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说说体己话

小说: 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作者: 苏绻绻 更新时间:2021-01-14 03:13:45 字数:2186 阅读进度:475/517

母女两个进了房间,屋里点着炭盆,驱散了外头的寒气。

叶婉清对着火盆搓搓手,温雪晴让她尝她新制的红枣姜茶。

“女人家身子娇贵,尤其是到了冬日里更是容易寒凉,前日我听人说这两样东西泡茶喝是最好不过了,我喝了几日觉得还不错,你也喝一些。”

叶婉清其实很不喜欢红枣的味道,现代的时候各种红枣味的小零食和饮料她都不碰的。

不过到底是温雪晴一番好意,她不好意思拂了,便接过来喝了一口。

不喜欢便是不喜欢,有母爱滤镜加持也还是不喜欢,只是为了不让温雪晴失望,叶婉清多喝了几口,做出一副还不错的样子来。

她也就是吃了上辈子没有亲生父母的亏,若是她有爹妈她就会知道,在爹妈眼里,儿女表达我喜欢吃喝某一样东西,等于我要给孩子把这东西当饭吃。

温雪晴一听她说不错,立刻来了精神:“我让人弄了好些呢,既然你喜欢,那我让云嬷嬷给你包一些带去王府泡着喝。”

叶婉清一听哭笑不得,现在想拒绝八成来不及了吧?

她只能道:“不用了母亲,这又不是什么麻烦东西,我自己也能弄的,王府又不缺这点东西。”

温雪晴把头一偏:“那能一样么,你自己弄的是你自己弄的,我给你弄得是我弄得。”

又吩咐云嬷嬷去取。

叶婉清无奈,眼见推脱不了,只得受了。

没多时云嬷嬷带着包好的东西回来了,叶婉清一看快要哭出来,老大一包了,她不知道要喝多久。

身边莺歌收了东西,叶婉清拉着温雪晴的手道:“我想和母亲说说体己话。”

屋里伺候的人都是有眼力见的,一听她这么说,云嬷嬷带头把人都带了出去,只留下母女两个。

温雪晴看她这么郑重其事的,也好奇起来了:“你究竟要跟我说什么,这么神神秘秘。”

叶婉清也不拐弯抹角了,单刀直入:“母亲还想和父亲继续过下去么?”

温雪晴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僵住了,从她手里抽出了手坐直在那里不言声。

“这次他能袖手不管,下次就能把母亲推进火坑,”叶婉清急的起身绕过小桌坐在她身边晃着她胳膊道:“母亲可仔细想一想,枕边人这个德行岂不恐怖?”

温雪晴推开她:“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事,你一个小辈就不要掺和了。再说我与你父亲名存实亡,他不宿在我这里很多年了。”

“还是母亲因为纪叔叔做的事生了他的气?”

提起纪星野,温雪晴心中剧痛,她本以为连小玉葫芦都已经砸了,可以做到毫不在意的,其实怎么可能真的一点不在意呢?

“母亲若是一时半会下定不了决心,我可以给母亲时间。这件事我来想办法,只要母亲答应愿意与父亲和离。”

“我不会答应的,你不要管这件事了。”

叶婉清心疼她:“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和离对母亲来说是好事,总好过一辈子赔在这上头。我知道母亲不与父亲分开也是为我好,可看着母亲不开心,我这心里就好受了吗?”

“行了,不管什么理由,这件事不许再提,不然的话你也不要说你是我女儿了,另外这件事也不许让你父亲知道。今儿我就当你什么都没说过,把这事儿忘了。”

“可是……”叶婉清还想再说什么,被温雪晴一个眼神瞪的闭上了嘴。

别看温雪晴平日里温温吞吞的,一旦她拿出从前的凌厉架势来也还是很吓人的,叶婉清憋了一肚子话,在她这样的眼神里硬是一个字不敢多说。

温雪晴见叶婉清消停下来,这才收起视线,又拉起她的手拍了拍,柔声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我已经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凡事自己心里也有数,也知道改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既然选择了留下来,那我自然知道将来以后会面对什么。你只需要和王爷过好你的日子就好了,不需要担心我。”

怕叶婉清不信,她又语气坚定的补充了一句:“相信我,你父亲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夫妻多年,她清楚的知道叶汉海是个什么人。

身为一个极致的利己主义者,只要能让他有所图,在他这里就是座上宾。

温雪晴当然清楚自己继续留下来选择不和离,将来有一天就会被叶汉海推进火坑。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她宁愿是自己,如果没有她在这里挡着,那么被推进火坑的就直接是叶婉清了。

从屋子里出来,叶婉清失落的很。

她清楚温雪晴倔强的性子,既然温雪晴已经这样决定好了,那么自己似乎再怎么努力也没用。

云嬷嬷大致知道她想说什么,看她出来,上前道:“王妃可否借一步说话,老奴想给王妃看个东西。”

叶婉清当然不介意,虽云嬷嬷去了。

云嬷嬷掏出一个小布包来放在桌上细细展开,里头是一堆被打碎了的玉的碎块,颜色质地看上去都很眼熟。

“这是……”叶婉清回忆了好一阵子,猛然想起来这是个什么东西,“母亲那个小玉葫芦?”

云嬷嬷点点头。

“怎么竟成了这个样子?”

“是夫人自己动手砸碎了的。”

叶婉清惊讶不已:“什么时候的事儿?”

云嬷嬷说是温雪晴回来的当天晚上。

叶婉清一下子就明白了,从那一刻开始温雪晴就已经决定好了她要选择的路。

原来她不是没想过和离,昔日的知己恋人就在眼前,又怎么可能一点想都没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只是选择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一直留在国公府守护自己罢了。

这具身体与温雪晴之间,到底还是母女,心意相通,都在为彼此着想。

她希望温雪晴能选择自由,温雪晴希望她能平平安安。

既然已经不能改变了,那就彼此守护吧。

叶婉清点点头:“我明白了,还烦请嬷嬷替母亲将这些东西都收好。人生变幻,谁也说不好将来会发生什么。若是将来有一天母亲转变了心意,还能有个后悔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