萧卓:“是我,是我啊。”

萧卓迷迷糊糊睁开眼:“夏杰,你怎么回来了?找到阿七了么?”

夏杰点点头:“找到了,在江氏别墅附近。”

“在江堇伦家附近?”萧卓一脸茫然,这阿七,该不会去找别人做主人了吧?

萧卓收拾了一下,隐去实体,和夏杰一起飘到了江氏别墅。

正巧不巧,江堇伦上了车,好像打算出门。

这么晚了,他会去哪里?

萧卓觉得江堇伦不简单,鬼使神差的想跟着他。

夏杰像条跟屁虫一样跟着萧卓,他们和江堇伦的车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一路跟着他来到了城郊花山墓园。

这里阴风阵阵,夏杰缩了缩脑袋:“萧老大,这里阴森森的,怪恐怖的。”

萧卓白了他一眼:“别忘了,你现在就是一只鬼。”

“是是是。”夏杰苦着脸,他是鬼,难道就不能怕鬼了吗?

江堇伦停好车,走进了花山墓园旁的那座四合院。

四合院门前挂着一块破旧的牌匾,上面刻着四个字“许氏大宅”。

提到许氏,萧卓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许正威一家,江堇伦莫不是和许氏有什么关系?

萧卓现在隐了身,但在没有确定大宅里有没有什么洪水猛兽之前,他依然十分警惕,没有贸然靠近。

萧卓腾身一跃,飞身到了许氏大宅旁的一棵榕树上,俯视着大院内的情景。

他看见,江堇伦把一本书递给了秦爷!

江堇伦居然认识秦爷!而院子里,刘智明正坐在石凳上悠悠品茶。

突然,刘智明站起身道:“有人!”

秦爷和江堇伦的神色都变得紧张起来,秦爷环顾四周,他也隐隐感觉到了附近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这不是阴气。

萧卓心知自己不是他们三人联合起来的对手,于是想退。

就在他正想离开的时候,一个猝不及防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了。”

是朱雀!

萧卓猛地回头,对上了朱雀那双玩味的眸子。

而萧卓此时正是隐身的状态,朱雀居然还能看见他。这就说明,朱雀的法力,不在冥王无赦和秦爷之下。

朱雀笑着说:“用不着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你确定不找个地方躲躲吗?待会儿,秦爷他们就会发现你了。”

萧卓嘴角一扯,没声好气的说:“哦,谢谢提醒啊。”

萧卓一跃,飞身下树,藏在了江堇伦的车后面。

果不其然,秦爷腾身一跃,飞到了刚才他所在那棵树上。

“朱雀,是你?”秦爷语气纳闷,似乎没有想过朱雀会来。

朱雀笑了笑:“是我。怎么?不想见到我?”

秦爷口吻冷淡:“我一直都以为,你不屑与我们为伍。”

朱雀毫不犹豫:“的确不屑,我今晚只是偶然路过而已,你不用想太多了。”

“是你!”刘智明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他腾空而起,悬在了朱雀面前。

听刘智明的口气,他和朱雀像是旧识。确切的说,应该是冥王无赦和朱雀是旧识。

“呀,冥王将军,两千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朱雀笑得十分轻松,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惊讶的表情。

刘智明:“天朝古国一代妙手回春的神医,我冥王无赦岂能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