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我没想利用你

小说: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作者: 贺兰情 更新时间:2019-01-01 17:09:05 字数:2274 阅读进度:72/1298

很快,脚步声到了下面,停下了,一顿之后,就听到门砰的被踹开了。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听到有尖叫。

“啊——”

顾好听得出来,那一声尖叫是李琴发出来的。

顾好瞬间一惊:“不好,他们不会是欺负李琴吧?现在人家来人是兴师问罪,这个时候,一定在气头上。”

“陈立飞的老婆,可不是这么好惹的。”风熠宸淡淡的开口道:“偷了别的女人的男人,就看抗揍不抗揍了。李琴有这个贼心就该有这个贼胆承受。”

顾好知道,风熠宸说的是对的。

她无法反驳,到底这件事公平合理评价,她也是觉得应该占道理的是陈立飞的太太。

到底,她是受害者。

可这个举报信,自己怎么就给了她呢?

她要是不参与这趟浑水该多好?

顾好此时有点后悔,李琴建议的时候,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现在,如何收场?

最恶心的是陈立飞,他才是最坏的人,就是个混蛋。

“呵呵,原来就是你这么一个狐狸精,我还以为是什么上等的货色,原来早就人老珠黄了。”下面传来一道犀利的女声,紧接着啪啪打脸的声音传来。

女人的声音无比的阴狠:“你敢睡老娘的男人,你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给我打,往死里打。”

“啊,不是我,是他坑我的。”李琴尖叫着喊道:“是他骗我的,从一开始就骗我。”

“骗你?勾了人,还不承认,敢做不敢当,典型的小人,龌蹉。”女人轻蔑的冷笑:“老娘的男人你也敢勾搭,你算哪根葱?你们打,给我打她的脸。”

“是。”

“是。”

顾好听到了男声,还不只是一个。

“真的是他骗了我。”李琴不想被打,哭喊了起来:“你不能不分青红皂白。”

“呵呵,我跟陈立飞的账,等下回家算,现在是清算你的账,你想推卸责任?你不发骚,他还能硬扑你?”陈太太声音里都是愤怒和讽刺。

顾好这边听得都赞同陈太太这个说法了。

这是一笔烂账。

李琴确实该负一定责任。

陈太太想打人也是可以理解。

“叫你勾引男人,你这女人,就该抽。”

“啪啪——”

“啪啪——”

这耳光拍在脸上,好几下。

顾好听到这种打,心里一急,李琴这样,只怕要被打个半死。

她眉头一皱,抬腿就走。

风熠宸一把拉住她:“哪儿去?”

“李琴被打了,我不能这样丢下她,虽然她利用我,可是我也答应了,既然答应了,就得办好,不能让她太吃亏了。”

“你能阻止的了吗?”风熠宸反问。

“阻止不了也要努力努力试试。”顾好看他一眼,又看看迟靖西,眼眸一转,闪过了狡黠:“再说我不行,不是还有你跟迟警官和这位警官吗?你们身为男人和警察,尤其是风先生你,社会责任感这么重的一方成功人士,你能看着一个女子被人打死吗?”

风熠宸眼眸一凛,好个嘴巴厉害的女人,她给自己戴了高帽子。

还给迟靖西和他的下属警员戴了高帽,要是他们不参与,那还都说不过去了。

风熠宸不动声色的跟迟靖西交换了一个兄弟间才明白的眼神。

迟靖西微微一笑,眨巴了下眼睛。“这种事情,就算是警察出面,也是建议他们私下解决。”

顾好一哂,诧异的看着迟靖西,难道他身为警察,不管这种事情?

风熠宸目光中多了一抹锐利,声音低沉。“我们要是不在这里,你是不是就不敢冲进去了?”

顾好被堵得一愣,目光看向他,他眼底的质问,是那种看透她,轻蔑的样子。

顾好眼眸闪烁,心里被刺痛了下。

他这样看她吗?

他觉得,她是在利用他。

顾好抿了抿唇,心涩涩的。

良久,顾好才道:“今天这件事,我没想过要利用你什么,风先生,你不必下去,我既然答应了帮李琴,现在她被打我不会坐视不理。你不必出面。”

就算是李琴过分了,顾好自己也站在陈太太的角度上考虑这件事,但是这不代表看着李琴被揍的半死。

不,厉害了也许会出人命。

她很快决绝的推开楼顶的门,下楼去了。

“你!”风熠宸伸手想要去抓她,没有抓住。

迟靖西也是一愣,道:“是不是你刚才想多了?我看顾好眼睛里好像有泪光,那是被人冤枉的委屈目光。”

“不用管她。”风熠宸很是生气。

“人家未必想要利用你。”迟靖西看看他:“再说你也没什么可以利用的,你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枪多年未用,也未必好用。”

“滚。”

迟靖西看风熠宸真是怒了,扑哧乐了。“哎,真不管啊?她下去,可真够勇敢的。”

风熠宸蹙眉,咬牙:“她既然想要多管闲事,就让她吃个大亏吧。最好也抽她才好。”

迟靖西一愣,故意相击:“你可考虑清楚,下面的可是悍妇,听那动静,都是小混混和悍妇。忽然杀出来个多管闲事的女人,那八成被认为是跟小三一伙的,这抽耳光的事情是少不了了。”

风熠宸眸光一紧,眼中迸射出一道肃杀之气,要是有人敢伤害顾好,他把人给大卸八块。

只是,顾好太莽撞,她需要吃点苦头,否则,她不长记性。

这女人天大的胆子,就得栽个跟头吃点亏才能听话。

可是,他心里现在一下子乱糟糟的,犹如一团乱麻。

只是风熠宸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一种感觉,牵肠挂肚,愤怒如波涛汹涌。

“那好。”迟靖西瞥了他一眼,笑眯眯道:“反正你也不管,我带着我的人下班了,不淌浑水,你自己守着吧,我们要吃晚饭去,累死了。”

“不准走。”风熠宸立刻沉声命令道:“都没有完成任务,走什么走?”

迟靖西这才大笑起来:“哎哟,瞧你你这担心的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还是不承认,真受不了你这种傲娇的样子,太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