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针锋相对

小说: 神秘大亨VS偷心宝贝 作者: 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5-11-08 07:07:29 字数:2431 阅读进度:297/694

第297节第297章:针锋相对

默小染吃不下去了,这男人是真心脸皮厚的子弹打不穿啊!

“怎么不吃了?”

“没办法,空间里有太多你的口臭味,沐警官,如果你真的有足以颠覆肖家的证据,你就出手,不用在我这里下功夫,至于今天开庭,沐警官还想临阵磨枪给我加一次拷问吗?”

“你真的不担心,这两天晚上为什么肖梦寒突然不来了?还有田又廷,他做的这些当我真不知道吗?默小染,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自私。”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别着急,今天就可以知道你面对的是一个如何强大的男人,你不该招惹他的男人。”

默小染迎视着沐重涯,一字一字的说着:“有本事,不要对我一个女人下手去对付我的男人,在我心里,你连给他舔脚趾都不如。”

沐重涯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他视线也没退缩,淡淡的看着默小染,他没有在说话,而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播放了一段对话。

“找到游游没有?”

“没有,他从中午吃饭后就不见了,我之前见他在追蝴蝶,应该走不远的。”

“马上到晚饭的时候,如果是以前,早就闻着肉香味跑过来了。”

“我去找找。”

对话只有几句,随即就是一片刺耳的声音,仿佛尖锐的刀子划在铁皮上,那声音让人生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默小染的脸色变了,那对话是林海和司马云舒的声音,游游,自己的儿子,他是不是落在沐重涯的手里,这就是肖梦寒没有来找自己的原因。

沐重涯看着默小染变了的脸色,他扯了下唇角,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从身上拿出了一根毛,轻轻的吹了一下,随即放回了自己的身上,不在看一眼默小染,他转身要离开,默小染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咬牙说着:“卑鄙。”

“谢谢。”沐重涯的手握上门把却没有立即拉开门,默小染的眼睛闭了上,她听见自己不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沐重涯的唇角上扬着,兵不厌诈,肖梦寒,你还是差了一着棋,这步棋,就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坐在车上,默小染一直处于灵魂出窍状态,她脑子里一直有两个人小人在大战,直到上庭,默小染都没有见到肖梦寒,她的心突突的,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勒紧她的咽喉。

同时,在王以玲的家里,宣鹏沉睡在她的床上,均匀的鼾声,光裸着的胸口,王以玲拿着包在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宣鹏,那俊逸方正的脸,高挺的鼻梁,王以玲的脚步停顿了下,转身走到床边,低头吻在宣鹏的唇瓣上,轻轻的,王以玲的睫毛一颤,一滴眼泪就落在了宣鹏的额头上,宣鹏依然沉睡,连眼睫毛都没动一下,反复根本没有感觉。

“宣鹏,对不起,她和我,只能有一个活着,我不想死,当年也是韩巧颖逼我的。”

转身不再迟疑,王以玲走了出去,佣人已经让她打发到很远的地方去买东西,等法庭结束后才会回来,而那个时候她已经脱了衣服又躺回宣鹏的身边了。

关好门,王以玲坐进了一辆车窗被挡住了无牌车子里。

车子里,一个带着黑超遮面的男子从前面副驾驶位上递给她一份资料:“按照这个去回答问题,该怎么做,不用我们提醒,做伪证的罪名,你应该清楚。”

颤抖着手接过那份资料,王以玲根本没有退路,她咬牙回答:“我知道。”

“尽快的看了资料。”

王以玲听着对方机械化的声音,她知道那是变音器,她听不出来前面人的真正声音。

一道玻璃升起,隔离开了前后座,前面的人可以看见后面,后面的却看不见前面,沐均阳忍着身上的痒,如果不是沐重涯说要他亲自来办,沐均阳此时一定真舒服的躺在水床上,让美女给他按摩挠痒痒,可恶的肖家,沐均阳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过了今天,这个城市里就再也没有肖家。

法庭上,已经进行的如火如荼,这次审判是选取的不公开开庭,只有一些双方家属到场,双方的律师竟然还是宿敌,梁律师没有想到实力丝毫不弱于自己的孟律师竟然会做对方的律师出席,他们交手过一次,那一次梁律师险胜,也就是那一次,让他们由好友反目成仇,梁律师的视线和孟律师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火药味十足,这一场官司,是他们再一次交锋。

韩勇坐在梁律师的身边代替肖梦寒出面,他看着对面律师恨不得大卸八块梁律师的视线,低声说着:“那家伙看着你,怎么那么的诡异?”韩

“没事。”梁律师神色不动的说着:“我能打扒下他一次,就能打扒下第二次。”

孟律师不到四十岁,带着一副无边眼睛将手里的证据一一给法官看,他拿着默小染的随身听问着默小染“

“这是你的吧?”

“是。”默小染很镇定的说着,她没有看一眼听审席,心里已经知道谁来了谁没来,视线掠过沐重涯带着玩味的笑容,默小染的手握紧,心里更是不安。

“你说你的丢了?还报告给了宿舍老师,你是不是杀了韩巧颖之后发现随身听没有了,为了怕被人发现,才故意夸张的让很多人知道,随身听是你丢的。”

“我抗议。”梁律师举手:“我抗议对方律师故意引诱被告刺激被告的情绪,请对方律师注意用词。”

“梁律师,你的抗议早恋点,我只是将警方的推测说出来,毕竟被告当时提出随身听丢了的时间太过于和死者巧合,这一点还请被告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关于这一点,我这里有一份但是大学舍管老师对于丢失物品的登记,上面有时间。”梁律师从自己的文件里抽出那一份登记表,交给了法警送到法官的手里。

孟律师的眼睛扫了一眼那个登记表,心里倒是没想到梁律师手里还有这一手,不过不要紧,今天他信心十足让默小染给死者偿命。

宣鹏还没有来,韩勇打了几个电话过去,都是无人接听,他气恼的握紧手机,就知道这家伙不靠谱,关键时候使不上力。

物证一个一个交上来,都是不利于默小染的,她很沉着的应对着律师的盘问,还有其他几十道视线,最后在那个重要的报案人出现时,她的眸光出现了裂痕,虽然对方被帘子遮着,她还是从声音里判断出来,那是王以玲,默小染没有想到举报自己杀人的会是王以玲,六年前,那个时候她和王以玲认识并不久,是将她当妹妹看的,那个时候她们都青涩都没有什么钱,很多时候都是只吃馒头就着咸菜。