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完结

小说: 盛世独宠:世子你别跑 作者: 月非夜 更新时间:2020-05-23 10:30:52 字数:3354 阅读进度:80/80

戌时已到,一身官服打扮的肖正跨进了王宫正门,肖正面色平静,但仔细看去已然能够察觉到目光背后的焦虑与担忧。

身后紧紧跟着秦羽幽与肖芮清。

三人神情平淡,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并未有着太多的想法。

如果说肖正的平静是将内心的担忧和顾虑掩盖的不易察觉,那肖芮清面色的平静,更多是强压。

与肖芮清父子相比,秦羽幽似乎真的平静,目光淡淡。

三人跨进宫门,厚重的铜门随即闭上,发出哐哐的声响。

肖芮清正向向后望去,却听肖正低声喝道:“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肖芮清有些气闷,但当旁边一只柔软的手轻轻的拉住自己的时候,肖芮清的心也软了下来,任其牵着向前走去。

正殿当中,王上颜晃正襟危坐在王座之上,见三人前来,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肖卿来了!”颜晃沉声道。

肖正跪下叩首,肖芮清与秦羽幽也随着肖正一起叩拜。

礼毕,肖正站起身,对着颜晃笑道:“王上,微臣携秦羽幽及肖芮清,前来见架!”

颜晃从王座上站起,对着肖芮清招了招手道:“芮清,来,让我看看!”

肖芮清勉强笑着,走到颜晃面前。

颜晃拍了拍肖芮清的肩膀,说道:“不错,身体挺坚实的......”

虽然,话语中满是对肖芮清的关爱,但目光却已然落在了一旁的秦羽幽之上。

迎着颜晃的目光,秦羽幽并未躲避,反而迎了上去,微微笑。

颜晃一愣,但随即装作并未知晓似乎的,又和肖芮清谈笑了几句,便给三人赐座。

坐定,肖正向颜晃问道:“不知,王上今日招微臣和秦姑娘觐见,有何事情要说?”

颜晃看了看秦羽幽,笑道:“没有什么,只不过听过府上来了一位姑娘,才貌双全,所以今日本王想见上一见。此次一见,果然是个美人儿!”

说完,颜晃又对着秦羽幽笑道:“不知,秦姑娘年芳几何,是否婚配!”

秦羽幽站起身,行礼道:“回王上,民女今年一十八岁,尚未婚配!”

相比较于秦羽幽的淡然,此刻,肖芮清的脸色已然苍白,若不是一般的肖正紧紧按着,恐怕肖芮清早已爆起。

颜晃点了点头,笑道:“如若如此,那本王今日便想招秦姑娘入宫,封为贵妃,不知可好?”

秦羽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尽管此前,已与肖正等人商议过该如何应对颜晃可能做出的选择,但这一上来便要招入宫中封妃,事先并未意料的到。

肖正一时也有些无措,毕竟颜晃此刻的吃相,已然不顾一切。

见秦羽幽不做回答,颜晃刚刚还是笑意盈盈的脸,突然变得铁青,声音冷冷道:“怎么,觉得本王配不上你?”

秦羽幽依旧没有回答,方才有些慌张的神情,也被一脸的决然所取代。

望着颜晃那已然撕破脸皮的行为,秦羽幽冷冷的回望过去,站起身便要说话。

但不料,秦羽幽尚未说话,肖正却一把拽住了她,随后对颜晃说道:“王上,恐怕秦姑娘没有这个福分了!”

颜晃转过头,看着肖正,冷冷道:“为什么?”

“因为,我与秦姑娘已私定终生!”肖正还未回答,却见肖芮清站起身,对着颜晃回道。

正殿一时无语,秦羽幽看着肖芮清那张决绝的脸,淡淡的笑了,而此刻肖芮清也转孤身,看着秦羽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颜晃一脸阴沉的看着肖芮清,语气中却带着愤怒道:“肖卿,芮清说的可是真事?”

肖正忙回道:“禀王上,芮清说的是真的,只不过我与五公主尚未决定何日给二人定亲,所以一直没有告知王上!”

颜晃冷笑道:“既然,尚未成亲,那就只能让芮清失望了,秦姑娘,明日就要纳入宫中!”

众人一惊,颜晃不顾世俗的硬来,恐怕此时已被那一统天下的欲望所占据。

颜晃见三人无话,脸色也愈发阴暗:“怎么,还想违背本王的意思不可!”

话音未落,秦羽幽却笑道:“恐怕民女......”

说完,秦羽幽从衣袖中抽出一把匕首,然后转过身看了看肖芮清,又看了看肖正,最后目光冷冷的望向颜晃道:“真的要违了王上的意愿了!”

说完,不待其他三人反应,秦羽幽已将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心脏所在,血,瞬间将衣裳染红。

秦羽幽的气息渐渐消散,耳边响起了肖芮清声嘶力竭的呐喊。随即,眼前一片乌黑。

颜晃冷冷的看着倒在大殿中央的秦羽幽,目光中满是失望与愤怒。

此刻,原本所盼求的一统天下,因为眼前这个女子的自裁,而荡然无存。

想到这,颜晃摆了摆手,身边的总管太监忙走了过来。

“去找太医,过来!”颜晃冷冷道。

总管太监应了一声,随即走了出去。

没一会,太医院太医生一路小跑的跑了过来,见到颜晃后忙下跪叩拜。

颜晃面无表情道:“去看下,是否还有的救!”

太医应了一声,走到秦羽幽身前,把了把脉,转身回复道:“禀告王上,此女已无气息!”

颜晃丧气道:“退下吧!”

随后对着肖正说道:“肖卿这么多年,也辛苦了,今日就归乡吧,没有宣旨,不得进宫!”

说完,一甩衣袖走回了内宫。

肖正看了看颜晃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看着肖正等人抬着秦羽幽的尸身走远,总管太监却呆呆的看着太医的背影喃喃道:“怎么感觉,才一日不见,王太医瘦了那么多!”

了无山,楚国境内的名山,自打楚王王室一场大火,历经了数年内乱之后,楚国民众的生活业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而近日为初五,了无山的观音庙前,香火鼎盛,在这乱世之中,能守得一方安宁,其实是见很幸福的事。

似乎,这来了无山拜佛的人,也都深知这一事项,少了几分浮躁,而多了一份宁静。

一个身穿一袭青衫的女子缓缓的踏在了无山历经前年的青石台阶之上,眉目之间说不出的平静,面庞之上有着与年龄不相干的沉静。

肖芮清气喘吁吁的跟在身后,手里挎着一个偌大的包裹,上气不接下气道:“羽幽,你慢点,累死我了!”

走在前面的秦羽幽转过头,对着身后的肖芮清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道:“我都说了,不要买这么多东西,这下怨不得我的!”

肖芮清撇了秦羽幽一眼道:“我要不买,那几个老家伙不得劈了我!”

秦羽幽看了看肖芮清,走下几步,来到肖芮清面前,温柔的说道:“要不,我来拿?”

肖芮清一脸幸福的笑道:“算了吧,万一要是累到你,你师傅肯定要杀了我!”

说着,肖芮清抽了抽身上的包裹,重重的吸了口气,然后大跨步的向上走去。

秦羽幽默默的看着前面那人的背影,脸上露出了笑。

了无山,烟火绕绕,也许世间太多烦恼,在此处都可以真正的了无吧。

远隔千里之外的潜川,一处并不宽敞的庭院内,几处农家小园中,各色瓜果正章的郁郁葱葱。

而小院正中,一个茅草亭内,陈荣正与肖正正在聚精会神的下棋,突然陈荣连打了几个喷嚏,口水差点喷到了对面肖正的脸上。

肖正站起身,没好气的看着陈荣道:“你就不会躲着点啊!”

陈荣无所谓的擦擦鼻子,道:“这几日风寒,感冒了你让我怎么办!”

肖正无奈的看着一脸奸笑的陈荣道:“你那徒弟可把我儿子拐走了三个月了,啥时候回来啊!”

陈荣没好气道:“什么叫我徒弟拐你儿子,是你儿子上杆子追着羽幽的!”

肖正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只是重新拿起一个棋子,下了。

陈荣并不看棋盘,只是随意的跟了一个,然后道:“我说肖大学士,这也过了两年了,你那大舅子还是不准你们回去啊!”

肖正看了看陈荣,无所谓道:“回去干吗?和他说羽幽假死!”

陈荣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道:“也是,管他那么多干吗!”

突然,肖正拿起一子道:“你死了!”

陈荣惊讶的看着棋盘,这才忙道:“我没注意,重来!”

不远处,四妞陪着五公主在赏花,看着两个人到中年,却依旧如孩童般嬉闹的肖正与陈荣,不禁莞尔一笑。

四妞看着五公主,好奇道:“公主,你说为了秦姑娘,你现在和王上都已经兄妹反目了,值得吗?”

五公主看着四妞那张红扑扑的笑脸,笑了笑,反问道:“不值得吗?”

看着四妞愈加疑惑的面庞,五公主又说道:“做人,其实无论是富贵还是平常,都需要知道你要的是什么,争来争去,也许会赔了你的命!”

院外,两个儿童正在嬉戏打闹。

“你别跑,你别跑,我要抓到你了!”

“哈哈,你来追我啊!来呀,来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