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1章 墨寒霆,你在怕什么

小说: 佟宁 作者: 夜卉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601 阅读进度:1472/1476

听到这话,白月秋鄙夷的侧眸一笑。

他刚要开口,却只听墨寒霆又先一步开口道:“不要告诉我她死了,我要听的是真话,墨璇音到底是不是司烟!”

白月秋从容且平静的看着他,眸色冷然的道:“我们跟你说的所有话,都是真话,我师父的确已经死了!”

见自己都已经戳穿了白月秋的真实身份,她却还在嘴硬。

墨寒霆心底怒意更盛。

“真话?那暖暖不是我的女儿,也是真话?”墨寒霆从口袋中掏出一份亲子鉴定证明,直接砸到了白月秋的身上,那怒火仿佛随时都能冲出灵魂,将眼前的人吞噬一般:“你们真以为一次一次的撒谎,设计骗我,我就永远查不出真相了?”

见墨寒霆彻底动了怒,不远处的封呈立刻上前,拉住了他,沉声道:“寒霆,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墨寒霆转眸凝视着封呈,他只是想要听一句真话,这群人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自己!

“他们为了骗人,无所不用其极,我明明已经做过一次亲子鉴定,却没能查出,暖暖那孩子,竟真是我的女儿。

我明明能够感觉的到,墨璇音就是司烟,可他们却一次次的欺骗我!”

白月秋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鉴定结果。

墨寒霆果然带走了暖暖的指甲,真是卑鄙。

她抬眸看向墨寒霆,反质问道:“当年,你亲眼看着我师父剜了心,亲眼看到本该死掉的司若,现在却活蹦乱跳的活在你面前,我实在是不知道,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事到如今,白月秋竟还是嘴硬!

墨寒霆不想再说废话!

他甩开封呈逼近白月秋,森冷的声音中透着令人背脊生寒的死寂,眉梢些微挑起几分邪佞,薄凉的威胁道:“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你应该很清楚,晏暮丛一直都在找你,如果你再嘴硬,我就把你的信息,送到他面前……”

久违的听到‘晏暮丛’这三个字,白月秋原本冷傲的眼神,不自觉的闪过她根本就无法控制的恐惧。

可很快,她避开了墨寒霆的视线,暗暗的握了握拳,想要努力将那份恐惧收敛。

昨晚,师父想到了墨寒霆若真的带走了暖暖的指甲后,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以及应对方式。

却唯独没有想到,墨寒霆竟然卑鄙的调查到了她的背景……

师父可是她的恩人,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卖师父的。

她平静了情绪后,转头重新回望向墨寒霆:“难怪我师父宁可死,也不想跟你再做夫妻,你可真是卑鄙!你不是不相信我师父已经死了吗?那我带你亲眼去看!你跟我来罢。

她说罢,转身直接出了玄关。

墨寒霆要跟过去,封呈总觉得,刚刚白月秋的眼神,像是真的有证据……

他有些担心的拉着墨寒霆问道:“寒霆,要我陪你一起吗?”

墨寒霆对他摇了摇头,转身出去。

白月秋开着自己的车在前带路,来到了一处距离烟雨春苑不远处的一栋三层建筑。

墨寒霆下车后,四下里看了看。

这里从外面看,就只是一栋占地面积不小的普通别墅。

他并不知道,来这里的用意。

白月秋掏出钥匙,在大门口的感应锁上贴了一下,大门应声开启。

她回头看了墨寒霆一眼,径直走了进去。

墨寒霆倒很想知道,这一次,白月秋还打算搞什么鬼。

他冷冷的跟了进去。

里面有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看到白月秋后,都很恭敬的颔了颔身。

工作人员离开后,白月秋走到了一个紧闭的防盗门前,她的手在一旁的指纹锁上印了一下,门自动打开。

这是一间冷库,一个干净整洁的操作台上,摆放着一个玻璃箱。

箱子里,冷冻着一个不大的血肉模糊的……类似于脏器的东西。

看到那东西,墨寒霆眉心透着一抹冷意,看向白月秋的背影,冷声质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想证明什么?”

白月秋转身,仰头看向比自己高很多的墨寒霆,眸色凝重的道:“这里是慕先生的私人医用科研所,而这个……”

她说着,抬手指向了玻璃箱中的东西,平静的道:“暖暖和念念,的确都是你的孩子,这个,就是为了救念念,从我师父身体中生剖出来的……子宫!”

墨寒霆目光死死的凝视着那玻璃箱中的东西,心中虽然已经莫名一阵凄凉,可却还是不肯相信的摇头:“不可能!”

白月秋走到玻璃箱边,手轻轻的搭在上面,眼眶中,带着几分雾气:“你可以拿着它,去查dna,看这到底是不是我师父的,再去好好的查一下,老祖宗的子宫,是不是还安然的存在她的身体中,就可以确定,我们到底是不是在说谎了!”

墨寒霆缓缓后退了两步:“我绝不

.

-->>

会相信你的话!”

“墨寒霆,想要真相的,不是你吗?”她说着,讽刺的一笑道:“你在怕什么?”

见墨寒霆一不发,就这样死死的凝视着玻璃器皿中的子宫。

白月秋心头,竟有种报复的快感。

她真的很讨厌墨寒霆!

因为师父,是她这一生中,遇到的唯一的温暖和光亮,可墨寒霆却亲手毁了这束光。

即便现如今,师父已经回来了,可她却能感觉的到,师父的笑容,再也不达眼底了……

师父,并不快乐!

师父若不幸福,墨寒霆又凭什么幸福?

她说罢,从玻璃箱上收回了手,缓步走向墨寒霆,仰头阴冷狠鸷的凝视着他:“你知道我师父为什么会给你下药,又知道那次你在医馆找到我师父,强行拉走她去帮司若抽血的时候,我师父的脸上,为什么根本毫无血色吗?”

墨寒霆仔细回忆着,想起了那天,他从医馆里将司烟带回医院的时候,医生的确跟他说过,司烟身体虚弱,不适合再抽血,可他却还是……

他声音透着几分沉重:“当时……发生了什么?”

白月秋视线一瞬不瞬的望着墨寒霆,沉重的道:“当初,我师父是为了救你,帮你引寒毒,才怀上了暖暖。

暖暖从一出生,身上就有了寒症,这疾病发作起来,是要命的!

那天暖暖寒毒发作,已经不行了。

我师父为了救她,只能给你下药,跟你发生些什么,从你身上引出能够救暖暖的寒毒。

而你在医馆找到她的时候,她才刚刚把她身上的血,换到了暖暖的身体里!”

他的视线再次将目光落到了那玻璃箱上,虽然心中告诫自己,不能相信白月秋的话,可嘴上却还是忍不住问道:“她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孩子的存在?”

白月秋咬牙,恨从心生:“你怎么好意思问!难道不是你跟我师父说,你不要她生下的孩子?”

墨寒霆凝了凝眉心,想到了自己曾经在事后,给司烟吃下的避孕药!

还说……

说……“即便你怀了孕,我也不会让他来到这世上!就算他真的来到这世上,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他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思及此,墨寒霆心底一沉再沉,仿佛被什么东西撕扯着,要将他拽进无底的深渊中一般……

,co

te

t_

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