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挡劫

小说: 随身超凡世界 作者: 署木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298 阅读进度:65/83

听着土地公的话,好像这位皇帝人还不错的样子。

方未晏听到这,眉头微微一松,这算的上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了。

不过,这就真的拒绝不了了?

方未晏想到这里,不由对着土地公继续问道,“若是我走了,到时候可就没有香火继续给你了。”

他也不知道这土地公是不是有其他的法子,就是想要用这个来试探一下。

毕竟这也关系到土地公本身了。

倘若是方未晏在这里,香火源源不断,土地公的修为自然就可以不断精进。

但要是方未晏离开,那哪里还有香火给对方?

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方未晏觉得对方应该不是故意要出卖自己才对。

“大人....”

土地公微微沉默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小神虽说贪图大人的香火,但若是可以的话,小神亦是希望大人能够前往皇都,为皇帝效命。”

“香火之力,只有姜国强盛起来,香火之力品级才能够得到提升。”

“以大人之才,待在这林北县属实是屈才了,若是大人能够前往皇都,在大厦将倾时力挽狂澜于即倒,让姜国从此能够国力强盛,那小神依旧有足够的香火维持自身,而不消散。”

“大人从此也将青史留名。”

方未晏听到这话,也跟着沉默了。

这土地公看起来,倒也是忠于这姜国的。

也是,土地公前身本来也是姜国的一个清廉能臣,对方原本就是这姜国的臣子。

不过听着土地公这么一说,方未晏反而更加无奈了。

就这个情况来说,好像真没办法拒绝了。

想到这里,方未晏长叹了一口气,不由揉了揉眉心。

他这会儿就是想要让锦鲤帮忙,让自己不走都不可能。

锦鲤此前说过,她们的运气可抵挡不了这种一国之君的命令。

“要不,去皇都试试?”

方未晏沉吟起来。

有地球那边当后盾,也许他是可以想想办法,把这姜国给挽救回来的。

而只要这个姜国皇帝为人确实可以的话,救了这姜国也相当于是救了这个国家的百姓。

要不然看着这些百姓们,就这么被那些妖魔生吞活剥了,方未晏说实话也有些看不下去。

另外在这边待了也有些时间了,也没有看到拥有超凡力量的人,或许这事,需要到皇都那边才能如愿也不一定。

不过问题是,去那有没有危险啊?

想到这里,方未晏又匆匆来到了鱼池边。

呼唤了几声之后,将银鳞叫了出来。

方未晏简单的把事情和银鳞说了一遍,“去这皇都,以我个人看来属实有点危险,你们五条锦鲤能够保我无恙吧?”

银鳞听着方未晏这话,顿时也吓了一跳。

这要是方未晏死了,她们姐妹还怎么吸收功德?金乌她还没有带着自己姐妹去感受过呢。

不行,方未晏绝对不能有事。

想到这里,银鳞摇了摇自己漂亮的大尾巴,“大人请放心,我们将气运全系在大人一身,届时大人若是发生了危险,我们能帮大人挡一挡这灾。”

银鳞咬咬牙,在方未晏这里得到的好处太多了,她们不能允许方未晏有这样的危险。

“挡灾?如何挡?”

方未晏听到这话,顿时也是一奇。

“大人看到我们身上的鳞片没有?我们身上的每一片鳞片,都可以帮忙挡下一次劫难,倘若是我们身上鳞片尽数碎裂,那便是不能继续帮忙挡灾了,到了那个时候,大人可千万不能继续以身犯险了。”

银鳞摆动着身体,把自己身上漂亮的鳞片露了出来。

上面的鳞片看起来光滑而漂亮,上面还带着一点朦胧胧的灵光。

方未晏听到这话,顿时脸上满是惊异。

难怪,那个桃灵洛之前这么垂涎这些锦鲤,原来除去气运之外,这些锦鲤还有这些能力。

看着这五条锦鲤身上的鳞片,方未晏暗自松了一口气。

有了锦鲤这能力,再加上方未晏可以随时回到地球那边,安全上似乎是有保障的。

打听清楚之后,方未晏随即来到了书房中,拿出之前让人购买回来的一些书籍仔细观看起来。

.......

燕淮城。

皇宫中的后花园处,姜国的小公主正趴在鱼池边,伸出白嫩的小手冲着鱼池里面的一条鱼儿招了招手。

鱼池里的一条体型颇有点庞大的锦鲤,似乎是通了人性。

在见到了小公主招手后,摇了摇尾巴朝着鱼池边缓缓游去。

这只锦鲤像是一个老年人一般,短短的一点距离硬是游了好半天。

等到锦鲤终于是游到了鱼池边,终于是叫人看清楚了它的模样。

只见着这一条锦鲤身上,此刻直接布满了裂纹。

就像是原本好好的一件极为精美的瓷器,此刻上面遍布裂纹一般,叫人看着心惊莫名。

“苓一?”

小公主眼尖,立刻就看到了锦鲤身上的鳞片又多了一道裂纹,此刻的锦鲤像是随时像是瓷器一般碎裂。

看到这锦鲤变成了这般模样,小公主顿时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落。

锦鲤看着面前的小公主,拿着脑袋轻轻碰了碰小公主的小手,像是在安抚对方的模样。

小公主见状,眼泪掉的更凶了。

仔细看去,锦鲤身上完好的鳞片已经没有剩下几片了。

一旁跟随的老奴看到这个情况,悄悄退了下去。

片刻之后,老奴来到了御前。

“皇上,鱼池里的那一条锦鲤身上又多了一道裂纹。”

“嘭!”

话语才刚刚落下,上方穿着龙袍的皇帝脸上已然布满了浓浓的寒意。

他可就剩下这个公主了,那些人还没有死心,连这唯一的血脉都要杀死?

“查!”

姜国皇帝咬牙,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神在此刻直接迸发强烈的杀意。

“是想要借此,好让我早点驾崩,还是想要连同我唯一的血脉也要杀死?不管是哪种,朕在临走前,也定要把你们统统挖出来,诛九族!”

皇帝脸色阴沉无比,一想那些家伙,又对着自己唯一的血脉动手,心头的怒吼便是压制不住的蹭蹭往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