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再相遇 中

小说: 危险底线 作者: 近洙 更新时间:2019-10-09 18:50:55 字数:2812 阅读进度:231/305

当熟悉的嘎嘎叫声响彻天空时,悠闲进食的动物或多或少会有反应,尤其是被恐鸟视作优先攻击目标的独角兽们,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有充足食物,那些寒季没夭折的幼崽们已经长大,独角兽生长周期没有游荡者那么漫长,几百天已经足够长大接近成年,区分它们有个很简单的方法,看额头上的独角,相对幼嫩的一定是接近成年的下一代,它们马上就会表现得更加显眼——在大群恐鸟故意发出的噪音中焦躁不安。

有的甚至会做一些看不懂的傻事,比如闷头往黑暗里冲,径直离开最后庇护的同类群体,又或者四处走动,攻击身边的同类。

有什么办法,它们从未见过这种大阵仗,以往能够保护的母兽已经诞下下一代幼崽,没空搭理它们,看得到危机一点点临近,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肯定不好。

恐鸟非常乐意见到猎物们自乱阵脚,用嚣张的叫声营造掠食者的气势。

当然远远不止这些,好不容易集体出动,目的不可能仅仅是找点猎物填饱肚子,恐鸟们也有自己的活动,它们先一步预感到即将发生的大事,每年必来的大雨似乎正悄悄靠近。

不仅是地面动物们的狂欢,也是它们的好机会。

首先要做的不是其他事情,而是繁衍生息,恐鸟的实力当得起天空霸主,几乎没看见可以杀死它们的天敌,从小吃肉长大,站在食物链的高层俯视大地,这种优势不是没有代价的。

游荡者的困境一样影响着恐鸟。

哪怕恐鸟并不是独居生物,没有天敌隔三差五抓走一两只同伴,它们依然不可能发展出多大的群体规模。

越强的生物,越难以生育后代,是黑暗世界不可打破的规则。

恐鸟不可能跳出游戏规则,原因并不复杂,养育后代的负担相当沉重,幼崽必须要在食物最富足的时候才能保证存活率。寒季结束之后有一段好时光,但恐鸟不可能在寒季时生育后代。

还剩一个绝佳的机会,赶上一年一度的狂欢,幼崽有多大的胃口都不至于挨饿。

现在正是追赶机会的时候,恐鸟们集体出动不无创造追求伴侣机会的意思。

于是,在皮赖德眼里,恐鸟们就显得很可恶了,这些家伙全然没有以往那么行动迅速,有的恐鸟惦记着猎物,先落下去挑选中意的目标,往往会让地面的动物们大乱一阵。而那些对狩猎不太上心的恐鸟则一直在空中盘旋。

它们没有立马狩猎的想法,也没有离开的打算,就是在天上转圈。

仔细看才会发现这些发神经的家伙其实是在故意卖弄,只要天上还有异姓逗留,它们飞一晚上都不用奇怪。

皮赖德没那个细致的观察力,他更担心同样集体出动的狩猎队伍会不会被发现,倒是身边的同伴突然指指前面,“快看,哇!这个厉害!”

皮赖德只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抬头扫视四周,哪想一片阴影突然从头顶飞过,依稀看得到对方收拢在腹下的双爪,巨大而狰狞,这一对爪子不光是看起来厉害,实际破坏力也非常可观。

一旦抓住猎物,哪怕是成年独角兽那样的大块头也休想挣脱。

皮赖德以最快速度低头,用眼角余光追上飞到身后又拉高的黑影,对方兴奋得嘎嘎直叫,看都没看地面,没发现这儿竟然也藏着一群猎物。

“发生了什么事情?”皮赖德不无恼怒地低喝道。

身边的战士却没有那种紧张的感觉,用压低的声音提醒一句“看前面,又来了!”

的确又来了,一片刻意压低的黑影重重拍打着翅膀,几乎贴着摇晃的野草划过,低伏的野草又被双翅带起的狂风吹得摇摇摆摆,至于黑影则猛的拉起,划过圆润的圆弧扎进高空,直至消失在阴云里,才听得到它得意的嘎嘎声。

这还不算完,不远处的恐鸟群又有黑影落下,速度先还不快,快接近地面的时候稍微收翅俯冲加速,箭一般飚射而下,达到危险的低点猛的展开翅膀,贴地掠过,等它振翅飞起的时候,双爪已经抓住一只可怜的独角兽幼崽,划过完美弧线再次轰向高空。

不论是气势还是难度都比前一个要强出不少。最难得的是,它还顺带抓了一只猎物,高下立分。

它不无卖弄的嘎嘎叫着。这种稍微失误可能玩死自己的炫技不是什么恐鸟都能做到的。也的确得到了回报,飞出一只恐鸟主动靠近它,一雄一雌腻歪着,头也不回飞远。

开了个好头,其他恐鸟醒悟过来,在天上转圈到底不如实质的好处效果强,不敢模仿高手的炫技,也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的打算。

只见逗留在天空的恐鸟们一只一只降落,它们寻找着猎物,一场盛宴开始了。

这种场面很少见,反正皮赖德是头一次遇到,他心惊胆战的原地躲避,不敢发出大的声音,不敢抬头看,甚至都不打算转身逃跑。也是废话,这种情况一旦跑动起来,忙着追捕猎物的恐鸟马上会发现这边的动静。

一大群恐鸟可以让一整片区域的动物群遭受重创,当然也可以让卡里卡部落的主力折在这里。

看来这一次的狩猎计划还没有开始就要失败了,本来附近区域有大小几个动物群,独角兽群居多,相邻却又各自独立的群落分布在四周。

皮赖德记得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这里有一个相对比较大的独角兽群落,它们甚至可以组成防御阵列抵挡恐鸟的袭击,结果,一段时间之后,群落首领死亡,群落自然而然分崩离析,一个大的分离变成好几个小的。

虽然小的群落又再次发展了数量,但怎么也比不上以前的战斗力。

正是皮赖德看中的机会,特意带来了部落的所有战士,就是为了合作作战,从散落的小群落中寻找机会。在他看来,凭借人马战士熟练的合作能力,绝对可以保证狩猎的成功率。

以后说不定就可以一直用类似的方法得到稳定的食物来源。

结果,这一切都不用想了,他都看到了机会,向来把这里当做狩猎场的恐鸟没道理看不到,集体出动一次就把捞出捞足。

皮赖德已经想象得到恐鸟离开之后的场景草原被蹂躏成了烂泥地,满目疮痍,它们饿着肚子来,没道理还饿着肚子走,说不定还会带走下一顿的食物。大群掠食者把所有合适的猎物带走,留下的,要么是不够塞牙缝的残羹,要么是角裹这种连恐鸟都不想招惹的存在。

可以说,这一区域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失去了产出资源的能力,等环境自然恢复,是漫长的过程。

恐鸟有翅膀,无视复杂的地形,可以跨越长距离觅食,这里没有食物,大不了走远些换个地方狩猎,只是让本地的掠食者难堪了些。

皮赖德叹着气,人马脏话憋在嘴里不吐不快。

然后,黑暗里的某个方向突兀想起嘎的一声尖叫。

很尖锐很刺耳,甚至可以算是惨叫,就像普通飞禽在临死前被一手捏住的挣扎。

皮赖德抬头,正看到一片黑影从半空中坠落,毫无停顿的下坠,它显然不是在炫技,而是直接摔在地上,象征姓的扑腾几下翅膀,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