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师出无名

小说: 无敌从成魔开始 作者: 夜七魅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0:27 字数:2368 阅读进度:687/695

如果有第三人能见证千叶宗主的成长,是否可以看见宗主的目的在不断改变,但牟利的本质是不会变的。宗主的谎言拿去骗骗那些寻常百姓也就罢了,毕竟都是为了利益和资源,谁的手上都算不得干净,但,这样的谎言用在我们面前,是不是太苍白了一点?”

一席话说完,叶宇笑着看向千叶宗主,这个想要以现在的仁慈洗刷掉曾经罪恶的愚昧之人。仁慈,永远都是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那样的人或许真的有,但绝对不会出现在修炼者当中,因为修炼者对资源的渴求远超过常人。

但凡寻常百姓中,只要能满足自家的开销,还能有所结余,他们能使用资源的地方就少了,自然会转向精神上的需求,也就是施展,博取好名声,这些人或许仁慈。

但修炼者不同,修炼永无止境,也从来没有修炼者会嫌弃自己的修炼资源够多,越多的资源就意味着强大的能力,也就有资格探寻更高的境界。

听完这话,千叶宗宗主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请玉宗主看向叶宇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此子将这一切都看得如此通透,若是能收为弟子,说不定我青玉宗能借着这人闻名天下,只可惜,这人已经属于炎阳宗,而且死心塌地,只能找个机会抹杀掉了。不能为我所用的天才,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而阳明道人只是哈哈笑着,自顾自的掏出一壶美酒,故作炫耀的大口喝起来。

见千叶宗主冷静下来,叶宇嘴角划过一丝笑意:“所谓利益,任何人都想得到,不止是你,包括我,包括道人,也包括请玉宗主,谁都想要利益,谁都在谋划。”

砰!

这次砸桌子的不再是千叶宗宗主了,而是青玉宗宗主,他瞪着叶宇,长长的出了好几口气,这才平复下杀心。

叶宇这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用一针见血来形容都不为过,现在他正是谋划着如何让千叶宗实力削弱,然后对炎阳宗发动一次亡命进攻,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收拾哪一方,都会变得轻松无比。

战胜炎阳宗的利益,还有千叶宗的利益,都将属于青玉宗,原本默然遵守规则,准备猝起不意获取利益的他,被人将所有的伪装拆穿,他又怎能不激动,怎能不生出杀心?

有这叶宇的存在,千叶宗怎么可能犯蠢?就算是自己唆使千叶宗进攻,千叶宗主在叶宇的劝说下,定然也会调转矛头对准自己。

见几人都看着他,青玉宗主故作镇定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这叶宇说的好,说到我心里去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今天经过小友的指点,当真是茅塞顿开,受益匪浅啊。”

说着,他又看向阳明道人:“道人能得到如此弟子,当真是让人眼馋啊,此子将来定能与你我比肩。”

叶宇心知请玉宗主转移话题的想法,但他只是淡淡一笑:“千叶宗主,可还有别的疑惑?若是没有,晚辈可就退下了。”

请玉宗主不想这个话题暴露他的真实目的,叶宇又何尝想这个话题带出自己的秘密?仔细想想就能发现其中的疑点。

在来到这里之前,自己和阳明道人都不可能知道这次论道的事,更不知道这个话题,就算是运气使然,真的是前几天被阳明道人提点过这些事,但,能如此轻易的套用在千叶宗主身上,就已经说明他的能力不一般了。

而在他这个年纪,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的阅历,尤其是他的修为并不低!

人每一天的时间都是有限的,花时间在某一项上,自然会忽视其他项,从没有人能够全面发展。

而叶宇目前的表现已经有些太过全面了。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不过,有一件事我想问问小友,你在秘境试炼中夺去了秘境,这事暂且不提,但我那些几百弟子的性命,该像谁去说理?还有昨天傍晚,阳明道人为何出面击杀我千叶宗百余弟子?”

说完之后,千叶宗主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叶宇,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趋势。

青玉宗主想要杀掉叶宇,而他又怎会不想?如此一个精通心机算计的人,还是自己的对手,不趁着他现在实力弱小,及早铲除,难道要等他杀向自己,取了自己姓名的时候,才去后悔么?

如此阵仗,叶宇只是淡淡一笑,伸手将桌上的茶碗拿了起来,走到凉亭边上,看了一眼下面的舞女,随手一泼。

对叶宇来说,这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但对下面的舞女来说,却是一场灾难。原本就是清秋,寒风凌冽,他们又穿得极为单薄,几个弱女子被冻得手脚通红,嘴唇发紫。

这一碗茶水下去,顿时让几个舞女有些受不了了。

其中一个舞女更是所幸尥蹶子不干了,她狠狠的瞪了叶宇一眼:“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在这里玷污我们的尊严,我们也是人,不是你们的玩物!”

那女子撂下这句话,直接掉头走了,而叶宇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既没有所有人想象中的报复,也没有道歉,更没有丝毫的挽留。

“想走的,随意,想留下拿钱的,继续,请你们来这里的,可是千叶宗和青玉宗的宗主,区区钱财,还不放在眼里。”

随着叶宇的话,几个女子转身离开了,而剩下的女子却是不顾身上的寒冷,继续在风中起舞。

做完了这一切,叶宇才转过身来,嘴角带着几分笑意:“面对如此欺凌,哪怕自己没有分毫抵抗能力,他们都有不同的选择,那敢问千叶宗主,还有青玉宗主,你们联手逼近我炎阳宗山门,凭什么就不能让我们反抗呢?”

话说到这里,两个宗主都是沉默不语,是他们主动挑起进攻的势头,但他们师出无名,从道义上来讲,他们是理亏,绝对说不清的。

毕竟在几天前,三大宗门还有过商业上的往来。

见这两人不说话,叶宇又在自己的话语之上,添上了更重的筹码。

“若是你们二位朝我身上泼了茶水,我尚且要反击一番,更何况如今你们二宗的举动,就相当于是我朝二位泼了茶水,易地而处,你们会不会反击呢?我想,能够让我留下这小命,只怕都是奢侈吧?”

这一席话,说的两个宗主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