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她好恨啊

小说: 逃婚后我居然来到了现代 作者: 九厘子 更新时间:2020-05-23 06:29:35 字数:2225 阅读进度:329/329

“梁雨茹,你要是一直都跟我说这些话的话,我倒也是觉得没什么必要讨论的了。”

他眼神里有着几分思绪,尤其是现在这个瞬间,在自己看来,很多事情也是没什么必要讨论下去的。

“你倒也是说的没错,更何况按照我们两个人之间所做的这些事情,我倒是比你想象中要来得更加无奈多了。”

“你说的倒也是没错,更何况现在为止的这些事情,其实也是没什么必要说的。”

她面对着梁宇珩看了过去,对于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她的眼神里也是夹杂着几分的无奈:“我倒是觉得你所做的这些事情其实也是没什么可说的,尤其是现在,你跟我说了这么多,还是没什么好谈的,对于我来说这些事情其实也算是没必要说下去了。”

想到之前的那些问题,梁宇珩看着梁雨茹,在这个瞬间完全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把话给说出来。

“我倒是不觉得你与我说的这些事情是认真的。”

他心里面甚至在这个瞬间也是不想要再继续过多说些什么,对于自己来说,有些问题其实也是完全没必要讨论下去的。

对于目前来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对于自己而言,其实也是没什么必要讨论的,尤其是在自己看来,很多时候其实完全没什么好说下去的了。

“其实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做出这些问题,你比我要来的更加清楚我们之间应该怎么做。”

“何晋谒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其实都已经算是知道了,尤其是你最近这段时间看着我的样子,我也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想到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其实已经没什么好记录的。

“其实按照我现在所想的这些事情来看的话,很多时候也是已经没什么必要讨论的。”

她神情中夹杂着几分思绪,在这一刻对于自己来说,其实早就已经没什么好说的。

“按照现在我所想的这些事情来看的话,倒也是没必要再继续过多讨论些什么了,很多事情在自己看来,其实完全已经没什么必要在说下去了。”

“我们目前为止发生的这些事情,在我所做的这些事情上,其实是没什么必要说下去的。”

梁宇珩说出这句话是朝着眼前男过去看了过去,在这个时候面对着眼前的梁雨茹时,梁宇珩眼神里夹杂着几分情绪,在这个瞬间早就已经没什么好说的。

“其实我自己也清楚应该怎么做,更何况你现在为止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在我看来其实是完全没什么好说下去的了。”

他神情中有着几分认真,在这个时候,自己么作弊做比自己要了解的更多,甚至是在这个瞬间,也已经没什么必要再继续讨论下去这些话语了。

“我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想要在继续纠缠,尤其是你现在跟我说的这些话语来看,我并不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能够把这些事情给说清楚了。”

“有些事情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甚至在这个瞬间,其实也是没什么必要说的。”

“你说的也是,可偏偏在我看来,我们现在为止发生的这些问题,我早就已经没什么必要讨论下去这些事情了。”

“那你现在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做出这些事情来了吧?”

对于自己说过的这些事情,倒也是没必要讨论这些,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对于,对于自己而言,早就已经没什么想要说出口的话语了。

“你跟我之间说的那些事情已经没什么必要讨论下去了,甚至对于我来说也已经没什么必要说这些。”

梁宇珩的心中也是夹杂着些许的无奈,他或许也是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清楚地明白的明白她到底是这么想的,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梁雨茹这一债的上门来找自己,那只能够说明梁雨茹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已经是走投无路的了。

“梁雨茹,你要是一直都像我所说的这副样子在做,那应该也是没什么好说的。”

梁雨茹在听到这些事情时,心里面也是有些无奈,甚至在这个瞬间,对于自己而言,早就已经没什么好继续讨论这些事情的了。

“你说的没错,更何况在我看来我们俩个人之间的这些事情对于你来说也是没必要说的,更何况你应该也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闹出这些事情来,对于我来讲,这些问题早就已经没什么可说的。”

她在听到这句话时,心中也是有些烦躁,更何况最近这段事情发生的事情这么多,也是让人莫名有些无奈。

“我倒是觉得现在为止的这些事情没什么好说的。”

想到那些问题,他的眼神里夹杂着几分的认真,在这一刻,自己其实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了。

“其实你比我想的清楚,尤其是现在这个瞬间,按照你跟我说的这些话来看,我们之间早已经是没什么好讨论的。”

梁雨茹在听到这里脸色一变,她自己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应该怎么说才好,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的确是没什么好说下去的了。

“你其实所做的这些事情,在我看来也是已经没必要讨论的。”

对于之前的那些事情,他的眼神里也是完全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应该知道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是怎么回事,在我看来,你也是应该知道我现在做过的这些事情是没什么必要讨论下去的。”

他想到那些事情,对于现在为止发生的这些事情,的确是没什么必要说下去的。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更何况你也应该清楚的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于自己所做的这些事情,她比谁都要来的清楚自己是怎么做的,尤其是现在这个瞬间,对于自己来说,有些事情的确是得好好的解决了。

“梁雨茹,按照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可没那么容易跟你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